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地狱之劫
    ,!

    就在孙长空与苏如云说得热火朝天之际,外门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确切来讲是一道鬼影,她当然就是这里的主人,无妄修罗界的亡魂,诺娜卡。

    她的手里提着一只斑驳的竹篮,篮子里面盛的是新鲜的蘑菇与土豆。即便是在这等严寒之中,她的额头之上还是有了汗水的痕迹。不知为何,看了对方一眼的孙长空,竟觉得眼前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兽人女子兀地漂亮了许多,也许正是这种纯朴、踏实的个性才让一些平凡人变得不再平凡。而诺娜卡,就是其中的一个。

    可能是作为女人的天生本性,苏如云,诺娜卡,两个异兽之人之间,居然暴发出一股浓烈的火药味,而他们的焦点全都集中在孙长空的身上。作为东道主,诺娜卡率先“发言”。

    “她是谁?”

    诺娜卡说话的对象是孙长空,并不是作为陌生人的苏如云。她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过对方的一眼。此时的这位兽人女子,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极力展现着自己的雍容华贵,下巴微微上仰,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相比起来,苏如云就要显得低调了许多。她并不是主动认输,只是在她这个饱经沧桑、望尽人间世故的“老人”看来,这一切都是如此苍白无力,甚至不如一句话来得有分量。她一如继往地露出笑容,然后起身来到对方的面前,稍稍点头道:“你好,我是你们的邻居,苏如云,以后多多来往。”

    面对苏如云这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魄,诺娜卡对于对方的表现显得十分意外,甚至这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是不是应该继续保持住自己的强硬态度,还是变通一下,降低姿态,与对方和颜悦色,就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而就在诺娜卡左右为难之际,苏如云再次道:“呵呵,看来冰雪地狱的伙食并不怎么好嘛!虽然剑海地狱凶险万分,魔物丛生,但好在可以食用的动物也有不少,平常时候宰杀个一两只,可以打打牙祭。可在这里恐怕就不行了,要是让我吃这些粗茶淡饭,用不两天我就得饿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别说是生存,就连喘气都费劲。我说孙长空,你也太不会挑地方了吧!要不,你去我那里吧!”

    为了让诺娜卡妒嫉吃醋,苏如云故意将自己夫君沈青的事情隐匿的去,她倒要看看这个丫头片子究竟能怎么样。可这一回,事情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般进行。没有努力,没有啼哭,有的只是无言的寂静,还有充斥整个房间的尴尬。

    终于,孙长空说话了:“诺娜卡,这是我的一位前辈,碰巧在这里遇见了,所以就让她进来坐了坐……”

    话说没完,诺娜卡突然接过话茬道:“嗯,叙旧完就散了吧!你要和他去,我绝不留你。”

    孙长空的脸上显出一丝诧异的神色,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爽快地答应。最起码,从昨晚的相处之中,诺娜卡给予他的感觉还没有这般坚韧。不过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一个人,要在这种荒芜人烟的地方独自生活十几年,这份独寂不是谁都能承受了的。如果是他自己的话,恐怕早已抑郁自戕。

    孙长空张了张嘴,却是没能说出半个字。此时,苏如云已经走出了门外,看着他的方向,意思让他赶紧跟上。孙长空看了看诺娜卡,又瞧了瞧前面不耐烦的苏如云,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之中。

    思考了一阵之后,他才终于道:“那你多保重,诺娜卡。我会记住你的!”

    男人离去时的身影总是那么果断决绝,不给女人一点反应的时间。当诺娜卡回过头来的时候,孙长空与苏如云已经化作雪原上的两道烟影,迅速地逃离这片地域,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似的。

    不知为了多久,诺娜卡的口中所悠悠道:“果然,你并不属于这里。”

    苏如云修为高深,加上这段时间的磨砺,如今早已适应了地狱之中的生活,应付起眼前的这种极端天气来游刃有余。反观孙长空,虽然是使出了混身解数,但仍然被这无情的寒流折磨得不成样子,嘴巴和鼻子被冻得红里发青,是冰伤的前兆。发现了孙的异样,苏如云停下脚步,忽然道:“喂,你小子究竟行是不行,才走这几步路你就撑不住了?”

    孙长空抬起沉重的眼皮,无力地瞪了对方一眼,随即懒散道:“苏前辈,你修为已入化境,对于这些外界因素早已有了强大的抵御能力。而像我这种卑微的修行者,根本无法在这些冰冷刺骨的寒流之中生存,稍不留神便会永远僵住,再针生还的可能。为了我,您就行行好,多少歇息一下吧!”

    苏如云举目看向前方的路途,面色不悦道:“可照你所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这片该死的地方。看这天气,冰雪地狱的大劫应该就要来临了。”

    原本几乎丧失活气的孙长空,一听到“大劫”二字的时候,不禁有了精神,连忙追问道:“什么大劫,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你知道才怪,这可是只有生活在地狱之中的亡灵们才清楚的事情。地狱一共有十八层,每一层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刑罚,冰雪地狱的刑具是寒冷,而剑海地狱的刑具是数之不尽的利剑。而这些刑罚每到特定的年限便会达到一个巅峰,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大劫。大劫一现,地狱之中的亡灵将会受尽百般折磨,虽生尤死,痛不欲生。就在前两个月的时候,我和沈青才躲过一劫,而原本存在于剑海地狱之中的鬼魂足足消失了三分之二,只有三分之一像我这样的魂魄才能侥幸存活下来。眼下,冰雪地狱的寒气愈加冷冽,想必应该是要变天的迹象。这里不能久留,需要尽快离开。”

    孙长空附和着点了点头,跟随着苏如云的脚步继续向前,可没走一会儿他便突然停了下来,脸上一片骇然。

    “遭了,我都快忘了。”

    不知所然的苏如云一脸茫然,不禁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孙长空伸手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恍然道:“我光顾得自己,竟把那个小丫头给丢下了。留下她一人独自面对大劫的达来,恐怕有些太强人所难了吧!”

    一边说着,孙长空一边转身往回走。苏如去一步跃到他的面前,神情冷峻道:“小子,你疯了不成?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是送死?也许,大劫已经降临,那个地方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一切生灵都已不复存在。你这样的行为,除了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之外什么也做不了,简直就是世间最最愚蠢的行为。”

    面对苏如云的指责,孙长空不以为然,依旧昂首挺胸,继续向来时的方向行去。不同之前的状态,此刻的孙长空从头到脚都被一股不屈的战意所笼罩,眼中透露出的熊熊火光,代表着他的决心与毅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是他心中惟一在想的事情。

    见到孙长空这番行为,苏如云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莫名的火气,刹那间一道银虹飞闪而过,当即便将孙面前的雪地一分两半,形成一道狭长幽深的裂口。

    “你再敢往回走一步,信不信我把你也砍成两截!”

    不用看都知道,苏如云是认真的。孙长空绝不怀疑对方的狠辣,有必要的话,对方苏如云可以将他立即大卸八块。

    不过,这个时候的孙长空做出一件不知天高地厚的蠢事:他居然真的向前迈出一步,刚好跨过那道裂口。与此同时,隐藏其中的一道凌厉剑气随即惊声掠起,如脱弦之箭一般,嗖地射向孙长空的那条大腿。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血都凉了。可就在这时,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这并不是简单的宁静,而是死一样的寂静,没有声音,没有动作,甚至连气息都不曾出现,眼下的这方空间仿佛被冻住了一般,整个陷入了静止的时间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那道声音终于再次响起:“我真是怕了你了。”

    就在孙长空与苏如云针锋相对,一发不可收拾之际,诺娜卡正在为自己的生存忙碌着。

    就在二人走后不久,天色便整个黯淡下来。在冰雪地狱之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从未见过这里的气候竟会如此糟糕,好像就连苍穹都有可能随时掉下来似的。

    趁着真正的灾难还没有来临,诺娜卡将房子的门窗全部用木条封死,又用尽可能多的积雪为自己铸起一道坚固的屏障,削弱风雪带来的威力。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才从天而降的竟不是雪花,而是一个庞然大物。那家伙体型巨大,如同蛇虫般,细长无比。它的身上镶嵌着一枚枚整齐的银色鳞片,随即相隔百丈,也能在光芒地照射下识出它。然而,就在这些剔透的鳞片之上,还有一道道诡异的纹路,这上面记载着人类最为原始的文明,早到连神鬼都存在的纪元,它便已经出面在了这个地狱之中,

    它正是冥道冰炎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