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缘分未尽终会相遇
    ,!

    又是无妄修罗界,那是一段孙长空不愿回想起的记忆。苦叔虽不是他所杀,他却是因他而死。事隔多日,再次与这位中年大汉相见的时候,他的内心之中还是免不了一番感慨。

    原来,苦叔的眼神也极好,第一眼去,他便已经发现了众人之中的孙长空。此刻,他的心情异常平静,没有丝毫怨恨。与孙长空相同的是,他的脸上同样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仿佛之前的过往云烟都已全部消散了一样。

    “嘿,小子,这段日子不见,你好像又长本事了啊!”

    孙长空将手中的陈立交给兴浪兽,然后抱拳恭敬道:“原来是苦前辈,近来可好?”

    一手托举着遮天幕的苦叔,拿眼打量着自己的身体,随后抬起头来,一副憨笑道:“哈哈,好得很。在复活之前,我还没有感受到过这种令人身心愉悦的畅快感觉。怎么样,要不要随我一起去啊?”

    眼见孙长空与这位不知名的高人有说有神,旁边的兴浪兽故意压低了嗓音,然后道:“这人是谁,看修为好像极为不弱,似乎并不在我之下啊!”

    孙长空强颜欢笑,稍偏过头来,朝着兴浪兽道“小心,这不是一般人。”

    看对方的表情,兴浪兽便知道眼前的事情非同小可。表面上他满面春风,实际上早已做好了准备,只要对手稍有行动,他便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呵呵,我已经见过纳公子了,他的事情我似乎已经知道了一些。况且,我的两位朋友还在他里,去自然是要去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晚一些我会亲自上门的。”

    苦叔伸手一挥,孙长空已经接住一封书信。等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对方已经携着遮天幕飞速离去,只留下一道飘渺悠长的声音:“好,我们等你!”

    一场灾祸总算过去,孙长空与兴浪兽,陈立,九阴王,冯焱阳等人再次踏上许久未涉的大地。一时间,之前的无力感立即如焕然冰释一般迅速回升,惨白的脸庞也终于有了些血色。

    “都说大地是孕育生命的万生之母,这回我终于领会到其中含义了。”

    九阴王扶着旁边的石头坐了下来,好好休息了一番。而相比之下,冯焱阳的精神头就要充足得多,好不容易下山一次的他,趁此机会刚好可以领略一下天幕尊府附近的自然风光。不得不承认,大自然的包容量是真的无边无际的,就算他们之前给这片土地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可转眼之间众生灵已经恢复到了各自的生命轨迹之上。断枝吐芽,死肌结痂,要不是亲眼所见,孙长空还真不敢相信自然的强大自愈力。

    “不得不说,天幕尊府能有今天这般成就,与这附近人杰地灵的自然环境那是密不可分的。”九阴王惊叹道。

    陈立一听,接着道:“可经此一役,这个曾经屹立在初升大陆之上的超级巨擘估计要沉寂一段时间了。先是折损了地尊地谙,后又一次性失去了吞天兽与遮天幕这两大底牌,没有个一二百年修养生息恐怕是不行的。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吧!”

    听到几人的议论,兴浪兽也来了兴致,于是继续道:“就是因为知道这个道理,所以陈家才能经久不衰数百年之久吧!”

    陈立看了兴浪兽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显然对方所说的话正合他的心意。

    “可话说回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吞天兽虽然汪在了,但他还确实存在于这片大地之上。只要吞天一日不滁,那整个初升大陆恐怕都要为之提心吊胆。”

    令孙长空没有想到的是,看似最为粗枝大叶的冯焱阳,脑子之中考虑得竟是如此之多。为了暂时打消对方的担忧,于是他接着道:“这个,冯前辈倒不用担心。刚才将遮天幕带走之人,还有一群实力不欲的同伴。有他们坐镇的话,就算是吞天兽也没有办法。”

    冯焱阳眉毛一挑,惊愕道:“什么?你说像刚才那个抗云之人的厉害角色居然不止一个?我的天啊!这究竟是一伙怎样的狠角色?”

    孙长空苦笑道:“呵呵,不怕告诉你,他们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九阴王面色沉重,随即道:“不属于这个世界?难道,他们是从阴间跑上来的不成?”

    众人本以为对方只是开玩笑说说罢了,谁知孙长空却回答道:“嗯……可以这么说吧!他们之前确实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难道这个世上真有起死回生之术?”陈立同样震惊道。

    孙长空摇摇头,眼神发直道:“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的是,在他们背后还有另一个推波助澜的烟手。”

    冯焱阳沉不住气,连忙问道:“谁?你说得那个人到底是谁?”

    就在孙长空准备开口回答之际,就在不远处的草丛之中突然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来:“呦,你们在说谁呢!让我也来听听!”

    孙长空递目观瞧,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就到,来者正是之前不明失踪的纳百川,也就是之前他所说的纳公子,苦叔身后的真正主人。对方似乎就是为了阻止孙长空说出自己的事情所以才故意钻了出来。这么一来,孙确实是不能继续讲下去了。这种情况之下,凭对方深不可测的身手,要想强行出手将自己击毙,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一旦大打出手,伤亡必然会是相当惨重,甚至全军覆没。为了大局考虑,他只得勉强笑道:

    “哎呦,这不是百川兄嘛!之前找不见你,我还以为你已经被遮天幕给杀了呢!”

    纳百川一脸淡然,先是对在场众人逐个行了礼,然后才继续对孙长空道:“哈哈,我有那么弱不禁风吗?”

    冯焱阳一眼便认出了纳百川,联想起之前对方与自己一方的激烈交手,他随即开口寒暄道:“呵呵,没想到你手上功夫不弱,脚上逃跑的本事也挺厉害的吧!丢下自己的同伴,只顾自己逃走,难道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不成?”

    面对冯焱阳的犀利言词,纳百川仍然是满面笑容,口气谦和道:“呵呵,之前的一点误会,前辈就不要寒碜在下了。难道,你非得让我下跪赔罪不成?”

    说着,纳百川竟真的弯膝,摆出一别要跪不跪的模样。冯焱阳好歹也是一名正派人士,如果真因为自己逼得对方跪倒在地,那他的一世威名岂不是要毁于一旦。见此情形,他直接三步并两步,窜到对方身前,双手托住对方的两臂,语气放缓道:“哎,我只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怎能让你说跪就跪。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种卑贱的行为可万万使不得。”

    纳百川一脸陪笑,继续道:“前辈说的是,今后在下不这么做就是了。”

    到这,孙长空发现二人的交谈已经接近尾声,于是他才猛然插嘴道:“你在我们被关入遮天幕之中,究竟做了些什么,为何会在这个时候赶到这里,简直太过巧合了些吧!”

    纳百川知道对方是在试探自己,但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他,底气十足道:“你消失的这几天中,我几乎不眠不休,一直在打听你们的方位,。中途,我还接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孙长空不禁问道。

    “哦,是来自于贵派的掌门方惜时。前不久,他去了我的新府之上,顺道好带走了你的那两个朋友。”

    “你说的是方柔和朱大闯?掌门为何要匆匆将他们带走?难道……”

    孙长空点到即止,他知道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对纳百川不利,为免对方翻脸不认人,他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纳百川心领神会,于是接着道:“长空兄误会了,方掌门并不是信不过在下,只是据他说,他已经找到了一种治疗失心疯的秘术。”

    “秘术?”听到,孙长空更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因为他清楚像方柔与薛菲菲等人,之所以会变得疯傻,冷热不觉,那是因为体内的魂识被人抽离,只留下一副皮囊所致。说白了,他们就是所谓的行尸走肉。单纯的治疗是不起作用的,关键还是需要找到他们丢失的灵魂。可那些魂体大多都成了吞天兽的腹中之物,要想把它们分离出来,就只能……

    想到这,孙长空脑中突然灵不一现,接着他望向天空之中还未散去的重多灵魂,面露喜色道:“快,别让那些灵魂跑了。方柔他们的魂体就在其中。”

    虽然不知道孙长空话的具体含义,但见到对方火急火燎的样子,众人瞬间便加入到了寻人的过程当中。

    不得不说,团结就是力量。原本需要好好几个时辰才能完成的工作,一刻钟之后便有了发现。只见在灵魂遍布的空间角落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眼盲的姑娘,仔细一端瞧正是薛菲菲的姐姐菲飘飘。此时的他,因为灵力消耗过大,已经气苦游丝,跟看就要魂飞魄散。多亏有兴浪兽在场,依靠自己的无上血脉神力,赛季救回了他怕一条命。可紧接着,孙长空的脸上升起几分凝重的神情。

    原来,薛飘飘已经死了,而他的魂魄已经不能再入肉shen,只能投胎转世。

    这下,他的心情几乎沉到了谷底,一种死一样的压抑立时袭上众人的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