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故人 “故人”
    ,!

    失而复合,是人间一大喜事。可英年早逝,不得不说是一大悲剧。薛飘飘还那么年轻,如今便已成为亡魂,属实让人接受不了。孙长空平缓了下心情,这才轻声道:“你还记得我吗?”

    薛飘飘混身一颤,随即道:“你是……你是那个当日救我的小兄弟?”

    孙长空激动道:“没错,是我,孙长空。怎么只有你在这里,菲菲去哪里了?”

    他的话刚一说完,薛飘飘的眼中已经淌下两道猩红的血泪。可以看出,她在临死之前遭到了非人的虐待,直至化为魂魄仍能看到上面的累累伤痕。

    “我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快,快去救救飘飘他们。再晚一些的话,恐怕会有不可想象的事情发生。”

    来不及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孙长安连忙道:“快说,他们的灵魂在哪里?”

    “就在,就在……”

    薛飘飘一连反复说了好几次,就是不肯继续讲下去。孙长空急得头上直冒汗,突然间他发现对方的样子有些奇怪。

    原本散发着淡淡幽光的薛飘飘居然开始一点一点地失去光芒,并且变成石头一样的物质,其上还会出现蜂窝一样的细小孔洞。眼见那种衰变即将漫上对方的嘴唇,孙长空豁然出手,一掌按压在她的天灵之下,为其灌输无上灵气。

    看似平淡的一掌,落在薛飘飘的身上就好像救命的稻草一般,让她那本已失去生机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可只要他稍有分神,光芒便会再次消退,而且势不可当。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孙长空赶紧道:“快点,我支持不了多久。”

    经此一掌,薛飘飘涣散的神志终于再次清醒过来,他鼓足了丹田中的气息,大声尖叫道:“去登高城!”

    这一声嘶吼似乎耗费了薛飘飘全部精力,话音刚落,他的魂体应声粉碎,化作若干碎石,相继坠落在地面之上。

    “登高城,登高城,他们怎么会在那里!难道,这背后除了吞天兽之外还有幕后烟手。”

    想到这里,孙长空的后背之上不由得升起一丝凉风,身体随着打了个冷颤。一直在旁边观察的兴浪兽飞身来到他的跟前,开口道:“怎么,你的朋友遇到困难了吗?”

    孙长空回头望了对方一眼,故作镇定道:“没……没事。”

    兴浪兽的眼神可不是不般的毒辣,早在薛飘飘说话之时他便已经瞧出了端倪。孙长空越是不说,他便越是感到古怪。但看到对方坚定的神情,他也不好继续追问,只得看情形再作打算。

    孙长空蓦然抱起双拳,恭敬地向大家说道:“晚辈还有要事在身,就不能继续陪伴诸位。咱们后会有期,再见!”

    说罢,孙长空纵身一跃,身后烟羽已然化为一道漆色火焰,与其主人一同飞向远方,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陈立看得有些糊涂,转身朝九阴王问道:“这小子怎么这么唐突,看来得有个人去教育教育他了。”

    九阴王笑道:“呵呵,教育他?那是他师父的事情。让我想想,他好像是苍北仙苑的人吧?俗话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您老人家要是想去找他,还需要其它理由吗?”

    被对方猜中心思的陈立不禁哈哈一笑,随即大袖一甩,身化流光,遁入虚空当中。

    “既然这样,我陈立去也。”

    孙长空与陈立走后,冯焱阳与九阴王结伴一同前往九阴山,继续守护他们的职责。于是乎,天幕山脚便只剩下了兴浪兽与纳百川两个人。刚刚热闹的气氛突然冷却,一股莫名的萧瑟随即涌上心头。兴浪兽也想就此离去,谁知纳百川却突然叫住了他。

    “兄台且慢,不知你可否有时间跟我回府上一聚。我好准备几个小菜,以示心意。”

    兴浪兽淡淡地笑笑,摆手道:“我习惯一个人吃饭,和别人一起进餐,我还真享受不来。”

    纳百川眼中猛然闪出一道光芒,接着道:“哦?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兴浪兽还有这种癖好,纳某可是见识了。”

    兴浪兽脸色稍稍一变,笑意已经变得发冷,教人心生刺骨寒意,不敢对视。

    “你认得我?”

    纳百川朗声大笑,随即道:“哈哈,果然是贵人多忘事。不过也难过,毕竟那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了。而且我与当年的自己,已经有了太多的改变。不信看!”

    话音刚落,纳百川伸手在自己的面前轻轻一挥,紧接着另一张饱经沧桑的面庞赫然呈现在兴浪兽的面前。这一刻,他的心中竟有了一丝忌惮,就连一向稳如泰山的双脚也不禁向后退出了一步。

    “你是那个血河!”

    听到这,纳百种终于满意地狂笑起来,一时间空间之中风声鹤唳,周围的沙石在其影响之下开始呼呼地滚动起来,好像要逃离这里似的,不顾一切地向外四散。现如今,兴浪兽已经看不清对方的身形,就连轮廓也变得模糊起来。在他眼中,前方的空间之中只有一道巨大的烟影,烟影之中居然浮现出一张狰狞的鬼脸。

    在全力摧动烟羽之下,孙长空的速度快到超乎想象,仅有半日便已来到苍北仙苑所有的雪山附近。望着那座白雪皑皑的山峰,孙长空不禁回想起自己曾经在门内修炼的种种情景,一种许久不见的暖意随即涌上心间。这应该就是家的感觉吧!

    可现在他有事在身,实在不由自己。不然,他一定要上前看看方柔的情况,拜见一下自己的授业恩师王道人。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他还可以和三胖嬉耍一会儿,去玩水,去爬山。反正只要能让自己放松的活动,他都想尝试一遍。不过,一想到薛菲菲的灵魂生死未补,他便打消了刚才的念头。救人要紧,再重要的事情难道还能比人命更重要吗?

    这么一来,孙长空降到地面之上,大步流星地朝登高城奔去。只是,没走几步,他便发现了情况。

    有人在跟踪他。

    从脚步上判断,身后之人修为绝对不弱,至少要在天人境之上,甚至还要高上一些。好在凭他现在的实力,对方还不能对其造成威胁。但如果再来几个这样的高手一起合力围劫的话,自己是死是活还真说不定了。

    那人行动十分谨慎,刻意保持着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不让孙长空发觉。可他不知道,孙长空的五感异于常人,敏锐程度是一般人的几十倍。即便是树叶落地,水波浮现他也能分毫不差地感应到。通过这么百步的距离,他甚至已经可以大致猜测出对方的身高,体形,就连身上带没带武器,带得什么样的兵器也能说个**不离十。可就在他准备拆穿对方,即将出手之际,对方的气息居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不是隐匿,不是离开,而是消失,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任何存在的迹象,那人就好像根本没有到过这里一样,甚至连心思缜密的大地之上也没有他的丝毫痕迹。

    “奇怪,去哪里了?”

    思绪未完,孙长空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花花的剑花,接着自己的右肩,左胸,左肋,右膝已经招连中招。最要命的还要属脖子上那道伤口,要不是他及时躲闪,也许他的气道已经被对方一剑洞穿了。但即便如此,使剑者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那柄银色的剑越耍越快,快到令人眼花缭乱,心神难宁。在孙长空的眼中,对方的剑尖已经赶上了剑锷,形成了一个似乎永远没有止境的剑环,将他死死困在其中,再这么下去只有绝路一条。就在他准备放手一搏冲破

    死局的时候,一个不知从哪飘来的念头袭上了他的脑中。

    “这剑招怎么看着如此熟悉,难道……我认得他?”

    想到这,孙长空忽出一指,使出云来势剑当中的一招,和光同霁。刹那间,他的手指之上金光大作,刚好迎上那轮银色的剑环。与此同时,孙长空打眼朝对面望去,希望一见对手尊容。可令他大失所望的是,使剑者居然面带烟巾,遮去了自己的真容。哥这么说来的话,面前的刺客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旧识?

    “给我破!”

    心念一动,那只放射着神圣金光的剑指摇身一变,化为千道万道无上剑气,直逼面前的圆形剑招。

    不得不说,孙长空面前的剑招十分玄妙,首尾相接,互为依托,严丝合缝,不留一点破绽。在寻常的修行者眼里,这已经是最强杀招,身陷此环之中,必死无疑。

    可孙长空不是他们,经历了以往的众多战役之后,他的战心已经与磐石一般坚定不移。只要命还在,他便不会放弃。敌人越强,他就越要斗上一斗。所以,越是强大的对手,越能激发出隐藏在他体内的无穷潜力。而那些金色剑指也终于进化成神兵利器,纷纷刺向圆环的环周。就算是再如此坚不可摧的攻击,在此等密不透风的攻势之下也要败下阵来。于是乎,剑断,招散。孙长空驱使探入到那蒙面人的眼前,轻轻朝对方的脸上一划,烟巾一分为二,滑落下来。

    “薛菲菲!”孙长空不敢相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