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扛天
    ,!

    天幕山脚之下已经沦为人间地狱,而遮天幕之中亦然没有消停。大量的人类不断涌入到空间之中。这些可怜的天幕弟子,已经不能自制,最为宝贵的生命也沦为了浮萍草芥一般卑贱的事物,在吞天兽恐怖的力量之下,他们的血肉被绞成无数碎屑,然后形成一道道血色喷泉,成为了遮天幕以及吞天兽的营养物质,进而使出更为强大的招式。

    眨眼之间,这个魔头的气势便强盛了数倍之多,这让他那烟色外形竟有了一丝难道的色彩。那是一道惊心动魄的血红。这道红色就像一条灵蛇一样,上下窜动,没有一刻愿意停下来安歇。而随着它的运行,吞天兽的烟眸之中也携上了一抹红晕,而且还像火苗一样跳动,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正在酝酿自己下一次的突袭。

    陈家老祖早就知道,刚刚重生的吞天兽后劲不足的弱点,所以刚刚才敢与之正面为敌。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能够利用遮天幕强行吸收人类精华,使其化为己用,效率之高,实属罕见。在下一波颓势到来之前,吞天兽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他必须要想办法拖住对方。

    “一会儿你们几个见机行事,能逃就逃。这吞天兽已经发狂,没人能阻止得了他。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孙长空意识到陈家老祖的意思,于是关切道:“老祖,您怎么办?”

    陈家老祖的脸上划过一丝悲壮,但随即泰然道:“呵呵,怎么说我也是一名仙人,我就不信,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在这方天地之下,仙人是受仙规保护的,除了仙宗之外,无人可以决定仙人的生死,即便他是吞天兽。”

    这时,冯焱阳接着道:“可是我有一事不明,这吞天兽不是差点被仙宗毁灭吗?既然他现在重新现身,那他老人家不能再杀他一次吗?正好可以弥补以前落下的遗憾。”

    陈家老祖叹了口气,声音低沉道:“要是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就好了,凭仙宗的能耐,别说是吞天兽,就算是和其余九个上古凶兽一起出击,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可现在的问题是,仙人宗本尊向来都喜好游山玩水,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早已不对人间的事情插手。要是想让他老人家现身,恐怕比让你们现在立即成仙成圣还要困难得多吧!”

    孙长空攥紧拳头,两只带着怒火的厉瞳随即投向那道被血红沾染的烟影:“难道,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了吗?如果让他将一切准备妥当,别说是我们,就连天下苍生恐怕都难逃此劫。成了仙能怎么样,最后不还得任人宰割,真是可笑!”

    孙长空的话似乎刺痛了陈家老祖强烈的自尊心,刹那间那一头乌烟亮丽的长发飘飞起来,并以肉眼可见的势头迅速变白,成了一头雪发。然而不仅于此,陈家老祖的整个外貌都瞬间苍老的四五十岁,额头,眼角出现了大量皱纹。可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而且还闪烁着年轻的朝气与活力,叫孙长空也自叹不如。

    “年轻人,你说的没错,就算成为了仙人,也不能保证长生不死。我之所以回到人世之间,就是因为亲眼见证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惨死,所以才毅然决然放弃了天界的奢华生活。不过,这并不能成为你举止不前的理由。禽兽尚有争强好强的本能,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所有智慧的人类呢!我们现在还没死,既然没死那就还没有希望。放心,这吞天兽固然厉害,但今时不同往日,借由他人身体复生的他,实力绝对没有达到巅峰时期。只要我能强行使出十成十的修为,就算是他也要头疼一阵。记住我刚才的话,瞅准时机离开这里。不然,就是我也救不了你!”

    说罢,陈家老祖用力在孙长空肩膀上拍打了几下,以示鼓励。后者早已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堂堂一位仙人,居然不吝赐教,与自己这么个素未谋面的普通人讲道说说教,当真让他受益良多。就在他准备开口致谢的时候,对方已经豁然转身,这一刻孙长空竟发现陈家老祖的身上有残影出现。

    那些残影并不是因为身手太快所导致的障眼法,而是真真切切存在的。现在的陈家老祖,就如同有成千上百个自己相互叠加形成的集合体一般,随意一出手就是十百倍甚至千倍的力量。看到这一幕的吞天兽不禁面色凝重,显然就是他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隐藏了如此通天的神技。

    “是我小瞧了你这个仙人,看来仙宗很是器重你啊!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的千影千手神功传授于你。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练成了第二层百影千手,力量可以瞬间提升五百倍。放眼整个天界,能接下你这一招的,恐怕都不会超过二十个吧!”

    听完吞天兽的话,陈家老祖苦笑地摇摇头,这回他的嘴边已经长满了一尺来长的白须,摆动起来的样子十分轻逸,简直就是他飘渺无拘一生的缩影。

    “你知道这么多,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我知道,就算是现在的我,也绝不是你的对手。但作为对你的尊重,我还是要拿出全部的实力,也算无愧于你这样的绝顶高手。”

    吞天兽猛然放声大笑,声音之大,竟是可以穿透肉身,直达灵魂。孙长空感觉到,如果这声音再继续下去的话,自己的神魂都会因此破碎。这一瞬间,他竟想到了沈青的传给自己的妖圣咆哮功,二者的原理相同,都是靠声音伤人,但境界却是天差地别,显然前者更胜一筹,而这一筹是沈青永远都达不到的高深境界。除去那些令人发指的可恶行径之外,这位上古凶兽还是很值得令人敬佩的。

    面对陈家老祖视死如归的态度,吞天兽的脸上随即涌现出赞赏的神色,毕竟自打他出道以来,能与自己这般叫嚣的,除了仙宗之外恐怕已经再无二人了。单是对方的这份气魄,就足以让天下豪杰黯然失色。稍事停顿,他便接着道:“好!看在你如此无畏无惧的份儿上,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不怕告诉你,现在的我只有从前的五成实力,而且刚刚吸引的那些人类只能支持一柱香的工夫。只要你能挨过这段时间,我不但会放了你,就连他们也能安然无恙地从这里离开。可如果你挨不过的话……”

    吞天兽的眼中闪过一丝毒辣,后面的话不说陈家老祖也知道,一旦失败的话他们几个都得死在这里,绝无生还的可能。

    不过事已至此,他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当然没有。

    “那我还得多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了。既然这样,你就出招吧!”

    陈家老祖缓缓伸出一只右掌,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此时,吞天兽的脸色竟变得极为古怪,好像此时的局面并不是他想看到的一样。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吞天兽突然出招,根本毫无先兆。他一出手,掌心之中便跃出一只烟色兽影。那只兽影只有一个前身,自前爪往后再无其它。但仅仅是一段兽身,便足已惊世骇俗。眼见那豹子模样的烟影爆射而来,陈家老祖面不改色,只是稍稍后退一步,双脚呈丁字,而后手印变幻,掐指念诀,口中道:“八臂罗汉拳!”

    陈家老祖说话之时,正是那道烟色兽影扑至面前的空当。眼见那只致命的兽爪马上就要刺向他的面门,他居然不闪不避,深吐一口浊气,紧接着他的身后空间之中赫然浮现出八道人影,这些人影姿势各异,有站有卧,有张有弛,但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有一只手呈现“拳”形。而随着陈家老祖接下来的吸气,八道人影以及各种拳法全部融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八臂罗汉拳的威力也一同成几十倍骤增。最终,这所有的拳力全部汇入到了他那只朴实无华、向前平伸的拳头之中,与此同时那道烟色豹子也正好撞在了他的拳尖之上。

    “轰!”

    光芒,爆炸,气流,热浪,急剧压缩的能量在瞬间释放,所产生的威力是不可估量的。虽然距离战场中心还有十余丈,但孙长空已经深深体会到了二人交手之时那种惊慑神明的无上力量。如果这一击不是发生在遮天幕之中,而是在天幕山上,恐怕天幕尊府的面年基业都要立即升天吧!但即便这样,就在刚刚冲撞的瞬间,巨额的能量还是让遮天幕的体积立即扩大了整整三倍,要不是作为绝品法宝的他质地坚韧,弹性极佳,也许现在的它就已经被撕成碎片了。

    硝烟即将散去,就在孙长空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一只手掌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谁!”孙长空蓦然回首道。

    “小点儿声!快,跟我走!”

    冯焱阳憋红了脸,正死死盯着前方,他的胸前,不知何时多了一段寒气,殷红的血浆从中汹涌喷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