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超度
    ,!

    诸葛红叶根本没有想到,在陈立的眼中,死去的自己居然还有用武之处,这实在令他惊喜异常。听到这里,他不禁开口问道:“如果有用得到晚辈的地方上,红叶定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陈立哑然失笑,苦涩道:“呵呵,你都是一个已死之人了,就算想让你死都没机会了。我不用你出力,只要你和配合我一下,充当一下媒介。”

    诸葛红叶有些茫然,于是道:“媒介?什么媒介?”

    陈立道:“当然是我与其它灵魂勾通的媒介。你之前说过,你可以与其他灵魂交谈的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可以借助你的灵体,将我体内的灵气传输到他们的灵魂。这样一来,即便我不亲自出手,他们也能自行脱困了,比我一个个解救可要高效得多了。”

    听罢,诸葛红叶显出一些难色,随即道:“虽然我能与周围的灵魂联系,但范围着实限,相比起整个空间来那就是九牛一毛,根本起不到什么大作用。要不,您再想想别的办法?”

    诸葛红叶的话刚说完,陈立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他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这所谓的“神交”与自身的修为极其有关,像他这样仙人级别的修行者,即便是目标远在千里之外,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将话送到对方的耳朵之中,分毫不差。可换作诸葛红叶,这种心灵感应就要大打折扣,甚至就连话语的准确性也会产生偏差,将张三听成李四,将水饺听成睡觉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如果想让灵气的传输保质保量的话,那可控的范围可就大大减小了。

    于是乎,二人因为这道巨坎儿一时犯起了难。只见诸葛红叶的灵体越来越模糊,归入幽冥的时间也是越来越近,再这么下去的话,陈立只能孤身奋战了。然而就在这时,一直都不说话的诸葛红叶突然拍腿叫道:“老祖,我有一个办法,不知可不可行。”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陈立迫不及待道。

    “如果让我一个人充当媒介,能力实在有限。就算您能有足够的灵气传功,那也未必能准确地送到每个人的手中。到时,非常达不到目的,自己还要元气大伤,实在得不偿失。所以,我想让每个人,确切说每一个灵体都能参与进来。如果他们也能做为媒介,将自己的灵气过渡到附近灵体上的话,那至少从准确性这一点来讲就不用担心了。”

    看着对方坚毅的眼神,陈立不禁暗自感叹起来,也就是现在的他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吧!试想,大家互不相识,怎么可能会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灵气分给别人。万一其中有人半路反水,自行离开,那就极有可能使得整个传功过程中断。而且,这个过程还要让众人保持一致,不到最后一个人冲破气泡,哪一个也不能擅自离开。不得不说,这样的计划实在太过冒险,但却要比之前他的想法更有可行性。如此一来,陈立必须要做出决定了。

    “红叶,你能保证每一个人都听从安排,而不会各自为阵吗?”

    诸葛红叶的目光有些颤抖,显然就是他的心里也没有谱。如今他所能相信的,那就是众人心中负面能量都已被吞天兽吸收殆尽。如果大家都能像他这样抱着一颗善心的话,那这个计划就有机会成功。

    思考了许久,他终于点头道:“我感觉,可以试试!”

    陈立再三看了看对方,确定对方心意已决之后,这才深深地舒了口气,继续道:“那好!传送灵气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至少怎么与他们沟通,那就要全看你的了。”

    接下来,二人选择了一处自认为靠近空间中心位置的地方,双双落了下来。要做如此庞大数量的灵气传输,换作是谁都得事先好好准备一下。因为是肉身的关系,所以陈立随身携带的灵丹妙药并没有落在外面。他一连吞下了五颗回神金丹,又服下了生生不息丸,将自身的灵气储备硬是提升了整整五倍。因为外力摧动的缘故,陈立的双眼与鼻孔之中全都淌下了殷红色的血液。不过对此他自己倒是不以为然,只是用衣袖匆匆擦去就了事了。而一旁的诸葛红叶看见之后心中却是十分激动,他没有想到堂堂的陈家老祖,居然会为自己这个近乎陌生人的一个请求而不惜大费周章,甚至断送自己的一身宝贵灵气,当真是义薄云天,心系天下,不是王者,胜似王者。和陈立一比,常年稳居皇宫、养尊处优的天王老儿简直就是一个昏君。

    “怎么样,可以开始了吗?”诸葛红叶试探道。

    此时,陈立正在闭目养神,让体内狂躁的灵气尽量平息一些。他甚至不敢说话,因为只要一开口,大量澎湃真气便会顺势体而出。要是不经控制,那简直就是杀人利器,就算是寻常灵体沾上也要魂飞魄散。所以他必须格外小心。面对诸葛红叶的话,他只是重重点了点头,而后便又一次恢复平静。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诸葛红叶像事先约定的那样,盘膝坐在陈立的前方,令后者双掌刚好能抵在自己的后心之上。接着,他又清了清嗓子,然后豁然开口道:“听着,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务必要记住,并且告诉周围每一个可以告知的人。一旦事情成功,我们就能集体从这里逃离。不然,就只能永生被困在这个鬼地方。”

    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之后,附近的一些气泡立即欢悦地跳动起来。接着,这种波动越来越广,就好像汪洋大海之中的波浪一样,不断向远方传递,竟也看不到尽头。

    看到自己的话初见成交,诸葛红叶顿了顿,然后继续道:“一会儿我会将灵气传入距离我最近一些人的身体之中。但你们不能将它们保留下来,而要像我这样将灵气传入到更靠后面的灵体。除非,你的身后已经没有人,否则这种传递就绝不能停下。而一旦发现后面人不再继续向后传递灵气之后,那你们也就可以将灵气留在体内,不用向外发话。有了这些灵气,我们便可以冲破气泡,逃脱升天。如果你们听明白了,那就在原地跳三跳。”

    说到这里总算可以告一段落。诸葛红叶突然感觉到一丝紧张,原本空荡荡的胸膛之中居然有心跳加速的错觉。他再次看向四周,只见离他最近的几个气泡已经跳动起来,不多不少,正好三下。再然后,这种信号越来越多,位置也越来越远。看到这一幕,他仿佛有一种进入到麦地里的感觉。微风吹过一枚枚饱满的麦穗,远远看去就好像金色的海洋一样。这种丰收的满足感,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不喜悦的。

    有人欢喜有人忧,现在遮天幕之中正在进行两场旷世决战。电闪真君与雷鸣帝,这一对合作多年的难兄难弟,此刻正在手足相残,打得不可开交。转眼间,二人已经过了上千招,身上都已持彩,而且受伤颇重。

    雷鸣帝后背上的烟烟已经散去,只是还有依稀的焦味会从他的患处不时传来。然而,对此他竟是毫不在意。如今的他早已进入到入到忘我境界,现在他所出的每一招都是赌上自己身家性命的最强一击。现在的他无疑就是一只存在于逆流之中的孤舟一般,只要稍有懈怠便可能被迎面而来的巨浪打翻,舟毁人亡。因此,现在的雷鸣帝显得格外卖力,就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被人驱使还是本心所向,誓要与对方一决高下。

    与雷鸣帝不同,电闪真君就显得拘谨了许多,出招也是畏首畏尾,不敢冒进一步,生怕被对方抓出破绽,趁机发难。而正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内力消耗也要小一些,比起雷鸣帝气喘如牛的样子,电闪真君从容不迫,风度翩翩,就好像一个书生一样,举止之间都透着那么一股秀气与文雅。

    不过,那对雷公凿还真是有些不应景,与电闪真君枯梏的身材形成鲜明的反差。那只雷公少说得有百十斤重,混身上下散发着湛蓝色的电光,甚至可以将皮肤照得透亮,活物稍一靠近便会立即被烘成干尸,碰上一下更是会变作烟炭一枚,人畜不分。电椎虽虽没有雷锤那般体型庞大,但其上倒映出的夺人寒光,绝对是天下少见的致命杀器。别说是杀人,就算是嗜神杀佛恐怕也不在话下。如此看来,以一敌二的雷鸣帝要略逊一筹。

    可事实上,他非但没有被压着打,反而还稍稍占据了一些优势。电闪真君的雷锤让他一脚踢得差点脱手飞出去。那只电椎更是没有出手的机会,从使至终只用过一回,而且还是在电闪真君千钧一发之际保命时候用的。而导致这种异常战况的主要原因,还是要归结于雷鸣帝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虽然这些的战术不值得提倡,但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只要内力不绝,那电闪真君就休想有翻盘的可能。

    然而就在这时,战场的另一边,一道惨厉的叫声迫空而来,吹得整座遮天幕都因此而晃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