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传承
    ,!

    孙长空态度的突然转变,让苏如云倍感意外。此刻,他不知该惊还是该喜,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静,眼中却已涌现出星星泪光。

    “前辈,我怎么哭了?这要是让沈叔看见,估计就该拿我是问了。”

    苏如云擒住泪花,破泣为笑,上前轻拍了下对方的肩膀道:“你放心,他要是敢为难你,我第一个就不饶他。”

    苏如云展袖一挥,雪地之上随即出现了一把椅子,之后她往上面一坐,煞有其事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拜见你的义母。”

    孙长空快步上前,噗通一声跪倒在积雪之上,然后猛叩了三个头,接着喜笑颜开道:“义母在上,请受空儿一拜。”

    苏如云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起身将地上的孙长空搀了起来,语重心长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苏如云的义子了。以后,你的事情就是我苏如云的事情,谁要敢欺负你,哼……”

    孙长空不禁道:“怎么样?”

    苏如云昂着头,眯着眼睛瞅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能怎么样,当然得欺负回来。”

    “啊?我还以为您会帮我出头呢!”孙长空略显失落道。

    苏如云伸手在孙的脑袋个叩了一个响指,张口埋怨道:“你啊你,脑子果然不好使唤。我都是个已死之人了,怎么给你出气。以后行走江湖要小心谨慎,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你干娘我也是过来人,这些事情是再清楚不过了。只是不是杀你之仇夺妻之恨,哪有过不去的坎?谁的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你能忍气吞生,我就不信对方好意思敢先动手。”

    孙长空被苏如云的话惊得半天不能言语,而就在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突然从天而降。

    “我说小云,收义子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呢!你也太小气了些吧!”

    二人抬头一看,正是沈青从天而降。他一早就猜到苏如云的打算,尤其是之前反常的举动更令他有了怀疑。看着雪上的那张木椅他知道认亲仪式多半已经完毕,所以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

    “哈哈,沈郞,你来晚了,我已经收这小子做了义子,你没机会喽。”

    此刻苏如云雀跃欢喜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一样,脸上尽是天真无邪的笑容,沈青实在拿她没有办法,只得苦笑地摇了摇头。

    “也罢也罢,命该如此,强求不得。”

    孙长空发现对方神态中的失意,于是连忙道:“沈前辈不要沮丧,我已认苏前辈为义母,而您与义母又是夫妻,所以我理应称您一声义父才是。”

    他本以为自己如此一说,沈青该好受了一些。谁知对方居然再次叹了口气,无精打采道:“你叫孙长空是吧!这里面的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一言难尽啊!”

    “哦?是吗?可以的话,您可以给我说说,也许我能帮您排忧解难。”

    沈青也不好回避,于是索性道:“这都要怪我们刚来到地狱之后的那场赌约。”

    “什么赌约,这与收义子又有什么关联?”

    “那个时候,我们初来乍到,阎王心地慈悲,并没有因为我们二人在阳间犯下的过错而降下重罚,反而将我们送剑海地狱之中,让我等看守那里,成了你们口中所说的鬼差。在那的日子虽然安逸,但对于我们这种习惯了人间血雨腥风的人来讲显得未免枯燥了一些……”

    这时,旁边的苏如云突然接着话茬道:“所以我们就打了个赌。”

    孙长空发现对方自己看着自己,意思好像是让自己接着往下说,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再联想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才道:“比谁能先找到义子?”

    沈青道:“嗯,很接近了,是比谁能先找到传人。”

    孙长空不解道:“嗨,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话说回来,万一你们找到了同一个人怎么办,到底是输谁赢?”

    苏如云摆动着手指,口中“啧啧”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与他虽然已经结为伉俪,但所习的功法套路却大相径庭,南辕北辙。同一个人,根本无法同时在体内兼并两种截然不同的武功,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所以?”孙长空紧接道。

    “这还看不出来吗?只要那人学了我们之中任何一人的功法,也就等于和另一人的武功要诀绝缘了。”

    孙长空摩挲着下巴,稍事沉吟然后道:“难道,你们就这么自信?同一个人就一定不能同时习得两种属性的功法?”

    沈青道:“这一点毋庸置疑,除非那个人想内力相激、爆体而亡。”

    孙长空立刻道:“如果我说,我想尝试一下,您看怎么样?”

    “这可万万使不得,我知道你不是贪得无厌,但这样做明显只有死路一条,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往火坑里跳。你不用再说了,既然我已收了你,你就安心在专钻我的武功心法吧!”

    然而,就在孙长空以为这件事就要这么结束的时候,沈青却突然道“唉,孩子既然有这份敢于拼搏的勇气,为什么不能让他放手一搏,试一试呢?虽说古人的经验一字千金,但也不代表就没有疏漏的地方。我和你的看法不一样。这位小兄弟骨骼惊奇,际遇非凡,也许真能创造历史,书写奇迹。”

    苏如云看着沈青,难过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可他分明见到了孙长空眼中的坚毅与决绝,如此说来,她好像真的没有理由再拒绝了。

    不时为何,在沈青到来之后,周围空间的温度立即回升了许多,就连风势也小了不少,三人席地而坐,只有刚刚落生的巨人还在一边玩耍,丝毫没有顾及他们这边的情况。

    率先传授的苏如云,在她面前,沈青不敢做第一个。

    “听好了长空,我出自飘渺云巅,所习的功法大多也都是门派之中的功法秘诀,只是其中又参杂了我自己的见解与领悟,所以和世人所知道的飘渺云巅还是有一些出入的。说白了,我将要学习的,是正上一层的飘渺云巅武功,我称它为升云战法。”

    “升云战法!”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孙长空混身的气血都不禁为之沸腾欢呼起来,他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就算是上一回领悟第四张无二真经图,光明迦楼王的时候也绝不上现在的心情。他的喜悦已经全部写在了脸上,恨不得立刻就将那品诀要领融会贯通。

    “记住,升云战法与寻常的飘渺云巅功法同处一脉,都讲究与天地相通,调动五行力量,将之化为己用。然而,不同的是,升云战法讲究以势夺人,招未至而势已成,万千杀机全部融入虚空之中,无从察觉,却又无处不在,练至极致可以做到势随心动,杀人掠物于千里之外……”

    在一连串高深晦涩的讲课之后,孙长空已经渐渐掌握了窍门,身体之中的真气随着苏如云口中所说的口诀一起运转,不一会儿便在周身位置处形成了一个直径三丈左右的气旋。这道气旋呈青色,无时无望不在向周围散发着迫人的阵势,即便无形无声也能形成一道坚硬的屏障,使得一般人难以进入其中。

    紧接着,气旋之中不断有幻象衍化,时为人,时为兽,时而盘旋于空,时而奔驰在野。无数变化尽在其中,无所无有。阵阵罡气随即跃动,射入到雪地之中,出现了一道道深而幽长的伤口。

    终于,孙长空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在他的眼瞳之中竟各有一枚气旋正在缓慢动行,与此同时周围的巨大气旋随即消失,并且飞速涌入到双眼内的气旋投影当中。

    感受到孙长空身上的澎湃气势,苏如云终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我的升云战法涵括身法,心法,剑法,腿法四种功法,看你现在已经初有成效,气旋到达青旋境界,是心法小成的迹象。等你心法练至圆满的时候,内修就会完毕,然后自动进入到下一个环节,也就是内修之中。内修就包含我刚才我所说的身、剑、腿三境。等你将这些功法全部练到炉火纯青之际,青旋便会进化成素旋的状态,这也就代表人的升云战法大功告成了。”

    孙长空颔首的同时,发现自己的身上竟不时传出几缕白烟,看起来十分诡异,乍一看去还以为火上的热水烧开了呢。看到孙长空仍有顾虑,于是苏如云又解释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刚刚修炼而成的青旋还没能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偶尔有散功的现象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在练习升云功法的时候戒焦戒躁,稍有不留神就有可能走火入魔,几十年的积累都有可能毁于一旦。所以宁愿荒废,也不能好大喜功,贪多嚼不烂,切记切记。”

    至此,苏如云的授课已经告一段落,可她仍然坐在这那里赖着不走,这让一旁的沈青颇为无奈:“小云,你不会让他学了你的功法之后就半路反悔了吧!”

    苏如云猛地站起身来,笑眯眯地来到他的身边,伸手重重拍打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咬牙切齿道:“你可得好好教他啊!如果出现什么闪失,哼哼,我会让你记起原来的那个苏如云的。”

    沈青咧了咧嘴,想笑却笑不出来,现在就连他也没了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