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天外之音
    ,!

    天幕山外的剧变已经惊动了方圆百里的众多势力,这里面不只有一些相对弱小的门派,就连一些隐藏在暗中的超级巨擘也为之重现江湖。

    “老邪头,天幕尊府最近的活动貌似有点频繁啊!再这么下去,恐怕那个庞天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这是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房间之中只有十把木椅,而且雕龙画凤,图案各不相同。其中绘有猛虎的座椅之上端坐着一名青髯中年人,他便是那人口中所说的“老邪头”。而再看个说话之人,此时正懒洋洋地歪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他的座椅之上雕刻的是一头健硕的熊罴。然而,这头熊并不一般,因为它居然生着四只手臂,而且个个都是强壮无比,顶端有类似刀刃的利爪加持,看起来十分凶猛。

    不过与这只凶煞相比起来,座上的人就显得温和得多了。当然,他不想温和也不行,因为他长得着实可怜,身体上下竟看到一丝肥肉,简直就是在一把骨肉之上搭上一张松垮的人皮,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具风化多年的干尸。

    然而,与自己病态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是,他的那双眼睛极为有神,这让他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仍显得极为醒目。他就像漆夜之中的一座灯塔,给人于希望与光明。

    “可是这些年来,在庞天的带领之下,天幕一脉蒸蒸日上,繁荣似锦。如果我们妄然插手,说不定会给天幕尊府带来灭顶之灾。”

    “老邪头”说完之后,那个骨瘦如柴的人豁然起身,缓步来到对方的身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不知怎的,那看似寻常的巴掌之中居然有一道道水波涟漪接连荡漾而出,乍一看去甚是绝妙,就好像是在变戏法一般。

    “你活了这么多年,怎么连这点事情都看不透呢?历史本就是在新代代谢之中前进,你又何必为了执着眼前的安宁而维护一个小小的团伙。天幕尊府倒了,说不定还会有地幕,水幕,风幕出现,到了那时,他还会像这般仁慈吗?”

    听了对方的一席话,老邪头的眼中终于爆发出一道绚烂的光芒,如同两只熊熊燃烧的火把,将他的心魂一同烧烤着,煎熬着。

    外面出了那么大的事,天幕尊府之中已经完全沸腾起来。众弟子本以为一个陈立就足忆让他们头疼不已了,可从遮天幕之中泄露出来的迹象来看,事情远远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简单。众尊者齐聚一堂,正在为接下来的对策进行着激烈地讨论。

    “依我看,咱们应该助遮天幕中的那位大能一臂之力。好歹,它也是我们天幕尊府多年以来的守护神,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咱们绝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情、让陈立那个老家伙占了便宜。”

    率先发言的是疾风仲尊,他在十二尊者之中排名第二,地位实力仅次于钟吕大尊,说话极有分量,一般情况之下,他说的就如同天尊亲诏,不容任何置疑。可到了节骨眼上,为了大伙的性命安危,众人之中还是出现了异意。

    “仲尊,你难道以为那位吞天兽真的是位善男信女不成?我可是亲眼见证了数以百计的弟子沦为了那家伙的食物能量。再这么下去,就算把整个天幕尊府搭上都无法满足他的胃口。这样的煞星,真的值得我等舍命相助吗?”

    这回开口的是冬尊,他是十二尊者之中的第四席,除了上面三位之外,就属他的能耐最大。一手寒冬铺降,曾经瞬间夺走了三千人的性命,毫无抵挡之力。不过话又说回来,又有谁能真正抗得住大自然的力量呢?

    冬尊说话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随即凝结出若干细小的冰粒,这让左右两边的**尊与八荒尊苦不堪言,前者随即破口大骂道:“我说老四,你就不能注意一点吗?难道,你想把我们哥俩活活冻死不成?我和你的看法不同,吞天兽就算再怎么不对,但他也是我们天幕尊府的人,就算要处罚,也绝轮不到陈立一个外人来动手。况且,他不远万里来到天幕山,还不知道有什么阴谋,如果真被他击败了吞天兽,那我们就真的变成板上鱼肉了。”

    不同于**尊,八荒尊的话不多,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冬尊摊了摊衣袖,起身就要走,多亏这个时候钟吕大尊走了进来,这才将他拦下:

    “怎么,你想逃命不成?”

    如果说仲尊是天地双尊的发言人的话,那钟吕大尊便是二者的降世真身,不容半死亵渎冲撞。看着他那双冷冽夺人的目光,冬尊只得将气生生吞下,之后又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好好好,你们人多势众,我拧不过。你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冬尊没有怨言。”

    听到这里,仲尊的脸上终于升起一丝笑意,就像之前天尊掌掴大尊的时候一样,温柔之中透着一分诡异,让人望而生畏。

    “冬尊,你也不要太过沮丧,毕竟我们这么多人在场,就算吞天兽要做出格之事,就凭咱们十二……是十一尊者在场,他也不敢太过造次。你就放心吧!”

    这时,沉寂已久的竹尊终于忍耐不住,随即放声道:“放心?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我的弟子也不会惨死在遮天幕之下了。我本想让他参加下个月的峰会,现在倒好,人都死了!”

    说到这里,竹尊的脸上闪出一抹痛苦之色,显然他也是一个爱惜弟子的好师父。只是,天公不作美,让他那天资聪慧的好徒儿夭折殒命,令他抱憾终生。

    郭实很能理解竹尊的心情,于是安慰道:“竹尊,你爱徒如子,这我知道。可眼下大敌当下,我们不能因为一点儿女私情而误了大事。这样,我这里有晁春来生前给我的一枚聚元丹,不如先收下消消气,之后咱们再从长计议。”

    竹尊虽然悲愤交加,但见到那枚闪烁着金色光芒的丹药,他的眼中还是流露出痴迷的光彩,意识到自己失态,他这才轻咳一声接着道:“嗯……还是郭尊者识大体,人死不能复生,我也只能再去培养一名合适的人选了。”

    说罢,他从郭实的手中欣然接过那枚聚元丹,随即把玩起来。眼中的贪色,就好像是在欣赏一位绝世美女一般。

    “这么说来,我们的意见达到了?”钟吕大尊淡淡道。

    仲尊一脸得意,回答道:“看来是这么回事。大尊,看来你来得有些晚了啊!”

    钟吕大尊环视在座众人,然后用一种恍然醒悟的表情道:“是啊!可我来的时候还带来了这个!”

    钟吕大尊随手一丢,一张字卷随即铺展在桌面之上。

    “杀吞天,夺兽灵。”

    这下,在场众人包括仲尊的脸色全部变得难看起来。而就在这时,天幕山脚之下,豁然升起一道刺目的彤云。

    在陈家老祖极力的攻击之下,百掌如来的血量尽数打入到原始空间之中,在一声惊魂骇魄的嘶吼之后,那只烟色气团终于应声炸开,无穷无尽的力量立时涌向四面八方,似乎要将空间之中的所有事物全部化为灰烬。

    虽然只是爆炸余波,但其中蕴含的能量仍然不可小觑。于是凡人来讲,这便是生身之祸,恶灭顶之灾。还有什么比仙人全力一击的力量更加可怕的吗?

    电光火石之间,孙长空已经提起了十二分战意,因为手中没有趁手的武器,他只得运起从沈万秋那里偷学来的归灵三掌,只希望能挡住这致命的一波攻势。

    “行云掌!”

    出掌瞬间,孙长空周身被浮云包裹,就连右侧手臂也一同淹没在了雾气之中。而在随后到来的掌力摧发之下,那道发似飘渺无形的云彩竟化作了一道凌厉的风刃,直面接踵而来的爆炸冲击。

    然而,孙长空的修为与陈家老祖相距太远,更不要说更胜的吞天兽,倒无虚发的行云掌甫一接触到气浪前沿,但立刻溃不成军,轰然瓦解,而孙长空本人即将被那血红色的波浪完全吞没。

    不过,他早已想到了这一点,行云掌虽然厉害,但也不是这道余波的对手。于是,孙长空接着运起了通灵第二击,正是以数量取胜的霰云掌。

    趁着之前行云掌的掌力还没有完全散去,孙长空连忙念诀,那一块块残破的雾气竟然幻化成无数飞蝗一般的光点,一同轰向前方的气浪。

    还真别说,霰云掌依靠着近乎无敌的气势,硬是将爆炸余波挡在了身体的一丈之外,不让一点能量涉及到自己,以及身后的冯焱阳。就在二人以为危机即将渡过的刹那,一道不知从哪而来的风刃破开前方气浪,直逼孙长空的胸前要害。要是中了这一招,恐怕他就要被当场一斫两断了。

    “天!”

    惊呼之间,孙长空一连向后退出十余步,一直来到冯焱阳的身前这才稍稍停下。可那道凤刃速度之快实在匪夷所思,无计可施之下,他只得将通灵第三掌摧动到极致。

    “归灵掌。”

    “好!”

    孙长空出招之时,远处的陈家竟然不禁大声喝彩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