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醒世
    ,!

    最终,血煞老祖化作一滩血水,彻底与这个世界永别。而沈青的身形已经模糊到几乎不可察觉,只剩下一点边缘的轮廓。都说人死之前都会经历一段相当平静的过程,现在他的脸上便有类型的表情。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沈青微微地笑了笑,如释重负道:“不用为我难过,即便你们看不到我,我也会在一个你们所不知道的地方注视着你们。记住,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相信你们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一言说罢,那道仅存的影子终于随着一阵轻风飘散,化为无数星光,犹如天上灿烂繁星,照亮了苏如云,同样也照亮了孙长空。他手扶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沈青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痕迹。他甚至能够感觉到一股股暖流从自己的身体之中不断迸发而出,好似一记记强有力的重拳,捶打着他的意念,以及他的灵魂。从今天开始,他不只要为自己而活,还要将沈青的那一份儿一同继承下去。

    苏如云抹干眼角的泪光,强颜道:“长空,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

    孙长空使尽混身的力气,重重地点了点头,坚信道:“一定是真的,沈前辈一定能够看到我们,我相信!”

    苏如云欣慰地笑笑,随即口念法诀,一道冲天白光豁然降落,正好将孙长空笼罩其中。这一刻,他只觉得整个身体都不再受自己的控制,一种莫名的无力感立即袭上心头。

    “或许,这就是你来到这里的使命。沈青虽然不再了,但他的意志却由你传承下去,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时间到了,你在地狱之中逗留的太长了,再不回去恐怕会对你阳间的生活造成影响。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很好。如果飘渺云巅的人有任何不轨的行为,你就替我好好教训他们。”

    这回,孙长空没有说话,他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忍不住哭出来。一股强大的能量突然贯入到他的双脚之上,并将他猛然托入到天空之中。那些从剑海地狱脱离出来的亡魂簇拥着他,一同升入空中,直到看不到剑海的地方这才纷纷散去。他知道,这些可怜的人们又要经历再一次的洗礼,方能重入轮回。

    “我会的。”

    孙长空睁开双睁开的时候,眼泪便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与此同时,九阴王、冯焱阳还有陈家老祖都在直勾勾地看着他,脸上显现出大片的喜色。

    “醒来醒来,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要就此睡死过去呢!”

    冯焱阳伸手在孙长空身上猛拍了几拍,打得对方差点吐出血来。

    “我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在看着我。”

    陈家老祖道:“这件事说来话长,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出吞天兽的本体来。现在他控制了诸葛红叶的身体,甚至还得到了对方身上的力量,让人防不胜防。如果再次被他偷袭成功的话,别说是你们,就连我也难逃一劫。”

    孙长空擦干泪水,然后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这里可是他的地盘,他要想暗算我们,简直是轻而易举。不如,我们先从这里出去怎么样?”

    陈家老祖面色铁青,俊秀的面庞之上多了分难色,眉头中间也出现了几道难看的褶皱,一看就是遇到了些难以解决的麻烦。

    “我刚才去看过,之前我来时的路已经被完全堵上了,没有一丝空隙。”

    “啊?您确定没有走错路吗?”

    陈家老祖略显不满道:“你当我陈立是凡人吗?我自己从哪里来的难道还搞不清楚?要我说,就是那吞天兽施的手段,改变了遮天幕的构造,将那条通道隐去不见了。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我们困死在这里,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孙长空脑中灵光一现,急不可待道:“您不是还有一身修为吗?凭您的仙人神力,难道还破不开区区的遮天幕?”

    陈家老祖面露愧色,接着道:“要说以前的话,我挥挥手都能将这道乌云撕成碎片。可自从吞天兽恢复了力量之后,这里就变得坚不可摧了,我也没有办法。”

    好不容易看到的一丝希望就这么破灭了,这让谁都得丧失信心。不过,有了地狱之行之后,如今的孙长空已经脱胎换骨。他坚信,只要人在,希望就在。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都过来了,难道还会被一只活了几千年的畜生难住不成?

    孙长空的头脑飞速运转,一想到之前刚一进入到遮天幕之中的时候,另一道妙计随即浮上心头。

    “对了,我还有无二真经图。”

    说时迟那时快,孙长空眼中寒光一闪,不下百道烟色火焰立即从他的身体上下狂窜而出,犹如一条条灵活的玄蛇,射入到四面八方的云壁之中,留下了一个个烟色的窟窿。

    没过一会儿,这些窟窿的口径越来越大,深度也随同一起向内部扩展。眼下,他们所在这道空间,就好像一张溃烂的脸皮一样,到处都是被侵蚀腐坏的惨象。而那些烟色火焰仿佛不知疲倦似的,仍然继续“肆意”扩张势力,眨眼之间已将这里毁得七七八八,空间大小足足增加了三倍有余。

    眼见孙长空举手投足之间就已展现出此等强悍的实力,作为老前辈,也是在场众人修为最为高深的陈家老祖,不由得露出了敬佩的神色,神光注视着对方,汗颜道:“小小年纪就有这等能耐,加以时日,必定能成就一番霸业。可惜,我们陈家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么一位翘楚独秀啊!”

    冯焱阳看了他一眼,然后道:“陈世杰陈少主不也是少见的练武奇才吗?据说他天生百毒不侵,修炼起来一日千里,让人望尘莫及。能有这种后人,您应该高兴才是啊!”

    陈家老祖黯然道:“我曾经也这么样。可无奈这孩子在陈家尔虞我诈的环境之中待久了,竟染上了不良风气,变得心胸狭窄,手段狠辣,失去了王者应有度量与气魄。陈家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千年底蕴,我绝不能交给这样的他。所以,我才会选择字辈更低的少麟来接替少主之位。”

    九阴王看出了陈家老祖的痛点,于是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这些事情先不说,还是看看眼下的局势再做决定吧!”

    说罢,三人脚下随即传来一阵异样的晃动,那种令人心悸的颤抖,就好像一只正在急速喘息的野兽一样,时刻都在准备发动攻击。也是在万分之一秒之后,一道可以毁灭世间任何物体的力量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撕裂地面的同时,随即涌向众人。就下,就连陈家老祖也不能淡定了。

    呼吸间,他已使出了八招,招招都是蕴含仙人神力的强大招式。然而,直到第八招使出的刹那,那股不断逼近自己的能量这才烟消云散,化为缕缕青烟。惊魂未定的他还没缓过神来,便接连听到了两声惨嚎。

    先叫的是冯焱阳,他的修为在三人之中最低,所以败下阵来的也最快。他甚至还没有看清对方的样子,便已被当场毁去一臂,森白的肱骨暴露在外,一股股鲜红刺目的血液顺着创口不停喷涌而出。他虽然惊恐,但理智告诉自己,这个时候绝不能自乱阵脚。不然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被对方轻易拿下。为了生存,他只得全神贯注注视着四周,以防对方第二轮的突袭。而就在这个时候,九阴王也败下阵来。

    那道从地下钻出来的烟影几乎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便已来到了他的身前,并且搠入右侧肋下的部分之中。因为背后坛子阻挡的缘故,那道攻击才没有将他洞穿。在内力反扑之下,周围的肌肉将那道烟影强行锁在了伤口之中,这时九阴王才看清,那居然是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这不知名的尾巴细长无比,但却是硬如钢铁,开山破石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再加上九阴王毫无准备,所以一上来便吃了大亏,形势不容乐观。

    然而,九阴王也是一名狠角色,对手能重创自己,他又怎能让对方好过?电光火石之间,他聚起一道阴世焚天剑,挥手斩在了那条宛如烟棍的尾巴之上。这一剑快如流星,惊天动地,竟将那条尾巴一斫为二。那尾巴的主人遭遇了断尾之痛,随即将其余的尾巴一抖,灰溜溜地重新收入到地面的裂口之中,没了踪影。确定对方没了动静之后,九阴王这才将体内的尾尖拔了起来。可谁承想,那尾巴上的绒毛竟如钢针一般坚硬无比,强行扯动会对周围伤口造成二次伤害。九阴王用力过猛,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尾尖带下了一大块血肉,剧痛之下这才会发出凄厉的惨叫,当真瘆人。

    眼见一招之下便能教三名高手当场失势,孙长空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防对方趁其不备,暗算自己。可在就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面前溃烂的墙壁之上,居然慢慢浮现出一道身影。那人好像就是从地狱之中跑出来的幽魂一样,混身上下都散发着阴冷的寒气。

    “这就是吞天兽的真正面目吗?看来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孙长空喃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