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陈年旧账
    ,!

    不知从何时起,陈家老祖已经对这个年轻人充满了好感与好奇心,他想不到,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名师指点的普通人,竟然可以取得如此成就,就算是当年的他也要自叹不如。他本以为,瞿厉死了之后,便无人能够再入自己的法眼。可现在他的想法不得不因此改变了,他是真的真的欣赏这位后起之秀,可以的话,他想与对方有进一步的交流。

    孙长空的归灵掌已经到了运用自如的地步,即便是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仍能发挥其中九成以上的威力。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那道突来的风刃才一接触到自己的掌力,便立即消失弥漫,化为几道微风从他的身边划过,竟没有任何杀伤力。那看似凶猛的一击,居然只是一只纸老虎。

    “这……怎么回事!”

    陈家老祖朗声大笑,开口道:“呵呵,不用纳闷,刚才是我对你的试探而已,不要大惊小怪。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还有多少能耐,但没有想到,你的实力大大超乎我的想象。我敢保证,轮回境之下你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第一人,无人是你对手。怎么样,如果我们能从这里逃出去的话,想不想拜我为师?”

    听到这话之后,最高兴的不是孙长空,居然是事外人冯焱阳。他一掌拍打在孙长空的身上,高兴地说道:“小子,你真走运啊!居然能够得到身为仙人的陈家老祖的青睐,真不知道你上辈子修了多少福分。你可知道,普天之下,有多少能人异士都曾幻想可以得到仙人指点。因为他们知道,即便只能继承万分之一的衣钵,也足以令他们受用终生。快,还还快点叩头认宗。”

    说完,冯焱阳的手上暗暗用力,希望让对方跪倒在地。可令他出乎意料的是,孙长空的双膝竟如同灌了铜浆一般,就算他忆使出了五成力量,对方居然仍能纹丝不动。起先他以为这件事让孙长空过于震惊,还没反应过来。可从他的神态上来看,对方的意识十分清楚,头脑比谁都明白。

    孙长空并不想拜师。

    二者稍作僵持,孙长空便道:“老祖美意晚辈心领了,可我毕竟已经有了师门,而且家师对我很好,我也十分满足,只怕要让您失望了。”

    陈家老祖银髯一颤,两条刀眉甚是吓人,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他知道,如果他说了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喂,小子!你是不是被刚才的气流打傻了。老祖不吝赐教,屈尊收徒,这本是万分的荣幸。现在,你居然公然回拒,岂不是浪费了人家的一番心意。快,现在改口还来得及。”

    孙长空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淡然道:“我孙长空做过的事情,绝不会后悔。”

    陈家老祖脸色一变,眼中闪出几丝疑惑,好像是被思绪之中的某件事情绊住了。见此,孙长空欣然道:“看来老祖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没错,前不久让陈府大乱,搞得陈家上下鸡犬不宁的人就是我,孙长空。”

    这下,孙长空再无保留,曾经那股凌厉强盛的气势再次现于身外,令得旁边的冯焱阳不由得连连后退。

    “你……你是疯了不成?”

    孙长空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道:“呵呵,我很好,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老祖真的是陈家祖宗的话,就他老人家就一定听过我的恶名!”

    孙长空脸上的笑意很邪,与他相比起来,吞天兽的恶都变得不值一提。此时,陈家老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这位霜鬓白发的老人,忽然间又老了好几十岁,脸上的皱纹也因此加深了不少,松弛的皮肤从脸颊两侧耷拉下来,就像两面战败的旗帜一样,无精打采。

    然而,与他此刻的心情相比起来,这些都算不上什么。现在陈家老祖的内心极其矛盾,一方面,他为这个害死自己家中族人的罪魁祸首深恶痛疾,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但令一方面,他又为对方过人的胆识惊叹不已,甚至有了几分敬佩之情。对方明知道自己是所向披靡的仙人,居然还敢承认自己令人发指的种种恶行,这份难得的担当,恐怕天底之下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如果他的子孙能有这份气魄,就算是死他也能含笑九泉。

    毕竟是对方主动承认,陈家老祖并没有立即翻脸,而是面不改色道:“孙长空,好名字。而你,也的确是一位好孩子,好弟子。但我实在想不到,你居然就是那个几乎将陈府搞得天翻地覆的年轻人。但是现在想想也对,除了你之外,好像初升大陆之上也没有哪个新秀敢如此胆大妄为了吧!”

    孙长空面露愧色,双手抱拳作揖道:“老祖见谅,长空也是身不由己。实在是陈世杰欺人太甚,先前险些霸占了凤鸣城,之后又胁持了我的几位朋友,将他们置于生死困境,差点就要身遭不测。”

    陈家老祖道:“你说这么多,难道是想得到我的谅解,然后让我放过你。”

    孙长空连忙道:“长空不敢奢望,我只是不想辜负老祖的期望,不想让您的一番努力付之东流。晚辈并不是你所看以的那般光鲜艳丽,相反,我的身上背负了许多别人看不到的罪责。这些东西,是需要我耗尽毕生精力一点一点去偿还的。我这种人,不值得您这般抬爱,真是抱歉。”

    看到孙长空眼中的坚毅,一直鼓着劲的陈家老祖终于叹了口气,随即失落道:“我本以为这个天下之大,足以让我找到一个合适的接班人。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就在咱们几人之中,我居然可以找到与自己家族不共戴天的仇人。唉,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

    随着几声无力的感叹,位于陈家老祖身后的空间从烟尘之中渐渐显露出来。这一刻,孙长空已经不能说话,只见对方竟只剩下了半个,自左肩至右肋下端,其下整个下半身全部消失不见,确切说是被吞天兽的原始空间一口吞下,并与自己一同化为灰烬。更远处,一阵阵凄厉的笑声不时传出,不需要肉眼去看,单从这道笑声就可以知道,发声者究竟是一个何等奸诈之人。

    “原来你就是孙长空啊!我对你的大名可是早有耳闻呢!”

    说罢,那道高昂的声音化为一道焚世飓风,瞬间便将空间中的所有雾霾全部消除。吞天兽还是像往常一样淡定自若,仿佛天下任何事情都无法进入到他的视界之中。不过,他的目光确实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就是孙长空。

    孙长空冷笑一声,随即嘲讽道:“连堂堂吞天兽都能知道在下的身份,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啊!”

    吞天兽继续道:“呵呵,你不说,我也知道,万恶心的事情,一定和你有关吧!”

    孙长空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恢复常态道:“怎么,天幕尊府的人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

    吞天兽道:“那当然,你以为天幕尊府的耳目就是这么不堪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本来我看你一表人才,还有心放你一马,教你为本府效命。不过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就算我能答应,天幕尊府的其它人也不会答应。因为我知道,他们绝不能容忍一个残害卫晁春来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冯焱阳有些明白了什么,于是向孙长空问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和那个晁春来有过节?”

    孙长空笑意变得愈发阴森,就连他周围的空气都因此变得冰冷刺骨起来:“呵呵,没什么,我只是顺手杀了他。”

    冯焱阳的眼睛差点从眼眶之中瞪落出来,他颤抖着手,缓缓指向对方:“你杀了天幕十二尊者之一的晁尊者!你!你!你难道就不怕在初升大陆上没有立足之地吗?”

    孙长空摊开手掌,满不在乎道:“怕,当然怕!但是在利益的诱惑之下,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我也不想,可他毕竟是天幕尊府的人,为了不走露风声,为了我的性命安危,我只能让他去死。”

    这时,陈家老祖接过话茬继续道:“你说你杀了晁春来,就凭你的修为?呵呵,不是我看不起你,但如果我相信你,那就是看不起他。初升大陆之上,谁人不知天幕十二尊者的名号。十二人联手之力,可以与仙人平分秋色,一决高下。晁春来的修为在十十尊者之中虽然算不上顶尖,但也绝不是你能应付得了的,更况且是将其击杀。快说,你的背后究竟还有何人指使!”

    说话之间,陈家老祖那仅存的半道身影之中豁然伸出数道金色气流,转眼之间便将孙长空团团包围。只要他的心念一头,这些气流便会化为无数光箭,让其中目标万箭攒心,死无全尸。然而面对这等阵势,孙长空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就连声音也没有因为紧张发生变化。

    因为,接下来他说的话,无愧于心。

    “晁春来,也就是我的义父,他是自戕而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