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血煞
    ,!

    好奇心这种十分奇妙,一方面它激励着人们不断前进,不断创新,这才有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一方面,它却又是阎王的招魂令,判官的生死簿,让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对于这件事,世人仍旧乐此不疲。

    石碑的事情就已经让孙长空足够好奇的了,而眼下的异象更是令他的求知欲空前的强烈。他递目观瞧,发现那些粗如手腕的锁链全部朝着同一个方向延伸而去,末端没入到剑海之中,看不到里面的真实情况。可不知是怎的,从刚才到现在,孙长空就有一种隐隐地心悸,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面跑出来似的。所以到极目远眺的时候,他是带着一种极度的敬畏之心去对待的。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让他也无法继续淡定。

    就在锁链向内剑海中心内部不断收拢之际,一道道红色的光芒随即涌现其上,乍一看去就好像一根根经脉在迅速复苏一样。紧接着,锁链上的红光越传越远,最终几乎照亮了整个剑海地狱,使得天地与之间全部被刺目的血色所笼罩,稍一呼吸似乎都能嗅到一般淡淡的甜味,经常杀生的人对此一定不陌生,这正是血的气味。

    好端端的岩浆之中,为何会突然出现这等诡异的现象,这不仅让孙长空搞不清楚状况,就连全力摧动十方救苦大慈大悲悯生阵的苏如云与沈青夫妇二人也一脸茫然。按照地狱之中的时间计算,二人在这里已经待了十几个年头,更换焚孽岩的工作也进行了不下十余回,可哪一次他们都未曾见识到这种神秘的现象。难道,这里还有他们所不知道的秘密不成?

    “怎么回事,我身上的气血怎么突然运行的如此之快,根本不受控制。难道,是我用力过猛导致自己走火入魔了?”

    苏如云话刚说完,沈青摇头道:“不要胡思乱想,不只是你,连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地过来了,如今多了一个护法的干儿子,怎么反而不行了呢?可能是岁数大了的缘故,体力根不上,气血运行得快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透过法阵无上的圣光,苏如云看向外部的环境,只见不远处孙长空正在平台之上左右跑步,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似的,样子看起来相当迫切。不知为何,现在的她竟有些后悔上孙长空给他保驾护航了。也许,让他安稳地待在一旁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长空啊长空,你可要好好保护好自己啊!”

    那一边,孙长空因为看到了不断回缩的铁链开始变得心神不宁起来,果然没过多久,进一步的变化再次发生了。

    也就在距离孙长空不到百余的剑海之中,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道天然的喷泉。当然,喷泉之中涌动的不是水,而是那些蚀人骨肉的岩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道岩浆喷泉范围越来越大,上涌的高度也越来越高,不一会已有丈许,可以轻易将焚孽岩送到十来丈外的地方。在这股突如其来力量的作用之下,那些沉浸在岩浆之中的锁链也被一同带离了剑海,悬浮在半空之中,其上的血色光芒也变得愈加剧烈,灼和人眼发烧发烫。

    至此,孙长空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于是连忙挥剑朝岩浆喷泉的位置飞了过去。可不知怎的,同样都是焚孽岩,越靠近喷泉中心温度便是越高,眼看目的地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孙长空已经再难前进一步,甚至就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成了奢望。

    “到底搞什么鬼,两位前辈之前怎么没有提起这件事来?难道,这里还有连他们都不知道的险情?”

    思绪未完,岩浆喷泉瞬间跳到了巅峰,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飞闪而过,孙长空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成了火焰的火海。

    这里是什么剑海,明明就是火海,而且是力量更加强大的岩浆火海。这一炸,不各有多少铁剑毁于一旦,更不知有多少条铁链因此折腰。脑中的耳鸣还没有消退,眼前的景象就已经让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在刚刚喷泉喷发位置上空,居然出现了一道身影。那人长着人类的面庞,却生着魔兽的身材,膨胀的肌肉令人绝不敢小觑他的力量与破坏力。然而就是这在健壮的身躯之上,居然被一条条幽长的铁链禁锢着,随着每一次的活动甚至呼吸,远处的锁链都会发出“叮铛”的铿锵声,听起来就好像有数百根银针相继扎入到心房之上似的,痛苦之感难以言表。不过也正是托它们的福,孙箜意识总算清醒了一些。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何会藏身在岩浆之中,难道他就不怕玩火**吗?”

    万分之一秒之后,孙长空突然想到了自己肩上的使命,为了苏如云与沈青的安稳以及剑海地狱的众生,他必须要率先做出行动了。

    孙长空抬剑就是一剑,速度之快,已经超载了常规意义上的极限,寒光一闪,剑气已经抵到了那具巨大的身躯之上,更是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准备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骨感的,就好像你不知道下一秒自己是否还能活在这个世上一样,令人琢磨不透。他的剑气明明已经戳到了对方的身上,那人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是抬了抬胳膊随手震散了自己的凌厉剑气,此等修为就算放眼人间都是相当少见,至于可以与地尊地谙相提并论,甚至可以稳压一头。

    一般人遭到偷袭的第二反应都是寻找罪魁祸首,也好报仇解恨。谁成想,对方仍像自己出现时的模样一样,头顶一头红发的脑袋深深低着,好像没有脊梁骨一样。可他身上的气势却是丝毫未消减,甚至还有反弹的趋势,看的人心惊肉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这么下去那还得了,一想到接下来对方极有可能像捏蚂蚁一样掐死自己的时候,孙长空不由得鼓起十二分的勇气,并且拿出十二分解数,准备和眼前的这个大家伙来一场殊死搏斗。

    “呀!”

    为了增加自己的自信心,孙长空临行之际不禁仰天大吼了一声,然后身化流星飞矢遽然来到那人的身前。直到现在他才算终于看清这位怪人的全貌。

    说他是个妖孽,那就再贴切不过了,单是那一头红如光的飘逸长发,还有身体表现紧密排列的半透明鳞片就足以说明问题。这厮绝不是人类,更不属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类生物。可以说,他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至于是好是坏,是正是邪,这就只能看他接下来的表现了。

    可没等孙长空准备行动,那位红发巨人居然开口说话了:“是哪个秒长眼的惹我清静,是不是嫌自己命长了?”

    孙长空环顾四周,确定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之后,这才恭敬礼貌道:“晚辈不知真人在此安歇,如有打扰,还望见谅。”

    恰恰是孙长空由衷的歉意,这才使得那位红发巨人终于转过脸来。

    一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一生之中见过的人也不少,但却从未看到过和眼前这人相同相似的人物,只因他的身上已经挂满了烧红的锁链,而且五官都已被特制的锁具封死,双眼睁不工不说,就连两边的耳朵也被插入了两枚手指粗细的铁锥,废去了听觉。而就在他的嘴唇旁边,耷拉着一把带血的金锁,显然是他刚刚的杰作、强行挣开锁具说话所致。

    孙长空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光是串在这人身上的锁链就不小一百条,就在他之前出世的地方,还有若干飘浮在剑海之上,一看就是因为用力过猛挣裂所造成的。不过,对此他自己却是相当淡定,好像这些悲剧根本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一样。见到这一幕,孙长空也不忍心继续出手雪上加霜,只得开口道:“前辈,你怎么会被锁在这里,也许我能帮你逃离这这里!”

    红发巨人看了孙长空一眼,显出副蔑视众生的神情,然后才漫不经心道:“你以为我血煞老祖是谁都能镇得吗?只要我想,这些连环铁链将会在瞬间化为灰烬,还用在这里接受剑海洗礼吗?”

    听到对方说,孙长空接着道:“既然这样,前辈为何不逃出这里,反而要留下受罪呢?”

    红发巨人冷笑道:“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我们这些大人的想法。还有,我还没来得及和你算刚刚的账呢。作为对你的惩罚,先接我这一招。”

    说话之间,血煞老祖眉心之中倏尔冒出一道娇艳血光,直刺孙长空的咽喉。多亏对方早有提醒,他才有时间有机会作出反应,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胸膛之上居然不知所然地涌出了一道血泉,样子与之前出现在剑海之中的岩浆喷泉如出一辙,只是个头小了许多,势头也不再那么一发不可收拾。

    可这对孙长空来讲,仍是致命般的存在。惊慌之下的他居然连剑都忘记使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