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天门宗之变
    ,!

    其实在陈家老祖刚出道不久的时候,他便听说了天下有一种神奇的东西,名叫隔世雪。这种东西看起来与平常的雪花无异,只是颜色之中带着一股的淡淡蓝色,被人们称作隔世雪。

    隔世雪具有连接两个时空的神奇作用,并且可以作为本时空的标记,使得进入到异时空中的人们能够找到回来的路。不过,这个过程并没有听起来那般容易,许多人在进入到异次元空间之中,都会迷失自己,甚至万劫不复。显然,他们刚刚能够进入到异次元空间,看到已之故者,全都要拜这些隔世雪所赐。可话又说回来,他们刚才所处的空间又是哪里呢?

    “天底之下,可以看到亡者的灵魂的地方,恐怕就只有冥道阴间了吧!”陈家老祖轻声道。

    九阴王倒吸口冷气,一想到自己刚刚处于死亡的国度,混身的汗毛便不禁炸立起来,心中的骇然更是无法形容。回想起来之前的场景,他发现那些给自己贺寿的人大多都是往昔的战友,但他们已都不世,永远地被留在了沙场之上。好在那些鬼魂没有恶意,不然自己也要陪着他们守在那处异次元空间之中了。

    “既然事情是这么回事,那这两个人怎么还没有动静,难道他们还无法参破幻境的真谛,要被一辈子困在那里?”

    陈家老祖摇了摇头,看了眼四周,随即道:“这隔世雪虽然能够扰乱心神,但却不能持久。只要这些雪花一旦消逝,其中连通异世的诡秘力量便会立即消失。没有它们的支持,人的神智自然会从异次元空间之中脱离出来,重新苏醒。只不过,这个过程可长可短,也许只有一柱的工夫,有的则可能要花费一天的时间,这都说不好。”

    听了对方的话之后,九阴王有些着急,于是道:“那接下来怎么办,难道咱们要在达里继续等下去。话说,吞天兽那个家伙究竟去了哪里,为何会弄出这些什么‘隔世雪’的玩意来?难道,他真的想靠这些东西把我们活活困死不成?”

    陈家老祖面色阴沉,他看着四周的空间,怅然道:“要真如你所想,那就好了。”

    “哦?为什么这么讲?”九阴王不解道。

    “如果他想靠这点伎俩解决我们,那说明真正的吞天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真的打起来我也不惧他。可从刚才的情形之中我发现,他似乎只是想拖延时间,并不想干掉咱们。所以,他的目的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然后……”

    “难道……他是想借用这段时间,来恢复自己尚未恢复的身体?”

    陈家老祖终于点了点头,语气苦涩道:“看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啊!”

    冯焱阳又回到了从前师门之中,这是他的第三次学艺所在的地方,这也是让他最最留恋的一段记忆。这里是天门宗,掌门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八门真人,张全通。张道人天资过人,乃世间百年难得的奇才。他所学武学之广,数量之杂,就算是一些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都无法相比。在修行的过程之中,他将这些武学分门别类,总结成八大类,也叫做“八门”,分别对应风,雷,火,水,土,固守,不惑,自在八大神通。他所过之处,无不是雷电交加,狂风暴雨,是由于上天感知了他身上的八种能量才会产生的天兆现象。因此八门真人的缘故,天门宗的名声在江湖上也渐渐响亮起来,成为众多修行者的不二之选。冯焱阳就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

    但这一回幸运并没有陪伴在他的身边,就在冯焱阳上山的第三个年头,天门宗便遭遇了历史上的首次重大变故,八门真人手下的八大弟子分崩离析,竟为下一届的掌门之职斗得不可开交,许多人因此受难,天门宗一下子便进入到前所未有虚弱当中。

    那时的八门真人已经到了垂暮之年,精力大不如从前,根本无暇去管这些琐碎的事情。可八位高徒明争暗斗,对于本门的损害极大,再这样下去天天门宗百年基业将会毁于一旦。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些弟子之所以为一个掌门之位争得头破血流,一是为了统领整派,号令众生。但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为了他的八门神通。八名弟子虽然各有所长,但充其量只学会了其中一到丙门神通,而且八门真人故意有所保留,所以几人实力虽强,但都有缺憾,不能独当一面,必须需要其它师兄弟的帮助才能充分发挥自身的力量才行。他的出发点是好的,这样以来可以让众弟子团结一致,减少所谓的英雄主义。但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诸多弟子对于完全力量的渴望,这才让他们甚至不惜手足相残,也要夺得掌教之职。于是乎,八门真人宣布了一件事情,他要设立一次比赛,获胜者可以得到自己的所有真传,但不能再参与掌门的选举。此事一出,众弟子之中一下子便炸了锅,有的人为其叫好,有的则埋怨他老谋深算,用心歹毒。不过,既然掌门发了话,他们也只得应着。很快,比赛如期进行,经过了层层选拔,八大弟子之中的二弟子张天雷获得了最终的胜利,成功得到了八门真人的真传。大家本以为内乱应该就此了结的时候,不幸最终还是发生了。

    一夜之间,所有的掌门人选全都离奇死亡,只有张天雷一人幸免于难。眼前的事前是一目了然,酿成悲剧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没了竞争者,掌门之位自然而然地便落到了他的身上。八门真人对于张天雷的作为十分失望,但碍于门派的颜面才没有公然处治他。因为没了候选人,选择掌教之职变得困难无比。但八门真人似乎看透了什么,于是在弟子之中随便点了出一人,让他接替自己的掌门之位,而这个人正是冯焱阳。

    大家都认为他死定了,因为凭张天雷的狭窄心肠,是绝不会让他舒舒服服活着的。表面上张天雷对于此决定毫无异议,实际上心里早已是暴跳如雷,恨不得当场就将二人轰毙了。不过,这里毕竟是天门宗,只要八门真人一日尚在,他就不敢以下犯上。于是,他暗自动了杀机,当晚便要解决了这个新掌门。

    可八门真人也不傻,有了之前的教训,就在众弟子离去之际,他便叫住了冯焱阳,让他与自己一同去往闭关之所。在那里,八门真人将自己的一身所学全部传授给了对方,而自己却因为过度操劳,油尽灯枯而亡。八门真人临终之际,拜托冯焱阳帮助自己清理门户。虽然心中没谱,但为了不让对方失望,他只好应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当晚,闭关之所里便燃起了熊熊大火,八门真人和他的一身所学也一同消失其中。

    第二天,张天雷集结了一众弟子亲信,将谋害八门真人的罪名扣到了冯炎阳的头上,并扬言取消他的掌门之职。眼下,冯焱阳便处在这个针锋相对的时候。

    眼见诸位师兄弟一个个面色冷酷,杀气腾腾,一看就是来者不善,看得冯焱阳口干舌燥,不知该如何是好。而就在这时,张天雷从人群之中豁然挺身而出,伸长一指他的脸面,大声呵斥道:“呔,你个禽兽不如听家伙,居然敢忤逆犯上,设计害死掌门师父,快快束手就擒,听从执法长老发落。”

    冯焱阳瞟了一眼旁边的那位白眉老道,心中不禁颤了一三颤。但好在此时自己仍是天门宗的掌教,底气也足了起来,于是冷笑地回道:“张天雷,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的害死了师父。再说,师父他如此器重我,我又为何要加害于他。反倒是你,掌门师父没有将掌门之位传给你,你所以才会如此记恨,就算做出些什么伤天害理的禽兽之事,也不意外。你就别再贼喊抓贼了。”

    那些一同前来的门人不是傻子,冯焱阳的话不无道理。这么说来,张天雷的嫌疑明显要大得多,于是纷纷将目光投向中间的位置。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他连忙稳往民心,从怀中掏出一物,朗声道:“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这是我在闭关之所里捡到的东西。冯焱阳,别说你不识得此物。”

    顺着对方的手掌,冯焱阳递目观瞧,只见对方手中停留着一块令牌,正是掌门的象征,天门令。本来,在前一日的传位大典之中,这枚令牌已经交付给了冯焱阳,绝不可能再出现在闭关之所当中。冯焱阳伸手一摸,发现天门令果然不在了,这才回想起昨日八门真人传功之时,因为身体过热便褪去了衣衫,想必令牌就是那个时候遗落的。这么看来,冯焱阳已经是百口莫辨,眼前的形势对他大为不利。

    有了这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冯焱阳已无从抵赖,刹那间他只觉得上百双目光正在齐刷刷地看着自己,而更多的杀气则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呼啸而来,这一刻他终于有了一种无力感。可就在他准备放弃抵抗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老三,你可越活越不如从前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