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血战
    ,!

    云来势剑,来无影,去无踪,无声无息,而且还能瞬间发动,血蝠王在这种情况下会躲避不及,也是情理之中。可眼前,当他身前的血口豁然张开的刹那,原本占据上风的孙长空立即变了脸色。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看起来这恶心!”

    孙长空打眼一瞧,只见对方的身体之中并不是像常人那样由血肉筋骨构成,而是由一种红色的丝线所充斥。伤口刚一出现,里面的红线并立即应激出动,将那道一尺来长的断口愣是一点一点地缝合起来,灵活无比,比那干了几十年女工的老妇人还要麻利。转眼之间,血蝠王脸上的痛苦表情已经全然不见,轻松的神态好像早已忘记了之前的遭遇。

    血蝠王伸出手指,将身前唯一剩下的血痕轻轻拭去,一脸淡然道:“果然有两下子,要不是我有神君亲授的丝绦血神功护体,恐怕还真着了你的道。”

    好不容易使出云来势剑的孙长空,眼见自己的攻势居然毫不作用,激动之间心脉上的伤势再次发作,血污带着大量的块状物体从胸前的伤口中不断涌出,看起来令人作呕。不过,见到这一幕的血蝠王却是极为兴奋,双眼之中透着一股贪婪之色。在他看来,孙长空简直比刚刚出浴的赤luo美人还要让人春心荡漾。痴迷间,他的嘴边竟是不由得流出口水。

    “哈哈,怎么样!现在你没有办法反抗了吧!既然这样,那就成为我的补品吧!”

    二话不说,为了防止孙长空继续反抗,血蝠王手中忽而闪出几点血光,紧接着前者便觉得双眼传来一阵被火燃烧般的剧痛,伸手去抚,他竟然发现自己的眼窝之中流出了血水。随着失血越来越多,他的视力也在逐渐衰弱,直到最后他的眼前已经漆烟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眼睛是五感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双眼失明对于孙长空来讲,那就几乎是对他宣判了死刑。更何况在他面前的是如此棘手的强劲敌人,稍有不留神便有可能丧命。这下,孙长空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他甚至怀疑,自己会有现在的下场,是否全都因为薛菲菲的亡魂作祟所致呢?

    虽然心中激荡万分,可表面上的他却是不动声色,处之泰然。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自然一些,他将脸上的笑容调整得十分灿烂,就像一朵初晨时分刚刚盛开的鲜花一样。

    “哈哈,不错不错,看你年纪轻轻,居然能有这般定力,要不是你碍了我们师徒二人的事,我还真想让你拜入我的门下呢。”

    孙长空用力擦掉眼前的秽物,但依然于事无补。接着他冷笑了一声,随即道:“呵呵,让我认你作师父?呵呵,你以为是人都会像你身旁的那个废物一样,胆小如鼠,不分烟白吗?”

    听到孙长空的辱骂,张望远怒不可遏,眼见就要上前教训对方。可谁成想这个时候血蝠王居然一把拉住了他,口气平淡道:“远儿,你还是这么沉不住气,难道你就不怕着了他的道吗?真不知道当初给你起名字的人是怎么样的,‘望远’有什么用,一切不都还是雾中花,水中月。这样吧,今后你就别叫张望远了,我给你改一个字:‘达’。以后你就是张达远。”

    听到血蝠王主动给自己更名改字,张望远喜上眉梢,立即躬身欣喜道:“多谢师父赐字,弟子早就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妥,现在好了,有了这个‘达’字,弟子一定能飞黄腾达,平步青云。”

    血蝠王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指着孙长空道:“小子,我对你有点感兴趣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肯像远儿一样拜我为师,我不但饶你一命,而且还帮你把眼患治好,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淡然一笑,正气凛然道:“呵呵,我孙长空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要杀就杀,哪来得这么多费话。再说,你以为我的命是这么好取的吗?”

    说话间,孙长空混身金光大亮,光明迦楼王的神圣金身立即降临到他的身体之上,使其体型顿时高大了好几倍。与他相比起来,张望远与血蝠王就好像两个孩提一样,单薄得要命。

    见识到了孙长空的神功加持,就连从容不迫的血蝠王也不禁为之震惊,周身的气势立时减弱了不少。而旁边的张望远更是大惊失色,身体不自觉得向后退了几步,躲到血蝠王的后面。“这家伙近一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沈万秋败于他手,就连屠昊天派去的精英杀手也屡次败亡。难道,真的有不世高人在暗中帮助他?”

    想到这里,张望远看了看四周。不知怎的,现在的他不管瞧哪里,都觉得里面有不为人知的阴谋诡计,随时都有可能令自己陷入万劫不覆的地步。

    “师父,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温度突然之间降低了不少,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吗?”

    血蝠王面色凝重地看着前方的那只金色大鹏,声音沙哑道:“也不全是。这个年轻人不知从哪里觉得妖法,居然可以凭借自己的气,从而影响到他人的气,进而将我们现在逼入到绝境之中。在这个过程之中,体内的负面情绪不断累加,最终形成了恐惧的心理。不寒而栗就是这种感觉吧!”

    张望远脸色大变,不由得道:“这么说,师父您也差了他的道。”

    血蝠王怪笑了一声,接着道:“呵呵,这种小伎俩对你们这种后生也许还能有点用,但与我来讲,不过是小孩过家家罢了。说到底,他的这门功法,只是让别人误以为他是什么绝世高人。而我却不一样,因为我曾见识过真正屹立在这片大地之上的顶尖存在。对于他这种纸老虎,我一眼便能勘破!”

    话音一落,血蝠王身形一闪,随即那道纤弱的身影立即化作一道漫天血光,直扑前方的孙长空。

    现如今眼伤未愈,敌人再次乘胜追击,孙长空已经被逼到了死角之中,除了奋起反抗,根本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虽然有无二真经图作为依仗,但看不到眼前情况的他,还是无比的被动,与供人练把式的草垛没有区别。但为了最后的一线生机,孙长空猛然提起全身的力气,并且将其化为无数金光,射向四面八方。

    孙长空本想借此为自己争取一点宝贵时间,以期待再舟与蚀腐不死身能够显灵,助其恢复伤势。可无意间的进攻竟让他有了意外的收获。就在刚刚的刹那之间,他居然看到了四周的情况。

    不同于肉眼捕捉,刚才的万分之一瞬中,他发现自己转向于完全不同的一个空间之中,周围的事物都已变了模样。他的面前飘浮着一枚枚颜色各异的气团。而这些气团,赫然就是那些物体的所在位置。

    被孙长空“垂死挣扎”的攻势一截,血蝠王竟使不出招式,只得再次落在地上,恢复成原体的模样。而他的皮肤之上,竟出现了一道道血红色的条纹,更加诡异的是,它们居然还是活的。

    这些条纹就像蛇一般,不断地在血蝠王的身上游弋,所过之处,无一不是血光大作,腥气逼人。而他自己却是极为享受,脸上显露出幸福的表情。

    “师父,你怎么样!”

    眼见血蝠王失利坠落,张望远赶紧上前察看,显出一副相当关切的神情。而血蝠王自己却是不以为然,挥手制止道:“无妨,只是被那小子唬了一下罢了。”

    因为是背对着的关系,所以张望远并看不到血蝠王身前的情况。而如果他现在跑上前去,一定能够发现对方的身上插着的光明神亟剑。不同于寻常的攻击,光明神亟拥有无上神力,乃天地正气所化,降妖除魔,匡扶正道,是一切邪恶的克星。血蝠王曾经急于求成,导致练功走火入魔,从此坠入魔道,正是邪恶的化身之一。对于他而言,这些光明刘亟剑就是鬼一样的东西,更何况一次中了这么多。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溃烂。原本贮存其中的神奇丝线想要修复伤口,却无奈神亟剑中不断释放出的浩然正气,竟让它们威力大减,入不敷出。这种情况下,要是被张望远看到的话,无论是对现在的战况还是对将来的师徒相处都会造成极大的不利,就连自己好不容易在对方心中建立起来的高大形象也要轰然崩塌。为此,他只得强忍疼痛,硬是凭一口真气强撑着。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身兼此等等高深功法,重创于我。要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岂不是要成为神君前进的障碍?绝不能!”

    想到此处,那几枚未消散的光明神亟剑已经相继掉在了地上,而在张望远看来,对方的身形竟变得煞是虚幻,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般。

    “你叫孙长空是吧!准备受死吧!”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刚刚还在眼前的血蝠王居然凭空消失了。而就在张望远为此迷惑之际,一道铺天盖地的烟影如同乌云一样向地面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