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剑海
    ,!

    与此同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竟开始不由自主地运动,不需要自己使用一丝一毫的力气。刹那间后,孙长空才明白,自己这这是在自由下落。

    孙长空想不通,刚刚还在向上不断攀升的自己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垂直下落了,而且速度极快,眼看离那湖血色的池水越来越近,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里,吓得都快晕过去了。

    “干……干娘,这是怎么回事,快……快点停下来啊!不然我们都得摔死!”

    苏如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赶路之上,丝毫没有意识到孙长空的提醒。还是沈青接着道:“长空,你放心吧!前面就是剑海地狱,到了那等于到了自己的家,不过今天有件非做不可的事情等着我和你干娘去完成,授功未完,所以只能让你跟着我们一起来了。”

    说话之间,孙长空觉得作用自己身上的力量立时削弱了数分,速度也开始减慢下来,最终悬浮在那片熔岩之上。

    这片所谓的剑海其实就是一处天然的岩浆,数之不尽的宝剑怪剑树立其中,一个个被火力摧动地红里透黄,好像随时都要熔化一样。众剑之间,全部用青一色的铁链连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巨网。看似杂乱的布局,实际上是按照五行八封、阴阳相克顺序排列,一眼看上去甚是宏伟,如此浩大的工程不知要耗费多少岁月才能完成。

    “这么多的剑插在岩浆之中,到底有什么用啊?”

    这时,苏如云来到他的身上,随即道:“这里就是所谓的剑海地狱,来到这里的亡魂都要经历剑海之中的焚孽岩的洗礼,方能将前世的罪恶涤清。”

    就在孙长空仔细观瞧脚下位置的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火光猛然跃起,差别溅到他的身上。多亏沈青眼急手快,在岩浆扑落之际,及时用内力将之削弱冻结,等落到孙长空脸上的时候,已经成了一把一把的烟灰,这才逃过毁容之劫。而当那道岩浆恢复平静的时候,孙长空发现就在火光消失的位置处,居然有一个人头。

    那是一张急剧瘦削、毫无生气的脸颊,就连两边的颧骨都能清晰可见。他的眼中无光,甚至连眼珠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是两个漆烟的窟窿,好像无边的绝望。

    看到那人样子的时候,孙长空不禁被吓了一跳,连忙向后倒出十好几步,苏如云赶紧道:“别害怕,那只不过是亿万这此经受洗礼的鬼魂之一,没有任何威胁。在洗礼完成之前,谁敢擅自离开焚孽岩,将会魂飞魄散,神魂俱灭。”

    沈青点头道:“没错,这些鬼魂虽然智力低小,但还没有傻到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过这次的洗礼马上就要结束,里面的亡魂终于可以重入六道之中了。”

    随着二人的目光方向,孙长空在极北之处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呈金黄色,其上写有地藏经,阿弥陀经,金刚经等八种用来超度亡魂的经文,用来让剑海之中的灵魂彻底净化,消除身上的凶煞怨念,以便投胎转世,重新回归人间。

    这时,苏如云突然道:“此次洗礼马上就要结束,剑海之内的洗孽岩需要重新更换。这个过程极其漫长,而且需要耗费我们大量元气。整个过程必须一气呵成,绝不能有半点差池。不然便会前功尽弃,马上就能得到净化的灵魂便会遭到污染,洗礼宣告失败。”

    得知此事关系重大,孙长空不禁问道:“既然这样,如何才能将为剑海重新注入新的焚孽岩呢?”

    沈青一指那道金色法阵,随即道:“看见那个了吗?这个是剑海的力量源泉所在,名叫十方救苦大慈大悲悯生阵。法阵的另一面就是新鲜的焚孽岩,只要将它开启,那边的岩浆自然而然会涌入到剑海池之中。而原本存在这里的亡魂也会随即飞升,进入到六道轮回之所,等待自己下一遭的到来。而如果要摧动十方救苦大慈大悲悯生阵,需要我与你干娘不停将自身的灵气注入其中,当灵气完全充满法阵之时,阵法便会发动,我们的任务也就告一段落了。”

    孙长空道:“那……需要我做什么吗?”

    苏如云道:“这你不用多虑,我们让你,其实也并没有想让你做什么。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那你就为我们二人护法卫阵吧!”

    孙长空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随即道:“怎么?难道摧动这救苦大阵的时候还有危险存在?”

    为了打消孙长空的疑惑,沈青再次道:“呵呵,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多数情况下,发动阵法的过程还是十分安全的。可个别的亡魂因为前生的怨气太重,单单的洗礼根本起不到作用。有时,为了不让焚孽岩再次进入剑海之中,他们便会趁人摧动法阵的时候背后偷袭,意图打乱下一次的洗礼仪式。原先,只有我们二人看守剑海的时候,都是一人发功,另一人护法。如果反复交替,虽然能保证万无一失,但过程相当冗长,效率极低。为此,我与你干娘一直都十分苦恼,除了找人来护法之外,再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办法解决。眼下,你刚要在这,也就派上用场了。”

    孙长空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始末,于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亡魂的实力如何他还真没有认识,万一遇上什么厉害的角色,非但保护不了两位前辈,就连自己也有生命危险,这可如何是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如云将自己的古风宝剑递给了他:“放心,不佳有意外发生的。就算有,凭你现在的修为难道还怕几缕残魂不成?再说,有了我的长风宝剑,什么样的对手都难分分钟拿下,不用担心了。”

    孙长空接过宝剑,勉强地笑了笑,然后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给你们看着,谁要胆敢从中阻挠,看我不把它们砍成碎片。”

    苏如云轻轻拍了拍孙长空肩膀,随后转身朝法阵飞去。而沈青望了一眼对方之后,也跟着一同飞了过去,与苏如云一左一右分居在法阵两边。不一会,二人的身上泛起耀眼的蓝色光芒,接着同时出掌,将体内的澎湃灵气灌输到面前这道巨大的法阵之中。

    呼吸间,十方救苦大慈大悲悯生阵中出现了五彩斑斓的霞光,这样的光芒在生气沉沉的地狱之中十分少见,而且气势极为浑厚,让你不由得心生敬畏之情。几秒之后,苏如云与沈青二人便被那些光芒吞噬其中,就连孙长空也受到了影响,不得不又向后退了几步,这才稍稍好了一些。

    这时候,剑海之中也有了动静,而且声势巨大,简直就像世界末日到来了一般。首先是那些陈旧的焚孽岩,温度开始迅速升高,不一会便纷纷“咕嘟咕嘟”沸腾起来。那些原本坚守在剑海之中的诸多铁剑在热力的摧残之下,不仅燃起了一道道火焰,甚至就连形体也变得涣散了起来,眼看就要化成铁水了。可就在这之前的一刹那,岩浆先行蒸发了。

    一切发生的属实太快,孙长空不没来得及退到安全地带,便被下方升起来的一道热浪烧伤了手背。只见那里的皮肤已经大量脱落,就连里面的筋肉都已经萎缩发烟,真不敢相信刚刚的那道热气究竟有多高的温度。

    不过,此时孙长空并没有多余的时间为这么点小伤而犹豫,他必须要躲到一个安全的角落中去,不然自己绝对会变成烤乳猪。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番寻找之下孙长空终于在偌大的剑海之上找到了一块悬浮的平台。这平台不大,顶多只有一两丈见宽,四下并无支撑,看起来十分诡异。他知道飘渺云巅之上一种可以浮在水面的上的漂石,不过与脚下的这块平台相比起来,就要逊色多了。

    有了平台作为屏障,孙长空终于可以安心一些。然而,平台之上的东西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平台之上除了一块一人多高的石碑之外,便再无其它。带着与生俱来的浓烈好奇心,孙长空缓步来到了石碑面前,随即看了上去。

    石碑上的三枚大字异常醒目:剑魔墓。

    孙长空只知道剑海是用来洗涤灵魂的,却不知道这里居然葬了这么个人物。剑魔是谁,为何会安葬在剑海之中。还有,为什么他的墓碑会这么特别,要被放置在一块悬浮的平台之上。难道,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吗?

    带着无数的疑问,孙长空继续朝石碑看去:

    吾乃三界剑之皇者,一生经历四千三百五十六战,未尝一败。为寻找命中宿敌,吾弃正趋邪,与光明正道为恶,仍不得所求。死后,身坠焚世炎界剑海之中,自命不凡,纵横一十八层地狱,所向披靡。后牵怒阎魔君王,遭遇镇压,魂化须弥芥子碑,在此等待有缘人……

    到了这里,石碑上所书已经完结,但从内容来看似乎仍有下文,但好像故意隐去不说似的。就在他为那“有缘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沉浸在剑海之中的无数锁链竟在同一时间绷直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