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它境
    ,!

    人死后会魂归地府,那神仙呢?他们是否也会进入六道轮回,再入凡世呢?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处奇异的空间之中。一眼望去,这里竟是由无数气泡一样的东西组合而成,他所站立的地方就是其中一处。

    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价,甚至不知自己到底是死是活,透过气泡的表面,他看到了自己那张英俊的脸庞,一种许久不见的熟悉感立即涌上心头。

    “我……我这是怎么了?”

    就在他为自己的事情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旁边的气泡之中传了出来:“陈家老祖,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名字,他感觉到有些听熟,不过他更好奇的是说话的人。对方在谁,又身在何方,为何他用眼睛看不到呢?

    “你是谁?”

    他茫然四顾,不断打量着周围的空间,可这里实在太过宽广,仅凭肉眼根本看不到尽头。而眼前所见,除了这些气泡之外再无其它,难道对方就在这些气泡之中?

    “老祖,你不认识我了啊!我是诸葛红叶啊!”

    陈立仔细回想着自己的事情,终于之前的记忆如冰释一般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遮天幕,吞天兽,还有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年轻人,他总算想起了自己。可在他脑海之中的最后一个画面,自己明明就已经被吞天兽的杀招完全吞没,身骨无存了才对。可如今,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我在哪里?”陈立喃喃道。

    这时,位于陈立面前的一个最为饱满的气泡向前一滚,刚好落到他的面前,诸葛红叶的声音再次从里面传了出来:“这个……我也说不清楚。我只记得自己的魂魄被一道怪风吸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烟洞之中,紧接着我便发现自己被困在了这个狭小的空间之内,任我如何挣扎都无法打破这道屏障。”

    听完对方的叙述,陈立发现面前的那只气泡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掌,然后诸葛红叶的样子也变得愈发清楚起来。看他此时的表情,似乎里面的空间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局促。

    “你怎么不使用武功将气泡强行撑破。凭你一个皇室后人,这点困难肯定不是问题的吧!”

    这回,诸葛红叶似乎在尝试站立起来,于是圆形的气泡立即变得狭长起来,而他原本的身形也因此更加清晰。不过在陈立看来,对方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我也想啊!只是自从进入了这里之后,我的武功修为全都消失不见了,就连多了点的力气也使不出。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手无缚鸡之力了……要不,老祖你帮帮我可好?”

    陈立打量了下那只气泡,心道就算让他出来又能如何,就凭他一个后辈小生还能兴得起什么风浪。想到这里,他运起手掌,同时开口提醒道:“你最好离我远一些,小心我的掌力伤了你。”

    可没等诸葛红叶向后撤身,陈立的那记快掌已经霹雳袭来。他是什么人,堂堂一名仙神,随便挥挥手掌都能引起山呼海啸之势。他的手掌还没来得及接触到气泡的侧壁,只听一连串尖锐刺耳的破碎声之后,包裹诸葛红叶的那道屏障便已轰然裂开。

    然而,一起碎裂的不只是外面的气泡,还有里面的人。在陈立震惊的神色之下,诸葛红叶的身形居然四分五裂,化作若干晶体散落在四周的地面之上,唯一保留下来的只有那道飘渺无依的魂魄。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陈立搞清眼前的情况,对方已经开口道:“哈哈,我终于自由了。”

    说完,诸葛红叶的身后竟出现了一对翅膀似的片状物体,只见二者轻劲一振,他的灵魂便悬浮起来,景象看起来十分神妙。

    看到这里,陈立恍然大悟,他几乎都忘记了,诸葛红叶早已死在了九阴王的手中,而肉shen更是成了吞天兽的工具,用来盛放自己的兽魂。既然这样,他自己是不是也已经死去了呢?

    “等等,你要去哪里!”陈立忽然道。

    “死人还能去哪,当然是去阴间报道,然后转世投胎了。”诸葛红叶不以为然道。

    “你先等等。你知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

    诸葛红叶后下又沉了丈许,来到陈立的旁边,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才道:“这……我也不知道,因为你和我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陈立继续问道。

    “因为你是活人,而我只是一个亡者。”

    陈立猛吸了口气,满脸惊愕道:“你说我没死?”

    诸葛红叶有些不悦道:“怎么?你还希望自己死了不成?话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于是,陈立把之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诸葛红叶面色难看,十分惭愧道:“我很抱歉。要不是我的话,恐怕吞天兽那个家伙也不会重见天日。”‘

    陈立安慰道:“你的其它事情我不知道,不过就这件事情而言,你并没有什么过错。除了老天之外,又有谁能算到以后发生的灾祸呢?不过,照你所说,我并没有死,可你我为什么会存在于同一处空间之内?难道,这个世上还有地方能同时容纳人与鬼,而且还能让彼此相见吗?”

    诸葛红叶道:“这个嘛,我倒没有什么想法。但既然我们能够在此相见,那就一定有它的道理。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在这里,像我这样被困的灵魂还有许多。没有外人的帮助,恐怕他们会被永世困在这里,不得超生。老祖,你知道你心地善良,不如就好人做到底,助他们一臂之力吧!”

    陈立举目观望四周,这里的气泡多不胜数,恐怕要已万计。要想在不伤害他们的前提将众灵一释放出来,那简直要比愚公移山还要来得艰巨。况且,他自己还有事在身。遮天幕内,大家生死未卜,以吞天兽、荒芜二者为一体的敌人,根本不是孙长空他们能抵挡得了的。如果让这两只凶兽逃出升天,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想到这里,他不禁由此左右为难起来。谁知,诸葛红叶再次道:

    “老祖,我知道自己生前犯下了诸多罪过。不过在来这的这段时间之中,我也好好反思了一下。这些年,虽然有九阴王这个好师父一直不辞辛苦地教导与照顾,但我却做了许多对不起他老人家的事。甚至还在皇室的授意之下暗中陷害他,生怕他有策反之心。虽然死在了他的手中,但我却一点也不恨他。濒死之际,我的心中竟是无比坦荡。总算我不用再为他人指使,做伤天害理的恶行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我是已死之人,人间发生的一切都已与我无关。不过,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是无辜的,他们都是因为吞天兽所迫,所以才会坠入此地。”

    “哦?吞天兽要你们这些灵魂做什么?他不是只需要吸食人类精血就可以了吗?”陈立疑惑道。

    诸葛红叶道:“呵呵,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当年吞天兽被仙宗重创,兽身被毁,就连魂魄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灾难。现在的他并不具备七情六欲,所以也就无法拥有复仇之心。可他依旧不甘,所以特意从别人的灵魂之中汲取这些情愫,从而加重自己的怨念,化为源源不断的力量。如果把这里的灵魂全部释放,我想吞天兽的实力一定会大打折扣的。”

    陈立一惊,随即道:“此言当真?”

    诸葛红叶点头道:“虽然这件事得不到印证。不过从之前我自己灵魂之中缺失的成分来看,这种可能性几乎是十成十的。”

    陈立似乎有些明白了,于是道:“就因为你的心中少了仇恨的部分,所以现在的你才能如此释然,甚至连自己的杀身仇人也不屑一顾了?”

    诸葛红叶道:“前面的说得对,后面的却是有些出入。即便没有被吞天兽吸收负面情绪,我也不会怨恨九阴王。说到底,我现在的下场就是自作自受的结果,怨不得别人。就算没有师父,我也会被别人了结。如果说来,还不如死在自己的授业恩师手上来得痛快。”

    陈立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这位年轻人,他的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悲凉,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何要遭遇如此劫难?难道,这都是眼下这个畸形的世道所致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是否还要必要去守护它?

    “好!如果我能从这里出去的话,一定把这话告诉给你师父听。”

    诸葛红叶摆手道:“还是不劳老祖费心了吧!像我这种不肖徒弟,就当我从未存在过就好。毕竟,我让他那么失望,我实在不想让他再次想起我这个人。”

    说刚说完,陈立居然跃入了空中,来到诸葛红叶的旁边,伸出手掌拍打在对方的肩膀上:“舐能改,善莫大焉。你是九阴王的徒弟,这是永远也更改不了的事实。而且,接下来的事情,我还需要你与我一同完成呢!”

    说罢,他再次看向地上的那些气泡,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