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中招
    ,!

    雷鸣帝就好似吞天兽的克星一般,连打带消,不费吹灰之力。而这一切的功劳,与他的惊神鼓是密不可分的。如果没有它的话,恐怕想要截下刚刚的一击还真没那么容易。

    说起惊神鼓,这就不得不追朔到天地初分的时候。当年,盘古开天辟地,双眼化日月,血脉变河川。巍峨的仙身成了世间的无数大山,而剩下的一张人皮竟无用武之地,与其它身体部位一同被埋藏在泥土之中,本不应该重见天日。可仙宗神机妙算,运用周易卜卦,测出了这枚宝物的具体位置,并随后将它取了出来。甫一相见,仙宗便感受到队盘古生前的浩然正气,正是克制天下至阴至毒的绝佳圣物。于是,他灵机一动,竟用这张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的人皮做了一只鼓。

    对鼓稍有所知的人都知道,鼓面的材料要求极为严格,而且一定要现杀现用,否则会影响鼓的声色与质量。然而,盘古的皮肤与凡品不同,虽然那张人皮已经饱经风霜,但却拥有极无相称的绝佳弹性。而鼓成之后,只要稍有敲击,便会发起雷鸣般的震耳轰响,沁人心脾。结合鼓的特质与自身的需要,他想到将自己的无上仙法注入到鼓身之中,并在上面纹上了一只

    蒲牢,因为仙宗刻画的缘故,这只蒲牢与传统概念中的老虎有几分相似,所以经常被人认错。

    蒲牢本就拥有鸣声远扬的奇效,配合盘古之皮做出的鼓,二者相得异彰,威力大增。为了保护鼓不受外界妖邪的侵扰,他又在鼓桶之上写下了大日如来真经,以其匡扶正道,除恶扬善。就这样,仙宗带着它东征西战,所向披靡,当时一些健在的异路神明一听到那夺魂的鼓声,便会望风而逃,不战自败。因此,鼓便有了一个如同他那鼓声一样响亮的名字——惊神,惊天动动,神鬼皆寂。

    现在,惊神鼓到了雷鸣帝的手中,更是如虎添翼。他膂力本就奇大无比,随手一掌拍在鼓面上,可以制造出强于他人数以百倍的力道。而经过惊神鼓上蒲牢图腾的进一步放大,鼓声又能扩大足足十倍,前后叠加起来所呈现出来的力量,真的就是死亡之音,修为稍差的人听到,来不及用功抵御,就会被当场震成一团血雾,连魂魄都要因此烟消云散。而作为他俩的对手,那些人常常都会七孔流血,双耳洞穿,最终识海碎裂而死。被惊神鼓所杀的人,外表看起来没有任何作痕,但实际上早已肝肠寸断,五神俱碎。眼下,修为最为薄弱的孙长空已经初见异端,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体内仿佛有千百枚刀片缓缓划过一样,令他剧痛难当。他弯下腰,躬着身子,一道道暗红色的鲜血顺势从口中汹涌喷出,似乎要将内脏也一同吐出来一样。见此情况,冯焱阳赶紧上前察看,谁知电闪真君却突然道:“不用担心。刚刚的惊神魂只使出了三成的功力,一时半会那小子还死不了。不过,恐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要卧床休息喽!”

    眼见孙长空无辜负伤,电闪真君非但没有一丝歉意,反而显得极为愉悦,好像正和他心意似的。不过想想也难怪,谁让刚才孙长空出言顶撞了他呢!作为十方天斗神之中的一员,电闪真君的小肚鸡肠是出了名的。不得罪他还好,否则他一定会让你后悔见过他这么个人。

    看到孙长空吐得差不多了,陈家老祖探步上前,递给了他一方手帕,随即道:“你没事吧!”

    孙长空抬起头,作苦笑状,回答道:“多谢老祖关心,确实死不了。”

    他并没有接过对方手中的手帕,只是简单地用衣袖擦拭了一下嘴边的血痕。而就在这时,雷鸣帝那边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眼见自己的同伴受到了威胁,刚刚出世的荒芜立即将自己蛟尾舞动起来,而后豁然搠向雷鸣帝的身体。

    别看手里拿着那么大的一只惊神鼓,可雷鸣帝的行动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显得极为灵活,一举一动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既不会被尾刺伤到,也不会浪费过多的力气、使自己体能下降过快。一来而往,荒芜非但没有伤到雷鸣帝,反倒是把自己累得够呛。作为蛟的它没有毛孔,更不会出汗。可就在它的背部之上,居然升起了一团团白色的蒸汽,这就是作为蛟的荒芜独特的散热方式。

    眼见荒芜久攻不下,一旁的吞天兽着急起来。思量间,他的目光之中倏尔一闪,不知从哪来得一道烟影猛然窜到了他的身后,并在他他的肩上用力一撞。因为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雷鸣帝根本来不及变招,便被撞得向前跌去。趁此良机,荒芜全力摧动自己的尾刺,直逼雷鸣帝的肋间弱点。这要是被不幸刺中,就算刺上没有毒,他也要性命难保了吧!

    紧要关头,电闪真君再如神兵下凡一般落到了那枚毒刺面前。这一回,他再次抡起那只雷锤,朝着刺的中间部分“咣”地就是一记重轰。刹那间,二者交汇之处竟是升起一团亮光,而那只致命的尾刺也终于随着一声“咔嚓”脆响一分为二。

    巨大的劲力让电闪真君犹如落叶一般坠向远方。打眼看去,只见他的嘴边已有鲜血渗出,显然受了些内伤。不过和他比起来,荒芜的损失就更大了。对于人来讲,五指连心,一旦手指受伤,那种钻心的疼痛将会袭入人的脑海,甚至占据整个空间,让你什么也不想做,不想说,只想号啕大哭一场。而对于荒芜而言,尾刺既是它的最强武器,也是它的羸弱要害。尾刺完整的时候,荒芜可以不可一世,可以漠视众生,因为它有那个资本。可尾刺一断,他的武器就成了创口,敌人只要专注攻击他的尾端,便可以轻易取胜。所以,此时的它故意将尾部收敛起来,远远地抛在身后,只用自己那只狰狞的蛟首面对着众人。不过,在场的这些人,除了孙长空之外,都是些活了许多年头的“老狐狸”,对方心中那点小伎俩,根本逃不出他们的法眼。电闪真君与雷鸣帝对视一眼,随即闪身双双冲向荒芜的位置。与此同时,陈家老祖则在旁边协助,尽量牵扯住吞天兽的注意力。

    虽然只有半个身体,但陈家老祖的实力仍然不是孙长空可以想象的。只见他一出手,便已使出连天的掌影,瞬间便将吞天兽完全“吞没”。紧接着,爆鸣不断从对方身体之上咆哮而出,呼吸之间,空气之中已经弥漫起一股硝烟的味道。

    同一时间,电闪与雷鸣二人已经纵身掠上荒芜的蛟躯,排山倒海的毁灭之力接连从二人的身上倾泄而出,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余地。鲜血,鳞片,甚至连凄白的肌肉竟都纷飞上进起来,这一刻,荒芜经历了自己最为漫长的一段时间。突然间,它只觉得自己身下失稳,然后整个人便飞上了天空。

    原来,雷鸣帝瞧准时机,从后面钳住它的尾端,然后将他抡了起来。几圈下来,荒芜已经头脑眼花,鲜血在加速旋转的作用之下,不断从断刺的断口中喷涌而出,形成一道鲜红色的血泉。而雷鸣帝就那么任由蛟血倾洒在自己的身上,不时便成了一个血人。然而,身上的鲜血越多,他眼中的狂色也就越为厉害,到了最后,不只是烟质,就连整个眼白也被一同染成了猩红的颜色。看到这一幕,孙长空心中竟划过一丝不安。

    这份不安不是来自雷鸣帝,而是缘于那条还在天上的蛟龙荒芜。按理说,它身为上古凶兽,又活了这么多年,修为之高,世间罕见,不该只有这点本事。可眼下对方所表现出现的都是笨拙的战斗技巧,甚至都不如一个上山学艺两三年的修行者。难道,它还刻意保留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力量不成?

    刹那间,一股来自于本能的危机感袭上他的脑海,孙长空没有多想,张口便大呼道:“前辈,小心!”可话音刚落,他便发现那双充满妖异气息的眼瞳已经投向了自己,看得他不禁为之一颤。

    “砰!”

    没有先兆,没有信号,孙长空眼前居然凭空出现了一道爆炸声,然后整个人便向后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他挣扎地爬了起来,冯焱阳一看,吓得差点背过气去。

    孙长空的脸居然被炸飞了。

    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两侧的腮部全部不翼而飞,只有一道刺目,骇人,血淋淋的巨大的伤口横居在他那张几乎算不上脸的脸上。

    正所谓唇亡齿寒,没了嘴唇和脸部皮肤的保护,孙长空的颧骨和牙齿就这么直白地露在外面,那条被削去一半的舌头从侧边的牙齿间耷拉到外面,“滴答滴答”向外淌着血水。这道看似如此严重的伤口,在孙长空看来却是一点也不疼,他只觉得自己的面部酥麻难当,就好像有几万只蚂蚁在上面爬行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