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双兽乱世
    ,!

    一个吞天兽就足以让众人感到头疼不已了,现在又突然出现了荒芜,这让原本志在必得的电闪真君与雷鸣帝不由得严肃起来。显然,就是他们也无法淡定了。

    荒芜的修为本不如吞天兽,但被囚禁的这几千年来,它无时无刻不再在修炼,只为出世的时候能够报复众生,为所欲为。不同于吞天兽,荒芜被封印时候本尊完好,所以整体实力非但没有折损,反而提升了足足一倍。如此一来,他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就连现在的吞天兽也不他的对手。

    狂风之中,一个长着两只修长犄角的蛇头突然从中显露出来,刚一张嘴,让人作呕的臭气便随即散发到周围的空气之中,令人苦不堪言。

    荒芜本是一只水蛟,只是因为活得年头多了一些,自觉了修行妙法,这才有了之后惊天动地的恶行。自它从生以来已经过去了三万六千多年,除去前一千年的迷茫之外,其它的时间它大多都在专心修炼,而经过不懈的坚持努力,荒芜的体表已经生成了一层烟色的厚实鳞片,与鱼鳞十分类似,但又有不同。因为在他快速运动的时候,身上的蛟烟鳞会一片片竖立起来,就好像人类的毛发在受到惊吓时候会炸立一样,是一种应激性的表现。而因为这些竖起的烟鳞,由它所产生的风浪将会变得凶悍无比,快急如锋,简直就是生灵的克星。许多弱小的动物还没来得及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便已被风浪千刀万剐,死无全尸,而它荒芜的名号也是因此得来。

    此刻,数千年未见的两位兽之王者再次相见,一种莫名的欣喜油然而生。

    “荒芜,你好像比原来更强大了。”吞天兽嘻笑道。

    对于对方的犒赏,荒芜却是不以为然,反而是以一种责怪的口气出声道:“那有什么用,你可知道我被困在在那个该死的罐子之中好几千年,我都快忘记你们这些老朋友了。”

    吞天兽脸色一沉,随即道:“老朋友?看来你的记性是不好了。我怎么记得,咱们从认识的那天开始就一直不合呢!”

    这时,雷鸣帝突觉一丝不妙,于是赶紧后撤,尽量让二者保持距离。可那荒芜行动之快,实在超乎想象,不等雷鸣帝出动,它竟以迅雷之势突发一道疾劲,当场便将那条由龙筋炼制而成的捆仙索一切两半,而其中的吞天兽也终于重获自由。

    就在孙长空以为吞天兽将要就此逃脱之际,电闪真君竟真的闪电一般落到了对方的面前。只见他猛提仙器雷公凿之中的雷锤,随手便朝对方的面门砸去。看那气势,似是要将吞天兽的三魂七魄全部震散一般,空间之中传出一道凄厉的尖啸,那是锤子划过空气发生的风鸣。

    电闪真君就像他的称号一般,雷厉风行,根本不给敌人丝毫机会。而本以为可以逃脱升天的吞天兽一下子便将死亡的阴影所笼罩,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喉头上泛起的阵阵血腥。

    “呔!”

    就在从人以为吞天兽将要就此陨落之际,一道匪夷所思的烟影忽然窜到了电闪真君的面前,并且硬生生吃下了那一记毁天灭地的锤轰。刹那间,整个空间,遮天幕,乃至整个天幕山脉都随即剧烈地晃动起来,声势之大,无异于搬山填海,划地为壑。孙长空与冯焱阳的七孔之中当即淌下殷红的鲜血,就连地上昏迷的九阴王也终因此动晃而重新苏醒过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

    九阴王扶着自己疼痛欲裂的脑袋,挣扎着从地上趴了起来。当看到天上那只摇头摆尾的巨蛟之时,他的整颗心脏都好似坠入了冰窟之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荒芜会破封而出!”

    想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赶紧扭头看向自己的身后。果不其然,那只原本用来装荒芜的泥坛已经化为了碎片,细细看去可以发现,器壁里侧还绘有若干高深未知的无上经文,正是它们的功劳,才让封印在几千年的岁月之中相安无事。不然,即便有器灵不断补充,可凭借荒芜自身的实力,还是可以轻易突破束缚。不过,现在的封印式已经被完全破坏,唯一剩下的只有一堆没用破烂。

    瞬间,九阴王苍老了好几十岁,花白的头发顷刻间便化为了银丝雪瀑,白得歇斯底里。他缓步走到那些碎片面前,噗通一声跌倒在前面,眼中居然流下了两行老泪。

    看到这里,孙长空的鼻头不禁发酸起来,不知为何,此时的他居然十分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半生心血毁于一旦,这换作谁都无法接受。然而,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感怀过去,而是要想办法渡过眼前的大劫。

    荒芜重见天日,吞天兽如鱼得水,二者强强联手,定能制造出一场令人间难以忘却的腥风血雨。说不定,整个初升大陆都会因此毁灭,数不尽的黎民百姓将会惨遭劫难,家破人亡。面如今,能够阻止他们的只有在场的五个人。一旦让他们逃出遮天幕,就算是两位天斗神也会束手无策。

    这时,电闪真君已经从刚刚的失利之时缓过神来,阻挠他的不是别的,正是荒芜的蛟尾。它的这条蛟尾非比寻常,竟已进化出一根一人来长的毒刺,凡是被它扎中的,无论是人是仙,都会神魂俱灭,身死道亡。所以电闪真君对其非常重视,不敢有丝毫马虎。也就在刚被拦下的第二刻,他便使出一招仙鹤腾云,如鸿毛一般眨眼便落到了数丈开外,只留下雷鸣帝独自与之对峙。托荒芜的福,吞天兽有惊无险地从雷锤之下逃过一劫。一个鹞子翻身,他已攀上了蛟尾,上了荒芜的蛟身,几步便来到了他的头顶处。放眼望去,一种许久未觉的雄心壮志随即涌上心头。他感到,不只是他的眼睛,还有他的心脏都因此燃起了炙热的火焰。正是它们,鞭策着自己不断向前,绝不服输。现在,他要那些曾经冒犯过自己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我说,如果凭咱们二者之力,就算是仙宗亲临,恐怕也要忌惮三分吧!”吞天兽得意道。

    可一听到“仙宗”二字的时候,荒芜便不禁嘶吼了一声,两只兽瞳之中因此充满了密集的血丝,让人看了十分震惊。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吞天兽不禁道。

    这个时候,荒芜竟显得老练得多,就连语气也比之前收敛了一些,然后才低声道:“仙宗?你快饶了我吧!可以的话,我宁愿从未见过他。”

    吞天兽冷笑一声,紧接道:“怎么?你也吃过他的亏?还是说,你本就胆小如鼠?”

    听到吞天兽出言不驯,荒芜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好像它早已习惯了对方的说话方式。作为水蛟的它,居然像人类那样做出一个叹气的动作,而后意兴阑珊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听我的一言,不要再去惹他了。仙宗绝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听到荒芜这番话,吞天兽突然来了兴致,干脆坐了下来,打算细细听下去。

    “就在我被封印之前一天,他突然找到我,并且带来了一个当时看来十分可笑,但现在回想起相当惊悚的消息。”

    吞天兽道:“什么消息?”

    荒芜道:“他说,万年之后上古凶兽将会全部灭绝,无一生还。”

    吞天**诈地笑笑,然后道:“可你和我还活得好好的,而且我们正在准备做一番震慑寰宇的大事。”

    荒芜晃晃蛟首,继续道:“我们上古凶兽彼此有心灵感应,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

    吞天兽轻佻道:“这是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名为‘凶’的先祖。因为他的血脉,我们才能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荒芜阴沉道:“可最近这些年,我与其它上古凶兽之间的感应一一消失,直到去年已经几乎完全失去了联系。算上你,我还能依稀感觉到的已不超过五个。”

    吞天兽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随即道:“五个?这么说,至少有四个已经还存在于这片天地了?我的感知力较差,你也是知道的。可有没有可能,是你感知力退化的缘故。这方天地之间,除了仙宗之外,还有谁能杀得了我们这些凶之后裔?”

    二者只顾得自己交谈,全然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听到这里,雷鸣帝第一个站了出来,仍用那股可以惊天动地的声音高吼道:“你说还有谁,就凭我们十方天斗神就足已将你们十大上古凶兽全部摆平。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而新生的力量自然会取而代之。”

    吞天兽突然将口张开,雷鸣帝的面前立时便出现了一道烟色的兽首,径直朝他扑来。别看他身材笨拙,其实灵活非常,几步便已甩开对方。而当兽首再次来到他身边的时候,那枚巨大的黄皮鼓已经从肩上取下,雷鸣帝伸手朝着那张绘着虎头的鼓面轻轻一拍,位于周围的所有事物竟都因此停止了运动,包括那枚烟色的兽首。

    “砰!”

    爆炸一过,兽首应声消散,不留丝毫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