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走丢了
    ,!

    与苏如云的反应相同,崔判官为那位巨人的身份同样感到震惊。身在冰雪地狱之中,居然有人可以凭一己之力打倒冥道冰炎龙,这究竟是一位怎样的大能?

    “那人去了哪里,可否让我一见?”

    苏如云瞅了瞅空荡荡的前方,随即道:“走了,他和一个名叫诺娜卡的兽人女子一起离开了。不过,如果现在去追的话,也许还能赶得上。”

    二人转身刚要行动,谁知孙长空居然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一把拦住了他们。

    “别去了,既然人家没有意思显露自己的身份,你们又为何要强人所难呢?崔判官,我们也好久不见啊!”

    苏如云看着面带微笑的孙长空,又观察了一下身旁的崔判官,看起来他们之间已经见过面了。可问题是,崔判官是阴间的大人物,活人哪里有机会一睹他老人家的尊容。如此说来,孙长空又是在哪里见过对方的呢?

    “呵呵,上次死路之行没有让你束手就擒,没想到这回你居然自己跑下来了。怎么,你也被身遭杀身之祸了不成?”

    说完,崔判官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随之眉头之间微微皱起。接着,他又掐指心算,口中念念有词,过了许久这才恢复正常。但这一次,他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青,好像是被什么事情气得似的。

    “你居然没死!你是我见过的所有人当中,命最硬的一个,按理说到了阴间地狱,就算你有天大本事也不该再有生气了。可你现在身上的阳气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开始不断上涨。快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下,崔判官已经无暇顾忌那个巨人的来历。作为阴间的阴律司,他必须对每个亡魂负责,该死的一个也跑不了,同样该活的他也不会冤枉。眼下的孙长空,稀里糊涂地落到了冰雪地狱之中,而且毫无征兆,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如此想来,崔判官对于孙身上的事情就更加好奇了。

    孙长空挠着头发,显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实话,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在遮天幕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他的印象之中,他在阳间的忘记终点就只有那些淡蓝色的雪花。难道,这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

    “是雪,是蓝色的雪。我在遮天幕之中看到了一场蓝色的雪,之后便来到了这里。我想,那东西一定有古怪,不然我也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听了孙长空回答之后,崔判官陷入了沉吟之中,虽说他曾经也在世为人,可那都是上万年前的事情,就算自己见过这种东西,恐怕也早就忘记了。可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找不到孙长空进入地狱的原因,那就无法对症下药,也就不能将他送回人间。左右权衡了一下,崔判官才道:“这样吧!你先跟着苏如云前往上层地狱,我去阎王那里问问,也许他知道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

    苏如云连连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有他老人家出面,就算是死人也能立马还阳吧!”

    说完,他又用下巴指了指孙长空道:“小子,你的运气还真不错,每到危急关头都有贵人相助。如果你成功回到了阳间,可一定要烧香祭拜啊!”

    “多谢判官解围,多谢苏前辈慷慨相助,孙长空无以为报,只得像诺娜卡说得那样,多行好事,广积善缘。只有那样,才算不负你们一番期望。”

    苏如云颔首示意,而崔判官的脚下却是突然狂风大作。只见他遥空一指,那条“瘫痪”在地的恶龙已经随之飘浮起来,与他一前一后,化为两道流光,飞向天空尽头。

    大人物终于走了,如今又剩下孙长空与苏如云两个人,后者随即道:“刚才崔判官所说的死路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惹到他了?”

    孙长空苦笑地摇了摇头,然后才道:“都是一些过往云烟而已,不说也罢。”

    孙长空自顾自地往前走,苏如云不肯放弃,大步赶了上去,追问道:“别卖关子,痛痛快快地说出来!不要逼我动手啊!”

    说着,苏如云学着男人那样挽起了袖管,一把扯过孙的衣领,摆出一副抬手要打的架势。孙长空一看拗不过对方,只得将那段想想都觉得混身刺痛的经历复述了一遍。二人一边走一边说,苏如云听得变颜变色,眼中更是多了几分敬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可以承受住如此残忍的考验,这难道就是他命硬的原因吗?

    半天的时间,二人已经走到了冰雪地狱的尽头,一条通往天空的云梯赫然出现在视线之中。目测来看,这条云梯恐怕要有千丈来长,别说是爬,就是放在平地上走过去也要费些工夫。万一来到半截腰上不慎跌落,那岂不是要一命呜呼?

    然而,苏如云对此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不等孙长空说话,她已攀上了梯子的末端,回头朝对方的方向高声叫道:“好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过来。”

    孙长空再一次仰望一下那道云梯的全貌,不过令他感到绝望的是,自己根本看不到尽头。也许,这梯子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高更长一些。生成畏惧的他,两排牙齿在不停地撞击,发起“咯咯”的声响,眼看周围的光线已经渐渐黯淡,气温也随之降低,如果再不做出选择的话,恐怕他就要被冻僵在这里了。

    “算了,是死是活就听天由命了。反正这里是地狱,死了还能去哪,来吧来吧!让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孙长空仰天大吼一声,声音直上云霄,恨不得将苍穹刺破一个大洞。然后,他用力抓住了梯子的两边,手脚并用,迅速向上登去。

    就在刚刚,苏如云已经上了好几百登,可转眼之间就已被孙长空追了上来。不得不承认,年轻就是好,体力充沛,朝气蓬勃,就算有再大的困难摆在面前也有勇气面对。看着那道逐渐接近自己的灵活身影,苏如云的脸上浮起一股满意的笑容。

    “我把曾雪仪交给你,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苏如云自言自语一阵之后,这才将注意力收拢回来,继续向上攀爬。

    因为有了“目标”,孙长空爬起来也有了方向。可苏如云是什么人,就算站着尿尿也要和男人一较长短的超级好强者,哪里会让一个后生这么容易超过自己。对于眼前的云梯,显然是她更加熟悉一些。相比起孙长空来,他的身体要轻了许多,所以双手承受的负担也小了不少。远远看去,苏如云就好像一只灵越的壁虎一下,“嗖嗖嗖”地向上直窜,好像根本不会疲倦似的,将孙长空好不容易追上的进度再次拉开了一段好长的距离。就这样,二人一路上一你追我赶,互不相让。他们的精力全部都集中在攀登之中,竟是浑然不知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冷冽的寒风扑面而来,就算是身强体壮的熊罴也经受不了。然而,孙长空与苏如云二人却是如沐春风,一点也受干扰,反而越发精神起来。

    转眼间,二人已经上了足足三千多登,苏如云尚有余力,孙长空却已累得苦不堪言。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绝没有半途放弃的道理。这回,他的身后出现了一道模糊的烟影,携着他一起向前掠去。

    有了飞鹰展翅图的帮助,孙长空爬起梯子来得意应手了许多,身上的无力感也一扫而空。现如今,他不但可以好好地呼吸,还有机会欣赏一下沿途的景观。可这一看不要紧,他竟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沉重的迷雾之中,加上天色昏暗的因素,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等他再次看向上方的时候,苏如云见不见了踪影。如今,他已孤身一人,完全迷失了方向。

    好在,这条云梯只有一个方向,所以只要闷头往上爬,就绝不会有错。于是,他再次提气,将身后的鹰影全力激发,使得自己上升的速度又快了不少。照这个势头下去,用不了一盏茶的工夫他就能追上前方的苏如云。

    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按照孙长空之前的计算,现在的他应该早就赶上了对方。可眼下,他非但没有追上,甚至连外界的动静都听不到。难道,他刚刚飞得太快,没有注意到对方,所以从旁边掠过去了?

    可这么一想也不对,就算自己没有发现对方,按照苏如云的脾气和性格也会把自己叫住,然后披头盖脸地数落自己一顿。要既然事情没有发生,那就是说明苏如云还在前面。

    此刻,孙长空是彻底没了主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万一进入了险境之中而又无人搭救,那他岂不是要一辈子困在这里?手足无措之际,他使用了人类最为原始的办法——大声呼叫,希望借此引起苏如云的注意。

    “苏前辈,你在哪里!”

    这里的空间着实空旷,孙长空的喊声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毫无回应,甚至连一点杂音都没有。如此看来,他好像真的遇到了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