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杀蝠
    ,!

    新生的眼睛如同夜空明星一样,光彩照人,好像永远也不会失去光辉。就在刚刚的无意之间,他的蚀腐不死身居然又一次恢复了过来,并且已迅雷之势将眼中的伤患修复回来,未曾有过一丝不适的感觉。

    猛虎添翼,可与蛟龙一争高下。而现在的孙长空正是一只才刚痊愈的下山猛虎。不过,他的心中还住着另一只虎,一个天底之下独一无二的猛兽,魁虎。虎中之魁首,可想而知其强悍程度,绝不是一般的山中走兽可以相提并论的。

    刹那间,孙长空已经收回了之前的刀式,随即一股强大的拳意自身下油然而生,如同决堤一般涌入到右手手掌之上。

    自从之前彻底参悟了魁虎下山图的精髓之后,他的虎杀拳已经趋至完备,虽不能说是天下无敌,但一般的对手绝不可能吃下他的一击。眼见血蝠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力道也积蓄到了极致,拳尖之中放射出异样的光芒,看得人心神难宁。远处的张望远早已是目瞪口呆,要不是自己这位师父坐镇,他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哪里还会留在这里等死。

    “吃我这一拳!”

    孙长空一言说罢,手中的无敌杀势已经霍然崩出,天地之间除了那只血色巨蝠之外,又多了一只身披紫发的擎天猛虎,电光火石之间,那只紫虎抬起自己的兽爪,猛然朝那只巨蝠拍去。

    显然,血蝠王并不想轻易认输,垂死之际他的已将长满尖牙的嘴巴张开,试图将面前的虎影一口吞下。可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之大,巨蝠还没来得及到达紫虎的面前,身影就已经砰然炸开,化为无数碎屑,相继落入到大地之上。

    一时间,本就已经沉浸在死亡之中的登高城中又一次下起了漫天血雨。趁此机会,一道耀眼的红光突然从其中飞射而出,“咣”地一声,跌在张望远的身旁。

    眼见自己的师父“不幸”败北而且身负重伤,这个不肖徒弟居然连关心的意思都没有,仍然站在原地,看着前方的孙长空。

    “徒儿,快!快给我药!”

    张望远冷哼一下,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他一眼,口气阴冷笑道:“师父,你说的是什么药,我怎么不知道?”

    此刻,原本脸色雪白的血蝠听了对方的回答之后,立即气得七孔生烟,雪白的脸色更是小组长红起来,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似的。然而,他并不是小姑娘,更不觉得有一丝羞愧的感觉。该羞愧应该是张望远才对。

    他知道这个世道世态炎凉,人心叵测。但他绝想不到,一个人变脸居然可以如此之快,前一瞬还对自己毕恭毕敬,这一会儿就已经翻脸不认人,比那陌路人还要绝情。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一定要在见到对方第一眼的时候将他炼成血魄丹,然后混着他的皮和骨一起服下。然而世上并没有真正的后悔药,如果你真感觉自己白活了,那就只有死了才能一了百了。

    “张望远,我真的看错了你,没想到你是这种无情无义之徒,简直比我等魔界中人还要可恶!”

    听了对方的辱骂,张望远一点也不上心,反而笑脸盈盈道:

    “呵呵,你不知道我们人间有一句话吗?人与类聚,物与群分。既然你是个冷酷无情的坏人,就不要希冀自己的徒弟能有多么有情有义。你老了,不中用了,这个世道本就是我们这些年轻人的,而你们这些老骨头只有乖乖入土的份儿!”

    说时迟那时快,张望远忽伸一手,直接钳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紧接着他念起血蝠王曾经教授自己的心法口诀,一股焚身噬魂的力量立即将那具伤痕累累的身体完全包裹,并且迅速吞食。

    现如今,血蝠王的身形已不如之前那般挺拔,就连轮廓也变得愈发模糊起来,似乎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但就在这时,他的脸上居然划过一丝怪异的笑容。见到这一幕的张望远不禁勃然大怒,心中的力道顿时又长了四五分。

    “你这个老不死,究竟在笑什么!”

    虽然身体被制,甚至连咽喉都被死死掐着,血蝠王居然神色如常,还可以一如继往地说话:“哈哈,我笑你太过天真,你以为我教你功法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为自己留一条活路吗?”

    听到这里,张望远已经意识到了阴谋的气味,可当他想临时彻手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自己的半边身体已经不听使唤。

    “哼哼,我早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为了防止你中途反水,我便将化血神功的最后一式隐去,故意不说。现在,该是它大显神威的时候了。看我的血化血反九重天!”

    刹那间,整片大地都可以剧烈地抖动起来,其中不时还会发出几道悚然的悲鸣,仿佛来自九幽一般的鬼叫一般。但让孙长空感到忌惮的是,空间之中忽然多出了一股神秘的旋风,而血蝠王便处在风眼之中。只要是能搬得动的物体,此刻全都不由自主,一同向他的身体边上靠拢,分分钟就会被其吸入到体内中去。

    这所谓的血化血反九重天,就是无视对方是人是物,全部都能为己所用,化作自身的浩瀚血力。可这样的做的代价也是极其惨重的,那就是死。

    当血化血反重天达到极致之时,也就是施法者的灵归天际的时候。因为股化血之力实在太过庞大,到最后甚至会反噬主人,最终走向灭绝之路。所以只要使出这一不传秘术,那就说明他已做好了去死的觉悟。

    张望远距离血蝠王最近,所以受到的影响也是最大。血化血甫一运行,当即便消去了张的一只手臂,还有半个肩膀。对此,他自己居然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要不是亲眼看到,他还以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失去之后的手臂瞬间便散作了一团血雾,而后化作一道血泉,涌入到血蝠王的身体之中。借助血泉的滋养,伤势开始急速恢复,坏死的肌肤也重焕生机。张望远被死死禁锢在自己的身旁,所以血蝠王也不用担心。这时候,他猛然回首,神情沉重地看着孙长空,语气绝望道:“你确实是个高手,我血蝠王自叹不如。”

    在强风的作用之下,孙长空只得拼尽全力才能稳住身形,见到自己的敌人如此夸赞自己,他不禁笑了笑,而后道:“一时侥幸而已。”

    血蝠王点了点头,随即道:“确实是侥幸,因为你的幸福将会就将终结。来,与我一同下地狱去吧!”

    话音刚落,只见血蝠王突然向前推出一掌。孙长空立时觉得作用在自己身上的风力大了十好几倍,不只是自己的毛发,就连体内的骨骼经脉都要因此掠出体外了。

    “这……这是什么妖法,为何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再这么下去,我恐怕就要死无全尸了。”

    偏不信邪的孙长空接连挥手,使出十好几招刀式。可那些凌厉的刀气虽然能够伤得了对方,却被随之而来的自我恢复能力瞬间修补,中间甚至不需要任何等待的时间。在孙长空看来,血蝠王就好像一泊湖水一样,无论你怎么虐待,他都能在第一时间恢复到最初的样子,无所不能包容。面对这等堪称无敌的能力,就连孙长空也只能束手无策。

    就在这份好不容易达到的平衡即将崩溃之际,绝望的孙长空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每当血蝠王疗伤之时,位于他身后的张望远,都会为之消去一部分肉ti。几瞬之后,他的身体已经只剩下右边的部分,左边都已与血蝠王化为了一体。虽然不知其中的具体原因,但从这一点可以猜测出,也许血蝠王突然出现的神奇神技与张望远的身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如果将二者的这种联系一刀斩断,那血蝠王的血化血反九重天是不是也会自行解除呢?

    “轰!”

    就在孙长空思量的时候,三人所在的街道瞬间灰飞烟灭,变作一个个细小的颗粒,融入到血蝠王的身体之中。而中途有一颗沙子恰好落到了他的眼睛之中。就在血蝠王伸手去揉的时候,孙长空知道,自己的最后机会来了。

    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想到这里,孙长空加持在双脚之上立身之力立即消散,在风力的作用之下,他好似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似的朝血蝠王掠去。

    作为优势方的血蝠王见到眼前的情景,以为对方撑不住了所以才放弃抵抗。可事实上,孙长空早有打算,两道烟色火焰立即凭空出现。

    血蝠王没有看懂眼前的变数,刚要准备迎击。可谁成想,一直处在风力席卷之下的孙长空突然转向,纵身一跃跳到了他的身后。紧接着,一股犀利的剑气从天而降,竟让他的所有招式无所施展。

    “看我的云来势剑!”

    势剑无形无色,有时甚至在发动之后,被攻击的人都不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出来。血蝠王也没发现什么异样,可就在个时候,空间之中一直都在肆虐的狂风竟然出其意料地停息下来,而他的身体也不由得摔在地上,跌成了两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