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群英荟萃
    ,!

    吞天兽本以为这次定能一飞冲天,重回巅峰,尤其是沾染了兴浪兽的精血之后,这种感觉更是无比强烈。可就在他准备发动下一波紧锣密鼓的攻势之时,一道异变突然在他的后脊之上显然显现。

    剧痛再次袭来,而且比之前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紧接着,他的整个后背都放射出耀眼的金光,透过他的身体,将他照得和灯笼罩一样,其上的经脉血管清晰可见,让人见了异常震惊。

    同一时间,兴浪兽意识到机会难得,不如趁机将他一举拿下。思量间,只见他手中的折扇之上,赫然出现了四枚大字。

    “狂浪翻天!”

    看似不经间的几个字居然一语成谶,只见吞天兽的四面八方立即有大片浪涛汹涌而来。浪头之上,居然还有寒光闪烁,分明就是隐藏其中的无限杀机。而此时正被体内异动折磨的他哪里还有精力去应对外面的祸端,眼看他那好不容易修复的身体,即将再次没入到“穷凶极恶”的浪花之中的时候,一道伟岸的身影登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荒芜!”

    千钧一发之际,荒芜,这个与吞天兽一样同为上古凶兽的同胞,居然毅然决然地挡在他的身前,用自己那条蜿蜒逶迤的蛟尾,将对方团团围了起来。

    吞天兽虽然看不到荒芜的表情,不过见他之前毫不迟疑地营救行动,晕位曾经嗜血成性的绝世魔头,心中居然升起一丝感激之情。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在之前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的。

    兴浪兽这招狂浪翻天,不仅气势浑厚,而且力大无比。即便是荒芜那具重达万斤的身躯,也被其卷飞起来。然而,看似平淡无奇的浪头之下还蕴含着更强杀式,一道道细小的旋风立时作用在荒芜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正面冲击也许不会对它造成什么伤害,可这种扭力作用使得这些浪花威力倍增,硬是将荒芜那堪称铜皮铁骨的蛟鳞撕得面目全非。乍一看去还以为这些浪花就是兴浪兽的命中克星一样,根本不容它有半丝挣扎。片刻之后,它的身上已经被脱去大片蛟鳞,暴露在外的是一处处血淋淋的疮疤。不知什么时候,它的一只眼睛还被外力戳瞎,里面的眼珠更是不翼而飞。看到这一幕,吞天兽强忍着体内的疼痛,连忙冲到了前面。

    “你……为何要这样!”

    只剩一只眼睛的荒芜,此时变得愈发狰狞,眼眶之中的流淌出的绿色汁液让他的蛟首变得更是可怕。他的汁液是有毒的,即便是自己的身体,在没有鳞片的保护之下也难幸免。在强力的腐蚀作用之下,左边的血肉已经完全消失,并且露出里面森白的头骨。

    可是,它还活着,活着就还没有失败。荒芜从小就知道,上古凶兽从来都不会轻言放弃。吞天兽是这样,荒芜亦如此。

    不得不承认,兴浪兽展现出现的超凡实力,实在不是他所能应付的。可事已至此,他们已经没有后路可退。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它也要舍命一试。

    “找个机会从这里逃出去吧!他们让我来对付!”

    简单的十几个字对于别人来讲可能不算什么,但在吞天兽眼里,这简直就是天底之下最最真诚的告白。荒芜做出如此抉择,无疑是将活下来的机会留给了自己。他与荒芜的交情真的有如此深厚吗?他已经有些记不得了。

    “别说傻话,你伤成这个样子,把你自己留在这里岂不是要你去送死。”

    说到这里,吞天兽伸手一指头顶上方,只见原本存在于那里的浓密阴云立即消失不见,久违的阳光再次普照在众人的身上。

    “我们走!”

    不等荒芜回绝,吞天兽居然徒手将它那巨大的身躯一手托起,转身就朝遮天幕外面奔去。然而,眼见二人即将逃脱,兴浪兽甚至不上前去阻止,就边旁边的孙长空也显得极为淡定。

    背负着那么重的一个累赘,换作是谁也无法自如行动。更何况,吞天兽还是一个带恙之身,体力所限,根本走不了几步。刚刚举起荒芜的他,不得不将对方再次放下,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到了现在,荒芜也终于支撑不住,那看似山一样的身体颓然倒地。这一摔,他身上的血口变得更加肆意妄为了。

    不远外,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的决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然而就在二人准备使出各自绝招一分高下之时,一道天外梵音居然传入到二人的耳朵之中,使得激烈的战斗立即停滞下来。

    “糟糕,是仙宗,仙宗终于感觉到我们了。”电闪真君欣喜道。

    因为刚才的声音,雷鸣帝的身体终于恢复到了以往的状态,血咒的力量也随之消失。这时,身体上下不下百处的伤痛同时袭上心头,刹那间他有一种被凌迟的错觉。

    一口淤血破口而出,雷鸣帝还是跪倒在地。意识到一切都已恢复正常之后,电闪真君赶紧来到对方的面前,语气关切道:“怎么样?”

    雷鸣帝惨笑一声,随即道:“还死不了。”

    电闪真君高兴道:“这么说,你恢复正常了?”

    雷鸣帝望了一眼远处气若游丝的荒芜,终于点了点头道:“我想应该是吧!”

    二人的眼中同时放射出激动之色,可接着却又一起坠入到了冷峻之中。

    “原来仙宗他老人家一直都在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啊!”雷鸣帝叹然道。

    电闪真君摇头道:“恐怕不是。你看!”

    说着,他伸手指向头上的缺口,然后继续道:“这遮天幕构造奇特,居然还有瞒天过海之神效。可能就是他的原因,仙宗才一直没有与我们取得联络吧!”

    “可他老人家刚才说的话……”

    说着,他们二人一同看向远处的孙长空,脸上全都呈现出挣扎的神色。

    “没有办法,仙宗的话就是天条律法,容不得有半点质疑。”电闪真君凛然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雷鸣帝试探道。

    “杀!”电闪真君斩钉截铁道。

    吞天兽刚一停歇,背上的那道旧患再次发作。只见位于他体内的光芒越来越亮,就算是头上的日头相比起来,都要逊色许多,竟让众人不由得眯起眼来。而兴浪兽则依靠着誓词的遮挡,削弱了光亮,这才勉强能够看清。然而,竟下来看到的事情,就连他也十分震惊。

    吞天兽的后背居然被完全分离开来了。

    一道白发,白眉,白衣,白髯的老者赫然从里面闪身出来。紧接其后的是数之不尽的魂魄,那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十个百个,看那向外喷吐的速度恐怕得有数以万个。吞天兽那看似不大的身影之中,居然隐藏了几万个灵魂。而就在这时,那位白白发老者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并用一种极为惊愕的眼神注视着兴浪兽。

    “请问阁下你是……”

    不等兴浪兽回答,孙长空已经掠过他,一把抓住老者的衣袖,激动道:“老祖,你居然没有死!”

    陈立还没有从之前的震惊之中缓过神来,被孙长空这么突然一问,竟不知该如何答下去。

    “哎,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孙长空顺着对方的眼睛看向自己的身后,然后便发现了兴浪兽更以一种更古怪的表情看着对方。为了缓和这种尴尬的局面,他才说道:“哦,忘了介绍,这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兴浪……”

    他本想将“兽”字一同说出来,可一想到兴浪兽身为上古凶兽,恐怕会因为这件事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单单说了“兴浪”。接着这个话茬,兴浪兽豁然向前迈出一步,极为恭敬道:“晚辈兴浪,见过老祖。”

    孙长空一听,这家伙还是挺有悟性的嘛,自己才一说话便已知道自己的意思。好在陈家老祖也没有多想,于是回道:“呵呵,不敢当不敢当。看你的年纪,恐怕比我小不了多少吧!”、

    兴浪兽笑而不言。

    “我看阁下骨骼惊奇,是一个天生的练武之材。不知师承何处?”

    兴浪兽转念一想,紧接道:“呵呵,东海小派,不足挂齿。”

    “东海?”陈立反问道。

    “嗯,没错,是东海。”

    陈立抚须轻叹,随即道:“东海曾是仙家聚集之地,你能从那里出来,足以说明你的实力了。不过,我看你好像并没有看上去那简单吧!”

    话音刚落,陈立豁然出手,运作之快,情况之急,根本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

    换作旁人,早已被陈立这只老狐狸得手。可兴浪兽是什么人,他活的年岁,就是十个陈立比不上。经历的战役,大大小小数以万次,从中得到的战斗经验更是不可胜数,什么样的敌人没有见过。眼见对方鹰扑而来,他却只以折扇轻轻一挥,陈立便已翻腾出几远,而后重重地落在了地方。

    虽然在落地之前陈立已经调整好姿势,但刚刚的一扇之力还是不容小觑。为了将体内过多的力道排到外面,他只得扎住双脚,将那道残力传递到遮天幕之中。可谁成想,经他这么一搞,原本悬浮在天上的遮天幕徒然向下坠落,没有一点点回升的意思。

    一时间,众人血脉喷张,心跳加速,一种无力感立即涌上脑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