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独居在冰雪之中的奇女子
    ,!

    好吧!可以选择的话,孙长空宁愿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因为这让他想起了往昔一些不太友好的回忆,比如兽人,比如无妄修罗界。

    如果判断无误的话,孙长空可以确信,眼前的这位女子正是一名如假包换的兽人,可现在的问题是他是如何达到这里的呢?

    “你……你是谁?”孙长空哆嗦道。

    那名兽人女子也不说话,只是简单地向他使了个眼神,随即便自顾自地转身离去。就在这时,他那原本早已冻僵的身体竟神奇地再欠恢复活力,他可以感觉到血液在经脉之中飞速窜流的尖叫声,这让身体的各个部分都得已再现生机。终于,他站了起来。眼见那名兽人女子已经到了眼界的边缘处,他管不了许多,要想活下去,这名来历不明的兽人就是他的唯一希望。

    短短的十里路程,在孙长空眼里简直难于上青天,明明靠近了那名女子,几个呼吸的工夫便又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到了最后,他只能四脚着地,否则绝对追赶不上对方的步伐。终于,他看到了久违的炊烟,还有一**沁人的香气,他知道吃饭的时间到了。

    孙长空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进食,可能是因为低温所致,他的胃口便没有感到特中坚力量饥饿。而那名女子家中的情况也不太好,除了一些土豆与糙米的粥食之外,桌上便再无其它。

    这种时候当然尤不得他做选择,他先按过女子递来的一壶高粱酒,大口大口地牛饮了一顿。接着,他拾起木勺,又狼吞虎咽地吃下了半盘米粥。体力,精力如泉涌一般迅速回升,他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都在因此发生热烈地欢呼。也许,这样的便饭已经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食物,可对他来讲,这又无疑是最不可获缺的一顿大餐。孙长空想象不到,如果没有受到一饭之恩的自己将会是怎样的下场。眼下,他只得感激眼前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女子,而他居然还是一名兽人。

    酒足饭饱之后,女子又端上来一盘刚刚蒸熟的地瓜,别看这种东西卖相不怎么样,但却是补充体力的绝佳宝贝,如果能在冰天雪地里面得到这么几块地瓜干,那几乎就是上天的恩赐。兽人女子毫无保留地款待,让孙长空有些自惭形秽。要知道,作为兽人集中地的无妄修罗界就是毁在他的手里,如果对方真的因为无家可归,所以才会跑到这种人烟罕至的地方避难,那就真的是罪该万死了。

    兽人女子家中再无第三者,二人围着炉火坐着,休息取暖。

    这里的昼夜变化极快,转眼之间便已到了深夜。外面的风更大了,雪片也变得肆虐了许多,刮在木门之上,形成“啪啦啪啦”的撞击声,听起来着实吓人,生怕一个不经意竟就将屋门砸碎。

    与孙长空的心情不同,那名兽人女子倒是淡定的许多,显然他已习惯了这一切,培养出了过人的意志力,并与这片被冰雪覆盖的大地真正地融合在一起,好像他就是在土生土长的一样。

    许久之后,孙长空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沉寂:“多谢你救了我。还没有请教,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未回答,孙长空不禁看向对方,却是发现那名兽人女子青蓝色的脸颊之上居然出现了一抹红晕。

    以孙长空的经验所见,这名女子的长相在兽人之中并算不上出众,充其量也只能说是过得去。这在一般的兽人眼中,便是贤妻良母的角色,踏实肯干,而且任劳任怨,不辞辛苦。正是因为自己相貌的缘故,要想从同类之中脱颖而出,便只能通过别的方式来吸引异性,这应该是兽人女子与生俱来的天赋吧!

    如此一看,孙长空变得愈加尴尬,火炉之中的木柴也趁机捣乱,发生“噼里啪啦”的响声。

    “诺娜卡,我叫诺娜卡。”

    似乎是怕孙长空听不清楚,那名兽人女子特意说了两遍。而就个过程之中,她的眼睛之中居然闪出一丝欢喜的光芒,也许是因为太久没和外人接触的原因,也许他与孙长空本身就存有好感。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既然已经说出了口,那就干脆说个痛快。渐渐地,屋里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诺娜卡开始主动与孙交流,从一些基本的事情问起。比如,温度怎么样,需不需要加点柴火。然后她又问起了孙长空的姓名,后者不单口述,还从炉膛里抽出了根顶部烧焦的树枝,在地上有模有样地写了下来。他知道,兽人的文明与人类大不一样,所用的文字也各不相同。为了便于对方诺娜卡理解,他还好心地教授了一些简单的汉字,供她学习理解。

    “孙长空,宽广高远,四大皆空,原来你的名字还有这么丰富的含义啊!我的就要逊色许多了。”

    孙长空有些好奇,于是问道:“那诺娜卡什么意思?”

    女子垂头丧气,好像并不想提起这件事情。但看到孙长空如此坚持,她才勉强道:“活着!我的名字在家乡的母语之中就是活着的意思。”

    孙长空一愣,一股莫名的悲情随即涌上心头。

    是啊!就在人间的孩子们还在未玩什么,吃什么发愁的时候,兽人后代已经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存而担忧。曾经的无妄修罗界是这样,眼前冰雪世界还是这样,除了荒凉就是绝望,这里根本还是活物的乐园,而是死亡的坟场。

    缓了一下,孙长空继续道:“你的亲人呢?难道,只有你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来到了这里?”

    诺娜卡摇了摇头,仍然打不起精神,稍显颓废道:“他们都死了,只有我一个活了下来。”

    孙长空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唐突,脸上随即显现出几分愧色。稍作调整,他才接着道:“敢问,他们是如何去世的?”

    这下,诺娜卡已经控制不住情绪,双手抱着膝盖,顺势将头埋在丙膝之间,好像害怕见人似的。

    “天灾,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把我的家和亲人一同吞噬了,我在外面,所以逃过了一劫。”

    孙长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于是道:“难道……你的家乡是在无妄修罗界?”

    诺娜卡不说话,头却是轻轻点了几下。

    这下,孙长空彻底不说话了,因为他意识到使得诺娜卡家破人亡,被迫漂流的罪魁祸首竟然就是自己。他本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从对方的描述来看,那场毫无征兆的地震正是自己破坏魔皇封印所致。他虽已经隐隐猜到了结果,但从对方口里听到这一切的时候还是让自己有些承受不住。孙长空同样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良心发现,为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而追悔不已。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他一定会做出截然相反的选择吧!

    “既然如此,这里又是哪里?”

    诺娜卡摇摇头,沮丧道:“我也不知道,那场地震持久时间极其之长,我一不小心便跌落了下去,等我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已经身在此地。这里除了无边的积雪以及这幢房子之外就再没有其它东西了。这些取暖用的柴火是我从几十里外的枯树林之中一点一点搬运来的。这里的气温太低,除了土豆和这些杂粮之外,我几乎找不到任何食物,我甚至没有找到一只小动物,哪怕是一只长毛兔也好。我在这里独身一人实在太久,感谢上苍怜悯我,将你带到了我的身边。”

    说到这里,诺娜卡的笑容变得极其温柔,就连门外的大雪都无法抵抗他的魅力,竟也因此势头稍小了一些。孙长空被看得混身不自在,只得尴尬地站起身来,走动了几圈。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是来自无妄修罗界,却与我的祖辈口中提起过的原人有几分想象,难道你是从人间来到这里的?”

    面对诺娜卡的疑问,孙长空停顿了一下,但想到自己曾经铸成的大罪,还有什么好怕的,于是便开诚布公道:“没错,我正是从人间而来的人类,也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原人。实话告诉你,我还去过你们的无妄修罗界,并在那里生活了五年,直到几个月之前才重返人间。”

    看着孙长空兴奋激动的样子,诺娜卡有些疑惑,想了一下她才道:“几个月前?你确定?可如果我的记时方法无误的话,无妄修罗界出事已经有十来年的时间了,你怎么可能会在那里生存那么长的时间?”

    孙长空心头一颤,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随即笼罩在他的头顶之上。顺着诺娜卡的指引,他来到了一堵墙壁跟前,其中一半的地方都被密密麻麻的划痕所遍及。他抬头一看,这些划痕少说了有三千条,如果一条就代表一天的话,那这里记录的时间岂不是要将近有十年之久。问题是,自己从无妄修罗界中出来也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就算两个空间之中的时间流速不同,但在无妄修罗界中顶多也只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绝不可能是十个年头。难道,这里面还有连他都不知道的隐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