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血蝠真身
    ,!

    孙长空抬头一看,凭借着眼隙之中仅有有一丝光亮这才发现,天空之中的哪里是什么乌云,分明就是一只体型剽悍的巨大蝙蝠。这只蝙蝠少说也得有十丈来长,翼展更是不下于四五十丈,简直比最最奢华的庭院还要大出一圈。光是这种遮天蔽日的体型就足已令它傲然脱俗,世间罕见,根本不是人力所及。

    但眼下他的对手又偏偏是它。对于孙长空来讲,这显然是一个不太好的消息。眼见那只巨蝙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竟来不及躲到安全地方,只得勉强与之一战。可现如今,光明迦楼王大势未成,要和这么大的怪物较量,还是有些强人所难。危难之间,他已遽地跳起,手中寒光大作,一道贯彻天际的刀芒随即发出。

    “劈字诀!”

    这个时候,还是刀法能让孙长空稍稍安心一些。而在他所学的众多功法之中,麒麟诀显然是其中的上乘之作,乃是不二之选。这一刀劈下,别说是血肉身躯,就算是巍巍峻山也要一分为二,当即折断。可当那道凌厉刀气与蝙翼相接触的时候,一道炫烂火光立即爆射而出,然后如天火陨石一般,坠下地来。

    经过麒麟诀的劈击之后,那只巨型蝙蝠非但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就连速度也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越冲越勇,似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又或者,它根本就没有将孙长空放在眼里,对方的一切攻击在他的眼中,全都形同虚设,根本起不到丁点的威胁。不管怎样样,它还是成功接住了孙长空的攻势,并且准备发动反攻。刹那间,整个空间的气压跳水似的下降了知多少,竟让孙长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的大脑剧痛无比,耳畔还有令人发毛的耳响,最要命的是胸前的伤口又一次复发,这一切的一切,居然只是因为外界的气压发生了变化。不得不说,人在自然的面前,还是太过渺小,有时甚至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天要你死,你便要去死,这就是定数,这就是命理。

    只是孙长空偏是一个不爱放弃的倔强之人。因为这个原因,他在平常的生活之中经常会遇上一些这样那样的烦恼。而这些事情在常人的事情,往往都是无关痛痒的。但也正因为这种情况,所以才锻炼成了坚忍不拔的性格,让他的修行之路一步一个脚印,扎实稳固,不会因为根基薄弱而影响之后的修炼。所以直到现在,孙长空还是一个小小的轮回境弟子,与那些得天独厚、拥有天资奇遇的佼佼者有一定的差距。

    因为在轮回境的阶段停留的时间过长,以至于仓比别人对于此境界的感悟要比常人多得多。轮回即循环,俗话说,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有些事情没有发生并不是因为他不会发生,而是因为没到时候。不是不报,时候未达,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孙长空把每一次的战斗都当作上天对他的惩罚,以抵消他曾经犯下的涛天大错。而为了继续活下去,他必须每一次都要全力以赴。刚才的劈字诀是,接下来的攻势依然还是。

    面对巨型蝙蝠,一般的攻击根本起不到效果,要想造成可观的伤害,就要使用大范围的招式。而以他现今所学的功法来看,只有三千患水能够胜任这一艰巨的任务。

    天空中再次结起无数晶莹的冰片,冰片这上倒映着以往每一次的战斗情景,样子显得极为奇特,就好像纪灯片一样。

    断浪刀法是有记忆的,每一次的战斗,它都能将主人的使用习惯融于功法之中,使其得到相应的增强。虽然孙长空没有觉察到,他断浪刀法的威力却是在显著提升,而且效果极为明显。这一次,他甚至都没有念起相应的口诀,只是单单心灵机一动,三千患水便已随即发动,而且气势惊人。一眼望去,那已不是什么冰片,而量一个个具有生命的精灵。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只等自己的玉人一声令下。而受天空之中睥刀意召唤,孙长空终于点了虹口头,口中道:“杀!”

    一瞬间,诗人喜爱的冰之精灵,竟成了杀人不眨的恶魔,穷凶极恶地冲向那只巨大的妖物。孙箜甚至可以听到,来自冰片之上的冲杀声,以及霍霍的挥刀声。巨蝠想要回避为时已晚,只得用自己的巨大身躯去承受三千患水的怒火。

    这一刻,天空变色,风起云涌,原本晴朗的苍穹之上已被稠密的烟云完全覆盖,不让任何人逃出这片天地。紧接着,轰击在巨蝠身上的冰片开始在对方的身上“生根发牙”,化作一滩滩面壳,一点一点地将那具巨大的身体吞噬其中。不时,巨蝠已经化为一个银晃晃的雕像,赫然悬浮在半空之中。

    孙长空长这么大还未见过这么大的冰雕,今天一看确实长了不少见识。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之时,剔透的冰晶之上竟然相继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缝,以一点为开始,向四面八言漫延扩散,很快便已侵占了整块冰壳。接着,一道巨大的破碎声突然从那具冰雕之中爆发面出,数之不尽的冰粒如雪花一样飘向人间。

    “就凭这点本事还想困住我血逼王,你还太嫩了些!”

    连最哟之势三千患水都被破解了,此时的孙长空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连发最基本的思考都忘记了。恍惚间,他发现蝠翼的下缘距离自己越来越迫,随之他猛然感觉到一股自灵魂深处向外反映而出的痛觉立时冲向四肢百骸,打击着他的斗志,消磨着他的毅力。好在,他还能感觉得到痛,知道痛就说明他还没有死,或者说距离死亡还有一段很明显的距离。他活下来了,但同时也心知肚明,自己绝不可能接下相同程度的第二招。

    这记翼刃实在太过强大了,不只是孙长空,就连位于他周围的砖石瓦砾也都一起遭了殃。长廊形的成了三角形,粗糙的变得光滑如鉴。这个时候,作为当事人的孙长空竟有了一丝侥幸,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素质过于强悍的话,恐怕他也要被毁得面目全非了吧!

    转眼之间,巨蝠已经向回折返。这一次,位于它身上的气势再次强大了数分,两翼之上居然还泛着鲜红色的光晕,乍一看去就好像正在飙血似的。经过刚才的攻击之后,稳稳坐于上风的巨蝠竟然怪笑一声,语如滚雷道:“哈哈,小子,这回你逃不掉了。看招,血蝠双翼!”

    此话一出,巨蝠的周身之上,立即蒙上了一层鲜红色的毛发,乍一看去就好像一件血色战衣一样,与其外表极为相称。而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的视力已经恢复了两三成,就算不眯着眼睛,也能瞧个**不离十,只是看不真切罢了。一见到血蝠王朝自己俯冲而来,位于他身后的光明迦楼王立即金光灿灿,犹如正千太阳一般,温暖而又令人畏惧。面对这么大的目标,光明神亟显然已经不起作用。要想反败为胜,必须领悟更为高深的武学。而个税感觉到自己的这股想法,他那颗向来容易悸动的心脏居然传来一阵微弱悠远的声音:“解放我,解放我!”

    虽然不知道说话之人究竟是谁,但从这语气上判断,此人应该与自己相处过一段时间。就在孙长空准备继续往前思考的时候,就在他心头之上的位置处,突然涌现出了道异样的真气。而那道真气一戏流入到经脉之中,便立即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最一开始发生变化的是他的皮肤。只见原本光滑洁白的皮肤之上,居然在同一时间长限购浓蜜的毛发。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踊巴也有不适状况发生,两枚修长尖锐的獠牙不由自玉地从口腔之中伸了起来,简直就和禽兽的牙齿一模一样。

    孙长空感觉,他的意识正在变得愈发模糊,说话的能力也开始逐渐退化。然而,一起退化的不只是语言能力,还有他的神智。孙长空甚至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大脑之中的积累正在冰释一般迅速消失,一点痕迹也不留。再这和下去,就算能打败眼下的劲敌血蝠王,也逃不过阴险狡诈的张望远。

    张望远是什么人?

    他的修为不是他苍年轻一代最高的,但要谈起心狠手辣根本无人能出其右。要想折磨一个人,他可以连续好几天,而且过程绝不雷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仙苑内门的许多老字辈内门弟子都不敢与之将来,生怕哪一天报复就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虽然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随之而来的好处也是极有诱惑力。不说别的,他那胸前迟迟未曾修复的伤口,如今正在自行修复,而他的视线也终于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状态,甚至比之前还要阔亮内分,这可能要归功于刚刚重生的眼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