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屠龙
    ,!

    此时,诺娜卡嗅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那是一种浓郁的死亡气息,令人作呕的腥臭气在极度的严寒之中仍然清晰可辨。她知道,自己的大难终于要来了。

    生死之间,他抄出那柄匕首,使出全身的力气,径直刺向那道闪银晃晃的身影。只听“噗”地一声闷响,头顶之上空地之中立即发射一阵悲厉的悲鸣,然后整个世界都似乎要瘫塌了似的,大片大片的冰盖开始接连滑落,溅起无数冰颗雾霾。

    冥道冰炎龙大意轻敌,低估了诺娜卡的实力,这才让对方有机可趁,刺身了自己。湛蓝色的血浆汨汨涌出,可怜的匕首才一接触到,便被立即腐蚀融化,最后变作一块破铜烂铁,掉在地上。眼前发生这般景象,诺娜卡再也不敢继续向前,扭头便朝来时的方向爬去。

    可当她再次调转身子的时候,两只大如灯笼的漆烟珠子正在凝视着自己。她看着它们,发现其中竟有一股难言的怨恨,好像只需溢出的光芒就能将自己杀死一样。

    然后,诺娜卡又发现两珠之间的一双开孔之中,竟然在向外喷着一道道冰雾。这些冰雾很是离奇,居然可以引燃周围的积雪,并且一直这么漫延下去,好像永远也不会停下来似的。直到这时,她才看清面前的这个大家伙,正是一枚如假包换的龙头。

    龙头,好吧!诺娜卡在无妄修罗界的时候也见过几头所谓的“龙”。只不过它们大多都是上古凶兽的后代,在岁月的冲刷以及外来特种血脉的不断稀释之下,“龙”的特性已经被大幅削减,只保留了“蛇”一般的形态,却并没有“龙”的力量。

    但眼前的这只龙首明显与她之前所见过的不同,因为对方的样子与神话故事之中描绘得十分相似,角如鹿,眼如兔,头似驼,颈似蛇,看着这道威严神圣的面容,诺娜卡彻底放弃挣扎了。她不知道,位于自己面前的正是这层地狱的王者,就算自己有这种想法也是情理之中,绝不是生性懦弱的表现。

    之前匕首留下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作为曾被无数亡灵视作噩梦一样的“神明”,如果连这点基本的自愈能力都不具备的话还如何威慑众生。

    不过,伤势虽然恢复了,但留在它心里的怨念却并未因此消除。想它冥道冰炎龙纵横地狱数以万年,何时受过别人这种对待。即便是出于“龙”的无上地位,它也要让犯上者付出血的代价。而它在降罚的时候,通常会使用两种方法,一是生吞,二是焚化。前者多来对付那些实力较长的魂体,它们虽然已是亡灵,但却从人间之中带来了前世的修为,实力不容小觑,如果恋战的话可能会带来不可预见的隐患。以防夜长梦多,它就干脆将对方圄囵吞下,不留任何回旋的余地。

    不过与第一种相比起来,冥道冰炎龙更喜欢焚化。虽然它所吐出的冰炎不能立竿见影、一经释放就可以灭杀目标,但这种东西对付数量较多、个体实力较弱的情况相当有效。那些魂体见了冰炎,往往只会盲目逃跑,根本不考虑应对的办法,所以只得被四面涌现的冰炎包围,最终魂飞魄散。而在魂体燃烧的过程之中,会产生一种名为“灵”的物质,这是冥道冰炎龙最为喜爱的食物。而且,魂体的修为越强,“灵”的数量也就越多,深度也会更高。所以当自己不能立即吞下对手的时候,他便选择先与之周旋,然后瞧准时机发动猛攻,并用冰炎将之中击溃,这样它就能坐享美味了。

    眼前,“凶手”诺娜卡就在面前,无论是生吞还是冰炎,都能轻松解决这个“小东西”。但为了报刚刚的一匕之仇,它决定要让对方受尽折磨,然后才将其处死。也就在诺娜卡愣神的刹那,冥道冰炎龙已经动手了。

    它那庞大的龙首猛地向前一窜,然后向上轻轻一拱,诺娜卡的身体便被顶上了天。这一刻,诺娜卡只觉得混身的骨骼都化成了粉末,好似风一吹就能将他吹散了似的。血在喷涌,不过她已顾及不上,因为对方的攻势已经接踵而至。

    而且势头更厉。

    她知道,这次冲击这后,自己将会在三界六道之中不复存在,彻底消失。就是在这短暂的余生之中,他的脑海之中居然浮现出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影。那是他来到冰雪地狱之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受到的温暖。即便他是无妄修罗界的罪人,即便他的身上背负着累累血债,但就在自己魂魄马上消失的时刻,他还是忍不住想见对方一面。

    然后,孙长空就出现了。

    起初,诺娜卡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而当那道堪比天兆的剑光出现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如此真实。

    “行侠仗剑!”

    随着那声高昂的呼斥,一道金色剑势凭空掠出,当即便将那只龙首逼退了数十丈。孙长空的重辉剑虽没有伤到冥道冰炎龙,却已在阵势之上稳稳压过一头。诺娜卡的眼前已经模糊,说不清究竟是雪还是泪。这时,只听对方忽然道:“你没事吧!”

    诺娜卡打战的下颌微微点了点头,稍事停顿好才意识到对方背对着自己,并看不到她的动作,于是连忙道:“没事!”

    也许是老天故意捉弄,诺娜卡刚把话说完,口中便顺势射出一道血箭。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受伤颇重,即使兽人的强悍体质也无能为力。冥道冰炎龙的力量太过强大,任何坚不可摧的堡垒在它面前全都形同虚设。她的微型遽地一晃,眼看就要摔在雪地之上。然而就在这时,一只纤细的手掌突然从背后伸来,刚好接住了诺娜卡的腰身。

    “小家伙,小心点,这个时候大意,可是意识着灰飞湮灭。”

    诺娜卡扭头一望,接住自己的正是与孙长空同行的苏如云。与一达到战场就展开激烈厮杀的孙长空不同,她先是来到了诺娜卡的身边,察看了一番对方的伤势。好在,他们现在只是魂体,身体极轻,可以才能将冥道冰炎龙所释放的力量大多散去,不然换作活人的话,恐怕早已粉身碎骨。想到之前二者间的种种不快,诺娜卡竟有些惭愧,不禁轻声道:“多谢姐姐出手相助。”

    苏如云摇摇手,微笑道:“呵呵,我这我应该做的。毕竟,你曾是无妄修罗界的子民,而作为无间道宗主的我,自是有义务将你保护周全。”

    诺娜卡当即一愣,他的嘴张开一半,却硬是好一阵没说话,好似正在平复自己狂乱的思绪。过了好一阵,她才终于道:“你……你说像宗主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你长得这般年轻,而且还是个女人。”

    苏如云轻呵了一声,心有不悦道:“怎么,是谁规定只有男人才能当宗主的。”

    诺娜卡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无礼,于是赶紧赔礼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听说宗主是个男的,却没有想到你居然……”

    “呵呵,外面的风言风语多了去了,你会相信也不奇怪。不过这里确实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看这家伙来者不善,一会真得打起来免不了又是一番恶斗。你在这里,只会成为我们的负担,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

    诺娜卡抬眼望向茫茫雪原,一时之间不知该去往何方。而在这时,冥道冰炎龙终于挣脱孙长空的纠缠,再次袭向这边的诺娜卡这边。

    “走!”

    苏如云一掌拍在诺娜卡的身上,后者立即被举起老高,接着飞似的射向远方。别看那道掌力看似深厚如山,但诺娜卡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疼痛,只是感觉身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托着自己,向远处掠去,眨眼之间便已来到数里之外。再次看向之前的的位置,只能隐约见到那道蜿蜒如岭的龙形,不时间有剑光罡气升入天空,与那恶龙争斗不休。

    “你们……你们居然为了救我专门赶回来,我……我……”

    想到这里,诺娜卡的眼中已经完全湿润,尤其是想到之前孙长空的背影,更是痛彻心扉。想她一介兽人女子,何德何能,可以让一个人类为了自己赴汤蹈火,再所不辞。难道,对方真的良心发现,要为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补偿自己吗?

    虽然是已死之身,但此刻苏如云展现出来的可怕战力仍然不是孙长空可以相提并论的。在一番酣战之后,孙长空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些许伤势,右臂臂头之上更是被对方的利爪擦去了一角,露出了其中森白的骨头。可能是因为自己眼下魂体状态的原因,蚀腐不死身突然失效,一时之间伤势无法恢复,大大影响了孙长空的发挥,五十回合之后已经力不从心,从战场中心退了出来。他赶紧坐下身来,运气调息,尽量稳住伤情。趁着这个机会,他终于可以再次看到苏如云的身手了。

    这时,一道破天剑气豁然出来,直接将那道伟岸的龙影戳倒在地,狠狠逼入到积雪之中。

    “哈哈,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今天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

    随即,苏如云的脸上浮现起一股俏皮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