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珍珑棋局
    ,!

    眼见沈青的身形越来越是模糊,孙长空连忙上前,一把扶住对方冰冷的手臂,悲痛欲绝道:“前辈,你为何要……”

    如今,沈青的心中无比平静,或许是因为他已无心的缘故,或许是因为他已经看透生死,早已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有些事物,总比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比如至亲的性命。

    孙长空并未喊过沈青一声“义父”,但他早已将对方看作自己的亲生骨肉对待,一个心地善良、无比慈爱的父亲,怎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哪怕是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他也要从死神的手中拯救孙长空。

    现在,孙长空活了,而他的使命也终于完成。他不再说话,但满面洋溢的笑容就是最最感人的话语。孙长空哭得已经泣不成声,而托着沈青的苏如云已不再流泪。事已至此,哭没有用,她唯一要做且必须要做的,就是为自己的夫君,孙长空的干爹,讨回一个公道。

    没有了苏如云与沈青的灵气支撑,十方救苦大慈大悲悯生阵又再次恢复了平常。原本想借此机会脱离苦海、重回六道的众多亡魂,同样不幸地再次坠入了那片赤红的剑海之中。怨念凶戾又一回袭入到他们的灵魂之中,好像一条条噬心虫一般,缓慢地侵蚀着他们几乎已经纯洁的心灵。这种痛比用铁钉穿指还要厉害十倍,那些亡魂的哀嚎声犹如一柄破天魔剑,狠狠刺入到天空之中,瞬间闪电霹雳将整块天穹轰成了无数碎块,恨不得立刻就从上面掉下来。

    然而,苏如云对此竟然视而不见,仿佛这天地之间再我其它事情能引起她的注意似的。对面的血煞老祖显然还没有意识到惹怒一个女人,一个好母亲,一个好媳妇的下场,更何况他还杀了她深爱的情郞——一个就算用全世界都无法与之媲美的重要人。不知为何,在滚烫的焚孽岩之中待了无数岁月的血煞老祖居然感受到了从无有关的寒意。那种寒是由里及外、透彻心扉的,好像吹口气都能将空气凝结一样。终于,他发现了问题所在。但不幸的是,他也发现了不妙的情况。

    那是一柄带着浓重古老气息的宝剑,剑身,剑锷,剑柄,剑鞘全都平淡无华,甚至还有那么些寒酸,就连最起码的剑穗也索性省了,这让外人根本想象不到这居然是一个美丽女子的武器。

    苏如云舍弃了浮华,舍弃了炫丽,只为让自己的剑招务必达到极致,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全部是万中无一的。对于她来讲,哪怕是颗灰尘都有可能影响他对剑的掌握,因此她宁愿不用剑穗,于是便有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飘渺云巅掌门。

    实际上,她与她的剑是一样的,为了让自己做一个歇斯底里的人,他索性放弃了世间的荣华富贵,只为寻找自己心中那份真情。为此,她耗尽心血,被关在度日如年的异世之中,最后还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令人惋惜。

    可她自己却不以然,因为苏如云本就是这样的一个重情重义的性情女子,即使死亡站在她的面前,也能毫无畏惧。一个人连死都不怕,那世界上还有什么事物能够打得倒她?由此产生的力量,更是无法估量的。

    血煞老祖的修为实力本在苏如云之上,甚至就算她们夫妻二人强强连手也拿他没有办法。可就在刚刚的万分之一刹那间,古风宝剑摧枯拉朽地射入到血煞老祖的胸膛之中,同样伤在心口位置。不同于正常人,他的身体之中已没有血液,早已被沉积了数万年的焚孽岩石所充满。

    岩浆顺着古风剑刃汨汨地窜了出来。每一次的心脏跳动,都能泵出将近一碗的岩浆。就这样,血煞老祖立即萎靡了下来,就连脸上的红光也都不不见,只剩下恐惧惊愕的惨白。

    他没有想到,自己堂堂血煞盟盟主,居然也会栽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女子手中,而且败得还是这般迅速,这般绝望,他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身体便随之瘪了下来。他的皮肤开始起皱,两只原来炯炯有神的眼珠子也一同凹陷下去,只留下一双窟窿。他的头发变得稀疏,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清。他的牙齿像老人那样松动,然后又因此喘了口大气被吹倒了七八颗。他最最引以为傲的双手失去了从前的弹性,也不再那般坚实有力,就像秋后的庄稼一样,耷拉在身体两侧,随时都有可能从躯干上脱落。

    没有人可以理解,为何古风一剑可以有如此威力,就连他的主人苏如云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攻势能取得这般神效。然而,这一切还要从血煞老祖的身上说起。

    就在盘古开天辟地、日月星光还不是那么分明的时候,这片大陆之上便已有人类的存在。在经过了漫长的原始社会之后,人类知道了团结的力量,也明白了集体的重要性,之后便有了部落一说。可后人万万没有想到,就在那个时候就有了门派的前身,也就是血煞盟。

    当时的血煞盟还叫血歃盟,大家为了寻求强大的势力保护自己,于是便纷纷歃血为盟,加入了血歃盟。当时,作为领导者的血煞老祖,那是站在人类顶尖的存在,除了飘渺的仙人之外,他便是初升大陆的神明。

    可好景不长,血歃盟的壮大侵害了其它弱小势力的利益,于是在一夜之间,八个门派合成了一个组织,便有了至今都还存在于世的超级势力,八方神社。

    八方神社的出现让血歃盟感应到了前所未有的紧迫感,流血牺牲是每天的必经之事。但可惜的是,后者多以战败告终,势力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曾经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就被对方一天一天这么蚕食下去,迟早会被完全吞并。就在这个时候,血煞老祖得知了血污神的存在,并且开始没日没夜做法祭祀,只为从对方的手中得到可以与八方神社平起平坐的力量。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凌晨,他的祈祷终于得到了回应,一道毫无征兆的天雷轰然落下,正好击中正赤luo上身的血煞老祖,超高的温度以及强大的毁灭力几乎让他的身躯支离破碎。得知了血煞老祖身遭“天谴”的事情之后,八方神社士气大振,并决定在第二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对血歃盟发动总攻。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常人的理解,本应该重伤卧床的血煞老祖居然奇迹般地活了过来,而且奔到了战场之上,与当时八方神社的八位神使展开了一场旷世大战。就连血歃盟的人都认为,血煞老祖以一敌八,必死无疑。可他的身体在遭受了雷电轰击之后不知发生了怎样的异变,力量源源不绝,好似永远不会疲倦一般。而锐器刺入他的身体之中,非但不能造成伤害,反而还会被滚烫的鲜血熔成铁水,而他自己却没有任何不适。就这样,血歃盟与八方神社大战了十天十夜,最终血煞老祖被搜神钉钉到了沃石之上,身死首亡。但就在魂飞魄散的前一刻,他将毕生修为化作了四枚血煞神掌,强行让四名神使给自己垫背,与他一同落入了地狱之中上,永世不得超生。

    坠入剑海地狱的血煞老祖仍然嚣张横行,剑海池险些毁在他的血功之下。多亏阎王及早发现隐患,用九千九百九十九柄镇魔剑融合炼化成一道空前的镇魔封禁大阵,将他的亡魂强行困在剑海之中,这才有了今日地狱的安宁。否则,不只是剑海地狱,就连邻近的冰雪地狱。炮烙地狱也会因此灭亡。

    可镇魔封禁大阵的力量并不是长盛不衰的。在岁月的冲刷之下,法阵的封印能力一日不如一日,恰好今天又到了替换焚孽岩的日子,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之外,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来了,而血煞老祖则应劫出现。

    但出乎意料的是,曾经显赫一时的血煞老祖居然会如此轻松地败倒在苏如云的剑招之下,不只是孙长空,就连远在阎罗殿上的阎王与崔判官二人也全然目瞪口呆,惊讶的神色迟迟不肯散去。

    “看到了吗小崔!我就说了,这个女人的实力不可小觑,如果把她的灵魂重要投回人间的话,加以时日说不定能成就另一部传说。”

    崔判官的脸色稍稍难看,好在周围没有外人在场,否则一句“小崔”足以让他在其它判官面前好几百年之中都抬下起头来。

    “阎王大人独具慧眼,能看出来自是不奇怪。只是……”

    阎王的笑容突然一顿,随即道:“怎么?你还有什么高见?”

    崔判官卑躬道:“臣不敢。只是通过刚才的观察,臣发现在击败血煞老祖的一瞬间,苏如云的修为只是短暂性地提升了数倍,之后便又恢复到了正常状况。也许,凭她现在的造诣,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一旦陷入到长期地缠斗之中,力有不继,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阎王微微点了点头,张口叹了口气。那道气飘入空中,竟然显现出紫色的烟雾,看上去着实神奇,这便是阎王独一无二的体质,随心紫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