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腹背受敌
    ,!

    那不只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从他身上的穿着来看,此人生前定是一位绝代佳丽。只是凶手手段十分残忍,居然将她的一张脸皮完全毁去,只留下了一枚血洞,发出阵阵腥臭气。

    死者为重,为了不让那名女子死得太快凄凉,孙长空好心跳动房上,小心地将对方从屋顶上慢慢抚下。可谁成想,凶手似乎早有准备,就在孙长空刚一飞上房檐的时候,脚下的瓦片立即碎成无数,伴着那具女尸一同沉了下去。原本就已扭曲变形的女子经此折磨立即化为两截残骸,分别落到了门内门外。而孙长空亦没有幸免,直接跌在了瓦砾之上,不小心还踩在了其中的一截尸体之上。

    这一落地不要紧,孙长空发现眼前的这名女子居然似曾相识,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之间想不出来。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可是相当有自信,而通过一番搜肠刮肚之后,还是一无所获。要不是他记错了,要不就是对方给自己的印象太浅,所以大脑才没有留下对方的信息。这下,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线索就此又中断了。

    “你怎么知道匾后有人?”孙长空冷冷道。

    张望远看了看自己身后,好像在找其他人似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继续道:“你猜!”

    孙长空道:“难道,这人是你藏在上面的?”

    张望远摆手道:“我哪里有这种本事。只不过,刚才来这的时候,大老远我便瞥见了牌匾之后的情况。是你来得太快匆忙而已。”

    孙长空将脚边的尸体搬到门外,与另一段尸身重新合到了一起。刹那间,尸体团合的嘴巴突然开启,只见一截白色的纸片突然从里面探了出来。

    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快仔细,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之中缓过神的孙长空,刚要上前一探究竟,却被张望远抢先一步,伸手抽出了那张白纸。

    在唾液之中不知浸泡了多少时间,那张纸条已经面目全非,正面的墨汁透过纸张染到背面之上,形成一团团污点。不过,张望远并不嫌弃,他捏着它,嘴边带着一丝诡笑。

    孙长空蓦然起身,冷峻道:“你什么意思?”

    张望远嚣张地大笑了几声,这才收敛道:“你还看不出眼前的情形吗?你被我骗了。”

    孙长空笑笑,故作镇定道:“你骗我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

    张望远摇了摇自己手中的纸条,继续道:“我到这里并不是偶然。”

    孙长空眼光发寒,随即道:“你是为了这张纸?”

    张望远道:“这倒不是。我是受人之托,前来毁尸灭迹的。”

    孙长空伸手指着地上的尸首,不禁问道:“你认得她?”

    张望远小心地将纸条收入到自己怀中,漫不经心道:“我怎么会认得她这种短命鬼。有你一个,还不够吗?”

    孙长空恍然大悟,原来是杀人真凶潜张望远来此的。可继续这样,他为何不自己亲自前来呢?难道,那人对张望远的十分信任,甚至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付出他。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稍事调整,孙长空继续道:“呵呵,我是不是短命鬼,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就凭你那两下子,恐怕还不是我的对手。”

    他本以为对方听完这话,将会变得十分窝火,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可张望远并没有这么做,此刻他显现出与平常截然不同的成熟与老练,一举一动之中都好似暗藏了无数阴谋。

    “我承认,我打不过你。但是……”

    张望远说“但是”二字的时候,孙长空就已经稍稍感受到了一丝不妙。可不等他防备,就在他背后的大厅之上,忽然冒出了一道血色身影,不偏不倚,刚好撞在了孙长空的后心之上。随即,一股巨大到令五脏欲碎的能量袭入到他的身体之上,并使之向前飞了出去。

    张望远似乎早有准备,眼见孙长空向自己掠来,他竟然不去躲闪,而是运起自己那只泛着红光的手掌,瞄准对方的心脉,全力轰击下去。

    “砰!”

    两道相反的强悍力道同时作用在孙长空的身体之上,就算是金身护体恐怕也吃不消。显然,张望远事先早已知道会有此招,所以才会提前蓄好劲力。那一记血色杀掌打得孙长空的心脏当场爆裂,就片碎骨还顺势从体内跳了出来,与血箭一同撒在了地上。

    落地之后,孙长空一连退了好几十步,而那道从后面偷袭的血影已经翩然来到张望远的身边,渐渐有了轮廓。

    “恭迎师父!”

    一言说罢,张望远单膝下跪,朝那道血影恭敬地行了一礼。这时,孙长空才看清那人的模样,竟是一个尖嘴猴腮、脸色雪白,鹰瞳红唇的男子。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照面,但是孙长空已经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妖气。而且,对方的举止十分古怪,好像故意装作女人的样子似的,透着一副与之极不相符的胭脂气。

    看到这里,孙长空的内伤已经完全爆发,鲜血与真气不断涌出他的体外,不时便已染红了脚下的地面。自从与兴浪兽相见之后,他的“再舟”体质就莫名其妙地失效了,就连蚀腐不灭身也没了往昔的神迹,还不如自行修复来得迅速。再这么下去,就算对方不动手,他也要流血致死。想到这,他只得先用体内的灵气护住受损的心脉,暂时稳定了伤情。

    妖气男子看了孙长空一眼,而后才对身边的张望远道:“一个小小的黄毛小子都对付不了,怎么能配作血蝠王的徒弟。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就算对方不动手,我也会亲自了结了你这废物。”

    张望远对于面前的这位“血蝠王”显得极为忌惮,对方只要稍有言辞,他便吓得打颤,就连头也不敢抬起半分。

    “是,是!弟子遵命!”

    血蝠王扶起地上的张望远,继续道:“不过看你刚才出招的样子,对于时机的掌握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一点,我要好好表扬你。”

    说罢,他牵起张望远的手掌,然后混身一震,紧接着后者的掌心之中豁然出现了一枚血色丹药。见此,张望远喜形于色,立刻大呼道:“多谢师父盛恩。”在这之后,他将那枚药丸放入口中服下,然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这血魄丹虽然是练功神药,但是对于你这种修为低微之人还是太过燥烈,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走火入魔。所以,下回吃药之后,必须立即与一女子身上泄去火气,才能够万无一失。切记!”

    张望远虔诚道:“多谢师父指点,弟子铭记于心。”

    对话完毕,血蝠王将视线再次投向面前的孙长空,阴阳怪气道:“这人是谁,小小年纪居然比你的修为还要高上一筹,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听说,最近几近陈家的少主陈世杰一枝独秀,睥睨群雄。莫非,此人就是他?”

    张望远看了看孙长空,一脸嫌弃道:“呵呵,师父多虑了,他只不过是介草民,怎么可能和陈少主相提并论。此人与我是发小,但从来便与我作对,我早已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今天恰逢良机,刚好顺手将他除去,也算了我的一桩心事。”

    血蝠王微微点了点头,继续道“如此说来那就好。我和陈家老祖还有点薄面,如果真的杀了他的宝贝子孙,还真有点说不过去了。现在,我终于可以安心动手了。”

    张望远面露喜色,欣然道:“刚才徒儿已经试过了他的血力,果然不同凡响。用他的血液炼制血魄丹定然威力大增。”

    血蝠王神色一惊,随即道:“连你都这么说,看来这小子的身上确实有独到之处啊!继续这样,那还等什么!”

    话音刚落,孙长空只觉得身体一轻,而后自己便不由自主地朝那个血蝠王飞了过去。瞬间,大街之上血光涌动,飒风四起,他只觉得体内的血浆都仿佛沸腾了一般,恨不得立即从伤口之中喷洒出去。而血蝠王抬起的手掌之中,已经聚集起一股相当数量的灵气,灵气之中竟有血流窜动,好像一条灵蛇一般,诡秘莫测。

    虽然不知道对方接下来的具体打算,但从刚刚的对话之中他已大概了解到,这个血蝠王要拿他作为药引,炼制所谓的血魄丹。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向来不肯服输的孙长空怎么可能就此放弃。他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经不起任何冲击。于是乎,他的双眼之中忽而腾起一片白色的云雾,正是升云战法即时显灵。

    “看我的云来势剑!”

    不动一根手指,无形剑势已经掠到血蝠王的身前,并朝着他的胸前猛然挥出一招。一切发生得属实之快,甚至不给他一丝反应的机会。等那个所谓的血蝠王再次回神的时候,他的胸前已经出现了一条横跨身体的豁口。

    透过它,孙长空发现对方的身体之中居然另有乾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