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再生异变
    ,!

    在所有看来,孙长空的这种行为都无异于自取灭亡。本来,让这两位高人将吞天兽带离之后一切都可以就此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可就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整个事情都因此被扭向了另一个极端。

    “瘦子”回头望了一眼他,脸上布满诡异笑容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孙长空先是一愣,而后才镇定了一下,继续道:“呃,好吧!我感觉咱们这么多人对付他一个,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啊!”

    “瘦子”显带玩味打量了他一番,然后饶有兴致道:“那照你所说,怎么才能说得过去呢!”

    孙长空伸出左手食指,又接着伸右手食指,然后将二者碰到一起,随即道:“一对一,如果能一对一地将他打败,恐怕就算是被俘,他也能心甘情愿吧!”

    这时,被抗起来的吞天兽突然大声怪笑,笑得几乎混身抽搐,眼看就要背过气去。

    “哈哈,小子,你难道是疯了不成?你让他们和我一对一单挑,你问问,他们敢吗?”

    听到这,持鼓人显得极不耐烦,转身就要曲膝跳离遮天幕。可谁知,那名“瘦子”居然道:“一对一?也好,我也想领教一下吞天兽到底有何等通天的本领。”

    吞天兽阴恻恻道:“希望你不会因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

    瘦子道:“我电闪真君还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要不,你教教我?”

    此话一出,不只是吞天兽,就连陈家老祖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起来,好像吃到了鱼苦胆一样,样子十分狰狞。

    “原来,你就是电闪真君,怪不得二位有此等修为。既然这样,那这位持鼓人就是雷鸣帝了?”

    瘦子的脸上划过一丝得意,随即看了一眼旁边的持鼓人,笑嘻嘻道:“看来,咱们的名号世间还有人记得啊!”

    出于好奇,孙长空拽了拽冯焱阳的衣袖,小声嘟囔道:“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就连初升大陆之上的巨擘陈家老祖都这般忌惮?”

    冯焱阳转过那张惨白的面庞,嘴巴将张未张,迟疑了好久这才道:“哎,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电闪真君与雷鸣帝的事情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据说就在我们头顶以上,数百万里之外的天界之中,有十位可以掌管创造毁灭的至高无上神明。他们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最强修为,高深莫测的武学功法,还有不容侵犯的神圣权力,他们便是十方天斗神。而从位于我们面前的就是其中两位,他们分别掌管正北与东北两个方位,我们能够见到二位,可能是因为初升大陆恰好落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中吧!”

    瘦子瞥了冯焱阳一眼,后者如遭雷亟,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一介凡人,居然还知道我们十方天斗神的事情,看来你在初升大陆上的地位也低不到哪里啊!不过,你们所了解的,还不及天界历史的亿分之一。而你所说的十方天斗神,早在数以万年之前便已发生了变动。现在天斗神只剩下了八席。不然,我与雷鸣帝也不会来到这里,替别人摆平后事。不过好在,这么多年来,吞天兽的修为并没有精进,万年前我们或许会因为他而头疼。可今时不同往日,我们两个,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两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说着,他又将头转向旁边,看着雷鸣帝肩上的吞天兽,脸色阴森道:“现在杀你,简直比掐死一只婴儿还要简单。”

    面对对方的叫嚣,吞天兽冷笑道:“哼哼,我现在身不由己,你想怎么说都无所谓。可一旦让我找到机会,别说是你们两个,就算是所有的天斗神也休想安宁。仙宗啊仙宗,你果然还是那么老谋深算。你一早算好我在神功就在这几日之内大成,所以故意找些虾兵蟹将来坏我好事。不过,你放心,我吞天兽可不是那么容易束手就擒!”

    一言说罢,只见众人头上的那道裂口竟突然闭合,呼吸之间已经修补完全,看不到有丝毫缝隙。对此,电闪真君倒是不以为然,反而相当淡定。他一把扯过吞天兽的脑袋,咬牙切齿道:“别忘了,你还在我们手上。如果你敢耍花招,小心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雷鸣帝惊咤一声,开口咆哮道:“畜生,还不快快开路,难道你想死不成!”

    说完,他的掌心一吸,那条缠绕在吞天兽身上的捆仙索立时收紧了一寸有余,勒得乳混身上下爆鸣不断,就连眼珠子都因为窒息而变得猩红起来,着实吓人。

    然而,即便是在对自己如此不利的情况之下,吞天兽还是挤出了一惯的笑容,五官扭曲道:“哈哈,你们天斗神不是挺厉害的吗?想出去,自己找路!”

    陈家老祖连忙道:“对对,既然两位大仙在场,难道我们还怕出不去不成?”

    雷鸣帝狠狠瞪了一眼他,声如滚雷道:“要是像你所说的那般轻巧的话,我们还用这么着急吗?吞天兽已经将遮天幕与自己炼成一体,真正的法门只有一个。除非破坏了它,否则我们谁也破不开这里的器壁。”

    “那……”冯焱阳刚要说话,电闪真君已经将话茬截了过去:“你想说只要破坏刚刚的地方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是吧!可他刚才都说了,吞天兽已经与这个法宝融为一体。所以只要他心念一动,法门便会被移到其它地方去,根本无从找寻。”

    孙长空点了点头,摸着下巴道:“所以说,我们被吞天兽完全困住了?”

    电闪真君道:“如果没人帮忙在外面破开一个缺口的话,想从这里出去恐怕真要废些气力。”

    看着吞天兽洋洋得意的神情,陈家老祖心中怒不可遏,抬手就朝对方的面门轰去:“我倒要看看你死了之后还怎么兴风作浪!”

    “不可!”

    电闪真君指袖一挡,直接把陈家老祖撞出了十好几步。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恐怕对方已经口吐鲜血了。

    “仙宗有令,必须要将吞天兽活着带回天界,不然将会重责我们二人。”

    雷鸣帝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然而最终理智战胜了愤怒,他将握起的拳头又一次放下,这才轻轻点了点头。

    “他说的没错,仙宗确实有这么吩咐过。所以,不只是你们,就连我们二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听到这个惊天消息的时候,吞天兽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随即大声呼喊怪笑起来。

    “哈哈,仙宗,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如果没有你那份可笑的仁慈的话,我吞天兽以及那些上古凶兽不知已经死了多少回。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会一次派两位天斗神来捉拿我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不敢小看我。哈哈,我吞天兽还真是荣幸之至呢!”

    他刚要继续说下去,却突然被一枚烟乎乎的东西睹住了嘴巴。起初吞天兽还满不在乎,可物体之中猛然散发出的臭味却令他痛不欲生。

    “呜……呜呜!”

    孙长空站在他的面前,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猛眨着那双明亮的眼睛,故意掐着嗓子道:“怎么,你想问你嘴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吧!”

    说完,他将自己的右脚举到对方的面前,一脸坏笑道:“你还得谢谢我,没有我的鞋子,怎么能让你那张臭嘴停下来呢!”

    看到这里,不只是陈家老祖与冯焱阳,就连二位天斗神也一同大笑起来。看着吞天兽那张涨红的脸庞,一种莫名的爽快感随即浮上心头。

    “哈哈,怎么样啊!吞天兽,你终于知道被人凌辱是什么滋味了吧!”孙长空继续激将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恼羞成怒的吞天兽不知从哪来的巨大力气,竟是硬生生地将两边的腮绑撕开了两道狭长的裂口。如此一来,孙长空的鞋子顺势掉在了地上。而他自己也终于可以开口了。

    “血债血偿!”

    不知怎么的,此时吞天兽的声音变得极为凄厉,就连常年关押在十八层地狱之中的凶魂恶鬼也比不上此时他的万分之一。然而,就在这时,众人的身边突然扬起一阵古怪的阴风。刹那之后,这股诡异的风力已经提升了数以十倍,吹得人都站立不住,更不用说是睁眼看物。可借着紧有的一丝缝隙,孙长空还是看到了罪魁祸首,竟是一直被天缚手禁锢的九阴王。而原本背在他身后的泥坛竟已高高跃起,坛口上的泥封不知何时居然消失无踪,而那股强烈的劲风就是从那里面呼啸而出的。

    这一刻,不只是孙长空,就连电闪真君与雷鸣帝也不禁大惊失色。他们不是不认得坛中的东西,只是让大大出乎二人意料的是,他们没有想到就在这个不算大的空间之中,居然还有另一手棘手的凶煞魔物。

    荒芜出世了。吞天兽的脸上终于绽开了灿烂的笑容,只是因为嘴边的伤口,笑容变得异常古怪,好像一道无底深渊,似要将这世间一切全部吞没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