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不情之请
    ,!

    故人重逢,原本阴阳两隔的两个人再次相见,孙长空不禁心生感慨,这应该也算作上天的一种恩赐吧!而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到了阴间之中,苏如云还是如愿以偿地与自己的心爱之人走到了一起。

    即便这是的风景并不美丽,但好在有彼此的地方就是天堂。

    不知为何,孙长空的眼睛竟有些湿润,苏如云古怪地看着他,随即问道:“你怎么了,难道是看见我激动得不行了?”

    孙长空被对方的幽默逗得想笑,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确定对方没有遭到什么惩罚,所以才说道:“切,哪里有。只不过是外面风雪太大,把我的眼睛吹疼了。”

    说完,他自己揉了揉眼睛,却愕然发现天边的阳光竟是格外耀眼。孙长空不知道,这是冰雪地狱之中少见的晴天气候,一万年才能见到一次。望着天边久违的阳光,他感觉混身的疲倦都消失不见了。

    “从你一达到这里开始,我便感受到了你的气息。我从剑海地狱一直跑到了冰雪地狱,连口大气都没敢喘。话说,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孙长空面露苦色,伸手一指身后的屋子道:“不如,咱们进去聊聊。”

    二人前后进到了诺娜卡的房子之中,孙长空将雪水收集起来放到火炉之上烧开,又为苏如云斟上,然后便把自己的事情大致复述了一遍,后者听得变颜变色,尤其是说到天地双尊与陈家老祖的时候,更是激动不已。

    “什么?你说你见到了传说中的吞天兽?”

    孙长空喝了口热水,点了点头:“看来苏前辈也知道这家伙的名号啊!”

    苏如云惭愧道:“要是放在百十年前,天下哪个不知道他的恶名,能与仙宗叫板的,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他了吧!”

    孙长空显得很是淡然,接着道:“然而,就算吞天兽再厉害,不也没逃过仙宗的惩治吗?不然,凭借他的实力,就算是陈家老祖也得认栽。”

    苏如云微微颔首,然后道:“你说得没错,吞天兽乃上古凶兽之首,抛去修为不论,单是那具坚不可摧的金身就足以让天下英雄束手无策。不过好在,仙宗利用自己无上仙法,将之毁灭,不然你也没机会来到这里了。”

    孙长空神情略显难堪,随即道:“但我现在仍想不通,为什么我会出现在地狱之中,而我的身体却仍活在现实世界,这实在太诡异了。”

    苏如云叹了口气,回答道:“这件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也许那家伙有某种连接人间与阳间的通天本领,可以才能将你召唤到此。不过依我看,这类异术不会太过持久,而当法术解除的时候,你就能够重返人间了。”

    “不瞒你说,其实在昨天午夜时分,我已经几乎可以触及到真实世界的边缘,只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事物牵绊着,所以才会让我的神识不能归位。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烟暗即将过去,光明就在眼前。如此猜得没错的话,今晚我就能在世界的另一端再次苏醒。”

    苏如云爽朗的性格与男人没什么两样,听到孙长空这么说,他也放心了许多,嘻笑着和他唠起家常来。比如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心仪的姑娘之类的。

    “苏前辈,长空有一件事,必须得和你交待。”

    苏如云柳眉一抖,随即道:“什么事,居然还搞得这么一本正经。”

    “就在我从无妄修罗界中脱身回到人间之后,偶然间我碰到了贵派的柳如音,并且还有了一段难忘的回忆……”

    看着孙长空眼前的迷离之色,苏如云已经大概猜出二者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虽是过来人,但听说了自己的门人与其它男人有所瓜葛,还是有些不太舒服。平复了许久她才冰冷道:“看在你诚实坦白的份儿上,我就饶了你这一次。不过,我可要告诉你,绝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番实意真情。”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又要挨上一通数落,好在苏如云已经看开了许多,没有与他计较,于是他才欣然道:“多谢苏前辈成全。”

    “哎?你别谢我,我不是柳如音的师父,更与他的师父飞仙子八字不合。曾经同在门内的时候,他就处处与我作对,对于先师将掌门之外传于我的事情,更是极为不满,一直耿耿于怀,恨不得我早点升天。不过,现在好了,他的愿望达成了。”

    说罢,苏如云的脸色愈发难看,让人有种见了鬼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她本就是一只鬼,而是还是地狱之中的一只恶鬼。恶到连鬼差都拿他束手无策,只得听之任之,只要哄着她别捣乱就行。

    经苏如云这么一提醒,孙长空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道:“苏前辈,如音离开我的时候,对我说过门中正在进行掌门选举大会,他回去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师父飞仙子站脚助威。这样的话,岂不是遂了她的心意“”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听了这番话之后将会大为震惊。谁知,对方非但不生气,竟还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笑容,随后才不紧不慢道:“嘿嘿,我就是知道这些人没什么大作为。一个小小的掌门之职,都能让他们争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这要是换上一个作帝作王的机会,岂不是要连亲爹亲妈也不相认了。哼哼,飞仙子的实力摆在那里,虽然有一较之力,但比她适合作掌门的人有的是。就算是我的大徒弟曾雪仪也比她强上百倍。要想成为飘渺云巅的掌教,他还嫩一些。”

    在这种事情之上,女人表现出现的机智与决绝要远超过男性,孙长空没有想到,一个已死之人居然还能将这事看得如此透彻,甚至哪个能当掌门也都了如指掌,当真心如明镜。只不过,她似乎忘记了一些外在的因素。

    “苏前辈如此有自信,难道飞仙子就这么不堪吗?”

    苏如云莞尔一笑,回答道:“那是自然,要不我在门内的日子之中,如何能将她制得服服帖帖,惟命是从呢?说到底,我这个师妹就是太过贪了一些,而在这一些关键的问题之上又总是犹豫不绝,又想要这个,又不想丢掉那个,最后却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孙长空坏坏地笑了笑,而后道:“原来前辈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啊!”

    苏如云意识到自己略显失态,立即正色道:“你不要乱想,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罢了。飞仙子故意将飘渺云巅的账本做错,让我有机可趁。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我竟拿这那个账本找到了当时的先师掌门,反将了她一军,让她无地自容,还受到了责罚。现在回想起来,我还能依稀记得当时她那苦瓜似的表情,当真让人欢畅至极。”

    听了苏如云的讲述,孙长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前辈,而且还是风头正旺的飘渺云巅的昔日掌门,居然可以毫不避讳,将自己的丑事秘密全盘托出,也不怕自己将其泄露给别人。单是这份难得的信任也足以让他为之感动。就这样,二人一直聊到了将近中午,外面的太阳已经有些炙热,好像一只巨大的火炉,烘烤着整个冰雪地狱。

    “小子,我这才来,除了找你叙旧之外,其实还有一件事。”

    孙长空看着对方严肃的表情,不禁随之正襟危坐,然后问道:“前辈有何指示?”

    “其实这事情我刚才已经透露过了,只是现在要和你详细说一下。”

    孙长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道:“您所说的事情,莫非与您那个大徒弟有关不成?”

    苏如云喜笑颜开,一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之上,豁然道:“和你小子说话就是痛快,我还没说你就已经领会了。”

    孙长空淡淡地笑了笑,心里却道:从刚才到现在你也没说什么正经事情,也就是那个曾雪仪有点意思。稍事沉吟,他接着道:“呵呵,前辈有事直说,只要我孙长空能办得到的,一定会尽力而为。”

    苏如云妙瞳一闪,紧接道:“我要你帮她坐上掌门之位。”

    孙长空原本挺拔的身体顿时间萎靡了不少,胗上的神色也黯淡了许多。他只恨自己只猜到了开头,却没料到结尾。让他去帮曾雪仪,那岂不是要和自己的“相好”柳如音公然作对。就算飞仙子能成为掌教,恐怕二人的关系也无法回到从前,这岂不是让他大义灭亲吗?

    看出孙长空的神态之中透露出的为难之色,苏如云也没了精神,她拿出自己的佩剑,一边看着一边碎念道:“哎,也罢,知道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可怜的是我那不经事的徒儿,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过单纯,没有树立起属于自己的派系,不然也不会处处受我那师妹的气。如果我能活着,一定能为雪仪主持公道,只可惜……”

    说到这里,苏如云的身形还应景地忽闪了一下,意思是告诉孙长空我苏如云已不在世,不能为自己的徒儿争取掌门之位。此刻,她的眼中居然还浮现出两道泪光,泪水眼看就要掉落下来。看到这里,孙长空已经彻底没了辙,看来这个仁不义的勾当他是躲不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