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兴浪兽的秘密
    ,!

    孙长空这边还没有真正开打,原地站在一旁的吞天兽突然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从脖颈一直到腰间位置赫然出现了一条狭长的红色细条。随着时间的进行,这条细线的宽度越来越大,吞天兽的痛苦也在与时俱增。起初,兴浪兽还以为这又是对方的诡计,可渐渐的他发现吞天兽的背后竟出现了一条足以致命的裂口,没错是一条纵贯身躯的裂口。

    作为盟友的荒芜看到这一幕,自然会要惊惶失措。它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只是单纯觉得吞天兽的气势正在迅速衰减,早已没了之前的王者霸气。剧痛之下,吞天兽的身体高高隆起,仿佛要让自己挣脱那道裂口似的。可他越是这样做,那道裂口的面积就越是庞大,透过断面,众人甚至看到内部的脊椎内脏,原本活跃的脏器已经变得黯淡无光,并且笼罩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颜色。

    “荒芜,快帮帮我,绝不能让我体内的东西跑出来!”

    吞天兽惊呼一声,荒芜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现对方背上的裂口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窜出来似的。然而,不等它上前阻止,一道金色的光芒已经破体而出,一跃便飞上了众人的头顶上空。眼光毒辣的兴浪兽一下便看到了对方的来历。

    “这是……这是人类的魂魄。为何吞天兽的体内会有别人的灵魂?”

    惊诧之间,又有十几个光影从吞天兽的身体之中跑了出来,而且个个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好像刚刚吃了什么大补丸似的。

    然而,灵魂虽然重获自由,可他们并没有就此离去。他们就那么盘旋在半空之中,围绕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紧接着,众魂的口中发出听不懂的词汇,于是乎他们身上的光芒变得愈发耀眼,简直就像是艳阳坠地一般,令人不得不闭目敛神。

    荒芜身为上古凶曾,自然是不会惧怕这么点亮光。可眼下的形势已经不受控制,虽不知这些灵魂对于吞天兽来讲究竟有如果意义,但看他那痛不欲生的模样,应该会对其本身的实力的实力造成巨大的影响。如果吞天兽倒了,单凭他一人恐怕不会是兴浪兽的对手。就算对方杀不了自己,可一时半会也逃脱不了。如果这个时候让雷鸣帝恢复过来,与电闪真君联手围攻,那它恐怕就真的有性命之忧了。

    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拯救吞天兽了。

    眼看遮天幕之中聚集的灵魂越来越多,荒芜猛吐了口毒汁,直接喷在了吞天兽的身上。荒芜的体液拥有极强的腐蚀能力,虽然对于身体有百害而无一利,但也能将伤口两侧的断面勉强粘合在一起,作为暂时的保护屏障,不让里面的灵魂继续外泄。

    果不出他所料,吞天兽身上的裂口中在毒液的作用之下,竟开始融化流动,最终粘结凝固,成形了一团说不定道不明的丑陋肉块。而其它多余的汁液顺着脖子一直流到了他的脸颊之上,随着“嗞嗞”的蒸汽声之后,吞天兽已经沦为了一只面目可憎的恐怖怪物。

    只见他的双眼已经被眼皮完全遮盖,侧面的腮部也在毒液的侵蚀之中完全消失,露出两排的森白的牙齿。而他的鼻子也已经不翼而飞,只留下两个筷子粗细的窟窿保证正常的通气。这哪里还是什么人类,简直就是一个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修罗恶鬼,让人见了不禁心生寒意,甚至不愿多瞧他一眼。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脸上的异样,吞天兽伸手抚摸着自己那张几乎算不上脸的面庞。位于他头上的一根根肌肉都因此而完全绷紧,就像一根根的皮筋一样,实在有些可悲。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吞天兽虽然没有回头,但荒芜知道对方在问自己。他沉吟了一下,然后才道:“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背上的伤口太大了,不这么做的话,里面的东西就都跑干净了。”

    吞天兽冷冷道:“所以你就把我的脸毁了?”

    说话之间,孙长空发现吞天兽脸部的肌肉束全部高高隆起,其中有一根因为之前出现了伤势所以砰然绷断,发出一声微弱的脆响。而更让他感到惊心的是,吞天兽的身体正在慢慢变红,皮肤的颜色比烧红的炉膛还要过分。见此情况,荒芜竟破天荒地向后退了几步,似是也被对方的怒意所震慑,不得不避其锋芒。

    “你也不用太过在意,一具皮囊而已,我再去给你打一个就是了。”

    吞天兽仍然冷漠道:“你可知道,这个身体对于我的意思。你想找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有那么容易吗?”

    荒芜满不在乎道:“这有何能,实在不行给他稍微修整一下就是了。”

    话刚说完,荒芜便发现面前这个后背高高拱起的丑八怪身上,竟散发出一股令他也不得不害怕的气息。这种气息他不是没见过,只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远到让它几乎忘却。这样的气势,不正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傲视天下的吞天兽吗?

    思绪未完,他发现面前之人已经消失不见。随即,他在蛟首之上竟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大能量,当即便将它打翻在地。

    孙长空与兴浪兽有些哭笑不得,本来应该是由他们解决二者,没想到对方居然率先内哄,而且打得难分上下。

    吞天兽靠着胸中难舒的一口恶气,虽然抢占了先机,让对方吃了一个大亏。可荒芜怎是水中鱼虾,任人调戏。不等对方站稳脚跟,他那条夺命蛟尾已经不期而至,重重甩打在吞天兽的身心之上。如此一来,以毁容为代价愈合的裂口,因为受到强烈震荡,竟然再次出现了松动的迹象。不看不知道,裂口另一端,不知在何时已经集聚了数道灵魂,眼见出口就在面前,他们竟好像疯狂了一般,不计一切后果地朝着裂口上的腐肉接连撞去。这一下,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再次袭上吞天兽的脑海,而且势头比之前的还要凶猛。这下,他再也支持不住,张口便开始呕吐起来。可从他嘴中跑出来的不是别的,竟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光团。这些光团一经落地,便立即开始伸张变大,转眼之间便已恢复成人类时候的模样。

    “我的天,他的体内到底积存了多少灵魂?我还真有点佩服他的肚量了。”

    被孙长空这么一说,正在凝视前方、观察情况的兴浪兽不禁开口大笑起来。

    “哈哈,你说他的肚量?那得看说的是哪一个方面了。如果要说他的食量,天底之下恐怕没人是他的对手,不然怎么对得起‘吞天’二字。可如果说气度的话,他恐怕还不如一只蚂蚁的量。你们凡人不知道,吞天兽心胸狭窄那是公认的,曾经有一只上古凶兽名叫戮蝶,就因为误闯了他的领地,这家伙便一直耿耿于怀,最后趁着一个机会将对方直接吞噬消化了。这件事,也只有我们几个有限的凶兽知道。毕竟,残害同类是凶族之中的大忌,一经发现要遭受天雷灭体之罪。当时我们沧浪一脉与他的关系还算挺好,所以才没没有告发他。不然,哪有现在这些事情。”

    孙长空慧眼一动,随即问道:“凶族?你和吞天兽荒芜全者属于那里吗?”

    兴浪兽脸色一变,显然他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所以才面露尴尬。凶族的事情本不应该向外人道来,因为它的神秘只有像自己这些上古凶兽才会知道。凡人一旦知道了凶族的存在,定然会接踵拜访,寻求更为高深的修炼法门。可在凶族的古训之中,外人禁止进入是入在首要位置上的。外来者只要进到凶族,别说是肉身,就连灵魂也要被一同抹灭,令他在这个世界当中永远消失。而透露消息给外者的族人,也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可至于惩罚的具体过程,他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受过此刑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就是了。

    这么一会儿,兴浪兽的额头上已经有了油光,他干笑了两声,想要将此事蒙混过去。可谁成想,孙长空居然不知好歹地继续问道:“怎么,你说都说了,为什么只说一半啊!”

    兴浪兽为难道:“这……”

    “这什么这,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的。”

    兴浪兽再三看了下孙长空,确定对方没有开玩笑,于是才继续道:“记住,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绝不能告诉第三个人。否则,就算上天入地,天涯海角,我也要亲手毁灭你。”

    孙长空哑然失笑,随即道:“你确定是毁灭,不是杀?”

    兴浪兽一本正经道:“是毁灭,肉身与魂魄的双重毁灭。凶族的事情绝骊不能让外人知道。”

    对方冷酷的模样让孙长空有些胆颤,他没有想到,一直存在于自己印象之中那个彬彬有礼、为人和蔼的兴浪兽,居然有这么不为人知的面。想到这里,孙长空重重点了点头,然后道:“好,我答应你!如果我将凶族的事情告诉给第三个人,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孙长空有模样地伸出三根手指,对天发誓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