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杀人者 人恒杀之
    ,!

    这件事,如果孙长空不说的话,也许会与晁春来的死一同被带入到阴间之中,再也不会重见天日。但事到如今,他已不想再做隐瞒,于是便将前因经过叙述了一番。

    “没错,当时我杀了狼裔,也就是身怀万恶心的狼族男孩,并且成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就在我准备出手将晁春来,也就是我的义父打昏之际,他居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冯焱阳惊声道:“他自杀了?”

    孙长空点了点头:“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天幕尊者的真正实力竟是那般恐怖,出手之快,根本不容我有半丝反应。他就在我眼皮底下,一掌轰在了自己的天灵之上,当时便留下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凹陷。待我上前观看之时,他已经气若游丝,无力回天了。”

    陈家老道冷峻道:“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孙长空显出一丝无奈:“好吧!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就在临终之前,他将自己平生最为得意的一招春风拂面教授给了我。虽然至今我还没有尽得真传,但眼下学个大概还是差不多的。不信,你瞧!”

    说罢,孙长空猛然提掌,随手向前一伸,一道翠绿色的掌风随即散发而出,不禁是手掌,就连周围的空间也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春味。

    陈家老祖伸手截过面前的掌风,闭目感受,果不其然,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我与晁春来虽没有什么交情,但他的武功我还是认得的。如果不是真心实意地传授,你绝不可能会有这般掌力。看来,你说得还有些可信度。”

    孙长空稍稍站直身子,这让他那原本瘦弱的身材瞬间变得高大魁梧起来。

    “既然这样,他又为何会突然自残呢?”冯焱阳疑惑道。

    听到这,孙长空的脸上显出几分悲痛,显然那段回忆并不是他想记起的。

    “义父他纵横江湖数十载,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只可惜晚年膝下无子,一身本领无人继承。就在与我相识之后,他看到了希望。”

    陈家老祖道:“怪不得他会将自己的得意绝学传授给你,原来他是想让你做自己的关门弟子啊!可既然这样……”

    孙长空紧接道:“他知道我得到了万恶心之后,定然会成为天幕尊府的头号敌人,为了不连累我,他选择牺牲自己,将线索彻底掐断,甚至在死前告诉我,一定要将他的尸身彻底焚烧,以免天尊使身搜魂洗脑**取得他识海之中的记忆片段。”

    这时,远处的吞天兽冷笑道:“可他还是小看了天幕尊府的实力,区区一个人而已,怎么可能不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只要寻着这些线索逐一跟踪,找到你都是迟早的事情。”

    孙长空眼眸显得十分深邃,不时会有光芒闪烁其中。

    “也许,义父他真的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不过,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走向死路,想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所以才会选择那种极端的方式。”

    冯焱阳叹了口气,不知怎的,现在的他十分能体会得到晁春来的良苦用心。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与晁春来都是同一类人。他们都身兼不世神功,但却因为家庭的残缺抑郁难舒。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宁愿用自己一生的功名换取一个美满美满的家,哪怕只有一个平凡的孩子也可以。到了他们这种年纪,最想看到的就是儿女能够陪在自己的身边,一起吃饭,喝茶,偶尔下下棋,画几幅画,这些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生活,在他们眼中就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因为他们本身就不平凡,所以平凡就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

    事情的大概了解清楚,陈家老祖惋惜道:“虽说晁春来不是你杀的,可他却是因你而死。作为一位父亲,他是当之无愧的。可作为儿子,你却令他蒙羞!”

    就在刚刚,他已经下定了决定,非但不会将孙长空纳入自己的门下,还要亲手了结了这个祸生。在他眼中,孙长空行事心狠手辣,为人歹毒阴险,绝不难留在世上,否则将会贻害众生。虽然仅剩半个身体,可眼下他的修为仍不可小觑,要想杀孙长空这样的人,只是分分钟而已。可就是在他准备动手之际,一直沉默不语的吞天兽再次说话了:

    “怎么?又要行使你那可笑的正义之举了吗?”

    陈家老祖头都没回,淡淡道:“怎么?你想阻止我?”

    吞天兽凄厉的笑声再次回荡在空旷的空间之中,许久之后才终于平静。

    “如果我想,你还能活着待在这里吗?话说,你不是神奇的本命仙气么,快点恢复一下自己的伤势吧!最起码,死的时候要留个全尸吧!”

    陈家老祖苦笑了一声,随即道:“我倒是想。可毕竟修为有限,以我现在的境界,每日至多只能使用一次本命仙气,不然会对根基造成不可逆转的灾难。非到万不得已,我是绝不会破例的。”

    吞天兽的脸色变得十分古怪,紧锁的眉头之中有一抹怒气浮动:“是你高估自己,还是太小看了我吞天兽。你以为,凭你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能接得住接下来的第三招。”

    陈家老祖道:“就算能,恐怕也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吞天兽道:“那你还要坚持?难道就不怕死在这里?”

    陈家老祖凛然道:“输人不输阵,没听过这句话吗?要是怕的话,我也不会继续待在这里了。有些事情,总是要去面对的。”

    说着,他扭头再次看向孙长空,斩钉截铁道:“你也一样!”

    就在冯焱阳与九阴王都将注意力放在吞天兽身上的时候,陈家老祖出乎意料地发出一记强力杀掌,直奔后方的孙长空。

    这看似普通的一掌之内,至少融合了三种不同的力量,七种招式,还有无上的意境,将可以做到返璞归真,化腐朽为神奇的空前境界。再加上陈家老祖出招毫无预兆,甚至连抬手的姿势都没有,孙长空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眼见那道无形却似有形的强大威压向自己呼啸而来,他居然想不到任何自救的方式从而躲过面前的劫难。这一刻,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血脉喷张的尖鸣,唯独意外的是,他居然还看到一道不可思议的身影。

    他怎么也想不到,关键时刻救下自己的不是别人,居然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上古凶兽,吞天兽。

    即便这一掌来得再怎么突然,再怎么势在必得,但一切一切在他面前,都成了把戏,玩笑,连唬弄都算不上。吞天兽甚至都没有出手,只凭自己的一口气息,便将那道要命的掌力吹得烟消云散,杀机全无。

    “你!”

    面前自己的救命恩人,孙长空不知该喜还是该悲。这就像你接到了一封讣告,后来才居然是自己媳妇的一样,其中感觉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达。

    显然,吞天兽早已料到了孙长空的反应,于是微笑道:“不用感谢我,我只是看那个老头儿不顺眼而已。等杀了他,我也会把你一起送过去的。”

    孙长空勉强地笑笑,然后才道:“那真得多谢你了。”

    面对眼前的局势,不同于冯焱阳与九阴王,陈家老祖倒是显得极为淡定,好像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似的。突然之间,他竟然发声大笑起来,并用一种嘲笑失败者的傲然口气道:“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居然会为了救一个凡人而动手。吞天兽啊吞天兽,你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啊!”

    吞天兽脸上的笑意全都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彻底凝固,一同停止下来的还有空气,时间,以及处在他身边的所有所有。好像他还说话,这些事物就不会运动了似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

    “随你怎么说都好,反正你的死是已经注定的了。现在我要杀你,我倒要看看,哪一个能救得了你的命!”

    如今的吞天兽修为之高,已经超脱了仙人的范畴,达到了暂时连认知都未曾触及的层面。现在,他所说的每一个字,所吐的每一缕气息,都成为了杀人于顷刻间的暗器。只要他想,孙家老祖可以死上千次万次。不过,吞天兽并不想那么麻烦,一般情况下,生灵死上一次就足够了,无论是人或者是仙。

    于是,吞天兽的杀招便落在了最后的一个字——“命”。他的话音刚落,空间之中便应出现了一枚鲜血淋漓的“杀”字。紧接着,“杀”字上的所有笔画全都摇身一变,幻化成六道血红光剑,并以开天辟地之势,直逼前方的陈家老祖。

    如果说没有之前的那一记偷袭的话,现在的陈家老祖兴许还有还手之力。但刚刚的那一掌已经耗尽了他的大半灵气,内息一时之间还恢复不过来。而吞天兽出招又是如此之迅猛,丝毫不给他准备的时间。如果同时吃下这六道血剑的话,别说是他,就算是整座天幕山也要转瞬化为灰烬。不过,他早已经料到了这一刻,生死刹那,他的脸上居然浮现起诡异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