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心
    ,!

    虽然血煞老祖的修为、力量、气势都是自己从未遇见过的,但眼下他已别无选择,只得全力迎战。

    好在,之前苏如云与沈青已经将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除了刀法之外,他已经习得了升云战法之中的剑招,名作云来势剑。

    在一定程度来说,势要强于气。而眼下血煞老祖所用的血屠一线天就是气发挥极致所形成的产物。而对付这样的力量,只有“势式”方能与之一战。

    因此是用以势为招,所以孙长空不需要移动半分,便能施展招式。一时间,他眼中的两枚青旋开始急速旋转,然后化为两道氤氲雾气弥漫在身体四周。可那道血光丝线迅速更快,直接将气旋一劈两半,好像根本连半点力气都没有耗费似的,一切发生的都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应当,好像这道血光就是孙长空命中的凶兆、克星一般。

    “云来势剑第一招,势如破竹!”

    电光火石这间,那被撕裂的气旋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道异样的光芒,随即不断聚集,形成一道道道剑光,不断融入到那道血光之中。而随着每一次的愈合,血屠一线天的威力都会减小数分,等到来孙长空身前的时候,已经微弱到几乎不要察觉。接着,他的鼻梁之上浮出一道淡淡的血痕,连血痕都没来得及渗出,血煞老祖的第一招就这么被化解了。

    看着那团神秘的雾气,血煞老祖的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他虽然有所保留,而且保留的部分相当之多,但看到孙长空如此轻描淡写接下自己杀招的时候,还是不禁大吃一惊,眉头紧锁,目中有火光攒动。但不管怎么说,这第一招孙长空是有惊无险的接下了。

    对孙长空的实力有了初步了解之后,这第二招血煞老祖势在必得,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救下这个小子。刹那间,剑海地狱上空阴雷阵阵,紫电奔腾。一道血色彤云不期而至,如同一只巨大的魔掌一般,直接将那天空称成了刺目的鲜红色。

    似乎感应到了天中的异象,血煞老祖的身体同样发生了变化。只见他身上的经脉高高隆起,好像无数条蚯蚓在皮下潜伏一样,看上去让人作呕。然而,他本人对此倒是相当满意,脸上尽显嚣张狂色。随即,右手之上浮现出一只巴掌大小的赤色气团,乍一看去就好像有一泡血流动在他的掌心之中似的,中心位置处忽而冒出一只布满血色的眼珠,上下左右四处转溜,好像恨不得要从气团之中逃出去。

    “看你怎么吃下我这一招,血眸惊神劫。”

    血煞老祖说话之际,天空之上立即倒映出气团之中那只眼球的影像,如此一来孙长空竟觉得自己混身上下,从内至外,无一幸免,全都暴露在了对方那只“血眸”之下,无所遁行。不过,这一招血眸惊神劫远没有他看到的那么简单。

    这只血眸不但可以看清敌人的动向,提前做出精准的预判。而且还能内视人类体内的灵气流向,从而知晓更加全面地了解对方的意图,让孙长空的计谋无法得逞。刹那间,天空之中突降一道血色闪电,不偏不倚,刚好落在血煞老祖的身躯之上。一般说来,遭到这种堪比天兆的自然力量袭击的人,多半都要一命呜呼、死无全尸。然而,血煞老祖非但没有出现不适反应,就连整体的力量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层次。尤其是他掌中的那团血色气团,竟又幻化成一道霹雳模样的长刃,在其全力地摧动之下,径直射向对面的孙长空。

    血色长刃脱手之际,隐藏其中的恐怖力量开始肆意漫延,一时间孙长空眼前所见的空间之内,全部被紫色电光所遍布,那些运气不好的灵魂刚一触碰到这些电光,便立即灰飞烟灭,连惨救的机会都没有,便化为了乌有。

    可这些都只是次要的。最让孙长空忌惮的还是那支霹雳血刃。

    与之前的血屠一线天不同,这次的攻击来势十分之缓,缓慢到让人不禁怀疑的程度。可每当孙长空试图闪躲的时候,对方总能准确无误地将矛头指向他所在方位,分毫不差。转眼间,三息过去了,血刃已经来到了孙长空身前,不到一丈的范围之内,他必须要做出反应,不然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生死时刻,孙长空想起了麒麟诀之中的破字诀。作为自己最为喜爱的刀法之一,破字诀曾为他立下过无数战功,死于其刀下的亡魂不计其数。面前的这枚霹雳血刃如势如此之猛,除此之法他已想不出更好的应对办法。于是乎,他的口中随即大喝一声,一道麒麟幻影随即浮现在他的头顶之上。

    “杀机伏,麒麟现,破字一出,天地灭!”

    孙长空以剑为刀,虽不能发挥刀诀之中的全部力量,但有了古风作为帮称,仍能释放出相当可观的威力。就在古风斩落之际,那道麒麟幻影纵身一跃,化为无数灵气随即涌入到剑身之中。此刻,古风就是麒麟,麒麟就是剑式。霹雳血刃虽然来势汹汹,但仍能感觉到不少威胁。恍惚间,他竟幻化出两道分身,一左一右双面包夹古风长剑,希望能将他拦截下来。

    然而,麒麟刀诀的力量岂是他一道妖灵所能窥探出的,那两道分身还没来到跟前,便被古风之中溢出的刀气斩成了千断万断,直接消散。这样一来,便成了古风麒麟迎战血煞老祖的血眸惊神劫。

    仍待在远地怕血煞老祖面色铁青,他的双掌已经胀得通红一片,显然刚才的那一击已经耗费了他不少的气力。眼看自己的惊神劫马上就要被斫成两半,他的眼中猛然闪过一丝狠色,随即高吼一声道:“来!”

    这一声“来”,急促到让人窒息,但却如同天籁梵音一般,深入人心。

    受到血煞老祖的召唤,原本悬挂在天空之中的血眸骤然一震,而后迅速收拢,化为另一道赤色闪电直逼孙长空的身前要害。要是中了一招,别说是命,就连三魂七魄也要化为灰烬。孙长空已经好久没有感觉到这种致命的信号了。可就在这生死关头,一道人影赫然显现,大袖一挥,已将那道凶险的雷光震出了数丈之外。

    即便如此,对方仍没有就此作罢。稍微一顿,血色雷光再次攻击,那人竟也不作准备,只是单单翘起一只食指,朝着雷光一削,后者便如同失了魂似的,随风飘散。

    “沈前辈,你怎么来了?”

    看到突然出现的沈青,孙长空极为兴奋,他知道自己已经暂时安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胸间猛然传来一道异样的刺痛,而刚刚还停留在古风之剑的初始血刃已经悄然不见,回首一望,竟已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噗!”

    一道血箭夺口而出,所有的生命力都在此刻被一同抽离。孙长空的口中虽是在淌血,但速度竟还敢不上胸间伤口的十分之一。如果站在孙长空身前的话,可以穿过他的身体看到后面的情况。因为,刚刚的霹雳血刃已经将他的身躯洞穿,并且捎带着将他的心脏一同移除,只留下了一个不能填补的缺口。

    沈青蓦然回头,看到如此模样的孙长空,他一下子便飞了过去,一把托住对方的身体,不使其坠入焚孽岩中。

    如今,孙长空的目光已经涣散,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微弱,眼看就要魂归天际。而就在另一边,人间,现实的世界之中,孙长空的身体同样出现了变化。

    “九阴王,你看这小子怎么了,为何脸色越来越难看。”

    冯焱阳的眼光最毒,一看便瞧出了孙长空的异常。九阴王上前一探,当即大叫了一声,随即道:“不好,这小子的神魂突然涣散,恐怕是在幻境之中遇到了灭顶之灾,性命难保啊!”

    听到这,冯焱阳再也待不住了,起身连忙道“九阴王,这你可得帮帮忙啊!我们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这里。”

    听到二人的对话,坐在一边休养生息的陈家老祖也慢慢睁开双眼,他叹了口气,然后才道:“生死由命,现在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帮不了他。眼下,他正在自己潜意识之中,说到底,一切的魔障都是他的心魔所化。只要能够战胜心魔,就算是仙宗出现在他的幻境之中也不能将他怎样。相反,如果他放弃了求生的**,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也能轻取他的性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物染尘埃。”

    孙长空不禁打了个冷颤,不知为何,他那原本涣散的魂识居然再次凝聚起来。他抬起眼皮,赫然发现自己的身前多了一道身影,苏如云,是他的干娘。此刻的她正扶着自己的爱人沈青,双双站立在自己的面前。

    “沈青,你为何这么傻。你把自己的心脏给了他,这样你也会死的,而且还会魂飞魄散,再无转生的可能啊!”

    沈青手扶着空荡荡的心口,勉强地笑了笑,然后道:“你是我的妻子,孙长空是你的义子,也就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呢!不用难过,这就是命!”

    孙长空听到二人的对话,眼前随即模糊起来,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不断向下流淌,落入到岩浆之中,蒸腾起缕缕青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