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遮天幕发威了
    ,!

    九阴王的决断是正确的,就在泥坛即将瓦解的千钧一发之际,阴血咒发挥地奇效,成功修复了那枚要命的窟窿,众人的形势也变得稍稍缓和了起来。

    “老祖,快点阻止我的身体,吞天兽想要放出荒芜!”

    陈家老祖并不知道坛内究竟关着什么东西,可一听到“荒芜”二字的时候,刹那间他的脸色变得比剥了皮的老土豆还难看。荒芜的大名他不是没听过,那可是在远古时期曾经叱咤风云的魔物之首,所过之处生机全灭,寸草不生,荒芜之名因此得来。

    不过,在万年之前,这家伙就应该绝迹了才对,可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还是在眼前这个关乎生死的节骨眼上,一时间他不禁怀疑,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然而,这种种思绪全都在呼吸之间完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阻止吞天兽的行径,以防危情再次发生。

    “好,你可要忍住了,看我的天缚手!”

    说话之间,天空之中忽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手掌,直扑九阴王的方向。虽然吞天兽在极力控制,但陈家老祖的这一招志在必得,哪里会让九阴王如此轻松地逃脱。只见那只手掌才一扑空,便又立即幻化出另一只较小的手掌,并继续朝对方飞了过去。就这样,在数次失利之后,其中一只小到与人类手掌无二的金色手掌豁然钳住了九阴王的脚踝。也就是迟疑的万分之一秒之后,其余的掌影无一例外,悉数掠向九阴王的身体,瞬间便将他围得水泄不通。而这些似乎具有某种神识的手掌在一同制住九阴王之后,迅速愈合,最终回归到起初的模样,将对方死死地攥在掌心之中,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看到这一幕,陈家老祖隔一指,那只巨掌随即黯淡,光亮的外表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手掌形状的坚石。这下,九阴王是彻底被困住了。

    眼见陈家老祖只用一招便将声名显赫的九阴王随手禁锢,孙长空惊得张大了嘴巴,眼中全是惊叹之色。

    “这……这种修为也太过高深了些吧!不求哪天能赶上老祖,就算能学到他的十分之一我也死而无憾了。”

    然而就在这时,冯焱阳突然悠悠道:“仙人与我们凡人之间的差距根本无法用数字来衡量,别说是十分之一,就算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也不是你我能够感悟的。”

    听了对方的话之后,孙长空意识到提升自身境界的重要性。要知道,现在的他不过是个转轮境的修行者,与陈家老祖相差何止万倍?要不是有无二真经图等一系列神功秘术作为支撑,现在的他恐怕已经死了几百回了。从这个方面来讲,他幸运的。所以一直以来孙长空并没有羡慕嫉妒别人修为怎么怎么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在他的眼中,只有最终的力量才是王道。不过见识了陈家祖的神通之后,孙长空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不足,并暗暗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敢上这些曾经凌驾自己的人,或是仙。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陈家老祖早已魂归天际。此刻吞天兽的脸色变得极其恐惧,就连皮肤下方的血管都能清晰可见,不时还能见到规律的跳动,看得人心惊不已。可眼下孙长空更加关心的是,为何对方会和方惜时如此相像,虽然并不是一模一样,但眉梢眼角之间流露出的神色简直如出一辙,不熟悉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是同一人。

    当然,这些都是从外貌这种肤浅的层面来说的,要是论起气质,二者简直截然不同。方惜时正派,慈爱,和谦,副有正义感。而吞天兽的混身上下无不隐隐透着那么一股沉重的邪意,眉宇之间也有烟气浮动。与方惜时相比起来,他的面貌更显消瘦,瘦得甚至有些病态,就好像病入膏肓的人一样。他的印堂乌而无光,比用锅底灰涂过的还要晦气。不过,自始至终,他脸上的笑意却是丝毫未减,只是笑靥之下的含义不尽相同。

    刚一出现的时候,他得意,孤傲,不将众人放在眼里,所以笑意之中充满了戏谑与嘲讽。眼下,陈家老祖轻而易举地制住了九阴王,并且成功阻止了他的计划,吞天兽是极度愤怒的。但为了保持自己强者的姿态,他只得继续强装笑容,可也只是皮笑肉不笑,笑意很冷,就好像脸上挂着一柄刀子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搠到对面的人。

    稍事一顿,吞天兽才继续道:“没想到你这个仙人还真有些能耐,是我小看你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荒芜现世了吗?”

    陈家老祖淡淡一笑,他抬手轻抚了下自己的衣袖,而后漫不经心道:“我也并不是怕它,只是不想被打扰罢了。难道,你就不想与我一对一地打上一架吗?”

    吞天兽的脸上再次扬起几分讥笑,随即道:“打架?哈哈,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成?你可知道,三界六道之内,赶与我正面叫嚣的绝不超过一手之数。”

    说罢,吞天兽真的抬起一只手掌,穿过指隙,陈家老祖看到了对方极尽自信的神情。

    “而你,显然不是他们。”

    也就是话音刚完之际,那只伸平的手臂之上猛然间爆发出不下百道的凌厉气刃,孙长空还没有回过神来,陈家老祖已经跃入空中,而且身体摆出一个十分畸形的动作。

    他的两只手臂,一只向前过胸,一只向后掠背,双腿伸展,劈成一字。他的腰身向前拱起,胸膛却在极力往后收缩,如此一来得不到充足空气的他,脸色登时涨代,脖颈上的青筋也都一同迸了起来。

    即便已经竭尽全力,但陈家老祖的视线仍不敢离开对方的一刻。他的头向后仰仰起,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吞天兽,生怕这家伙还有后招。然而电光火石之间,他的左手手腕处仍然传来了一阵凉意,接着彤彤的血花便在他的手上怒放绽开,好像一只吸血鬼一般,想要借此将他的生机全部吞没。

    不得不说,这个吞天兽确实有独到之处,不然也是会让三界六道闻风丧胆。就在刚刚他发起的上百道气劲之中,大多都是平淡无奇的单向气流。但吞天兽厉害就厉害在,他还能在他们之中夹杂上一些十字,丁字的组合气劲,让人误以为能够简单躲避。刚刚陈家老祖就是这么遭到暗算的。

    虽然他已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其余隐藏在众多气劲之中的“异类”已经相继爆发,在孙长空看来,对方眨眼之间便被血雾包围,吞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这样下去,陈家老祖必败无疑,作为同一阵营的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情急之下,一道灵光突然窜上了他的识海,接着沉寂已久的无二真经图之三,百骨鬼林图光芒大作,数道乌烟的云雾立时破体而出,直入前方陈家老祖的身躯之中。

    说来也奇怪,那道乌烟云雾似是那些血雾的克星,才一出现便已扭转局面,不单压抑住了不停爆发的伤势,居然还将前方飞来的气劲也一同消灭殆尽。陈家老祖脸上的狰狞开始渐渐退去,一股难以言表的愉悦态随即呈现在他那张惨白的脸庞之上,享受的他居然还闭上了双眼,只为充分体会这分难道的安逸。

    “这……这是什么力量,为何可以治愈我的仙人之躯?这不可能!”

    陈家老祖豁然睁开双目,璀璨慑魂的神光随即爆射而出。并无防备的吞天兽被这景象猛地一惊,不禁向后退了半步,神色也变得不安起来。

    “那小子身上有古怪,必须得尽早解决了他!”

    眼见孙长空无意之中使出了此等高深莫测的神技,吞天兽再也按捺不住,于是决定出手先解决了他。一时间,整个空间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就算外面的天幕尊府弟子也能亲眼发现。

    “那个陈家老祖进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不出来!难道,他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不成?”

    这时,一旁另一名年纪稍长的弟子接着道:“陈立是什么样的角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府上的遮天幕固然厉害,但与仙人相比起来不还是要相形见绌的。我猜,最终胜利的还是陈家老祖。”

    然而,话音刚落,二人身形顿时一失,接着便双双飘入空中,一点也不受控制。这回,他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脸上全都浮现出惊恐的表情。刹那间,求生的本能占据至高点,这让他们的声音顿时扩大了三五倍。

    “救命,救命,遮天幕发疯啦!”

    呼叫的同时,二人极目看向四周,紧接着绝望迅速充斥了他们的内心,竟使二人不由得打起了冷战。那是因为,不只是他们,只要是位于遮天幕的生灵,无论是人是兽,是大是小,全都进入了天空之中,便朝着遮天幕下方的那道缺口全力飞去。

    生死之间,他们只觉得面前的遮天幕竟是这般陌生,那已不是一件极品法定,而是连接人世与阴间的幽冥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