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最后一个未醒之人
    ,!

    冯焱阳回身之间,眼前立刻光芒闪烁,他已经许久没有像此时这般激动了,看着那四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他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大哥,二哥,四弟,五弟!”

    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冯焱阳直接扑向了众人的怀抱之中,又是抽泣又是流泪,别提有多么失态。而李红裳等人则是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安抚,一边说道:“我说老三,咱们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变得跟个孩子似的。”

    李红裳把冯焱阳那张大脸捧在手里,端详了好一阵,这才接着道:“哎呦,你怎么又胖了。”

    冯焱阳连忙抹干脸上的泪迹,故作坚强道:“哪有,我还是像原来那么苗条。不信你看!”

    于是,他撸起袖管,露出自己坚实的上臂,得意洋洋地看着几人。谁知,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四人终于忍受不了,不禁哄然大笑。冯焱阳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于是抓耳挠腮起来。

    站在一旁的张天雷等人还不知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见到几人似乎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不禁心生怒意,张口大骂道:“喂,你们几个是从哪里来的老杂毛,难不成是你们合伙谋害了掌门师父?”

    此话一出,在场的天门宗人纷纷剑拔弩张,眨眼之间便已将包括冯焱阳在内的五人包围起来,围得水泄不通,简直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而就在这时,作为老二的郭义阳伏在冯焱阳的耳边,轻声道:“眼前这些都是幻象,不过要想从这里逃出去的话就,就必须通过这一关。我们九阴五阳已经好久没有放手一搏,今天趁这个机会正好可以打个痛快了。”

    冯焱阳心头一颤,这才想起之前自己身在遮天幕之中的情景,意识到眼前这些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都已不在人间,他便有种心如刀割的感觉,泪水再一次涌现,糊涂了视线。

    “二哥,你们……”

    这时,排行最小的何忘忧灿然一笑,搂着冯焱阳的肩膀,满不在乎道:“三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今天,咱们只尽欢,不要想那些有的没有。至少,我们现在还在一起,难道不是吗?”

    绍碧波接着道:“五弟说的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当然是想让你将我们九阴五阳的精神发扬广大。不然,连你也死在这里,那我们岂不是绝后了。”

    对方的话把冯焱阳搞得破泣为笑,没想到,就是在虚拟幻境之中绍碧波,自己的四弟还是这么风趣幽默,他有些怀念曾经那些欢乐的时光了。

    “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冯焱阳自不会让你们失望。来,今天就让我们倾尽全力,放手一搏~!”

    眼见五个凶神恶煞的人影轰然冲向自己,张天雷当即便被吓傻,五道剑光飞驰而来,直逼他的数处大穴要害……

    不同于陈家老祖与九阴王,冯焱阳醒来的时候竟然面带微笑,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他看着面前的二人,也不感到意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慵懒地伸了伸腰标标标,精神抖擞道:“你们在看什么,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九阴王看着他,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连忙摇了摇头,紧接道:“没……没有。话说,你也见到了一些故人?”

    冯焱阳的眼神之中闪出一丝欣慰,而后叹了口气,如释重负道:“那当然,没有他们的话,也许我还被困在天门宗的围攻之中。哈哈,你也许不信,就在刚刚我们使出了曾经一直都未融会贯通的五阳当空,转眼间便将他们杀得横尸遍野,片甲不留。”

    冯焱阳仍旧喋喋不休地叙说着自己幻境之中的经历,可陈家老祖与九阴王已无暇去听,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最后一人,孙长空的身上。他的修为在四人之中最低,所以挣脱幻境束缚的能力也最小,苏醒的时间稍长一些也是理所应当的。可在这时,一个诡异的现象出现了。

    孙长空的身上居然在发光,而且是神圣的金色光芒。接着,他的身体之外被一道雄伟的兽影所笼罩,仔细去看那居然是一只无比威风的金翅大鹏,翎羽如锋,双目如炬,还未接近便能感知到一道凌厉的澎湃气场,教人不得不为之瞩目。

    “老祖,你见多识广,是否能辨别出这门功法的来历。之前我与他较量的时候也见过这招,只可怜因为时间仓促,并未未得见此术的全貌。眼下看来,他的力量远非我之前想象的那般简单,原来他还隐藏了这么多的实力,我还真是小看了他。”

    再看陈家老祖,神色依然不太自然,显然孙长空所施展的神通并未等闲之物,甚至就连他也瞧不出门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门功法定然是惊世绝学,这要是流传到江湖之中,定会引起一场巨大的风波。

    “此子际遇非凡,能拥有这等修为和功法,也算不上太过意外。只是,他进入幻境之上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还没有清醒过来。如此看来,一定是遇到了难以想象的麻烦。如果没有外力帮助的话,仅凭他自己的力量恐怕很难逾越前这道难关。”

    冯焱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连忙问道:“陈家老祖,您修为高深,见识非凡,一定能想到办法救这小子的办法吧!之前他曾救过我一命,如今他有难当前,我自是义不容辞。可以的话,就算是一命抵一命,我也绝无怨言。”

    陈家老祖轻笑一声,随即看了一眼对方,阴森道:“此话当真?”

    似乎感受到了其中的阴谋气味,九阴王赶紧打了圆场,劝阻道:“老祖,他只是说说罢了,不用听他一派胡言。这小子是少见的人才,可为了他牺牲自己的性命,我可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还有你,冯焱阳!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么没脑子的话,难道他是你的儿子不成,值得一命换一命!”

    “他虽不是我的孩子,但一命抵一命我倒觉得没什么。只要有人能继承我们九阴五阳的衣钵,就算死了我也能含笑九泉。”冯焱阳毫不迟疑道。

    “你!”看着一向老谋深算的冯焱阳居然会做出如此冲动的行为,九阴王当时便被气得火冒三丈,要不是有多年内力压抑,恐怕就要七孔窜血了。

    眼见对峙的二人脸红脖子的样子,边上的陈家老祖终于开口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不用再为那个年轻人的事情争吵了。想救他的命,不用牺牲任何人。但同样的,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解铃还需系铃人,让他迷失在幻境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除了他本人之外,再无人能帮得了他。这就是命!”

    没错这就是命!

    孙长空一步步走到今天,无论对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而驱使他做了这么多神鬼共愤事情的人,也是他自己的命运所致,与旁者无关。如今,他正站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之上。头上大雪连天,脚下冰封成里,这一刻他只觉得这片天地的空气全都凝固了,自己更是使不出丝毫力气。再这么下去,他将要必死无疑。

    寒冷让他的神智愈发模糊,恍惚间他竟看到了一辆马车,正在向他缓缓驶来。孙长空勉强地笑了笑,这一刻他觉得的脸上的肌肉仿佛都因为这个简单的动作撕裂破碎,一股寒流趁机钻入他的身体之中,再次侵袭了一番他那虚弱无比的经脉。

    眼见那辆马车越来越近,孙长空使出最后的一丝气力,拼命奔向对方,一连挥手一连声嘶力竭道:“停……停车!”

    他本以为对方会因为自己的阻拦而停步,谁知那匹高傲的高原骏马竟然掠过他的身边,继续向前射去。而由于用力过猛,孙长空直接摔倒在地。冰凉刺目的积雪顺势涌入到他的衣衫之中。这下,他觉得自己的脖颈都因此变得僵硬不能自主,好像稍一活动就要断裂似的。

    孙长空不敢贸然行动,只得躺在地上大声呼叫起来。

    “救命,救命啊!有人快要冻死了。”

    就这样,他从天亮喊到天烟,又从天烟挨到天亮。他已不知自己喊了多长时间,却也因此惊讶自己的生命力居然这般顽强,经历了这久的严寒肆虐仍然坚挺,意识也十分清醒。随即,他有了一丝怀疑:难道我这是在做梦不成?

    显然,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梦,这是一场恶梦,而且还是这般真实无比。他甚至可以分辨出天下飘落雪花上的纹路,还有从自己口鼻之中富有节奏散出的白气雾气。种种现象表明,眼前的这一幕场景绝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然而就在他准备翻个身继续思考的时候,一双红色的绣花鞋赫然映入到他的眼帘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这种极端环境之中为何出现这么诡异的事物?

    在孙的概念之中,像红色绣花鞋这一类物品,常常都与鬼故事联系在一起,难道自己这一回也遇到了鬼不成?于是,他顺着那双红色的布鞋继续向上望去,只见一张古怪的面孔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