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又一个巨人
    ,!

    听苏如云这么一说,孙长空这才知道原来仙人也不是长生不死的巅峰存在。可这么说来,天地之间有什么事物是永恒的吗?

    苏如云给他的答复很是简单,道。只有道才是经久不变的。可道究竟是什么,它在哪里,又该如何获得,这就不是人口耳相传可以未完成的了。这是一个极为漫长且靠运气的事情。有些人穷其一生,都未能得见“道”的踪迹。而一旦迈出了那最为艰难的一步,人便能平步仙路,一飞冲天了。

    “对了,有件事情没有告诉你。”苏如云忽然道。

    “什么事情?”

    “你知道憎光者的由来吗?”

    孙长空摇头。

    “其实他们就是仙人死去,所留下的仙魂所化。”

    这下,孙长空是彻底淡定不了了,他看着那片仍在冒着火光的蛋壳,不禁咽了口唾沫。照苏如云的说法,自己刚刚岂不是击败了高高在上的神明?既然这样,他是不是已经拥有子仙人的修为实力了呢?

    苏如云用眼睛撇了一眼对方,立即便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于是道:“你别太得意了。憎恶者虽然是仙魂所变,但与真正的仙人相差岂是天壤之别那么简单。而且,你毁掉的只是一个胚胎而已。如果让那家伙真的跑了出来,就算集合我们三人之力,恐怕都不是对手。”

    孙长空眉梢一挑,随即道:“恐怕?你的意思是说,就连你也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憎光者。”

    苏如云随手拍了一下孙长空后脑勺,气忿忿地道:“你个呆子,我要是见过憎光者的话,哪还有命在这里和你废话。顶多,我只见过他们云团时候的样子。进化到这种状态,已经和最终的憎光者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的话,恐怕那家伙已经成功出世了。”

    孙长空思索了一阵,然后才道:“憎光者既然这么厉害,怎么就没人去限制他们呢?难道,之前就没有一个憎光者顺利诞生吗?”

    苏如云摇了摇自己的食指道:“呵呵,你理解错了,并不是所有的仙魂都能幻化成云团。更不是所有的云团都非得变成憎光者。这里面参杂着许多偶然和意外,在无数的机缘巧合与天时地利之下,憎光者才能有机会降世。所有阎王他老人家根本不会担心憎光者会危害地狱,因为他们的产生过程已经是一条绝路了。”

    孙长空仍不死心道:“既然如此,那到底有没有憎光者存在,还是说这些都只是大家的幻想而已,根本就是一个传说而已?”

    苏如云微微点了点头,好像同意孙长空的观点:“你说的也没有什么错,憎光者本就是流传在地狱之中的一个说法,要说谁真的亲眼见到过憎光者吗?恐怕还找不出一个目击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传说绝不是空穴来风,一般来讲神话传说都是有一定事实依据的,更何况这里是地狱,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寻不到?别说是一个憎光者,就算是十个百个,恐怕也是有的。只不过,他们的伪装极好,平时之中我们根本察觉不到。而到了关键时候,他们就会原形毕露了……”

    说到这,苏如云与孙长空全都一愣,就连沈青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好像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一样。孙长空的大脑在飞速旋转,而苏如云却是轻咬樱唇,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事情。只有沈青慢慢转过身体,随即看向那道火光之中,一道高大的身影竟在火焰之中变得愈发清晰。

    “原来那个巨人就是憎光者!”

    怪不得对方可以一拳击倒冥道冰炎龙,怪不得他对自己的过往一概不知,怪不得就连崔判官也不知道他的来历,怪不得有那么多的怪不得,原来他就是由仙人死后留下的仙魂所化,历经重重劫难诞生的异世生灵,憎光者。而眼下,另一个难题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巨蛋之中居然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之下,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看那人的轮廓与之前所见的巨人相仿,只是稍稍瘦削一些而已。如此说来,他应该就是刚刚诞生、被称作憎光者的可怕存在了吧!

    这下,在场的三人全都淡定不了了。经过了刚才的稍事休整,孙长空终于恢复了一些气力,勉强地从梯子上移开,来到苏、沈二人的身后。他们的视线全都投向前面的火焰之中,周身灵气更是空前的汹涌澎湃,好像随时都会决口泛滥一样。

    “怎么办?是他先动手,还是我们先动手?”苏如云心急道。

    “这……咱们先动手恐怕不太妥当吧!毕竟人家又没有做出妨害我们的事情,为什么要好端端地伤害他?”

    “小子,你脑袋是不是生锈了?要是让他先动手的话,恐怕咱们三人都要玩完了,到时候再想反悔还有机会吗?再说,就算现在他能老实待着,但也不能代表他能安生过一辈子。况且,这家伙的寿命比起仙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想挨到他蹬腿的那天,我和沈青早就去投胎转世了,哪里还有机会去顾及他。免得夜长梦多,你们不出手,我就去动了。”

    苏如云一向都是个务实派,既然说了就要付诸行动,要不然就要说。现在,他已下定决心,不除憎光者绝不罢休。于是乎,手中古风宝剑罡气凛凛,威风飒飒,剑身之中有龙吟不时传出,异常神奇,无数透露着苍老气息流动其间,好似一只存活上不时多少岁月的神兽一般,等待着主人的唤醒。

    也就在这个时候,苏如云弹了出去,他的身体还有手中的宝剑,全在同一时间发动,声势浩大,乍一看去好像有千军万马飞驰一般,强悍不可阻挡。但仔细一瞧,那居然是一人一剑,但却绝不能小看了他们。因为只凭他们,就足以上天入地,通神通鬼,想要在天上撕个大洞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此刻的苏如云并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雅志,他必须要杀死眼前的这个巨人,也就是所谓的憎光者。可就在这时,一道异样的悸动突然从他的心脏之中传出,紧接着他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停在半空当中,进退不得。而对面的巨人憎光者动却忽而有了行动。

    他居然向前简单地迈出一步。虽然只有一步,但因为他的身材高大,腿长过人,这已足够令他从悬浮在蛋壳之中掉落下来。孙长空与沈青还没看清眼前的形势,便见着对方像陨石一样飞速向前坠落,看那势头好像是在寻死似的。

    虽然孙长空与憎光者毫无关系,甚至他之前还下过毒手、要致对方于死地。可眼前那个大块头跌落时的情景,还是忍不住惊叫一声,身体便不由身主地跟前一起向前掠去,而且速度尤在对方之上。只有这样,他才能有机会救下对方。

    看着孙长空背影,苏如云有些愕然,他实在想不通对方为何要为救一个凶险人物而不惜以命犯险。沉吟了几息之后,她才终于吐了口浊气,然后轻声道:“你再这里等着,我去去马上回来!”

    沈青已经知道对方的打算,也不上前阻拦,就这么随着她去了。直到对方的身影没入到浓重的云层中之后,他才自言自语道:“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在身后默默支持你。”

    阎罗殿上,崔判官十分恭敬地行了一礼,这才将自己之前遇到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台阶上的公案对面,坐着一位身穿烟色锦衣的中年男人。只见他眉梢如燃,虎目河口,长得一脸络腮虬髯,真可谓是威风八面,正气凛然。而他正是人们品中经常提及到的阴间天子,阎罗王。

    一旁,冥道冰炎龙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元气,只是因为有伤在身,为了尽快回到巅峰时期,他只得保持着相对娇小的身形,从而减小体力元气的消耗。

    “冰炎龙,没想你也会遇上克星啊!真是罕见罕见!哈哈!”

    听着阎罗王赤luoluo的嘲讽,冥道冰炎龙敢怒不敢言,毕竟现在有伤在身不能与之为敌。不然如果受到二次伤害的话,那要恢复到原来状态不知要猴年马月了。

    “阎王,臣对那个巨人的身份十分好奇,不知您是否可以为我指点一二,也好消除我心中的疑惑。”

    这时,阎罗王已经从台阶上走了下来,来到冥道冰炎龙的身边,围着它一圈圈地转了起来。走了三圈之后,他才终于在龙头的位置外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看向对方右腮部分,一个仍然十分清晰的拳头硬生生地印在了冥道冰炎龙那足以与铜墙铁壁相媲美的身体之上,如果这一击换作别人来承受的话,恐怕早已有粉身碎骨。

    “崔钰啊!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憎光者的事情吗?”

    崔判官当即愣,紧接着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断筛选有用的信息。

    “呃,听过是听过。可据说,那家伙残暴无比,钉生无度,是地狱之中的凶煞孤星。可从我见到的那几个人口中,并没有听说对方有关的事情啊!难道,他们故意埋着我没说?”

    阎罗五摇了摇头,轻笑道:“三人成虎的道理你还不知道吗?憎光者之所以会被描述得那么十恶不赦,大都是因为他们丑陋的表情,还有显赫的出身。其实有件事情你们不知道。”

    “什么事情?”崔判官不禁忙问道。

    “仙人羽化之后留下的仙魂,是没有前世记忆的,甚至连神智也被一同剥夺,所以就成了一个近乎白痴的存在。”

    崔判官恍然大悟紧接道:“这么说来,憎光者本没有危险,只是人们刻意丑化了他们!”

    阎罗王缍满意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