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战事纷纭
    ,!

    电闪真君有雷公凿相助,拼杀起来游刃有余,而且还能在躲避的同时释放出意想不到的反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而与他相比起来,雷鸣帝的招式就显得愚笨了许多,尤其是那只惊神鼓配上他那高大的身材,简直就像一个会移动的炮台一样,实力虽然十分强劲,但只可惜在速度之上远逊于电闪真君,只得让对方牵着鼻子走,一味地跟随敌人的脚步。趁这机会,电闪真君又朝雷鸣帝的后背上猛劈了几下。顷刻之间,后者的身后已经鲜血淋漓,伤口散发着阵阵烟烟。

    如果说电闪真君是风行的话,那雷鸣帝一定就是雷厉。他的攻击频率虽然不高,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每一次出手都会引起巨大的波动。这种波动不只存在于空间,还会渗入到人心之中,令其煎熬焦灼。别看电闪真君取得了这么大原优势,但此时的他不敢有丝毫马虎。因为很有可能下一刻对方便会来到自己跟前,并给予一记致命攻击。这样的事情他看过得太多了,好歹他与雷鸣帝搭档了这么多年,就算没有亲自会过对方,也早已摸清他的套路。眼下,雷鸣帝击鼓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这鼓声听多了,就叫人心神难安。也就是稍一迟疑的工夫,雷鸣帝已如鬼魅一般窜到了电闪真君的面前,随即一道惊天气浪夺鼓而出,化为一柄杀戮之刀,直劈电闪真君的腰间。

    斩首也好,跺脚也罢,这两种情况还都算得上好对付。而如今电闪真君最怕的就是这样不上不下的两难境地,缩头不是,撤腿也不是,眼看那道气浪距离越来越近,电闪真君急忙后退。而这一退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雷鸣帝瞧准时机,接连抢攻,打得电闪真君自顾不暇,别说是扭转乾坤,就连自己也是命在旦夕。他甚至不敢去想其它的事情,为此雷鸣帝与自己越来越近了。

    不知为何,此刻的他竟好似穿了一件烟气做的长袍,从头到脚都被这一抹诡异的气息所笼罩,令人窥探不出里面的虚实。原本,只要看看他衣衫摆动的方向,就能大致判断出接下来的攻击意图。可现在倒好,电闪真君非但看不出雷鸣帝的门道,反而还让他死死压住,一点机会也不留。十万火急之下,前者猛然将自己右手之中的雷锤丢了出去,使出一招极少使用的撒手殒,希望借此暂时逃过对方的追击。

    可电闪真君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雷鸣帝拥有超乎常人的扛天臂力。别说是一只飞腾当中的锤子,就算是一座山从天而降,他也能稳稳接住。眼见雷锤已经来到面前,雷鸣帝随即大喝一声,伸手朝着锤柄一握,刚刚还如同万马奔腾的雷锤,气焰瞬间冷却下来,就连上面浮动的杀气也收敛了许多,变得温顺起来。

    也许是过于自信,也许真的是因为电闪真君太过强大的缘故,虽然自己的武器被收,但此时的他居然没有丝毫惊慌,就连原本严肃的神情也随之变得舒缓起来,脸上有了以往的光彩。就在雷鸣帝准备拿手中的雷锤作些文章的时候,一道肆虐的闪电猛然来到他的门前,上来就往胸膛上猛扑。出于自我保护的潜意识,一手扶着肩上惊神鼓的他没有办法,只得用另一只抓着雷锤的手掌去挡。这一挡不要紧,雷锤与那道霹雳发生了一次不知偶然还是早有预谋的邂逅,随即更大规模的电光瞬间便从二者的体内爆发而出,不只是这一对雷公凿,就连雷鸣帝和他的惊神鼓也因此而没入到蓝花花的光芒之中。

    “好在我早有准备,怎么样,你怎么也想象不到我还有这么一招子母回魂击吧!我倒要看看,吃了我这一招之后你究竟还能不能站得起来。”

    话刚说完,电闪真君就后悔了。他看了一只手掌,一只再熟悉不过的手掌,那人绝对是雷鸣帝,他居然从那片闪电风暴之中逃了出来。

    然而即便这样,雷鸣帝身上的伤势仍是相当恐怖,其它地方的小伤不说,但是后心处的那道开放性创口就足以致命。换作旁人,也许早就已经魂飞魄散,可不知雷鸣帝的身体又有何等惊奇之处,身负此等重伤他居然还能淡定自容,就连眼神也没有任何恍惚的迹象。这么看来,这伤对他来讲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倒霉的不是雷鸣帝,那接下来就要轮到电闪真君继续被动挨打了。虽然他早已看清那只手掌的位置,但一股看不见的魔力随即加持在上面,竟教它拥有了预判的能力。前脚电闪真君还没有站稳,后脚雷鸣帝的手掌已经接踵而至,而且一把便将他攥在了手心之中。看起来那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在外人的视角之中,这一攥同样也将电闪真君的性命一同挟持了去。现在,他只需凝神蓄力,像入党练功的时候聚起一道奔雷神力,这样他就能将电闪真君轰得四分五裂,必死无疑。

    眼见那枚带着满满杀意的拳头直奔电闪真君的面门,突然间不知从哪来的一道气劲破灭了雷鸣帝的预谋。他那原本不可一世的杀拳竟被一缕空气绊住,那发动攻击的人又是何等强大!带着满心的疑惑,雷鸣帝看向了始作俑者,这时九阴王的手臂还没来得及收回去。

    “还好赶得上!”

    就在大战即将见分晓之时,九阴王神迹般的一记掌力居然化解了一场悲剧。电闪真君抓紧时间,连忙从对方的手中逃了出来,这时他头上的汗水已经穿过眉毛,流入了眼睛之中。

    那种又辣又痛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不过这样一来他那原来混乱的思维也终于平复下来。俗话说柔能克刚,而雷鸣帝就是百炼钢,而电闪真君就是绕指柔。按照常理来讲,再这么打下去的话雷鸣帝的身体会因此承受不住电闪真君的攻击,最终轰然倒下。然而在荒芜精血的影响之下,被控制了身体的雷鸣帝,对于攻击的承受能力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可以说,要不是荒芜之血的话,现在的雷鸣帝早应该昏死过去。可就在那道精血的不断影响之下,他的神志才会这般清醒,并且能够明断是非,趋吉避凶。身后的创口还在淌血,势头没有丝毫减弱的意思。突然间,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火折子,点燃之后随手便丢在了自己的身上。烟气,血气,腥气在这一刻全都被蒸到了空气之中。火焰燃烧皮肤,烤出油脂,发出的那种滋滋的声响,实在让人难受。这种折磨虽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却仿佛身临其境。看着雷鸣帝脸上的淡定与从容,孙长空不得不对这位前辈心生由衷的敬意了。

    看到这一幕,电闪真君突然感叹道:“多少年了,我已经好久没见你这般拼命。怎么,你就这么想将我至于死地?”

    雷鸣帝苦笑了笑,然后才道:“呵呵,现在这件事情可不是我说了算。要怪,你就去怪那条蛟龙吧!”

    说罢,他又回头看了荒芜一眼。如今,对方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再顾及他们二人,因为那边显然出了一个更为棘手的敌人。

    他当然就是兴浪兽。

    在这些人当中,兴浪兽的实力也许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最长寿的。有沧浪血脉作为基础,就算身患再如何厉害的招式也能在转瞬之间修复完全。而吞天兽与荒芜显然没有那种神通,虽然他们能做到最为粗劣的自我治愈,但这种方式只是一种障眼法,说白了就是掩耳盗铃。伤口还在那里,只是你看不到而已。一旦有什么颠簸或者震荡,伤势便会立即爆发,甚至要比刚受伤时更加严重。可有了沧浪血脉就不同了,蕴含在其中的神奇因子可以作用在患处,然后从根部修复,达到生死肌,肉白骨的传神地步。之前孙长空的伤就是最好的例子。就连他自己所谓的再舟体质都拿脸上的伤口没有办法,兴浪兽却只是挥动了一下手掌,便轻松完成了治疗的过程。走神的间隙孙长空甚至幻想到,如果把兴浪兽拉去开医馆,那生意一定会相当红火的吧!

    不过,那也只是他的南柯一梦而已。兴浪兽不大夫,而他也绝不甘心将自己的一生全部浪费在一间小小的医馆之中。他的目的很伟大,前途很光明,为何不能更上一层楼呢?

    总有一天,他孙长空,要成为人上人,甚至是仙,仙上仙。

    兴浪血脉有如此神效,这也就难怪吞天兽会对它如此感兴趣,甚至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所以,这次见到兴浪兽,他已经抱定了决心,不成功便成仁,如果对方不合作,他就只能采取强硬的方式。现在吞天兽的修为虽然大不如从前,但兴浪兽要想轻松取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旁边还有荒芜这个大块头在,要想从他们二人手中取得胜果,那还真算得上是一件苦差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