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冥道冰炎龙
    ,!

    在冰雪地狱之中,冥道冰炎龙就是这方天地的主宰,就是一切力量的体现。他的破坏力巨大,甚至就连阎罗王都要忌惮三分。为了限制它的力量,阎罗王只允许他在第八层地狱之下活动,所以就八层之上的亡灵是没有机会一睹它的真容的。

    作为冰雪地狱的大劫,冥道冰炎龙甫一出现便已唤出惊涛骇浪之势,原本平整的雪原之上竟是掀出了巨浪一般的层层冰川,一道足有百十丈长的庞大身躯肆意穿越在白色的大地之中。光滑的身体表面进而携上了一枚枚倒立着的冰凌,远远望去就好像犬牙一样,甚是吓人。这要被正面切中,恐怕就要开膛破肚了。

    冥道冰炎龙不仅力量强大,修为也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他的口中可以发出像冰片一样的火炎,遇物则燃,经常会将所触及到的事物焚烧殆尽,不死不休。在地狱之中,他的冰炎就是终结,亡灵一旦接触,转眼之间便会灰烟灭,毫无反抗的余地。所以大多数见了他都极力逃离,能跑多远就多远。可诺娜卡显然并没有那么丰富的经验,更不知道即将出现的家伙是何等厉害的角色,厉害到足以让他再死上一万次。

    混身挂着冰牙的冥道冰炎龙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的猎物,那是存在于冰雪世界之中少见的一处房屋,独物的构造极大地吸引了它的注意。面对近在眼前的目标,穷凶极恶的它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而是靠着自己的身体优势,将那座房屋完全包围起来,而头部则探在上空,只要里面有任何东西出现,都跑不出他的追击。

    此时,躲身在房间之中的诺娜卡正在冥道冰炎龙的淫威之下不知所措。虽然没有见到对方的庐山真面目,但隔着厚厚的墙壁她便能够清晰感觉到来自外界的阵阵杀意,以及沉重的血腥气。这股血腥气跟往常在人间遇到的那种还不太一样,因为那是由里及外,从骨子里面散发出现的嗜血天性。说白了,冥道冰炎龙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的,那些后天再创杀孽的凶神恶煞完全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甚至连仰视的资格都没有。这便是它,冥道冰炎龙的无上威严。

    虽然迟迟没有动作,但因为对方身上携带的天然寒气,使得房屋的外表面上渐渐结起了层厚重的冰壳。冰壳坚固无比,一般的武器对它根本造不成伤害。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眼下的恶劣处境,诺娜卡慢慢变得不安起来,并有了突出重围的想法。

    起初她还有一些害怕,但当看到桌上那副还未收拾的餐具的时候,诺娜卡的心中猛然升起了一道熊熊的火焰,不仅温暖了她的身体,更是给予了她勇气与力量。虽然眼睁睁地看着孙长空从自己眼皮底下离去,可为什么现在的自己还想再见对方一面呢?而正是这一强烈的愿望,使得诺娜卡有了勇敢走下去的信念。

    他必须要从这里出去。

    作为女性,诺娜卡的力量远远不如同族的男人们。可毕竟是兽人一族,在这种得天独厚的身体素质之下,刹那间,他那略显娇小的身躯之中盎然爆发出一般女人百倍千倍的能量。而正是这股力量,化腐朽为神奇,变作一柄无刃之剑,径直戳在了屋子的墙壁之上。

    或许,一般情况之下,想要靠一个兽人女子的力量打破如此厚重的一堵砖墙,是十分不切实际的。但在低温的作用之下,所有物质都变得十分脆弱,只要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就算是再怎么紧不可摧的堡垒也会出现致命的弱点。

    眼下,诺娜卡正是凭借这一特性,成功在墙壁之上撞出了个半人来高的缺口。透过这个生命的通道,他发现前方的不远处,有一道银光闪闪的物体正在向自己招手。原本她还以为那是孙长空发生的信号,谁知定睛瞧过之后,他才意识到那不是生机,而是死路一条。

    因为那是一条大到不敢相信的巨龙。不说别的,单是被其撞中一下便足以要了自己的命,如此一来她该如何脱困呢?

    然而就在诺娜卡为面前事情感到发愁之际,冥道冰炎龙终于耐不住性子,龙尾一甩,一道足以破碎山河的极强力道顺势倾泄在那弱小的“房屋”之上,当即便被消去一个尖,露出一个畸形的豁口。通过那里,诺娜卡第一次看到了冥道冰炎龙的真实面目,这下她是彻底看傻了。如何的诚然大物,她真的能幸免于难吗?

    可能是因为情绪积压在心中太过之久,诺娜卡突然仰天长啸,高亢的怒呵直上云霄,然后又散向四面八方,最后归于平静。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孙长空正与苏如云快步折步。

    “听到了吗?好像有人在呼叫!”孙长空机敏道。

    苏如云停下脚步,侧耳倾听,然后却是毫无收获。空气之中狂风仍在怒嚎,无情的大雪再再次铺天盖地地袭来,好像要把整个地狱都要全部堆满似的。

    “你听错了吧!这里距离咱们那座小屋还有段距离,我就不相信就凭那个兽人女子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拥有千里传音的高深功法。”

    苏如云所说确实没错,千里传音听起来相当简单,实际需要极为高深的修为内力作为支撑,才能将其中的威力发挥起来。此功练至登峰造极之时,能够以声伤人于千里之外,却不着半点痕迹,被无数杀手视作暗杀技巧的终极神技。诺娜卡的修为不高,更没有修炼过千里传音,所以这么解释的话确实说不通。

    但是他忘了这个世道之上还有一种力量被称作潜力。平常时候,这些力量不可见,可一旦关键时候便会大显神威,发挥奇效。而诺娜卡之所以可以将自己的声音送到这么远的地方,就是靠着潜力的相助。她自己虽然不知,但却被孙长空敏锐的双耳成功接受到了。听到对方声嘶力竭的呐喊,他知道给予二者的时间不多了。呼吸间孙长空身后突出雄鹰幻影,随即化为一道烟色光影,飞似的冲向前方。

    房屋一破,诺娜卡立即就知道这里已不是安全之所,要想活命,他只能另寻它处。可茫茫雪原,他又能去哪里呢?

    惊慌之之间,他摸出了曾经父亲送给他的护身匕首。这柄匕首模样朴素,却是锋利非常,虽不能削铁如泥,但吹毛断发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在父亲的指导之下,他练就了一套只属于自己的刀法,即便不能平步江湖,也能暂保安全。心知再这么下去只是坐以待毙,他只得主动出击,为自己争取一条生路。于是,诺娜卡从那道缺口之中窜了出去。

    他的速度很快,跑起来就像雪兔一样,一跳一眺的,样子十分可爱。即便这样,他的身法依然极猛,呼吸之间已经夺出百丈之外,最起码距离那只龙首稍远了一些。接着,他的双掌末端跳出几枚锋利的尖爪,然后使了一招鲤鱼打挺,“嗖”地便钻到了雪地下方。

    这是诺娜卡目前想到的唯一可以暂时摆脱对方追踪的方法,那就是循地。

    当然,这里的地指得并不是地面,而是指雪地。积雪质地松软,刚好适合像她这样的新手潜行。加上她那些与生俱来的尖爪,更为循地的活动提供了有效的保证。至少在她看来,冥道冰炎龙已经被他远远抛在了后面。可就在他沾沾自喜之际,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突然从前方的地面之中滚滚慑来。诺娜卡修为有限,经不起这番折腾,当即口喷鲜血,差点昏死过去。可因为心中有着一份不可撼动的信念,他仍在咬牙坚持,只是双手刨雪的速度慢了许多。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前方空间之中突然出来一道刺眼的光芒。

    它像冰,却又不是冰,因为它比冰还要剔透,还要有亮泽,乍一看去就好像一块水晶一样,纯洁无比。可接下来诺娜卡便意识到了异常的情况。她发现就在那几乎纯净的晶体之中,居然悬浮着若干的经脉血管,还有一些半透明状的骨骼。只见一道道湛蓝色的血液正在其中飞速流淌,看得人触目惊心,恨不得叫出声来。直到现在她意识到,摆在自己前面的不是别的,正是那条蜿蜒恐怖的冥道冰炎龙。

    “啊!”

    诺娜卡大叫之际,头上的积雪已被整个掀飞起来。一只足有刚才房屋大小的狰狞龙首赫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这下,他是彻底叫不出声来,一股极端的恐惧油然而生。

    “哈!”

    似乎是因为猎物近在眼前兴奋的缘故,冥道冰炎龙的身体之中发生一道骇人的怒吼,然后猛然向下搠去,直逼诺娜卡那渺小的身躯。眼见生死瞬间,另一道烟影犹如闪电一般,轰然落在巨大的龙身之上,随即一道足以刺破天际的剑芒霹雳乍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