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没有办法的办法
    ,!

    孙长空怎么也想不通,对方的招式并未碰到自己,为何胸口会无缘无故地窜血呢,而且势头如此之猛,分分钟之内就能要了自己性命。他虽然惊慌,但也为不是坐以待毙,电光火石之间他将混身的灵气全部集中在身前,并使之幻化成一道无形的气盾,将那道即将离体的精血强行拦住,把自己的伤害降低到最小。

    “想要我孙长空的命,没那么容易!”

    就在孙长空聚气抵御之际,他的手中突然连发气劲,动如疾风,却又能不动声色,难以察觉,“唰唰唰”几道尖啸过后,血煞老祖的身上已经浮起数次涟漪,冲击之后的余波肆意地向周围扩散,一直飘向远方。

    偷袭虽然没能成功,但孙长空成功吸引了对方的注意,让道诡异的血光暂时一滞,趁着这个机会,他急忙施展身法,瞬间已踏出一二十步,来到了数十丈之外。至此,他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宁,之前浮出体外的精血也终于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四肢上的无力感也随之消失。

    “太险了,要不是分散他的注意力,恐怕现在的我已经是死人一个了吧!话说回来,这个名叫血煞老祖的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剑海之中的无数铁链都要栓在他一人的身上,难道他真的有这么难对付,要集合整个剑海地狱的力量方能压制?”

    就在孙长空对眼前煞星心感莫名其妙之际,血煞老祖已经再次将视线投向了他的身体。这下,孙长空只觉得自己混身上下都已被数不尽的神兵利器所瞄准,随便的一个动作都可能导致自己惨死当场。如今,他已无从选择,只得听天由命。

    “这位前辈,你为何要出手伤人,难道我们之前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吗?”

    听罢,血煞老祖轻扶红髯,随即朗声道:“老夫自在惯了,想杀谁就杀谁,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不成。否则,阎王老儿怎会用如此之多的剑锁困住我呢?呵呵,不过他以为这点花招就能制得住我血煞老祖吗?真是太过天真!”

    一言方尽,血煞老祖张口吐出数枚真气,真气化为一道道绚烂火光,径直没入到岩浆之中。不一会,剑海池内便接连爆发起一连串的轰响,能量之大,竟将其中的焚孽岩送上了数十丈高的天空之中。而随之一同掠起的还有在里面接受洗礼的众多灵魂。此刻,他们一个个正处在紧要关头,距离大功告成只有一步之遥。眼下,在血煞老祖霸道凶戾真气的刺激之下,体内的怨念再次有了复苏的迹象,一道道淡蓝色的灵魂眨眼间便成了血红色,而且五官错位,鲜血淋漓,看起来十分惊恐。

    随着爆炸不断发生之后,林立在剑海池之中成千上万的铁剑竟然出现了少有悸动。它们看起来就像受到惊吓的孩子一样,待在原地天瑟瑟发抖,漫地的铁链也一同晃动起来,“哗啦哗啦”听得人口干舌燥,心神难宁。最要命的是,那些原本安放在剑海之中的焚孽岩也出现了少有的异变,只见在岩浆的表面之上,居然开始大片冷却,之前沉浸其中的灵魂被强行禁锢其中,就算想飞升轮回也成了奢望。他们将头探出岩浆,一个个面相狰狞,双手不停挥舞,好像要把孙长空也一起挤进来似的。看到这一幕,孙长空随即大声喝斥道:“你这个老杂毛,到底是何居心,难道一定要把地狱搞得天翻地覆才肯罢休!”

    血煞老祖仰天长笑,面色阴森道:“嘿嘿,你说得没错,我就是要将这方地狱毁得面目全非,鸡犬不宁。他们越是要镇压我,我便越要让他们看看,血煞老祖不是那么容易低头的。这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大戏在那里!”

    说完,他扭头看向远处的那道正在熠熠生辉的法阵,他的目如剑,笑藏刀,哪怕一个呼吸都似有万种杀机,看得人不敢有丝毫分神,生怕出现什么意外。不过,至此孙长空也终于明白了对方意图,原来他的真正目的是要阻止苏如云与沈青激活十方救苦大慈大悲悯生阵。

    孙长空想都没想,纵身一跃便已拦到对方面前,声色俱厉道:“你这个老不死的,休想打法阵的主意。要想,到那,先过我这关!”

    血煞老祖上前打量了他一眼,脸上浮现出一股极端的嘲讽,他狂笑了两声,然后伸手一指前方道:“就凭你?小娃娃,你有那种本事吗?别说阻拦我,你恐怕连我三招都接不下吧!”

    孙长空握了握手中的古风宝剑,强颜道:“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况且你说三招也太过大言不惭了吧!”

    血煞老祖道:“好,就三招。只要你能接得下老夫三招,我便会束手就擒,任你发落。不过你要是接不住的话……”

    “接不住怎么样?”孙长空急忙问道。

    “不只是你,就连整个剑海地狱都要为你的轻佻行为陪葬!”

    血煞老祖的尾音就像一柄尖刀一样,狠狠刺进了他的心缝之中。整个剑海地狱,他没有想到,一时的冲动行为居然会给这里带来空前的巨大危机。

    “这个血煞老祖果然是个疯子,张口就要剑海地狱陪葬。看来阎王大人把这家伙锁在这里是应该的。不对!应该给他凌迟处死了才对。可现在的问题是,我的肉身并未在这,许多力量都难以施展。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是不是能承受得住这厮的三招而不死,这……真是个艰巨的考验啊!”

    孙长空目光呆滞,精神陷入了深深了思考之中。而血煞老祖却没有那么好的耐性,隔空叫嚣道:“喂,小子,你到底想好了没有。不管你的决定如何,今天我一定会让剑海地狱成为了血池。所以,你就不用再纠结了,快快过来送死吧!”

    刹那间,孙长空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光芒,紧接着他的嘴角浮现出了抹神秘的微笑,看得人心中不禁发毛,就连血煞老祖也不知他的葫芦之中卖的什么药。看到这里,他不由得心中嘀咕道:“这个黄毛小子为何如此自信,难道他有十足的把握能接得下我三招。哼哼,就算能怎么样,我血煞老祖又不是正道之人,说话也需讲信用,到时我只要翻脸不认人,嘿嘿……”想到这里,血煞老祖心中一阵狂喜,但并未表现出来,仍然是十分稳重,看起来就像一座火焰山一样。

    就在这时,孙长空突然道:“你空口无凭,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血煞老祖道:“难道,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孙长空道:“当然有。”

    “哦?”

    “反正你修为天下无敌,武功盖世,一会就算我想惩治你也没有办法。所以与其那样的话,不如你帮我做几件事。每接下你的一招,你就便要为我完成一件事情,而且全部都在你的能力之内,怎么样,这个提议还好吧!”

    血煞老祖心头一震,暗道这小子好生狡猾,居然早就料到自己会言而无信,所以改变了战术。不过,前面的一番话说的他心中十分舒服,如此想来试试也罢,反正只要对方提出的要求稍有过分,自己就可以变卦,而且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呵呵,看在你这么有自知之名的份儿上,我就答应你的请求。不过,我只能满足你的两个要求,而且只有在你接下我的第二第三次攻击之后才有机会提出。”

    孙长空紧接道:“好,一言为定。”

    血煞才祖气势如虹,凛冽的气流吹动着他的每一根毛发,使之变得如同烈焰一样,甚是威武。与此同时,铁链之中传出一道又一道古怪的悲鸣,乍一听起来好像是鬼哭似的,十分瘆人。孙长空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哭给谁听,难道他们已经预料到自己的惨败结局了?

    “孙长空,你可得挺住啊!眼下整个剑海地狱的存亡全在你一人身上,你可不能重蹈覆辙啊!”

    孙长空不断地告诫着自己,一定要竭尽全力,不留遗憾。可就在这时,血煞老祖已经进入到了战斗状态,双臂之上有无数流光浮动,好像一条条游蛇一般,看上去极为恐怖。

    “哼哼,敢和我血煞老祖谈条件,我一定会让你列得很难看的,看招!血屠一线天!”

    血煞老祖的出手没有丝毫预警,除了右臂之外,身体其它部分甚至连动都没有动过。呼吸间,位于二人中间的剑海地狱,被一道凌厉罡气一分为半,形成了两座宏伟瀑布,赫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做好万全准备,只见面前天空之中突然划出一道血色的丝线,虽然细若蚕丝,但凭借自己过人的眼力仍然可以在第一时间觉察。他知道此招非同小可,于是运起了八成功力与之相对。古风长剑在他灵气的摧动之下,荡漾出水波般的光彩,随即一道从来没有过的可怕尖啸如同噩梦一般笼罩下来,竟让孙长空有种坠入无底深渊的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