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着露重生
    ,!

    一招之内,将一个仙人轰得尸骨全无,实力之强,手段之残忍,简直是独一无二,哪怕是旁边的荒芜也要自叹不如。不过,因为用力过猛,本来就处在虚弱之中的吞天兽,此时变得愈发单薄,身上烟色也因此出现了一丝灰白,显得很不精神。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敢有人趁机偷袭自己。

    那一记手刀,来势之猛,角度之刁钻,就算是以他这个绝强者看来,也是极为不易的。如果目标不是自己,他甚至还要赞赏得鼓几下掌,大声叫好。不过,他毕竟还是吞天兽,一个拥有吞天之能的上古凶兽,怎么会惧怕人间的一柄刀,而且还是一柄手刀。即便他的手心已经发汗,即便他的双眼已经昏花,但与生俱来的敏锐感觉让他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与反应。撤足,探手,擒拿,翻腕,孙长空那一记势在必得的刀式竟在吞天兽的连消带打之下毫无反抗的余地。他看着他,就好像自己正在照镜子。只是镜中人不是自己,而是苍北仙苑的掌门,方惜时。

    他的目光虽在闪烁,但男人骨子里散发出的硬气仍让他底气十足。脸上的伤口还没有恢复,他甚至看不太清对方的神情,一只手腕被其制,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废去一臂,甚至付出更惨重的代价。可就在这时,心中猛然升起一股勇气令他血脉舒张,他甚至可以听到血液流经自己大脑时候发生的疾啸声。就在这时,他忽然开口道:“你究竟是谁,为何和他长得如此相像!”

    吞天兽用孙长空再熟悉不过的面也不断扫视着他的身体,从上到下,一丝不苟,好像要将他身上每一个细胞全都看去才能满意。接着,他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动作之轻盈,就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眼中竟是升起一丝极为罕见的温暖。孙长空没有想到,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居然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当真教人接受不了。

    “你认得我?”吞天兽喃喃道。

    “当然,只要是苍北仙苑出来的弟子,就没人不认得你这张脸皮。你和他突然是什么关系,为何会与他长得这般形似,难道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不成?”

    听到这里,吞天兽突然大场怪笑了声,紧接着向后翻出好几丈外。虽然只是一个腾跃的动作,但其中所蕴藏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覻,孙长空只是稍不留神,便被其带起一道气浪割破了衣服,好悬差点让手臂遭殃。在百骨鬼林图失效期间,一切伤害对他而言都可能是致命的。旧伤未愈,如果这个时候再受到外界的侵害,很可能会牵动旧伤一起发作,到时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济于事。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有时坚强得好似磐石,有时脆弱得竟还不如水中泡沫。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他必须要小心,心须。

    如今的吞天兽变得异常兴奋,就连荒芜也看不出他的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可眼下,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的大战一触即发,他不敢有丝毫马虎,否则很有可能让对方趁虚而入,反转局势。作为血禁的使用者,他对此术的法门要害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施术者念出解术咒语,亦或死亡,血禁都会随即消失,而被控制的人也会恢复正常。电闪真君虽不知其中的微妙,但保不其他会在濒死时刻做出冲动的事情。作为上古凶兽的它,最为了解野兽的特性,垂死反扑的力量甚至要远远强于它们的全力一击,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名天斗神。如果一旦有了机会,不只是他,就连吞天兽都可能因此搭上性命。所以,他也必须要时刻小心,这种紧张的感觉,丝毫不弱于另一方的孙长空。

    吞天兽看着面前的孙长空,随即开口道:“没想到,他已经成为一派之长。看来,当年的我确实没有看走眼,他也确实没有让我失望。”

    孙长空脸色一变,惊声问道“你说得是方惜时?你真的认得他?”

    吞天兽道:“呵呵,当然。我对他的了解,要远远多于你们这些凡人。”

    孙长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口气也变得缓和了许多,然后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何会拥有掌门的面容。”

    听到这,吞天兽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暖意,那恐怕是他来到人间之后唯一感受到的温暖。他还记得那个弱弱小小的青年,背着个蓝色的包袱,穿着一身单衣,行走在冰天雪地之中。吞天兽本以为自己在经受了仙宗的全力一击之后必死无疑,准备与这个世界彻底告别,形神俱灭的时候,那个青年居然向他伸出了手臂,并用那张冻得发青的脸庞,向他投来一个温柔的笑容。从那时起,吞天兽的精神世界就彻底改变了。

    不过,这些事情吞天兽并没有对孙长空说起。在他看来,对方也没有必要知道这些陈年往事。有些幸福,只要留在心中就好,不需要与别人分享,因为他闪未必能够理解得了其中的情愫。回神之后,吞天兽又望了孙长空一眼,他突然发现对方与当年的方惜时竟有几分神似。一样的年轻活力,一样的器宇不同凡。最重要的是,二者的身上都有一股令自己十分喜爱的邪气,也是正是因为它才让原本行走在不同世界的他们有缘相见。

    “我很欣赏你,居然你能为我效力的话,我保证你能享尽荣华富贵,成就万世霸业。”

    孙长空笑笑道:“呵呵,多谢你的美意。可惜我命薄,享不了什么福气,否则定会乐极生悲,不得好死。为了能多活几年,我还是安生一点吧!”

    吞天兽似乎早已猜到对方的答案,神情古怪道:“你和他果然是一路人,为了保护可笑的正义,居然敢与命运相抗衡。难道,你就不怕我会像对付陈立那样将你从这个世上彻底抹除吗?”

    孙长空咽了口唾沫,这才道:“怕有什么用,怕就不用死了吗?更何况,我还没有死,既然没死那我就还有希望。我这人什么毛病都有,就是有一颗不屈的决心。虽然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

    吞天兽轻笑一声道:“尝试?你要对我动手?”

    孙长空用尽全身的力气点了点头,道:“没错!”

    吞天兽道:“你和他是很像,但你比他还要蠢。与和我吞天兽作对,我看你是……”

    不知为何,遮天幕之中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这雪十分诡异,不同于常规意义中的白色雪花,眼下的雪全都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气。而就在这时,孙长空发现对方的脸上突然升起了一副疯狂之色,随即他的整个身体都为此而飞腾起来。

    “我就是知道会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能守得住那份寂寞呢!”

    吞天兽说话之时,一道白色身影穿过众多乌雪,豁然落在了孙长空在面前。刹那间,他的眉心之上突然升起了丝暖意,虽然看不见,但他很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眉心处有火焰在燃烧。而事实上,他的眉头上也确实出现了一丝异象,不知什么时候,他的鼻梁上方竟出现了一枚黄豆大小的红印。随着呼吸,红印上的光泽同样一起一落,打眼瞧去甚是妖艳。不过,此时的孙长空已经全然顾不上自己身上的情况,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都落到了面前白衣人的身上。只是一眼,他便从对方的身上读出了几分熟悉。而就在他准备张口询问对方来历的时候,那人居然抢先道“几天不见,你的修为精进了不少啊!”

    一听这声音,孙长空差点没叫出声来。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他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那个月光皎洁的夜晚,直到那一天他才知道的渺小,直到那一天他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兴浪兽,怎么会是你!”

    孙长空又惊又喜,要不是敌人当前,他恨不得冲上前去,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令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就在自己千钧一发之际,上天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呼唤,将这位难得的大救星送到了自己的面前。存在于他体内的那道生命之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对方豁然回首,露出一副会心的微笑。不过当他看到孙长空那副鬼样的时候,他还是不由得脸色大变,若不是顾及自己的形象,他非得大叫几声才能消除心中的惊诧。不可想到这里高手众多,孙长空能够在这等艰巨的情况之下存活下来,已实属不易,实在不能再奢求什么了。他来到孙长空的面前,伸手在对方的脸上一挥,一道水渍顺势从他的袖口之中喷涌而出,然后洒落在对方的患处。那些不起眼的水滴竟好像春天种下的种子一样,一经进入到孙长空身体之中,便立即生根发芽,生肌,活血,坏死的经脉迅速重塑,往昔的英俊面容再次出现在孙长空的身上。

    这一次的重生,注定意义非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