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弦外音
    ,!

    世界上最悲情的是什么,这个可能不太好说,但手足相残肯定可以入选。电闪真君这对曾经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的两个人,如今已成为了你死我活的对手,无论是谁看了恐怕都要扼腕叹息。

    不过,就在他们不远处的地方,正在上演一出****大战。确定说是一场群魔乱舞。同为上古凶兽,同为世上的绝强武者,兴浪兽以一敌二,正在与荒芜、吞天兽进行着激烈决角逐。

    兴浪兽虽然技高一筹,但无奈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后力绵长,似有浩瀚汪洋一般的底蕴。而二者交替进攻,根本不给兴浪兽一丝喘息的机会。短短一柱香的时间内,他已经接下了三千多招,而且招招惊天动地,放在外面,足以将一座巍巍峻山轰得灰飞烟灭。可这些招式所化的能量,打在兴浪兽的身上,竟好似石沉大海一般,一点波澜也激不起来。唯一的异样的就是,他额头的汗水越发见多。

    兴液兽每次进攻,孙长空的脸上都会出现激动的神情。相反,便会黯然无光,担心无比。

    他虽没有直接参与战斗,但从现在的局势看来,他们二个无疑是命悬一线,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凭他的修为与实力,不差手便是最大的帮助。为了不让兴浪兽分心,他只得暂时隐藏自己的气息,生怕成为吞天兽与荒芜的进攻目标。

    遮天幕里的时光过得十分之快,但在他们这些徘徊在生死边缘上的人来看,简直是度日如年。在九阴王的帮助之下,冯焱阳的伤势已经完全稳定下来,只是残缺的臂膀还是空落落的。如果能在短时间内从这里逃出去的话,他的手臂还有一线生机。不然,将会再无续肢的可能。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看破了一切,什么荣华宝贵,什么身体安康,只要能活着,那就是上天给予自己最好的恩赐。而九阴王却是百色铁青,爱徒被他亲自了结,守护多年的封印泥坛也意外破损,荒芜趁势逃离。他的前半生,无疑是光彩夺目的。可临了临了,居然留下了这么多的遗憾,他实在不甘心。他甚至觉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的南柯一梦,要是那些悲剧只是自己的臆想那该有多好啊!

    “唉,想我九阴王峥嵘一生,没料到还有这么惨淡的一天。一个知命境的修行者,居然需要别人的保护才能得以苟活,想想我都觉得可笑啊!”

    看到对方脸上的失落,冯焱阳赶紧安慰道:“唉!别这么说,你不知道天外有天,我外有人的道理吗?今日我们被这位白衣人保护,保不齐哪一天他还需要哪位不知名的高人保护。生活嘛,就是一个圈,说不定哪一天就转回来了。再说,你堂堂九阴王,皇室御赐爵位,那可是一方巨擘,子孙后代都会受其庇护,你该知足了。”

    九阴王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且一种十分轻佻的语气道:“受皇室庇护?呵呵,多亏我的后代没有落在九阴山,不然全都复遭那皇帝小子的暗算。诸葛红叶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听到这里,冯焱阳知道了对方的心意,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诸葛红叶会变成那副样子,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如此优秀的才俊,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材,如今居然落到了身死道亡的境地,而这一切还都是他的授业恩师一手促成的,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件悲剧。

    过了好久,直到电闪真君的一记电椎不小心掠到他的二者之间,他们的思绪这才平复了一些。九阴王吐出胸中的闷气,怅然道:“人生在世,哪有什么一帆风顺的,我能有那么多的功绩,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这些年轻人去做吧!”

    随着九阴王的眼神,冯焱阳看向正在与吞天兽激烈交手的白衣人,然后道:“你说他是年轻人?没想到你居然还懂幽默。那人的年纪,恐怕比那只吞天兽小不了几岁吧!”

    九阴王摇头:“不,我说的是旁边的那个年轻人。我观赛他有段时间了。”

    冯焱阳脸上出现了一丝神彩,随即欣然道:“怎么,你也感觉那小子是个可塑之材?”

    九阴王道:“稍加培养,这小子定会有番作为。不过,我感觉他的未来并不在那里。”

    冯焱阳疑惑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有更好的发展吗?”

    九阴王点头道:“是的。或许,另一块大陆才是他施展拳脚的最佳地方。”

    冯焱阳眉头一跳,惊讶道:“你是说蓬莱大陆?”

    九阴王一脸嫌弃道:“知道还问。”

    “可是,对于他来讲,现在去那里是不是有点太过危险了。毕竟,那里的高手强者如云,超级大派比比皆是,随便拿出一个就不是我们初升大陆可以相提并论的。我怕让他到了那里,会打消他原本的自尊心。”

    与对方的态度不同,九阴王却是显得极不在意:“那有什么,年轻人嘛,就处让他多受点磨炼。难道,要等以后老了再去啊!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所有的机遇都已经与他无缘了。”

    虽然对方说得有那么点道理,可冯焱阳还是感觉不妥,于是接着道:“这不过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他如果不想的话,就算用绳子绑着他去,他也会爬回来的。况且,这是他的路,他的路就应该由他自己选择,不应市上我们这些外人来掺和。我说,你是不是因为痛失爱徒,所以想将自己的剩余心血,全部投入到孙长空的身上啊!”

    九阴王面露笑容,仍旧看着孙长空,喃喃道:“孙长空,孙长空,好名字。光听这名字,他就不应该被禁锢在初升大陆这只鸟笼之上。他的蓝天在蓬莱,他的前程将会更加光明。”

    冯焱阳看着对方如痴如醉的样子,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希望,这只是一个年迈老翁糊涂时候的一丝妄念吧!

    经过了长达数个时辰的角逐,吞天兽看准一个空当,立即将自己的强大能量化为无坚不摧的招式,直击兴浪兽的胸间要害。后者虽然极力躲闪,但无奈对方的杀招实在犀利,虽然他一连躲过了十次直刺,还有八次横斩,但在第九将从横斩的来临之际,那道气刃仍然轻松地破开了他的白衣衣衫,一道几乎不可察觉的血红飞射而出,刚好落在吞天兽受伤的脸颊之上。

    这一下,他只觉得自己如沐春风,患处仿佛有千百条鲜活的鲤鱼在欢呼跳跃一般,这使得那张丑陋无比的面容变得异常狰狞。

    吞天兽的喉咙中发出鬼叫一样的声音,他在笑,他在肆意狂笑。活了这么多年,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涅盘重生。虽然仅仅只有一滴血,但这足以让他的面部焕发新生。血痂脱落,五官复位,那双耷拉的眼皮也一点点剥落下来。这么一看,那双重见光明的兽眼显得异常有神,就好像烟夜之中的明灯一样,给人以温暖与希望。

    “哈哈,不愧是沧浪血脉,果然不同凡响。这么点的精血就有如此功劳,如果……”

    吞天兽再三打量了兴浪兽,却不再说下去。而后者却轻轻抚摸一下胸膛上的伤口,之前的那道血口立即消失不见,就连伤痕也没有留下,好像新生的婴儿肌肤一般,细腻白皙。

    “你是想说,如果把我身上的血都放干净的话,那得有何等神效啊!是不是?”

    吞天兽的脸上露出一分狡黠,随即怪笑道:“嘿嘿,看来对自己的血脉很是得意啊!”

    兴浪兽正色道:“那当然。我可不像你,居然可以容忍外来的血族污染自己的血脉。吞天兽,就算你再怎么强大,我也只会鄙视你。因为,你只是个血统不纯的杂种!”

    按理说,常人听到这种话早已是火冒三丈,恨不得与口放厥词的人同归于尽。可现在的吞天兽却是冷静得让人害怕,他的脸上还有笑容,而且笑得极为灿烂,就像初晨朝着朝晖的花儿一样。

    “哈哈,你说得没错,我就是杂种。我的父母本就不是同类,杂种这个词再适合我不过了。”

    听到这,孙长空的脑袋唆地响了一声。他的脑袋之中好像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可是任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那些线索碎片串连到一起。可就在接下来的时间之中,他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力量。

    “怎么办老祖。刚才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裂口,居然被人在外面给堵上了。要不,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空间之中,陈立仍然盘膝坐立。不过,此刻他的脸色极为难看,甚至看不出有任何活人的样子。不过,托他的福,这里的灵魂已经尽数解放。此刻他们全部聚到了一起,等候这位陈家老祖接下来的指示。

    “不,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从这里尽快出去,你和这些魂魄都将烟消云散!”

    陈立豁然睁开双眼,一道冲天光芒赫然出现,径直刺入到头顶上方的裂缝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