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坛子中的秘密
    ,!

    烟发,烟衣,烟靴,就连眼瞳之中的烟色都要远常人浓郁好几倍,就好像刚刚有墨汁染过的一般,使人看过一眼便有一种莫名的窒息感。孙长空看着对方,笑意之中隐隐透着几分苦色,他知道眼前的就是让无数仙人闻风丧胆的上古凶煞,吞天兽。

    借由诸葛红叶的身躯转生为人的他,以人类的面面貌重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一刻空间之中浮现出一股强烈的压抑感,尤其是陈家老祖,他的脸色难看至极,就好像沾上了一层冰霜一样,叫人看了不禁心生寒意。

    当然,这种寒意绝对比不过此时他的心情。多少年了,他已经好久没有类似的感觉。在数千年前的一次偶遇之后,这是他第二次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如今,他甚至不敢将视线移开半分,生怕对方下一秒夺走自己的性命。

    别看九阴王的修为远不如陈家老祖,但正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此时的他才不能完全领略到面前烟衣人的强大之处。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脸上随之出现了一道轻蔑的神情。

    “呵呵,这就是吞天兽的本体吗?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冯焱阳接着道:“就是就是,枉他还吸引了小红叶,没想到还是这么不中用。算了算了,让我来!”

    虽然之前的突袭已经毁去了他的一只手臂,他强大的生命力以及旺盛的精气神令他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伤口已经止血,他终于可以再次放手一搏。

    不等孙长空阻拦,冯焱阳已如天外飞石一般轰然撞向那道漆色的身影。他从容,自信,并且势在必得。在他看来,吞天兽还没有完全恢复往昔的实力,他们必须要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鼓作气拿下胜利。所以,这一次他已使出混身解数,提起十二分的力道,只为一击击毙面前的这位凶煞。

    可就在他距离吞天兽不到一丈的时候,那道伟岸的身躯居然豁然停下。由于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在惯性的作用之下,他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道道水波般的纹路。这些纹路,通出他的皮肤,一直传入到里面的血肉、骨骼,以及奇经八脉之中,好似一道道地震海啸一样,不断冲刷着他的身体,还有灵魂。

    中招的第二瞬后,冯焱阳颓然落地,张口“哇”地吐出一口鲜血。那些血水好像有生命似的,落在地上居然还能不断地翻腾,就像烧开的热水一样,一秒也不肯消停。而就在这时,地面中突然钻出几道烟雾,一包一裏便将那泡血水兜了进去,呼吸之间已经消化殆尽,吃得一干二净。

    看着冯焱阳狼狈的模样,吞天兽“咯咯”地怪笑几声,随即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少能耐,原来只是个假把式罢了。之前你在里面的能耐去哪了,不是扬言要一拳将我击毙吗?来,我就在这里,你能走到我的面前,我立即就把项上人头送上。”

    在展露了自身实力之后,吞天兽显然十分嚣张,即便是陈家老祖他也全然不放在眼里。而与此比较起来,他更加忌惮的是他身后的青年人,一个可以使用烟色火焰的年轻修行者,孙长空。

    吞天兽缓缓抬起手掌,伸手指着孙长空的方向,冷酷道:“那些烟火是你放出来的?”

    孙长空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理直气壮道:“是我怎么样!我的命就在这里,有种就过来拿。”

    被对方这么一激,吞天兽竟被气得冷笑起来,他看了看更靠近自己的陈家老祖,又瞧了一眼用手扶着肋下伤口的九阴王,这才道:“就凭你?呵呵,你还不配让我出手。不过,你既然都说了,我就和你玩玩。那……你就替我去会会他吧!”

    一言说罢,九阴王突然转身,不要命似的冲向仍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孙长空。他没有想到,受伤之后的九阴王居然还有这等实力,更加令他无法理解的是,好端端的九阴王为何会毫无理由地对自己出手呢?

    九阴王的功法以迅猛飒爽为主,一招一式之间都暗含阴柔风劲。眼见对方刚一抬手,孙长空便觉得自己的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这比用烙铁在身上烫一下还要难受好几分,疼得他真咧嘴。

    然而,即便这样,孙长空仍不敢放松警惕,因为真正的杀机这才来到。九阴王真的对他出手了,而且一出手便是他生平最为得意的一套武功,名为九阴神力。

    这部武学经典乃九阴王结合自己多年战斗经验以及所感所悟而创,其中包含九种完全不同的阴之力。眼下,他所使出的便是其中的一种,名为阴风鬼。

    使用“阴风鬼”的九阴王,可以在不接触敌人的情况之下,杀人于百步之外,而不需要耗费多余的力气。此招无声无息,令人无法防备。而且力量之大,足以开山辟石。最为厉害的是,中了阴风鬼的人,将会六神无主,灵识涣散,无法集中精力应对战斗。这时的孙长空只觉得眼前有无数流星飞速划过眼前,马上就要不支晕厥了,生死攸关之间,另一道人影赫然挡在了孙长空的面前,并且一掌按压在他的天灵之中,向其输入精纯的灵气。

    “老祖,你!”

    陈家老祖仍然不动声色,只是轻声说道“别分神”,便继续之前的工作。可这时的九阴王就像发了疯似的,非但六亲不认,就连最起码的道义也不遵守了,就在陈家老祖为孙长空灌输灵气的时候,他那令人琢磨不透的攻势再次向二人袭来。

    这回,他没有移动,而是口中念诀,高喝一声“阴雷神”,那原本被厚重乌云遮蔽的穹顶之中竟豁然出现在一道奇异的亮光。接着,一只龙首牛身的光影破空而来,直奔向方的陈家老祖与孙长空。

    这要是换作别人。眼下恐怕已经是死人一个。可陈家老祖一生经历战役无数,区区一道雷光怎么可能吓得住他。他的右手虽然还在孙长空头上,但一旁的左手却依旧可以活动自如。孙长空看着他,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便看到一道混身冒着火光的兽影骤然跌落在远处的地面之上,几息之后已化为一阵浓烟,消失弥散。

    吞天兽轻轻拍了拍手,欣然道:“不愧是仙人啊!这一出手就有这么大的能耐,看来你并不是那些初进仙门的新生啊!”

    孙长空心头一颤,暗道:“仙门?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这个时候,陈家老祖已经将手从孙长空天灵上收了回来,随即转身看着对方,一脸慵懒道:“我才不稀罕那种鬼地方,就算是用九驾神鸟载着我也不去。”

    吞天兽邪魅的脸颊之上出现了一丝惊色,旋即冷笑道:“怪不得你当了这么久的仙人,居然还是这么点本事,一点进步都没有。不然,单凭你一人之力的话,我还真得掂量掂量。不过现在好了,你这仙人虚有其表,为免多生事端,我只能先把你给解决了。”

    说时迟那时快,吞天兽豁然出击,原本颀长的身形顿时鼓胀了不知多少倍,反正整个空间都好像被他吞了下去似的,景象看起来异常唬人。

    可陈家老祖也不是泛泛之辈,即便对方是吞天兽,他仍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电光火石之间,他猛然翘起一指,朝着空中那道烟影轻轻一点,口中随即道:“破!”紧接着,整个空间的时序都仿佛错落了一般,前进的已经后退,完整的已经解体,高高在上吞天兽也遇到了罕见的重创,他的法身在刚才的一指之下元气大伤,非但不能使出十成十的功力,就连之前的凶兽形态也保持不住,只得再次恢复成人类的模样。

    不同于刚才,此刻吞天兽的脸上尽是毒辣之色。他要杀人,他要泄愤。惟有鲜血与杀戮才能让他的心情好过一些。然而。可要杀一个仙人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于是,他有了另一个主意,然后九阴王就飞了出去。

    原来,此时的九阴王已经成了吞天兽的傀儡,在那些诡异烟色气体的影响之下,他的四肢百骸已全部不受控制,可大脑却是十分清醒,至少还可以看到眼前发出的一切,以及敌人与战友。

    然而,这一次他不得不再次与自己的战友兵刃相向,一个让他最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身后的坛子居然动了。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很。他知道,坛子里的东西一旦现世,必将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还会生灵涂炭。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已自己无上的修为镇压着里面的可怕“东西”。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渐渐力不从心,一天十二个时辰,他必须要花费一半的工夫用到打坐吐纳之上,只有这样他才不至于力竭昏迷。这样的生活一直挨到了前年的一个傍晚,一位神秘的高人告诉了他一个办法,可以很好地镇压坛内之物,那就是给它喂食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