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吞天兽的宏图大志
    ,!

    兴浪兽的出现对于孙长空来讲,无疑是前所未有的惊喜,可此刻真正的兴奋的并不是他,而是对面的吞天兽。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在他的心情再贴切不过了。为了寻找沧浪一脉的后裔,为了医治自己的身体,这些年来遮天幕载着他几乎去往了世界的各个地方,就算是遥远的蓬莱大陆也有他的足迹。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喜欢热闹的兴浪兽居然可以委身在一片湖泊之中,甚至可以几年几十年不露面。近几年来,吞天兽甚至已经放弃了希望。可就在今日,他居然又一次看到了可能。

    吞天兽看着面前的这位白衣人,眼中充满了激动之色。他的嘴唇在颤抖,双手无规律地上下舞动着,看起来就像疯了一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这才平复好心情,然后用一种极为礼貌的口气道:“你是沧浪一脉的后人?”

    兴浪兽摊开双手,得意道:“是的。怎么,你想打我的主意?吞天,你的恶名我早就听说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找你切磋切磋。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看来我们可以较量一下了。”

    吞天兽随即一怔,惊慌道:“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看到你欢迎还来不及,怎么还会和你动手。如果你忍不住的话,我可以让你随意攻击,绝不还手,怎么样?”

    此刻,吞天兽的模样十分谄媚,一看其中便有猫腻。兴浪兽看着他,冷冷地笑了笑,随即道:“呵呵,我可不是爱占别人便宜的人。再说,我和你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打你?”

    吞天兽再次殷切道:“无仇好,无仇好。这么说,我们可以做朋友了?”

    兴浪兽打量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这脑子莫非之前受过什么重创不成?我说无冤无仇,但也没想和你这种败类为伍。如果让别人知道我兴浪兽和你是一路人,恐怕全天下的豪杰义士都会拿我开刀吧!”

    听到这,吞天兽脸上划过一丝轻蔑,然后继续讨好道:“别人怎么想,我管不着。可如果有人敢阻挠我的话,那他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哦,不不,应该是死无全尸!”

    在孙长空看来,二人的对话就像一个彬彬有礼的书儒在和一个山野樵夫讲道一样,根本是谈不到一块去。可以看出,兴浪兽对于吞天兽十分反感,甚至有种莫名其妙的愤怒。然而吞三兽却是截然相反,可以的话,他已恨不得变成一贴猪皮膏药粘到对方的身上,教他怎么也甩不掉自己,之前的王者雄风再也不见。缓和了一下,兴浪兽又道:“你这般讨好,难道有事有救于我?”

    这一句话似乎说到了吞天兽的心坎里,刹那间脸上的喜色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诡异的笑靥。

    “呵呵,兴浪一脉说话办事就是这么直来直往,不过我喜欢。嘿嘿,明人不说暗话,我确实有一事相求。”

    沧浪兽道:“什么事?”

    吞天兽道:“我想借你的精血一用。”

    此话一出,沧浪兽的口中立即爆发出一阵狂笑。他一边笑,一边指着对方的的鼻子,神态疯癫道:“你想要沧浪血脉?我是不是听错了,吞天兽啊吞天兽,你难道是老糊涂了不成?我们上古凶兽最为看重的就是自身的纯净血统,生怕被外来的物种感染影响,所以只能族内通婚,这才导致了凶兽数量不断减少,直到今日几乎灭绝的地步。现在你居然好意思问我要沧浪血脉,难道你就不怕自己的先人在天之灵,被你气死过去吗?”

    被沧浪兽冷言浇头,吞天兽仍旧不以为然,继续奉承道:“呵呵,这种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别人没看见怎么会知道我的血脉受到污染了呢?再说,要不是那些老不死的冥顽不灵,我们上古凶兽一众能这般凋零吗?想我吞天兽当年何等威风,今日居然被这几只喽啰绊住了脚步。不过,等我兽身完全恢复之后,别说是这几个人,就算是几十个几百个我也不会放在眼里。况且,这不是还有你吗?沧浪血脉的无上治愈能力堪称不死的存在,只要一息尚存,就算身体被千刀万剐也能在转瞬之间恢复如初。这样,只要你能帮我治疗,今后打下的疆山我分你一半,你看如何?”

    兴浪兽的眼中猛然发出一道光彩,脸上的表情也稍稍改变了一下,显得有些沉不住气。见此情景,吞天兽心道有机会,于是趁热打铁道:“我说,你也不要太过拘谨。虽说仙宗的强大,是你我无法匹敌的。可他每天的事情一大堆,哪里有心思管我们。不然,我们还能安稳地待在这吗?在他眼里,谁来当人间的王者都一样,反正都要受他管辖罢了。既然如此,这个帝皇的位置让我俩坐坐又有什么区别呢。”

    兴浪兽几步走上前去,几乎脸贴着脸对着吞天兽说道:“可世上的人类能够甘心让两只凶兽主宰自己的命运吗?到时,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吞天兽脸色阴冷道:“谁敢不从,就拿他杀鸡儆猴!”

    兴浪兽古怪地笑了笑,口中念道:“鸡,猴,哈哈,这么说来他们和我们是同类了?”

    吞天兽不屑道:“这些低等生物怎能和我们兄弟二人相提并论,他们不过是一群没长毛的猴子罢了。”

    二人对视一眼,随即放声大笑起来。

    此时,一直在旁边见证这一切发生的孙长空,心中突然感觉不妙,恐慌之下,他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生怕一会兴浪兽翻脸不认人,将他顺手了结了。可眼前的空间就这么点,无论自己躲到哪里都难逃对方的追击。更何况还有一个心狠手辣的吞天兽,二者联手,要杀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他甚至感觉,对方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坠入万劫不覆的深渊之中。

    “你去哪?”

    就在孙长空准备向后继续撤去的时候,背对自己的兴浪兽突然提醒了一句,这让他顿时觉得全身的汗毛都因那几个字完全炸立起来。他甚至听到了鸡皮疙瘩从自己身上掉落时候发出的动静。这么说来,他还真成了一只不折不扣的待宰之“鸡”。

    “没……我没想去哪……”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孙长空早已心乱如麻。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节骨眼上,他似乎除了去死之外便再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渡过此难了。恍惚间,他忽然发现兴浪兽扬了下手臂,紧接着吞天兽就像一只沙包一样向后快速倒飞出去,直接撞在了荒芜的蛟尾之上。

    不等兴浪兽收回手掌,吞天兽已经怒不可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声如闷雷道:“兴浪兽,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荒芜看到吞天兽怒气冲天的样子,随即将注意力从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的身上转移过来。他看了看那道洁白无暇的身影,脑海之中立即浮现出一个许久不用的名字。

    “你是兴浪兽?你怎么会在这里?”

    兴浪兽指了指孙长空眉间红点,洋洋得意道:“就是它通知的我。没想到,从上古时期就臭名昭著的你们两个,居然会在万年之后在此重逢。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臭味相投。说得就是你们吧!”

    如果荒芜有鼻子的话,肯定已经被对方的嘲讽生生气歪。即便这样,他的身上还是腾起了大量的白烟,那是血流过快产生的景象。远远看向荒芜,就像一个造型别致的香炉一样,只是个头大了一些。见此情况,孙长空的脸上再次出现了喜色,快步来到兴浪兽的面前,一脸喜悦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和这样的畜生同流合污的。”

    兴浪兽瞥了他一眼,冷嘲热讽道:“刚才你好像要逃跑了吧!怎么,还怕我杀你不成?”

    孙长空连忙摆手解释道:“当然不是。如果你想杀我的话,还会特意出手为我疗伤么?”

    兴浪兽坏笑道:“那可说不准。万一我有折磨人的癖好怎么办,救你就是为了能让你多承受一些我的手段。别忘了,我可是上古凶兽啊!其实,我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孙长空看着对方冷峻的表情,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他居然在对方的肩膀上拍打了一下,尴尬地笑道:“别……别闹。”

    兴浪兽看着那只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掌,恨不得立即将他化为灰烬。

    一波还未平息,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的大战已经开始了。一时间,空间之中便蓝色的电光所充斥。二人动作实在太过,这么一看就好像有两条游龙在相互追逐一样,谁也不敢落下半分。

    当然,能够激发闪电神力的只有电闪真君,他的名号就是因此得来。而真正从雷鸣帝手中所呈现的,一条烟色雷龙。虽然没有电龙那般气势逼人,但只要是他经过的地步,无一不是雷鸣滚滚,焦味四溢,整个空间都为此变成了一台巨大的烤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