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妖圣咆哮功
    ,!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沈青还是来到了孙长空的面前,缓缓地坐了下来。在即将传功的前一刻,他再次确认道:“你干娘的脾气你也看明白了,如果你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恐怕她这辈子都要记恨我了。所以,就当是为了咱们爷俩,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你真的要同时修炼我们两个人的武功吗?”

    对于沈青的告诫,孙长空满不在乎,意气风发道:“沈前辈,你就不要再婆婆妈妈了。难道,你还能被一个女人唬住不成?”

    这时,正在与巨人一起玩耍的苏如云猛然将头转了过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刹那间,孙长空只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要散去了似的,额头上直冒冷汗。

    沈青回头看了一眼苏如云,这才轻咳了一声,继续道:“好,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就不再耽搁时间了。现在,我就将自己的毕生所学,妖圣咆哮功教授于你,你要好好学习。”

    不同于出身于名门大派的苏如云,沈青因为资质平平的缘故,一直与那些超级巨擘无缘得见,被苏如云的上一个师父推落山崖之后,他得到妖僧相救,并且成为了半人半蛇的异类。由此,他得到了一股上古女娲的力量,修炼习法都要远远超乎常人百倍千倍,就连对于世间的感悟都要高上好几个层次。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的相互作用之下,使得沈青在进入到无妄修罗界之后领悟出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功法,也就是他口中所说的妖圣咆哮功。

    顾名思义,这种武功在每次发招之前都需要使用者大喊一声。然而,这并不只是为了从气势上震住对方,更重要的是要聚气,在大喊之后立即吸一口气。这样一来,使用者体内的气息将会空前浑厚,动起手来也有恃无功。

    不过,这些只是简单的准备工作而已,更加关键在还在后面。

    作为昔日聚恶岭的一方霸主,沈青完全可以称得上妖圣之名。他出手迅猛,来去如电,出招之狠辣,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余地。因此,沈青的功法之中也夹杂了一股浓郁的阴寒之气,与苏如云大开大合、正气凛然的升云战法完全不同。

    妖圣咆哮功的第一招就是伤神。这里的神指的不是天上神明,而是指人的精神,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灵魂。出招讲究先发制人,在对方还未不得及反应之时,便先声发动,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伤神的招式很简单,气,以气伤神。这里要与苏如云的势区别开来,气虽然无色,但并不是无形,气剑之所以能够产生破坏力,就是因为他的外形所在。当然,这个形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使用者修为和对招式的理解加深,气的大小与强弱都会随之变化。而势却不一样,它无色也形,全部在使用者的一念之间,用好了威力无穷无尽,用不好就是在虚张声“势”,成了假把式。从这一点上来,势要比气更加玄妙,更加难以理解一些。然而自从学了这一招伤神之后,孙长空对于气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在他初步的学习之中来看,沈青的气要比苏如云的势更加霸道一些,力量也略胜一筹。可伤神讲究以目御气,难度着实之大,过了半个多时辰,伤神一式还未掌握万分之一。这下,孙长空的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那份从容,就连汗水也不再流了,仿佛已经顾及不上似的。

    “可恶,听起来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落在我的身上却是这般困难。难道,这妖圣咆哮功真的不适合我吗?”

    就在孙长空准备放弃之际,沈青神秘地笑了笑,随即道:“长空,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孙长空左思右想,仍不得解惑,于是道:“沈前辈,你快别卖关子,我到底忘记了什么步骤!”

    沈青道:“我刚才千叮万嘱的,你这么快就忘了。咆哮啊!你得聚气才行!”

    孙长空狠狠拍了一下自己脑袋,恨自己刚刚走神,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按照沈青所说的吐纳方法,孙长空猛得吸满一口空气,然后用力将之排出体外。趁此机会,他赶紧施展伤神,双眼随即向前望去,两道无形快刃飞射向沈青所在位置,而后没入到他的身体之中。这下,沈青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但因此他的嘴角已经淌出殷红的血液。

    、“前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沈青摆了摆手,不动声色道:“不要紧,这点小伤还奈何不了我。况且这里除了我之外似乎就没有其它的合适人选了,总不见得你要拿你干娘开刀吧!”

    孙长空一想,心说也是这么个道理,如此心情才算好过了一些。伤神初成,孙长空又拿旁边空地上的积雪练了几把。只见他的目光所过之处,无一不是飞雪漫天,被积压在下面不知多少年有冰壳都被一同掀飞起来,化作无数冰晶,散落在天空之中。

    伤神学完了,妖圣咆哮功的第二招叫刻骨。以无上气劲形成的无形之剑,可以破开一切障碍,透入骨骼,并在上面刻下一枚枚“卍”字。一旦被其标记,此部分的身体并会不听使唤,如同坏死一般,就算用刀子割用斧头剁也不会有任何反应。保险起见,沈沈青不知从如里找来了一根原木,然后让孙长空对着练习。什么时候气刃能将“卍”字写入到中心树干之中的时候,刻骨也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这回,孙长空耗费的时间更长,西边的天空已经微微亮了起来,而他仍在那里盯着那截原木,不断释放着一道道凌厉的气刃。他已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多少次发功,就在刚刚他的眼睛因此操劳过度已经充血发红,用地上冰雪冷敷了一下这才好转了一些。不过,眼前的“大山”还在那里,要做到刻骨实属不易。

    然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孙长空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麻木起来。一开始他以为这是因为气温过低所致。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变化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时,苏如云走到沈青的面前,古怪地看了看孙长空,然后低声道:“看来,他已经有些发觉了。”

    沈青却是笑而不语。

    如今,天色已经完全明亮起来,孙长空依旧在不断大声怒喊着,要不是有积雪给自己降温,他的喉咙恐怕已经冒烟了吧!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一个冷不丁的过程之中,他的一道气刃终于发挥出刻骨的精髓所在。原木中心猛然溅起一道尘烟,木材一分为二,只见就在年轮的最里侧,模糊地写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卍”字。

    “成功了,我成功了。”

    孙长空的嗓子已经相当沙哑,听他的声音,就好像拿着一把沙子从自己的隔膜之上磨过一样,身体自上到下,从里及外都不禁为之颤抖。他实在太累了,现在每说一句话,都需要他使出全身的气力。

    沈青看了看天色,这才突然意识到什么,然后道:“糟了,光顾得给这孩子传授功法,差点把大事给忘了。今天好像是洗剑日。”

    苏如云一拍大腿,“嗖”地从地上弹了起来,拉着沈青,一边往升云梯那边走一边埋怨道:“都怪你,要不是你非要那小子学习你那破功法,我们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吗?如果阎王怪罪下来,我看你怎么向他交待。”

    沈青无辜地看着对方,近乎撒娇道:“这事也不是因我一人而起的吧!不行,还得带上他!”

    说罢,身后的孙长空好像被人推了一把似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他们二人飞来,眨眼间便已落到他们的身前。不等他说话,沈青已经率先道:“什么都不要问,跟着我们走就行了。先把眼前这个难关渡过再说。”

    孙长空刚要张嘴,只觉得自己的脚下突然多了两只手掌,然后将他猛得一托,身体便随之悬浮起来,并以难以想象的极快速度飞似的向上空冲去。

    “我……我这是怎么了,谁能告诉我!”

    由于行动实在太过,气流划过孙的眼角,带出些许泪水。他并不是想哭,只是因为空气太过寒冷,刺激的眼珠分泌出眼泪。不过,这么一看孙长空显得极为委屈,从后面追上来的苏如云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前哄说道:“好端端的哭什么,一会儿还要靠你给我们帮忙呢?”

    孙长空扭头一看,发现追上来的不仅仅是苏如云,还有沈青和那名巨人。这下,他是完全没了辙,现在自己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只得随风漂泊,不知道自己将去往何处,更不知自己的终点到底在何方。

    穿过一层层云雾的阻拦,孙长空发现周围的温度开始渐渐回升,身上也感受不到之前的寒冷,变得暖和起来。可没过多久,他便见到头顶上方出现了一大片的火海。在,是在火海中心,居然有无数光点在向他不停招手。

    “那是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