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结束?
    ,!

    一个人的修为就算再怎么高,也不能真正达到身如心动的境界。但这种情况却并不是不能达到,只需要稍加变通,用另一件事物代替自己的身体就可以了。

    这种东西就叫做势。

    势与人的精神力是同生同灭的,所以只要心念一动,“势”力便会立即产生。而苏如云的升云战法就是依靠这种如影随形的力量,使得自己成就了如此之多的威名。如今,这项绝迹江湖百年之久的高深功法终于重见天日,不等兴浪兽看清,那道救命剑势已经在陈立的背后轻轻托了一把。

    为了不伤及对方的身体,孙长空特意将势剑的力道收敛了许多,只留下百分之一留在上面。不过即便这样,现如今的陈立仍然不能承受,口中还是吐出一道血污。可好消息是,他所吐出来的是积压在体内的淤血,这么一来反而令体内经脉运转流畅,稍稍恢复了一些气力。既然对方已经全力营救,他自然也没有就此放弃的理由。想到这,他猛然提气,一连将自己拔上了十丈有余。可因为后劲不足,这之后的他实在没了办法,只得继续仍由身体下坠。看着孙长空绝望的眼神,陈立的嘴色不禁扬起一副灿笑,原来对方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记恨自己啊!

    “这么说来,没杀这小子他正确的选择了!哈哈,这样也挺好,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希望你们这些年轻人能珍惜当下的时光,好好修行吧!这样,就算身堕轮回,我也能瞑目了。”

    思绪未完,陈立猛然觉得自己的身后涌上一道烟影,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从这可怕的气势上判断,此物定是吞天兽。

    当然,要想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将那么庞大的身躯运到百丈高空,实在是不符合情理。而事实上,飞上来的也不是他的本尊,而是吞天兽的一片兽鳞。

    确切说,是荒芜的蛟鳞。

    吞天兽吞噬了荒芜之后,不但吸收了对方的力量,甚至还将其中的一些生理特征继承了过来,而这些坚硬无比的鳞片就是其中尤为重要垢一部分变化。有了它们,吞天兽就好像穿上了一件刀枪不入的铠甲,任你是刀剑棍棒,还是斧钺钩叉,一概来者不俱。而蛟鳞本身的构造便是极其锋利,寻常皮肉挨到一便会立即裂开,要是再在其中加上无上力量,威力更能达到一种前所未有恐怖地步。

    所以,现在出现在陈立背后的不是一块普通的鳞片,分明就是一柄杀人灭身的不世利器,就算陈立身为仙人之躯亦无法幸免。蛟鳞划过空气,发出震慑心魂的龙吟声。这下,陈立终于可以安心等待死亡的降临,或许是时候该打算一下死后在那边的事情了。

    可世间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充满戏剧性,你越想死,老天就越不能让你如愿。而当你回心转意之时,它又轻而易举地将生机抽离,只留下一副冰冷的尸体。显然,现在陈立正处在前一种情况之下。可兴浪兽反应不及,孙长空水平有限,真的还有人能救得了他吗?

    有,当然有,他就是九阴王,身兼九阴神力的绝世强者。在遮天幕之中,他已经展现了自己部分实力,眼下又到他大显身手的地方,刹那间飘浮在半空之中的他,手心之中忽而发出了数道寒星一般的亮光。

    随着飞行时间的延长,那引起寒光的速度越来越快,就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重要锁定焦点,不下百次攻击已经纷纷轰击在那片菱形的鳞片之上。接着,以那些寒光为结点,一道道密集的裂纹立时遍布了整片蛟鳞。陈立还没来得及惊呼,身后的夺命一击已经被巧妙化解了。

    “漂亮!”

    说话的是孙长空,眼见九阴王再次显露无穷神力,他竟有些忘乎所以,高声大叫起来。可眼下的形势根本不容乐观,因为吞天兽可以发射一片蛟鳞,同样也可以发射第二,第三等等数之不尽的鳞片攻击。到了那时,除非九阴王能在同一时间将寒光数量提升几百倍,否则绝无可能在吞天兽的手中逃脱。然而,这个时候,兴浪兽已经调整好方向,再次向陈立的位置飞去。这一回,他已经聚起十分功力,只要吞天兽敢有动静,他便会不计一切代价地与之对拼。即便不能亲手击杀对方,也能阻拦个一时半刻。

    但世事难料,人心难料,活了万年的老妖怪心思更难揣摸。就在兴浪兽以为对方还会以蛟鳞继续攻击的时候,一条足已横跨半片树林的巨大兽尾豁然扬起,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奋力刺向天空的众人。

    因为吞天兽的尾巴之长,真经之粗,已经到达生灵的极限。所以看似分布不均匀的众人,仍然都处在尾攻的轨迹之上。而因为眼下的攻势太过突然,范围又如此之广,所以即便是有时间反应也没机会躲到安全地方。如果被其正面攻击到的话,别说是肉身凡胎,就连仙骨道根也难逃一劫。可天底之下就是有那种不怕牺牲的大义之士,冯焱阳就偏偏是这种人。

    他的修为在众人之中虽然算不上什么,但力量却足以与天叫板。吞天兽尾巴到来的时候,他早已站在了大家的身前。只见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因此高高隆起,使得他那原来就已经相当高大挺拔的身形顿时又宽大了几分。可这还不够,这些进入到体内的空气,并没有就些安顿,而是与体内浑厚磅礴的灵气相互结合,制造产生出更为强大的能量。

    到这里还不算完,如果将这些能量均匀分散在身体周围,力量自然要大大衰减。所以,作为一名手无寸剑的剑手,他只得以指为剑,电光火石之间使出一招五行擎天剑!

    刹那间,五道颜色各异的剑气出现在他那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上。而后,五道剑气相互盘旋,相互交融,最后赫然化作一道真真切切的杀生宝剑,立于他的右臂之上。

    再晚一刻也容不得,那条闪着异样烟光的巨大兽尾已经接踵而至,就在柄宝剑成形之际刚好与之对冲到了一起。一时间,天空之中火光四射,氤氲不断。在外人看来,对招的两位就如同一剑一蛟一般,蛟死死缠绕在剑体之上,却不敢用力半分,因为那样的它只支自取灭亡。而作为金属之躯的宝剑也不能跃雷池半部,因为稍一用力,他怕剑身就可能折在蛟龙的包裹之下。如此一来,双言虽然都有保留,但对招已经全部完成,冯焱阳像飞石一样,嗖地一声落入到丛林之内。而见识了对方厉害的吞天兽尾也知道见好就收,风一般收回到了遮天幕之中。

    陈立看着大家为了营救自己,不惜使出混身解数,一时激动的他,眼睛之中竟有泪光浮动,干涸的嘴唇因此而剧烈颤抖,神情十分激动。

    “你们,你们为了我!”

    这时,身披烟羽的孙长空已经飞着赶了起来,一手接过他的身体,一脸暖笑道:“呵呵,不要谢我们,要谢就谢你自己吧!如果你是一个混世魔头,我们怎么敢出手相救呢?”

    陈立稍停一下,随后化泣为笑,开心道:“有道理,有道理,小子,你还真会说话啊!”

    说着他在孙长空的后心上重重拍了一掌。虽然是带伤之躯,但陈立的掌力仍然不可小覻。如果不是眼下情况不允许,他一定要好好惨叫上几声。

    “快点别磨叽了,再不走的话,那家伙又要敢上来了。”

    冯焱阳笨拙地驾驭着脚下的飞行法宝,一边埋怨,一边拉着二人向前行去。而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兴浪兽选择走在后面,也好在第一时间作出正确判断。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众人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的果实,头顶之上的云霄之中居然再次铺下一道无穷一无尽的阴云。孙长空打眼一看,就觉得这片雾气有些熟悉。尤其是看到云彩下面那枚奇怪的窟窿,他惊得差点跳起来。

    “遮……遮天幕,吞天兽又来了。”

    大家实在想不明白,那么伟岸的一个大块头,为何能在短短数息之中升入到天空之中,而且不惊动一丁点的警觉。而就在那枚窟窿的下方,一个烟色的人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快看,那有个人!”

    在长空的提醒之下,大家也相继发现了那名神秘人的存在。只是,普天之下,哪一个能抗得起如此庞大的遮天幕呢?就算是盘古转世,夸父托生恐怕也不会如此吧!

    然而渐渐地,孙长空的脸色变得愈发古怪起来,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从那道人影的轮廓之上,发现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距离越近,对方的面容越是清晰,到了最后他甚至不敢再去盾那人的面庞。在他印象之中,对方应该早已死去了才对,难道这世上真有起死回生之奇术不成?

    “那是苦叔?”

    孙长空心中暗自惊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