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人是物非
    ,!

    曾经热闹繁华的登高城,如今竟成了人间炼狱,这让哪个见了也免不了悲伤,更何况这里有自己曾经儿时的记忆,他又怎能不痛心?

    孙长空挪着步子,艰难地向前行进,城内的情形显然更为悲壮,两边的门市店面早已面目全非,就连路上铺的青石板也都大多损毁,露出潮湿的泥土,与那干涸的血浆融为一体,形成了一种褪色的物质,发出阵阵恶臭。刹那间,他有一种置身于阿鼻地狱之中的错觉。

    “对了,聚宝盆,三胖还在那里!”

    想到自己的好友还在城中,急不可待的孙长空飞似的穿过街道,他第一次感觉到这条街竟是如此的悠长,好似根本没有尽头一样。他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想要尽快达到目的地,一方面又害怕看到自己不愿见到的那一幕。就这样,不知不觉当中他已来到了写有“聚宝盆”三枚金字的牌匾之上。周围,依旧静得出奇。唯一不肯安静下来的,只有他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

    “三胖!”

    孙长空试探着喊了一声,他不敢走进去。可屋里没有任何回应,这下,他的心情一下子坠入了谷底。

    “有人吗?”

    不甘心的他再次询问了一句,这回只听聚宝盆之中忽而传出了一阵怪响,好像是什么摔在地上的破碎声音。这下,孙长空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事后,他都忘记了自己是如何进到了大厅之上的,见到三胖的时候,对方抱着奄奄一息的高渐飞,正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他的目光呆滞,神光涣散,双腿之间淌出一大片腥骚之物,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喜极而泣的孙长空,上前一把搂过对方,也不嫌弃那股难闻的气味,大声呼喊道:“你小子,怎么不吱一声,我还以为你死了!”

    孙长空本以为三胖这回应该恢复正常了。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还是不回答他的话语,依然反复念道“鬼,鬼”。一听这个,孙长空打了个激灵,立即起身环视四周,以防被人偷袭。可经过他的一番仔细观察,这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便再无其他,莫非三胖能看到他所不能看到的东西?

    眼见高渐飞的情况不容乐观,为了拯救他的生命,孙长空连忙从三胖的手中抱过高渐飞的身体。可也不知道三胖中了哪门子的邪,看到孙长空要把高渐飞抢去,原本抱着双手立即发力,将怀里的人死死抓住,一下也不肯松懈。刹那间,一道凶猛的神光从那双不算太大的眼睛之中暴射而出,惊得孙长空不由得跌出好几步去。

    “三胖,你在搞什么?再这么下去,高渐飞会死的。”

    听到对方的呵斥,三胖的面部突然抽搐了几下,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不等孙长空反应,他已携着高渐飞,撞开对方的阻拦,大步朝门外奔去。

    “一年不见,这家伙的力气怎么大了这么多!”

    孙长空揉着吃痛的胸脯,抬眼望向街上。可不知三胖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在朗朗乾坤之下无故消失了。

    意识到事情不妙,孙长空立刻追了上去。可当走出聚宝盆的时候,街上已经空无一人,除了满地的尸体。

    “嘿,我难道是见鬼不成?人呢?”

    现在,他不知道制造这一人间惨剧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但能将一个城中的人全部屠杀干净,凶手手段之残忍,用心之歹毒,实属罕见。如果让三胖高渐飞遇上的话,二人恐怕在劫难逃。话又说回来,将高渐飞重创的又是哪路高人呢?为何三胖能免幸免于遇?想到这里,孙长空的脑袋已经胀得发疼,所以不再继续考虑。

    好在,登高城并不大,而孙长空还身兼烟羽之异能,只要他跳到高空之中,便能窥探城中所有情况。可没等他展开行动,一股令他感觉不舒服的气味随即扑面而来。

    “是你!”

    那人见到孙长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同样惊讶。他没有想以,让自己煞费苦心,甚至不惜痛下重金暗杀的仇人就在自己的面前。

    “张望远!”孙长空不禁高声叫道。

    “孙长空!你果然还活着!”

    二人相向而行,一直到相距半步的位置处才双双停下。一年的事情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比起一年之前,张望远的身形又高大了不少,比起孙长空也不遑多让。虽然模样没变,但从前脸上的稚嫩已经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盛气凌人的傲然之意。

    孙长空打量了对方一番,发现对方的右手之上竟有一丝红光隐隐浮动。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张望远的修为又有了进一步的提升,保守估计应该有轮回境的地步,或许还能更高。不过,现在的孙长空并不想理会那么多闲事,于是开口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仙苑派你来的?”

    张望远脸色稍显不悦,不过毕竟是“故人”重逢,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厌恶,随即道:“没有,我只是刚好路过。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长空失望地摇了摇头,口气低沉道:“不知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对了,你有没有看到三胖?”

    张望远的胸色突然一变,语气冰冷道:“呵呵,孙长空,你是装傻不成?三胖正在被整个正道联名通缉,我要是知道他在哪里,早就抓他去令赏银了。”

    孙长空身体一晃,倒退了两步。就在刚才,他竟有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

    “到底是怎么回事,三胖那家伙惹了什么乱子?”

    张望远轻哼了一下,冷笑道:“你的宝贝兄弟,招惹了蓬莱大陆的天玄门少东家,陈经纶。听说,是抢了他的意中人。都说树大招风,崛起得太快,自然会有收拾他。只是可惜了这些无辜百姓,要给你的那个哥们一起陪葬喽!”

    听到这里,孙长空脑中立时窜起一团怒火,二话不说,他一把抓住张望远的衣领,紧接便拽到了自己的面前。只要对方抬抬头,二者的鼻尖就能碰在一起。张望远极力挣扎,却发现没有任何效果。孙长空的实力之强,已经远超他的想象。别说是一只手掌,就算是一根手指也不是他能应付得了的。稍微挣揣了两下,张望远索性放弃了抵抗,气喘吁吁道:“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不过,那小子已经是必死之人了,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话刚说完,张望远便觉得身体突然飞了起来。再次朝对方看去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举到了半空之中,一股恐怖的窒息感立即涌上心头。不只是心脏,他的整个身体都因此而剧烈抽搐。只要孙长空轻轻用力一捏,他的小命就要魂飞魄散了。

    “三胖是我兄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谁也休想伤害他。”

    身处生死边缘的张望远,发现面前的这位旧识竟变得异常陌生。在他的记忆之中,对方应该是一个活泼阳光的男孩。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分明就是一个刚从阴间爬出来的修罗恶鬼,混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浓郁的死气。这股死气并不来自于他本身,而是属于别人的。现在的孙长空,就如同死神一样,令人畏惧。

    孙长空挥手一甩,张望远已经落到了旁边的台阶之上。他用力扯开衣领,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原本跳起的青筋这才回到了皮肤之下,通红的脸庞也恢复了正常。

    “那个陈经纶是什么人,为何你们会这以怕他?”

    张望远狠狠地咳了几下,这才呕出了喉咙之中的淤血,然后用力地吐在地上,这才消了些火气。

    “呵呵,你不知道他的威名也算正常,毕竟他处在我们永远达不到的位置。”

    孙长空轻声道:“蓬莱大陆……”

    “没错,是蓬莱大陆。如果说初升大陆是一只孤舟的话,那蓬莱大陆就是参天巨轮。那儿的一名普通高手来到这里,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根本不容任何亵渎。而这位陈经纶陈公子,又恰好是其中的佼佼者。”

    孙长空冷哼了一声,然后道:“佼佼者?难道就连中你张望远也要自叹不如吗?”

    张望远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但他又不能发怒,只得将心中的火焰强行压下,不动声色道:“我?呵呵,还是算了吧!我张望远是自命不凡,但显然还没有到不要命的地步。和陈经纶交恶,那只有死路一条。无论你是躲到天涯海角,就算你饮罪自戕,他也能把你的魂从地府中唤上来,然后令其受尽百般折磨,然后神魂俱灭。”

    孙长空眉头一挑,不禁道:“这么厉害?”

    张望远道:“就是这么厉害。”

    “那这么不可一世的陈公子,三胖又是怎么结识的呢?”

    张望远微笑着摇了摇头,语气平淡道:“他们并不相识,甚至,根本未曾见过。”

    “那……那个女子又是怎么回事?”

    张望远抬眼望向不远处聚宝盆的牌匾,随即道:“那天,那名女子就是跑到了这里,然后才与三胖产生了一段孽缘。”

    不知怎的,那块牌匾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突然从门上摔在了地上。这下,孙长空已经看清了那之后的东西,嵌在牌匾之后的居然是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