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憎光者
    ,!

    孙长空已经老大不小了,更不会像与妈妈走散的孩子那样号啕大哭。可不知怎的,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悲凉之意悄然涌上心头,使得他的眼眶不禁泛起了泪光。他随手一擦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哭了,这才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孙长空,你要冷静,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失了方寸。想想,快点想想,看看破绽到底在哪里,只要找到了破绽,你就能从这里走出去!”

    孙长空不断地告诫着自己,令得自己心神不至于涣散。可眼下这方空间的气温已经十分之低,呼出的气息都被冻得成了冰雾。如果再想不到逃出这里的办法,那他就真的要永远留在地狱之中了?

    “既然往上走不行,我为什么不往下试试。再说,自由下落怎么也比飞行省力得多吧!反正都是尝试,还不如找个轻松的方法。”

    想到这里,孙长空心神一动,身后的鹰影随即消失。没了上升的力量,他自然要掉下去,这样一来他就能再次回到地面,然后重新开始。可他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往下坠落,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然拽住,随即一道人影慢慢从迷雾之中显露,看到对方的刹那,他高兴得几乎欢呼起来。

    “苏前辈,你怎么才出现,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

    对于孙长空的话,苏如云不以为然,他重新落到云梯之上,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低声说道:“别说话,安静地待在云梯之上。”

    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的孙长空,古怪地看着对方,想说却又不能说。因为,他在二人的头上发现了一道诡异的人脸。

    说是人脸,那实际上只是一朵长相奇特的云团。那朵云彩少说也得有十丈见方的样子,颜色漆烟,烟得有些不正常,就像用墨汁染过的一样。不过,就在这云团之上,竟有几个排列有序的缺口,从远处看去这些缺口刚好对应人脸上的眼睛,鼻子,嘴巴,所以才会让人误会。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孙长空发现那团云彩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好像故意朝他们飞来似的。与此同时,他的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噗通噗通,快得就像砧板上的菜刀一样。

    “前辈,我怎么感觉情况不对劲啊!我们是不是遇上了妖怪?”

    苏如云蓦然回首,声音虽小,但却是在低声嘶吼:“都怪你这家伙,偷懒飞行,结果把这煞星引了过来。如果现在被它袭击,你我都得完蛋。”

    孙长空眼睛瞪得浑圆,他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的劫难居然又是因自己而起。不过事情已然如此,他也不好询问更详细的内情,只得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只能眼看着它一点点接近,而我们却什么都不能做?”

    “你先别着急,这咱们脚下的这把梯子名叫升云梯,不但连接着两层地狱,还能将我们的气息隐藏起来,不被上面那个家伙发现。不然,一旦离开这道云梯,对方便能找到我们,把你们当成一般的游魂野鬼直接吞掉。”

    话音刚落,孙长空只觉得自己的嗓子之中好像卡了什么异物似的,半点都说不出话来。

    吞掉?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话说回来,自己的真身不正是困在遮天幕那朵巨云之内吗?难道,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前辈,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就连你都会这般忌惮,动都不敢动。”

    孙长空的话着实有点多,苏如云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于是道:“它要是一般的妖魔鬼怪,就算再来十个我也不怕。可问题是,这厮并无生命,更无死穴罩门可破。说白了,它只是一个清理魂魄碎片的扫把,我们根本灭不掉它,只有它灭死我们的份儿。”

    一听对方如此厉害,孙长空想也不想,便立即道:“那还等什么,咱们还是快点逃吧!不然,你我二人都得被当成垃圾清理了。”

    苏如云身手非常之快,孙长空还没来得及闪身,便被对方一手牢牢制住,任他如此挣扎都无济于事。

    “你给我安生点!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想,想走就走的吗?忘记你之前是怎么迷失方向的吗?在这里,你必须要去除杂念,不然便会被心魔入侵,乱了神魂,迷失方向是小,跌落摔得魂飞魄散那才要命。要不是我刚刚出手拉住你,现在你就得去阎罗殿前报道了。”

    惊呆的孙长空缓缓点了点头,原来自己刚才距离死亡是那么近啊!怪不得他会迷失方向,怪不得会突然流泪,原来一切都是心魔作祟。

    孙长空的实力虽强,但修为还太浅薄,根本经受不住心魔的误导。而在修行的道路之中,越到后面,对于心境的修行也就越来越多,因为每一步都可能暗藏杀机,稍不留神便会走火入魔,功亏一篑。有了这次经历之后,孙长空也将修行的重心从炼体转移到了修心养性之上。

    但即便知道了眼前的情况,可他们的危机还是没能解除。进不行,退也不行,难道他们就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不成?

    “前辈,咱们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万一它冲了过来,那岂不是连逃命的机会都没了?”

    苏如云轻叹一声,随即道:“其实办法不是没有,但只是做不到而已。”

    “哦?什么办法居然可以让前辈你也束手无策,不妨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做得到!”

    苏如云轻蔑地瞥一眼对方,随口道:“你能变出一个太阳出来吗?”

    孙长空心头一震,心中念道:“太阳?”

    “没错,就是太阳。这家伙名叫憎光者,喜阴怕光,昼伏夜出。如果想将它驱离开来,只能让它误以为天亮了,使它自行退去。不然,我们只能祈祷老天保佑,别让它发现我们。”

    孙长空看着苏如云,不由道:“太阳?怎么才叫太阳?一定要像人间的那么大吗?还是说要具备足够的光强才行?”

    苏如云还不知道孙长空的打算,于是爱搭不理道:“怎么?你还想试试?”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道:“晚辈不才,恰好学了一门神奇的功法,可以让身体放射出类似阳光的光芒。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放手一试。”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苏如云连忙摆手道。

    “怎么?这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苏如云眉毛一竖,呵斥道:“当然不妥,那憎光者凶残无比,一旦发怒起来将会无人能敌。你别太阳没装好,结果激怒了它,那样的话咱们就真的再劫难逃了。”

    听了对方的话,孙长空急得直拍云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整个阴间之中难道就没有难制得了他的吗?”

    苏如云道“有,当然有,他的创造者就行。”

    “谁?”

    “还能有谁,当然就是阴间天子,阎罗王。”

    孙长空倒吸口冷气,半天没再说话。这阎罗王在阴间固然好使,可问题是谁能请得动他人老人家?况且,就算他们能请得到,又有谁会知道他们现在的处境呢?眼前,被串在同一根绳上的两只小蚂蚱,已经危在旦夕,再不想出对策他们二人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

    就在二者几乎绝望之际,一直下潜的憎光者突然停了下来,悬在距离他们不到十丈的位置处,迟迟不前。孙长空看了苏如云一眼,使了眼色,意思是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苏如云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只得耸耸肩,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时间一分一钟地过去,从蹬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憎光者不再前进,但也不打算撤退,就那么挂在天上,赖着不走了。面对这戏剧笥的一幕,孙长空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然而就在他以为危险即将过去的时候,那张人脸的五官之中竟有几道烟影落了下来。

    “那是什么东西?”孙长空喃喃道。

    苏如云阴沉着脸,抬头看向那几个烟点。只见对方速度极快,而且来势汹汹,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到了现在,她也无法继续忍耐,只得大喊一声道“动手”,紧接着整个身子便如同脱弓之箭似的射向那些烟影。

    孙长空摇了摇头,他实在不明白苏如云为何会这么冲动。既然早晚都得打,那他们还在里耽误什么事情。不得不说,女人心,海底针,作为男人的他是如何也想不通的。他再次拔出重辉剑,随即耀眼的金色光芒立即充斥了整个天空,照得四面八方如同白天一样。而在这道神圣光芒的照射之下,原本停在空中的憎恶者竟再次有了反应。

    只见那道巨型的云团开始急剧变化,并且不断向内收拢,聚集,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半径一丈的球体。因为云团压缩的缘故,此刻的球体已经十分结实,乍一看去就好像一枚鸟蛋一样,只是个头大得出奇,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紧接着,一道道悦耳的碎裂声从那枚球体之中不断发出,听在耳中,就好像有千百只手爪在挠自己的心脏似的,让人混身发毛,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