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失而复得 得而又失
    ,!

    造化弄人,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令自己不遗余力前来营救的女人,居然成了刺杀自己的杀手。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在被人狠狠敲击,耳畔边上响起一阵充满寒意的耳鸣。

    “薛菲菲,怎么会是你!”

    孙长空还没弄清眼前的状况,便只觉得眼前血光一闪,紧接着一道痛彻心扉的感觉窜入到胸膛之中,口中随即喷出一道血箭。

    原来,对方趁其分神不备的时候,用手中的断剑强行插入到孙长空的身体之中。多亏剑是断剑,剑刃不长,否则现在的他已经被一招贯体了。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好不容易缓过口气的孙长空,伸出颤抖地手指,凶狠地质问道:

    “问……问什么要这样!”

    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孙长空本以为薛菲菲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悔恨不已。可让他万万不敢相信的是,对方的脸上竟是一副“本应如此”的表情,而后才微笑着说道:“呵呵,你和一个常年都在从事杀人的杀手说这样的话,不感觉自己太过幼稚了些吗?”

    孙长空仍然不肯死心,使尽混身力气,艰难道:“可……可你之前对我那么……”

    薛菲菲怪笑了几声,指着孙长空的鼻子,嗤笑道:“就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别痴人说梦了。我那是自不由己,逢场作戏而已。孙长空,你太天真了。”

    听完对方所有的陈述,孙长空这才点了点头。他向后仰了下身子,让那柄断剑从身体的胸膛中脱离出来。可如此一来,他身上的血洞便开始肆意妄为起来,鲜血很快便已浸湿他的上衣,并且使其沾在皮肤之上。这种温热的感觉让人根为厌恶,他恨不得立刻跑到碧波潭里好好洗上一个冷水澡,清洗一下疲倦的身子,还有疲倦的心灵。

    眼见孙长空勉强地站在那里,面带桃花的薛菲菲慢慢悠悠地朝他一点一点接近,口中继续道:“实话告诉你,我去凤鸣城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杀人。我要杀的,就是我姐,薛飘飘。”

    听到这里,孙长空剧烈地咳嗽了一阵,缓不过气来的他脸色惨白一片,好像死人一般,黯然无光。不过即便这样,他仍不肯死心,随即问道:“飘飘是你姐,你为何要对她痛下毒手?”

    这时,薛菲菲已经来到了孙长空的跟前,接着她缓缓蹲了下来,手指放到对方胸前的伤口之上,轻轻地抚弄起来,眼神之中流露着的,全是yin秽的神色。

    “嘿嘿,这件事情我本不想说的。可你既然是一个将死之人,我也不妨告诉你,他偷了吴掌柜的一本秘籍。”

    孙长空道:“什么秘籍?”

    “夺魂掠魄**。”

    孙长空心头一怔,随即道:“这么说,把吴掌柜害成那样的罪魁祸首,是你!”

    薛菲菲仍然一脸淡定道:“从陈王城出来之后,我本以为,杀了我姐就可以万事大吉。可没想到,吴掌柜居然不死心,还要追查秘籍的下落。以免节外生枝,我只好用我刚学会的夺魂掠魄**收了他的神魂。不过因为当时我对这门秘籍涉足还浅,火候不够纯熟,所以并没有能将他一击击毙,反而还被他逃了去。这家伙武功一般般,逃命的本事却很强。我追了路,最后居然追丢了。不过,他的三魂七魄已经有了一半在我的心中,就算让他逃了去,也绝不会对我造成威胁。”

    说完,薛菲菲推开手掌,只见一团淡蓝色的光雾赫然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透过雾气,孙长空竟然可以看到一个与吴掌柜极主相似的人影,正在其中痛苦挣扎。可在薛菲菲的掌握之下,它的所有行为全都毫无意义,只能任人宰割。

    “夺魂掠魄**的精髓,就是借他山之石,长自己根基。我可以从别人的神魂之中,吸引到对方的修为以及功法,而且不费吹灰之力。这种一劳永逸的事情,真是太痛快了。不过,你不要担心,一会儿摄取你的神魂,我会尽量马利,绝不会太难过。”

    孙长空惨然一笑,咬着牙抱拳道:“那我还要谢谢你了。”

    然而,这一回薛菲菲并没有笑出来,她只是冷漠地看着他,就好像正在热恋的情人那样,眼神温柔而又炽热,令人神魂颠倒。

    “说实话,就在之前我们相处的那段时间当中,我对你还真的有过那么一丝幻想。可你我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为了我自己,你必须得死。为了成就我的万世千秋,你必须牺牲。”

    到了这种地方,孙长空也放弃了逃命的念头,索性安心下来,而后道:“好,如果我的死能换来你天下无敌的话,那我感觉自己的死还是很值得的。”

    薛菲菲柳眉一扬,惊讶道:“你真不恨我?”

    孙长笑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恨。”

    “我欺骗你,你也不恨我?”

    孙长空接着道:“不恨。”

    薛菲菲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但仍然继续说道;“为什么?”

    孙长空深呼了一口气,这会儿血洞已经消停了许多,他的气也恢复了一些。而就在这时,孙长空的体内突然闪出一道森白的物体,瞬间刺入到了薛菲菲那妖娆的身体之中。

    “因为最后活下来的将是我。”

    孙长空站起来的时候,薛菲菲的身子已经弯了下来,就像一串熟透的麦穗似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薛菲菲的报应还是来了,他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收获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孙的身上又多了一枚血洞,那是肋骨穿过皮肤之后留下的痕迹。关键时刻,他用自己肋骨为剑,向洋洋得意的薛菲菲发出了致命一击。他看着对方的脸色一点点变成灰色,心头之上还是免不了升起一丝丝哀伤。

    或许,就算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他和薛菲菲也不会走到一起。可看到美人逝去,芳华凋零,天生的爱惜之心还是忍不住隐隐伤痛。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爱吧!

    薛菲菲嘴里的血远比伤口里流出的多。他望着面对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

    “你想说什么,我听不见。”

    孙长空俯下身子,一手抓住嵌在对方身上的肋骨,继续说道:“我来帮你!”

    这下,他确实帮大忙,薛菲菲嘴里的血不流了。可与此同时,所有溢出的鲜血全部跑到了胸前的伤口之中,汇成潺潺溪流,欢快地涌出体外。一瞬间,薛菲菲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冰窟窿似的,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结起了冰壳。

    “你好狠!”

    这便是薛菲菲临死之前的遗言。孙长空看着面前已经陨落的薛菲菲,眼中竟然流下了两行热泪。这样的女子,本不值得他为之伤心的。但薛菲菲临死前的话却是深深地伤害了他的心灵。

    你好狠,你好狠,难道他天生就是一个冷血无情之人吗?

    他将薛菲菲的尸体放到挖好的土坑之中,然后将自己对她的记忆,连同泥土一同填回到了坑中。你无情,我无义。既然人已死,那就干脆连同带有她的回忆一同被埋葬吧!

    走出丛林的时候,孙长空脸上的泪水已经被风吹干,他的神情再次恢复到平常时候的模样,恬静而又淡然。可让他迷惑不解的是,薛飘飘为何要指引自己前往登高城呢?难道,她已经料到薛菲菲会在中途阻截自己?可对方可是她的杀身仇人啊!难道,那时的薛飘飘还在顾念姐妹之情,所以在自己弥留之际给薛菲菲铺平道路?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虽然已死,但仍然心有不甘,想要借他人之手为自己报仇雪恨。可这么想来,薛菲菲出现在这里就说不通了。因为除非他们事先已经约定好,不然对方绝不可能会找到自己。现在,孙长空的心情乱急了,不只是连日以来的种种乱事,还因为他那刻早已失去活力的心。

    人过惯了平淡的日子,便忍不住要去经历了一些刺激的事。相反,当人们与惊源骇浪搏击了太久之后,便会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中,享受田园风光的安宁。也许人就是在这种相互的矛盾之中不断前进的吧!而如今,孙长空便有了归隐的想法。

    “其实回家与父母一起种种地,放放羊,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也不错。修炼成仙又能怎么样,最后还是免不了任人摆步。好!就这么说定了,这次回去之后我就和掌门去说下山回家的事情。”

    想到这,孙长空的脚步一下子轻快了许多,走路的时候都带了一股风劲,不时便已来到登高城的附近。可眼下发生的情况,已经让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本繁华似锦,熙熙攘攘的登高城,此刻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一眼看去尽是狼藉。地上,除了发臭的尸体之外,便是**的蔬菜水果。一个才出世不久的婴儿趴倒在娘亲的怀抱,早已没了气息。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到底是谁干的!”

    或许孙长空没有发现,可他的头发已经全部竖起,老远看去就好像一只发狂的雄狮一般,满身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