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转危为安
    ,!

    就在巨蛋即将完全破裂、里面的东西马上破壳而出的刹那,孙长空立即做出一个决定:绝对不能让对方出世。不然,他与苏如云全都跑不掉。于是乎,他集中起毕生修为,将身上所有的灵气注入到手中的重辉剑中。一时间,重辉剑上燃起一道金色的光焰,一道道血色的浓烟从中滚滚涌出。孙长空心头一痛,在自己的全力摧动之下,重辉剑的木质剑身再也承受不住其中的可怕能量,当即崩溃,那道金色的火光正是燃烧千年金丝铁楠木所致。所以说,这一招之后,重辉剑便要与自己永别了。

    与自己的战友生死离别,这是莫大的痛苦。可眼下紧要关头,他已别地选择只得牺牲自己的爱剑与对方同归于尽。

    “去吧!重辉剑,让他见识一下你的最强一击!”

    孙长空说话之际,重辉剑上的火光已经燃至极致,整段剑身都在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好像正在磨牙的猛兽一样。于是乎,它豁然挣脱孙的手掌,化为一道焚天火剑,直射天空中的那柄巨蛋。

    “轰!”

    显然,对方并没有意识到孙长空会有如此快的反应,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选择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与它拼命。当火焰彻底将重辉剑瓦解之际,一道血色龙影赫然掠出,径直袭入到巨蛋之内。这一刻,整个空间之中都变得安静了下来,孙长空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因为激动正在狂跳不止的心脏。而后,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诡异的旋风,使得周围的的云雾都随之向其聚拢,不时便形成了一个范围绝莫数十里的巨型旋涡。孙长空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抵不住那股引力,于是赶紧抱住身后的云梯,以防意外发生。也就在这个时候,那枚烟色的巨蛋之中猛然射出了数道火舌。

    说是火舌,其实那就是一柄柄威力无穷的利剑,在剑锋与火力的双重作用之下,巨蛋不堪重负,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蛋壳便已一分为二,成了两半。

    火,还是火,孙长空生怕蛋中会蹦出个什么稀奇古怪的妖兽出现,那样自己可就对付不了了。好在,事情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糟糕,一切进行地十分顺利,看样子之前重辉剑的****一剑,已经将里面的东西毁灭殆尽。不过,孙长空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今的他非但没了武器,就连身体也变得酥软无力,只得依靠着自己的手脚强行攀附在云梯之上,再想前进一步都难了。

    看样子,巨蛋得再燃烧一会儿,孙长空不禁将头转向另一边,在那里,苏如云正在和那个几个烟点来回周旋。

    在孙长空看来是烟点,其实那是一个个身高只有孩童般大小的烟色大头鬼。

    这些鬼都是一些难产而死的婴儿所化,身上戾气浓重异常,即便相隔百丈也能清晰感应。他们的头大得出奇,据说是因为他们只有头在长个,身子仍保持在孩提时期的缘故,所以看起来身体比例极不协调。而正因为此,他们的动作十分灵活,孙长空目测,这些大头鬼的身法已经有天人之境的水平。虽然苏如云的修为要远高他们,但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刚刚躲过前者的攻击,后边的大头鬼已经不期而至。而且,由于天性所致,这些大头鬼心狠手辣,个个都是杀人眨眼的主儿。只要是出招,就往苏如云身上的弱点死穴上招呼,逼得后者连连败退,一直飘出了发几十丈。孙长空只恨自己刚刚为什么不留些力气傍身,这样多少还能帮得上点忙。现在好了,他只能当作一个看客,在一旁安心观战了。

    五个大头鬼,相互配合,联手起来滴水不露,就是连根针都插不进去。在这等强悍的攻势之下苏如云竟显露疲态,好像已经力不从心了。

    “该死,再这么下去苏前辈要有危险。难道,我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那些小鬼的手上吗?”

    就在孙长空懊恼无策之际,一道悠悠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传了过来:“当然不会!”

    惊愕之间,孙长空蓦然回头,一位青衣男子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一丈的位置处,悬浮在半空之中,傲然竖立,身如宝剑,目如珠,不动如山,稳如松。单是这份世间难见的气质就足以让人感到敬畏不已,而就在两眉之间,居然有一道缺口。那口子呈圆形,大小估计只能伸一根尾指进去。可在是在这个不起眼的小洞之中,居然在不停往外冒着烟烟,看起来异常妖异,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别样感觉。不知为何,他居然觉得眼前这个男子略微面熟,可无论他怎么想也都想不出。于是,孙长空问道:“你是?”

    男子望着孙长空那张疑惑的面容,不禁笑了笑,随即道:“不用害怕,我不是你的敌人。还有,我们见过面。”

    “哦?在哪里?我怎么不记得了。”

    男孩子神秘地撇了撇嘴,随即道:“呵呵,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倒是这么健忘。难道,你忘了自己在聚恶岭之中的遭遇了吗?”

    孙长空的瞳孔急剧收缩,接着瞪大眼睛,伸手指着对方道:“你是……”

    不等对方说出自己的身份,他已化身青虹,纵形一跃冲入到了前面的战场之中。此刻,苏如云的长风宝剑已经被震脱了手掌,另一只大头鬼趁机切入到近身之中,准备用自己的那双匕首般的利爪,在对方的身上留下几道永远不会消退的伤痕。男子眼光毒辣,一眼便已瞧清形势,拽过苏如云的同时,抬腿踢出一脚,与那双鬼爪对到了一起。只听“咔嚓咔嚓”两声怪响,大头鬼的两只手腕已经被应声折断,骨茬子也一同刺了出来,暴露在外,十分惨烈。

    “你是沈青!”

    直到这时,孙长空才唤出那名男子的身份来。而得救的苏如云扭头看到男子脸庞的时候,自己的脸上居然升起两道红云,随即用一种近乎撒娇的口气道:“你……你你怎么现在才来,再晚一点,我就要魂飞魄散了。到时候,你去哪里找我这么贤惠懂事、精明能干的媳妇。”

    看着对方略显嗔怒的样子,沈青平静的脸上终于暴发出一阵夸张的笑声。那笑声之大,气势之雄厚,实属罕见,堪比九霄惊雷,火山爆发。

    “我说小云啊!你怎么还恶人先告状了呢!明明是你一声不响离家出走,我好心出来寻你,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和那个年轻人。怪不得你会火急火燎地跑出来,原来是为了见他啊!”

    苏如云一对灿如星光的明眸咕噜一转,接着坏兮兮道:“嘿嘿,你吃醋啦!”

    沈青一本正经道:“哪里有。俗话说,有朋自远方来,来亦乐乎?刚好,我和他也有些渊源,只不过中间的经过太过复杂,三言两语根本讲不清楚,只能以后慢慢和你道来。眼下,咱们还是先把这几个小家伙解决了再说吧!”

    这时,苏如云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沈青的怀里,要是换作还好,可现在有孙长空在场,而且他还在直愣愣地瞧着自己的方向,一股难以言表的羞耻感随即涌上脑袋,红润的脸颊之上又多了几分神采,让人看得神驰神往,如痴如醉。

    “好!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如此一来,苏如云首次与自己心上人沈青联手,刚一亮相,便吓得那群大头鬼四散逃离,瞬间便不知了去向。留下的,只有那只余焰未尽的巨蛋,还有趴在云梯之上欣赏着眼前景色的孙长空。

    “没事,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

    孙长空知道自己碍事,可眼下这里也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所以他只能这么说。

    不过,自打进入了地狱之后,苏如云与沈青在一起缠绵了也不是一天两天,虽然热恋期还没有过去,但也不至于那么猴急,所以便双双来到了他的身边,先开口的当然是苏如云:

    “你小子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存在不存在不是你自己说了算了。不过你小子挺有能耐的啊!那么棘手的憎光者都让你干掉了,如果让阎王看见,一定会好好‘嘉奖’你的吧!”

    听到“嘉奖”的时候,孙长空立即来了兴致,于是连忙问道:“什么奖励,是不是可以长生不老,永远不死了啊!”

    苏如云没好气道:“做你的春秋大美梦去吧!生老病死,人知常情也。六道轮回,怎么可能说脱离就脱离,你以为自己是神仙不成?况且,就连神仙也有寿终的那天。”

    孙长空心头一震,然后惊讶道:“什么?你说神仙也会老死?不是吧?我怎么听说成仙之后就能长生不老了呢?我看陈家老祖就活得好好的啊!”

    苏如云道:“呦,你见识还不少,居然得见陈立那个老不死的。他能保持年轻的状态,只是因为他活的时间太短,一般仙人的仙寿可达十三万年以上。在那些老资辈的仙人面前,陈家老祖就是襁褓中的婴儿。”

    待坐在遮天幕之中的陈家老祖突然打了个喷嚏,一边揉着自己的鼻子,一边纳闷道:“大白天的,是谁讲我坏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