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坠机
    ,!

    坠落的不只是遮天幕,还有其上的一甘众人。虽然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甚至不泛仙人异能,但从数十百丈之高的天空中跌落,滋味总归不会太好。想到了这里,冯焱阳与九阴王已经抢得先机,双双从头上的豁口之中飞了出去。而那些好不容易逃脱的灵魂,也不甘落后,纷纷跟了上去。

    见此情况,刚刚好一脸杀气的电闪真君以及雷鸣帝二仙,虽然大事未必,但为了保重自身的安危,只得先前从这里逃出去,然后才能另做打算。

    “好家伙,咱们外面见!”

    电闪真君朝着孙长空所在位置轻吐一声,而后身化流化,伴着众魂离去。而雷鸣帝伤势较重,行动起来也慢了几拍,所以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后面。如此一来,巨大的遮天幕之中,就只剩下孙长空几人。

    “怎么办?难道,我们一定要和他们斗个鱼死网破?”孙长空不禁道。

    兴浪兽一副淡然的神情,面色从容道:“我无所谓,这点冲击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我就全当是从床上自己掉下来了。”

    与此同时,陈立刚从之前的震惊之中缓过社神来。虽然只有短短一招,但他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位白衣人绝不是泛泛之辈,即便是之前的两位天斗神也难与他相提并论。但为了保持自己一贯的风范,他只得强颜道:“阁下好功夫,陈谋佩服。”

    兴浪兽摆手道:“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了。要不,我们二人联手,先将这两个妖孽制伏,怎么样?”

    此话一出,陈立的身上立即放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他钭自己的手掌缓缓抬起,同时双瞳之中闪烁着熊熊火光,气势非常。

    “说来惭愧,要是换作之前,我绝非他们二人的对手。可现如今,这两只凶兽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我身上有伤,他们也休想从我的手中逃离。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出手了。”

    陈立脸上的表情还未来理及消退,他那道七彩掌印已如彩虹一般,飞似的向吞天兽与荒芜二者暴射而去。一般情况下,常人是无法见识到这一招的,因为这是陈立的独门绝技,七彩神掌。

    招如其名,发动此功的时候,天空之中将会出现五彩斑斓的光芒,乍一看去就好像虹落人间一般,极为好看。不过,招式虽好看,但绝不能被它荣华的外面所迷惑。毕竟,这是由一个仙人摧动全力所施展的招式,速度,破坏力,哪怕是丁点的掌风,都能将世间生灵挫骨扬灰。

    吞天兽与荒芜二人虽然力有不继,但好在他们还没有傻到分不清轻重缓急。杀招将至,二者想闪却已错过最佳时机。吞天兽漠然抬头,看向对方。而荒芜也正在看着他。万分之一秒内,他们两个人似乎达到了某种共识,于是一同点了点头。这时候,那道彩虹已经漫延到他们的脚跟之前。衣襟因为那道凌厉的掌风随即狂飞起来,似是要立刻逃离这里。可就在这时,他们居然双双发出一掌,并且毫无保留地轰击在彼此的身上。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用锺子狠狠地在心脏上用力敲了一下似的,荒芜身上的血流得更加嚣张了,而吞天兽身后的裂口也徒然增大了不少,恨不得将那一膛的脏器全部撒在地方。

    不过,由此换来的是二者的平安,他们的掌力成功挽救了对方,而七彩神掌却已经扑空。

    就连孙长空都以为陈立的攻势将要就此告一段落,而吞天兽正在盘算反击的事情。可没等尘埃落定,那道原本沉下去的彩虹,居然再次腾了起来,一跃便上了穹顶,呈现居高临下的阵势。这下,他们二人再也无处可逃,因为无论他们躲在哪里,那道彩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而这,也正是陈立这招七彩神掌的过人之处。

    一时不命中,便一时不消失,直到目标力尽为止。吞天兽与荒芜这对难兄难弟,本就已经元气大伤,再加上之前的连番苦战,如今所剩余力已经不多。再这么下去的话,不出下个回合,他们两个便要被双双击毙。

    因此背后的裂口中,吞天兽的每一次呼吸都会伴有破旧风箱的呼啦声。不过他自己并不以为然,趁着一个难得的机会,他连忙跳到荒芜狼狈的身影后面,开口低声道:“要不……我们使用那招吧!”

    荒芜突然扭头,他张着血喷口嘴,一颗颗锋利无比的牙齿好似刀子一样,整齐地排列在上下两颚之上。无论是谁,只要受他一口,绝不会幸免,铜墙铁壁也不行。可就在这个时候,吞天兽居然一个虎跃跳上了对方的身体,刚好落在那两排兽齿的前方。他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那种笑意让人几乎为之抓狂。奸诈,癫狂,残酷,冷漠,数十种情感汇聚其中,却已描绘不出那笑之中的含意。反正孙长空知道的是,这家伙定然是在酝酿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快,阻止他们两个。”

    尖叫的是兴浪兽,但此时的他却已飘到了数丈之外,竟比自己的声音还要快上一些。

    虽然不知对方话语的含义,但是和对方相处的这段期间之中,孙长空还没有见过兴浪兽如此心急的样子。相到这里,他的背后已经升起了两道烟色的火焰,烟羽一出,他的身法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短时间内,他怕速度居然不输于兴浪兽,只是对方出动的稍早,所以才没有立即赶上。

    相比起他们二人,陈立的态度就显得懈怠了许多。他甚至都没有挪步,却已在刹那间再次运掌。不守,这一回他的双掌之上再也没了之前的那道彩虹,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灰色的气团。

    “看我的枯魂掌!”

    顾名思义,枯魂掌的主要攻击对象正是人类的魂魄。无论你身在何地,只要他的神功一经发动,目标便会立即中招,不需要任何等待的时间。他虽是最好出手的,但却是第一个显露效果的。枯魂掌果然名不虚传,不等吞天兽与荒芜二者反应,两道凭空出现的灰色气体透过他们身上的气孔立即袭入到各自的内心深处。这一刻,没有鲜血飙窜,没有筋肉横飞,有的只有一道道淡蓝色的蒸汽从二者的身体表面,不断滚滚涌出。对灵魂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枯魂掌,此时终于崭露头角,两只上古凶兽的气势顿时萎靡了好几分,就连原本有神的兽瞳,此时都因此变得黯淡无光。

    “啊!”

    一起惨叫过后,吞天兽不堪重创,随即从荒芜的身上不幸跌落。而与此同时,正处于下沉状态的遮天幕距离地面已经相云不远。站在云端,甚至可以看见天幕山上的微小人影。

    “吠!”

    不知从哪来得力气,落地之后的吞天兽并没有立即昏死过去,而是顺势向前滚了几圈,一几步窜到了荒芜的尾刺跟前。不等兴液兽出手,他那张原本以至于人类的脸面,顿时增大了数以百倍,单论脑袋的个头,竟比荒芜的蛟躬还要大上几分。紧接着,一道强烈的吸引力从那枚巨大头颅的口腔之中,豁然发出,荒芜几乎没有一丝挣扎,便已隐没在他那好似没有边际的食腑之中。

    “记住,为我报仇!”

    这便是荒芜消失之前最后的遗言。而吞天兽自然不会令他失望。就在他将自己的同瘵全部吞到肚子里面的时候,一股熟悉却又令人极度太严的笑声再次从四面八方向三人袭来。

    “哈哈,没有沧浪血血脉,我照样可以恢复原样。兴浪兽,我要把你生吃活剥!”

    兴浪兽的脚步豁然一停,随即他开口大叫了一声:“快跑!”

    然而,话未落定,一道巍巍的烟影赫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并如同噩梦一般将孙长空等人的视线笼罩其中。如今,他吞天兽便是这里的主宰,就算是天王老子亲临,也要沦为他的果腹之物。

    这时,随着众魂魄一同飞出遮天幕的电闪真君与雷鸣帝已经双双立在了天幕山的一处山石之上。眼瞅着孙长空等人随同遮天幕同坠入到大地之上,溅起无数飞沙走石,就连他们那张冷峻的脸庞都不禁为之动容。

    “我说,仙倧的指令是不是有误啊!那个年轻人看着好端端的,怎么瞧也不像是十恶不赦的罪人啊!”

    雷鸣帝不知从哪掏出了一瓶女儿红,大口大口牛饮了一番。而就在此时,原本在他身上的伤口居然神奇般地愈合了,就连体表上的血痕也一同不见了。

    “我说了,仙宗的命令毋庸置疑。他老人家会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电闪真君坚定道。

    “可……当然仙宗不还是错过了小五,不然现在的他恐怕已经是仙宗之下的第一人了吧!”

    雷鸣帝话刚说完,电闪真君便朝他狠狠瞪了一眼,然后嗔怪道:“运去的事情休要再掉。小五会有那种下场,那也只能怪他命不好。仙宗是仙,但同时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误,这很正常。不过,你绝对汪能因为他会犯错就去置疑他,那是对仙宗最大的不敬。别忘了你铁身份,以及我们存在的意思。”

    听罢,雷鸣帝喃喃道:“存在的意思,我懂了。我们就是仙宗的使者,我们就是他最最忠实的奴仆。对于主人,我们这些做小的是不能有任何怀疑的。这就是我们,十方天斗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