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电闪雷鸣
    ,!

    人在濒死之时会看到什么?对于这种虚无飘渺的事情,世人向来众说纷纭。有的说会在眼前看到五彩斑斓的光芒;有的说是一片深不见底的烟暗;有的说灵魂出窍,可以俯视周围的所有人与物;还有些人说牛头马面会来为亡魂指引通往阴间的道路。然而,现在陈家老祖并没有遇到他们所说的种种情况。

    他只看到了一道人影。

    这个人的体型很是高大,差不多比他要魁梧整整一倍。单是手臂就有他的腰身粗细,其上均匀分布着粗壮的青筋。他有一头花白的短发,皮肤却是相当紧实,看不出有任何衰老的迹象,但从他的发色来看,此人的年纪应该不会太小。可与这些相比起来,更让他在意的是他肩头之上抗着的一只鼓。没错,不是刀也不是斧,居然是一只红绑黄皮鼓。鼓面之上绘有一只端正的虎头,鼓身处闪烁着一行行金漆经文,看上去神气不凡,一瞧就不是人间的物件。不只是陈家老祖,就连之前稳操胜券的吞天兽也变了脸色,因为他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而这股气,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众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眼前这位突现之人的身上,居然将吞天兽之前的致命一击完全忘记了。而当那道泯灭众生的血量来到那人面前的时候,肩上的那只黄皮鼓居然自行颤动了一下。

    “咚!”

    那鼓声乍一听来并没什么,可随着时间的进行,听鼓之人愕然发现不只是鼓面,就连自己的心肝脾肺肾也随着一同颤抖起来,好像一个个受惊战栗的猫咪似的,显得极为可怜。

    可鼓声真正的目标并不是他们,而是那六柄血色光剑。就在鼓声发出的瞬间,光剑前方的空间之中,光线猛然扭曲,并且被吸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异度空间之中,而那些血剑也随着一同被卷了进去,再无任何回应,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也太厉害了吧!”

    眼见对方不费吹灰之力便化解了吞天兽的杀招,位于后方的孙长空不由得出口赞叹。

    “呵呵,雕虫小技也值得夸耀,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说话的当然是吞天兽。虽然嘴上不轻服软,但心底里他还还是十分清楚对方的实力,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一时之间,他的心中竟然划过一丝悔意。不得不说,今天的变数实在太多,哪怕只少其中之一,眼下的形势也早就明朗了。如今突然冒出了这么个神秘高手,谁胜谁负一下子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抗鼓人突然向前跨出一步,伸那那只空闲出的右手,指着前方的吞天兽鼻子,毫不客气道:“刚才的爆炸,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吞天兽张开双手,摆出一副傲视群雄的王者姿态,声如洪钟地说道:“是我又怎么样!凭你,就想阻止我?”

    他说这句话,只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这样以来不但可以保存实力,还能减少浪费时间,一举两得。然而,话音未落,他便猛然觉得自己的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地疼痛。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世界天旋地转,然后一只足有一寸的大脚随即踩在了他的侧脸之上。而他的整个人,已经平躺在地面之上。

    脚是持鼓人的,动手的自然也是他。孙长空与他的距离虽然不近,但借着不算太强的光线,他还是看到了对方脸上如同刀砌的线条,还有锋如利刃的眉毛,以及灿如银河的双眸。活了二十多年,孙长空从未见过哪一个能和眼前这人一般英明神威,就算说他是天兵天将下凡了不为过。也许,他就是哪一颗星君落入凡间之后的化身也说不定。现在,孙长空心中已经没有丝毫挣扎,他甚至宁愿为对方俯首称臣。

    这应该就所谓的王之霸气吧!

    那人虽然只是一脚着地,但样子却双别人两脚着地还要稳当得多。他俯下身子,透过靴子旁边的夹缝,看着下面的吞天兽,一字一句道:“再敢说大话,分分钟要你的命!”

    这下,不只是其它人,就连吞天兽都有些相信了。从对方的口气以及实力来看,这不是没那种可能。这恐怕就是所谓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吞天兽怎么也没有想到,除了仙宗之外,居然还有第二个可以对自己这般不屑一顾。

    费了好大的力气,吞天兽这才缓过一口气,张口低声道:“你究竟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持鼓人道:“呵呵,就凭你,恐怕还不够资格知道我的身份。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来这,要不是你们制造的噪音太大,传到了外面,我会无缘无故地找上门吗?快说,你是谁?”

    “呵呵,说出来怕吓着你。我就是吞天兽!”

    听罢,持鼓人将吞天兽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更加愤怒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吞天兽是魔兽之的先祖,个头比魔界之中的那些大家伙还要伟岸几分,你看你这副怂相,哪里像吞天兽了?”

    不等吞天兽解释,众人只觉得头上的地方忽然撒下一大片金光,接着孙长空便发现头顶上有白云飘过。他先是一愣,然后脸上便爆发出一阵欢喜。

    “开……开了,遮天幕居然自行打开了。”

    孙长空还没来得及说完,只见那道裂口的边缘处这无征兆地探出一个脑袋,只听对方高吼道:“喂,好了没有?我等了好半天了!”

    听这口气,上面的人与这里的持鼓人是同一伙,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一前一后先后抵达,这才有了刚刚的问话。

    这时,只听持鼓人回复道:“等等,马上!”

    上面的人似是等得不耐烦,于是干脆纵身跳了下来刚好落在了孙长空的身边,这回就连他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这人长得实在消瘦,瘦到让人几乎想不起他是一个活人来。

    眼见此人至少有一丈来高,但体重绝超不过一百二十斤。混身上下除了骨头之外最沉的就是那头垂到腰间的长发。他的脸而长,下巴尖而窄,就好像一支锥子一样,就算拿它扎死人也不用大惊小怪。孙长空再次看向他身上,发现就在他的腰带之上,竟拴着一只银色的锤子。而在它的对立侧,却别着一根一尺来长的锥子。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此人所用的武器正是神话故事之中雷公的神兵,雷公凿。据传说,这雷公凿威力之大,所向无敌。只是因为放招太过缓慢,除非有高人秘术相助才能发挥全部潜力,不然非但不能随心所欲,甚至还要因此背负上一个巨大的累赘,别说是作战,就连装饰都嫌它占地。

    显然,面前这个瘦子并不是后一种人。孙长空甚至可以想象到一会儿对方加入战斗时候的飒爽英姿,动如雷霆,形容得应该就是他这种高手之中的高手吧!

    突然间多了两个实力超凡入圣的强者,战局的优势一下子便倒向了陈家老祖这一边。而联想到之前他脸上的古怪笑意,孙长空可以断定,对方早感应到了他情侣装二人的存在,只是忍住没说罢了。或者他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只能走一看一步;或许,他只是不想那么快地揭晓底牌,和吞天兽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而已。可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都是胜利者,而作为对手,吞天兽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瘦子扯了扯地上吞天兽的一只左脚,这才满脸嫌弃道:“这就是吞天兽,果然是个天性狡猾的阴险之徒。化成这副样子,鬼能认得出他是谁。”

    持鼓人道:“就是就是。就在刚才,我还在为他的身份而头疼不已呢。不过现在好了,你来了,一切魑魅魍魉都休想遁行。”

    说罢,那个瘦子的两眼之中突然跳出了两道湛蓝色的光芒,而后投射在地上的吞天兽身上。

    说来也奇怪,之前还耀武扬威的他刚一触碰到那束蓝光,就好像耗子见了猫似的,非但身体团成一团,就连混身的毛发也不禁因此蜷缩起来,瑟瑟发抖,再也看不到以往的威风。

    呼吸间,只听吞天兽牙齿打架道:“快,快停下来。再这样下去,我会死!”

    听罢,瘦子的脸上显出几分得意,故意延迟了几息这才收回目光,然后阴森道:“嘿嘿,果然是吞天兽。看来,仙宗这次交代的任何终于完成了。”

    听到这里,陈家老祖的毛发全部炸立起来,然后尖声大唱道:“你说什么,你说你们是是仙宗派来的?”

    持鼓人回头看了看他,爱搭不理道:“怎么,你有什么异意不成?”

    陈家老祖连忙陪笑道:“不敢不敢。只是在下不巧也是仙人,但并未见过大仙。不知二位可否方便透露一下身份,以后回到天上,我好上门去感谢一下救命之恩。”

    瘦子摆手道:“不要想太多,仙宗让我们电闪雷鸣下凡,只是为了收服在逃多年的吞天兽,救你不过是顺手的事情而已。如果不是它的话,我们根本就不会插手你们之间的战斗。所以说,是你想多了。”

    持鼓人将手一挥,一条由龙筋炼制的捆仙索随即凭空出现,并像包粽子一样将吞天兽捆得严严实实,任他有再多的力气也休想脱逃。之后,他像抗鼓那样将吞天兽丢到了另一只肩上,扭头就要从之前的那道裂口中出去。然而就在这时,孙长空突然道:

    “慢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