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陈立之死
    ,!

    不只是孙长空,就吞天兽也没有想到,荒芜居然还隐藏了如此凌厉的杀招,竟教敌人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爆体而亡。忍受着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孙长空带着一脸的鲜血纵身跃到数丈之外,一直来到了空间的角落处。这时,他面部的伤口已经血如雨下,一阵阵眩晕过后,他已站立不稳。再这么下去,不用别人动手,孙长空也要流血而亡了。

    可令他惊愕的是,此时的无二真经图竟如同睡着了似的,竟没有丝毫反应,其中的百骨鬼林图更是一片祥和,与原先被动修复伤口的样子大相径庭。要是能找到水源的话,孙长空还能帒再舟体质让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可眼下,这里除了云雾之外再无其它,当真令他绝望至极。

    本来身负重伤的荒芜为何会有此等实力,雷鸣帝也搞不清楚。然而,当他准备向这只上古凶兽宣泄心中愤懑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听使唤了。

    混身浴血的雷鸣帝就那么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趁此机会,荒芜猛然挣脱他的手掌,重获自由之身。短短的几息之后,它尾部的创口便已自动愈合,就连折断的毒刺也像春天田野的作物一样,钻出一根稚嫩剔透的新刺。至此,众人这才恍悟,原来从始至终都这杀千刀的荒芜在佯装啊!其实,它的本源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而之所以荒芜会忍辱负重,甘于对方手下,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雷鸣帝。

    电闪雷鸣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至少凭现在的荒芜与吞天兽还不是二者联合的对手,更何况这周围还有像陈家老祖这样的棘手角色,更不是不能大意半分。如果想从他们之中逃脱升天,甚至反败为胜,那就必须要先打破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的联盟。所以,荒芜便想到了人类擅长使用的苦肉计。

    它故意让自己的攻击出现破绽,目的就是请君入瓮,让脾气相对暴躁的雷鸣帝自动进入到自己的圈套之中。这之后,它便开始安放只有他们上古凶兽一族才能使用的天赋,血禁。

    不只是荒芜,就连吞天兽、兴浪兽也能使用血禁。只要将自己的血液涂抹在敌人的身上,并且念出特定的咒语,对方便会失去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甚至成为凶手们的傀儡。之前的九阴王就是吃了这一招的亏,然后才会成为吞天兽的棋子,任其摆步。只不过,对于雷鸣帝这样的仙人高手,几滴血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荒芜不惜耗费大量宝贵的精血,只为了将对方一举拿下。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番天旋地转之后,他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现在,雷鸣帝已经双眼泛红,神光之中不时有邪气涌动,极为诡异。而一旁的电闪真君已经看傻了眼,再也不知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你……你没事吧!”电闪真君惊声道。

    此时,雷鸣帝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两排洁白的牙齿被他自己咬得鲜血真流,中间的两颗门牙甚至都已崩裂。他的头上满是豆大的汗水,可即便这样他仍然挣扎道:“快……快走,我已经不能自制!”

    一言方毕,雷鸣帝突然出手,朝着对面的电闪真君伸手摆出一个拿捏的动作。谁知,后者居然像见了鬼似的,立即尖啸一声,身化流光风似的掠向侧面。可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没等其它人看清眼前的情形,电闪真君脚踏的白布鞋已经砰然炸开,血污如鲜花一般绽放开来,呼吸之间便已染红大片衣袜。

    “该死,我本就有所防备的。”

    中招之后的电闪真君脸色难看异常。不过他在意的并不是自己脚上的伤势,而是面前这位强劲的对手。就在刚刚,他们还是一对伙伴,一对亲密无间的挚友。他无法接受这副残酷的景象。他感觉自己在做梦,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

    原来,之前打伤孙长空的并不是荒芜,而是雷鸣帝,那道令人匪夷所思的攻击并是经由他的手掌施展而出。别人不知,电闪真君可是清楚得很,这正是雷鸣帝的得意杀招,掌力心雷。

    掌力说的是此招是由掌劲激发,说到底还是一门掌法。可厉害就是厉害在“心雷”二字之上。因为掌力的释放并不是通过直接接触敌人,而是经由意念传输到目标体内,进而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无疑是一种天罚神力,一旦被其盯上便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会死无全尸。

    如今,电闪真君的脸色已经和孙长空的面部一样难看。他的脸没有受伤,但上面的表情竟是比毁了容的孙长空还要苦涩一百倍。可以的话,他宁愿从这里逃出去,就当自己从未来过这里,更没有遇到这只令他头疼不已的凶兽。让他纠结的并不是如何从眼前的境地之中生存下去,而是要怎么样面对这位相交数万年的老战友,新宿敌。

    电闪真君与雷鸣帝共事上万载,曾经也遇到关乎生死存亡的情况。但凭借二人无间的配合已经超越凡人的冷静,危机被一次次解除,而他们也终于有惊无险地走到了今天。可现在看来,面前的劫难似乎比二者之前见过的要凶险得多,也许他们的好运真的已经用尽了,从未怕过什么的电闪真君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电闪真君脚上的血仍在流,不过他的脸色已经舒缓了许多。另一边,只剩半个身体的陈家老祖正在与吞天兽进行着殊杀搏斗。但拥有不息生命力已及无尽灵力的吞天兽显然是胜券在握。在陈家老祖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之下,他居然侧过身子,只用一只手掌与其对招,以示公平。可就算只是半个吞天兽,仍然不是陈家老祖可以应对的。确切说,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日迫西山。他的呼吸杂乱无章,动作更是毫无规律。面对这种局势,即将力竭的他恨不得在一瞬之间便将体内的能量全部释放出去,就算不幸身亡也能死而无憾。然而,很明显吞天兽并不想让他趁心如意。他虽然也在出招,但抬手落手的速度已经远远快过陈家老祖,一个风烛残提的老者。在微弱的光线照射之下,陈家老祖头上的雪发变得更加耀眼,更加惨白。他的脸色也随着他的生命力一同黯淡,变得无光。他甚至感觉到体内各个器官抗议与罢工。他实在太累了,就算给他刨个坑,他也能立即钻到里面呼呼睡上一大觉。不过,吞天兽并不让他死得那么舒服。

    二人对视之间,吞天兽猛然大叫道:“起!”

    陈家老祖还没意识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忽然觉得自己左右肋侧传来了两道强大无法抵抗的力道,紧接着他那具残缺的身体便高高地悬浮起来,同样不受控制。

    “能和我吞天兽打到这般地步,除了仙宗之外,你是第一个。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敬意,接下来我将使出自己平时不太使用的绝强杀招,将你亲手送下地狱。”

    激动的吞天兽稍一激动,作用在陈家老祖身上的两股力量顿时提升了好几倍,这让对方原本伤痕累累的身体再次遭难,一道血箭随即射出口中,染红了眼前的地面。可即使这样,陈家老祖仍没有露出丝毫惧色,他忍着体内的剧痛,强颜笑道:“呵呵,能死在吞天兽的手中,我陈立也算没有白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千万不要犹豫啊!”

    看着这位“顽固”的老人,吞天兽冷笑道:“放心,我杀人向来都是雷厉风行。所以你该庆幸,如果让荒芜捉到你,恐怕就没有接下来这般舒服了。”

    说话间,吞天兽的身前猛然聚集起大量的烟色烟雾。只见那雾气并好像有生命似的,居然可以自行运转,云涌一般不停吞吐,好像正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可还没等陈家老祖看出其中的门道,他便发现烟雾之中竟然出现了两道猩红的光点。

    那绝对是一双兽瞳,冰冷,如三九寒冬。无情,如屠刀戮剑。陈家老祖感觉自己混身的血液都因此而凝结,那颗跳动了几千年的心脏也因为此刻的异象而伫步停滞。在自己临死之前的最后瞬间,他看到了许多神奇的场景,时间的残影,呼吸的轮廓,心跳的雏形。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一切事物,竟如同幻灯片一样接连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而后,这种种一切,竟全部被吸入到一枚球形的空间之中。陈家老祖认得,那就是吞天兽所谓的原始空间。而他自己,也将陨落其中,化为芥子一样的微粒,再无生命可言。也就在这个时候,吞天兽猛然轻呼道:“吞噬!”

    孙长空揉了揉自己模糊的右眼,可当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突然袭入了他的脑海:老祖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