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礼物
    ,!

    将九阴王扔给乌云上面之后,诸葛红叶便自行离去。遮天幕中杀机重重,就在那些云手准备将他吸入到内部空间的时候,一道人影赫然出现,此人更是陈家的老祖宗陈立。

    救下了九阴王之后,二人略作了解,原来陈家老祖是为了遮天幕而来,恰巧遇上了他,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事情。二人一见如故,随即找了个地方痛饮了一番。在饭桌之上,陈家老祖说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原来,在那之前的十年当中,初升大陆之上经常会出现百姓无故发疯癫狂的事件,找了许多大夫也无济于事。一开始陈家老祖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后来陈家也有一位分家子弟也得了这种怪病,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几个月间,他探访了出事较多的几个城镇,也询问过出事者的家属,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可最终全都一无所获。就在他几乎放弃之际,晴空之中的一朵乌云引起了他的注意。

    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那些受害者的家属全都称,出事当时天气不好,伴有乌云降落。于是乎,他便对面前的这道阴云起了兴致,一连跟踪了数日,最后在一处偏远的乡村之中,总算逮到了云彩“犯罪”的证据。

    接着,他顺藤摸瓜,发现这阴云来历不小,居然是天幕尊府的遮天幕。

    几十年前,他与天地双尊大战之时,确实也见过遮天幕,但与眼前的这朵乌云截然不同,判若两类。为了搞清其中的联系,他便开始了长达数年的调查工作,之后便遇上了九阴王。

    九阴王虽然因为诸葛红叶的事情心灰意冷,但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大事,他这个一山之王怎能置身事外,当天他便与陈家老祖达成了共识,并且结成了联盟。他装疯继续留在九阴山内,监视诸葛红叶的行动,而陈家老祖则尾随遮天幕,看看这之后到底是谁在指使。

    于是,九阴王的计划便正式开始了。他先是将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然后连夜跑回到九阴山上,故意被众人发现,这样诸葛红叶就没有二次动手的机会。接着,他又让自己的手下日夜不停地看护着自己,不给对方可趁之机。可这在这个过程之中,九阴山怪事连连,自己的亲信一个接一个地失踪,有的被发现暴尸荒野,有的则干脆找不见了,如同蒸发了一般。几个月下来,九阴山中上上下下,人心惶惶,许多曾经踏实的部下都纷纷离去,九阴一脉更是人才凋零。但为了大局考虑,他只能隐忍,于是在自己的见证之前,九阴山成了一座“死山”。

    因此,诸葛红叶对于九阴王的意义重大,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得清的。他虽然知道眼前的都是幻觉,但见到这个由自己亲手解决徒弟的时候,还是不免感慨,更不知该如何是好。而就在这时,对方却是率先行动了。

    诸葛红叶的手里捧着一只鲜红似火的木匣,九阴王看了一眼,竟有种作呕感,因为那木匣的颜色就像……就好像人的鲜血一样。尤其是对方脸上的笑容,更是诡异得很,看得人好生别扭。

    “师父,您怎么了,为何愁眉不展的?”

    九阴王一愣,然后才吱唔道:“哦,没什么,你们今天来得怎么这么齐,难道有什么好事不成?”

    诸葛红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九阴王看着混身不自在,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师父,您的年纪大了,难道记性也变差了不成?今天可是您的七十大寿啊!”

    九阴王心头一震,随即看向自己的身上。随着对方的目光,他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穿上了一件红袍,喧闹的宾客裸衣不绝,纷纷上前道喜送礼。他过惯了简单的生活,除了行军打仗之外很少经营这些门面事情,被如此众多的亲朋一折磨,他竟有些手足无措,只得拽过旁边的诸葛红叶,低声道:“来,你帮我应酬一下,我去方便方便。”

    可就在这时,九阴王发现对方的脸上忽而闪过一丝冷笑,看得他着实一惊。随后,诸葛红叶已经恢复正常,满面红光道:“师父,这是您的大喜,不是我的大喜,您的事情还是应该自己来操办吧!”

    九阴王有些嗔怒,但碍于这么多人在场,于是压着火气低吼道:“可我也没说要办这个寿宴啊!这到底是谁的主意?”

    诸葛红叶看了看四周,随即嘻笑道:“是我吗?我给忘了。”

    “忘了?你连师父都敢戏弄不成?”

    面对怒斥,诸葛红叶竟然毫不在意,依然面带笑容道:“呵呵,这算什么,连弑师这种忤逆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

    九阴王眉梢一颤,随即看向四周。刚刚诸葛红叶亲口承认了谋杀师父的罪行,理应会吸引到众人的目光。可那些到场的宾朋却是无动于衷,罔若未闻,依旧在朝他道喜送礼,好像完全不受控制一般。见到这一切的九阴王再也承受不了,内力随之激发而出,化为无数劲力,将那在场的众人纷纷扫落。一时间,大殿之上被血花所充斥,与他那件红色的长袍相互呼应,除了它们之外,这个房间之中所有的事物都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说来也奇怪,那些人虽然承受着杀身之痛,但却依然面不改色,即便血水溅到脸上,也毫无动容。九阴王知道这些都是幻象,都是虚构的,于是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手中招式也是一变再变,于是人变成了残肢,残肢又碾成了肉渣。最终,就连渣子也变得不再那么清晰,化成了一滩滩血水,汇成一条血河,汨汨流到自己的脚下。接着,这些血水越来越多,并且渐渐漫上他的身体,从脚面,到膝盖,又到腰身,再到胸口。这时,他已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却不曾想血水上涨的速度如此之快,眨眼间已来到他的脖颈,再有一瞬的时间,他便要被血水整个淹没。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血影猛然飘落在他的面前。那是一个手捧木匣的年轻人,也就是那个令自己又爱又恨的好徒儿,诸葛红叶。

    “师父,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九阴王惨然一笑,心道:我都是快死之人了,哪里还有明日明年。可就在这时,诸葛红叶突然将木匣向自己面前一递,接着道:“这是我送您的礼物,快打开看看!”

    诸葛红叶的眼中满是期望,可血水已经没过了头顶,九阴王痛苦万分,窒息的他眼珠整个突了出来。可对方仍然很是坚持,依旧双手托着木匣,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这一刻,九阴王放弃了自己求生的希望,伸手掀开了木匣的盖子,一道耀眼的光芒随即显现。

    “师父,你不属于这里,快点离开这里吧!记住,我永远是你的徒弟。”

    九阴王恍然醒来,接着便看到陈家老祖古怪地看着自己,好像在看一只长了八只腿的母猴子一般。

    “你怎么哭了?”

    在对方的提醒之下,九阴王伸手一摸自己的脸颊,惊讶发现两行老泪已顺着眼窝缓绘淌下人。他明知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却仍然抵制不住心中的情绪,挤压在内心当中的悲痛涌现而出。

    过了一阵,陈家老祖才问道:“你见到了什么?”

    九阴王怅然若失地摇了摇头,他刚要用手去擦脸上泪痕的时候,一件物品突然挣开他的手掌掉到了地上。他猛地一怔,接着俯身拾起那个东西,凑到面前一看,这回他彻底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原来……你一直都当我是你的师父啊!”

    陈家老祖看着安静躺在对方手中的那段印中“九阴”二字的玉佩,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九阴王却是清楚无比,原来这就是幻境之中诸葛红叶送给自己的礼物。这是对方入门之际,自己送给他的亲传佩饰,有了它,就能向外人证明佩戴者是九阴王的门人,绝无二家。他现在都还记得,接过玉佩的诸葛红叶是何等欢喜。可那时的自己却因为带有偏见,所以只能貌合神离,万般不情愿。现在回想起来,他是无比懊恼,也许时间回朔,他会选择另一种方式对待自己这位好徒儿吧!

    “红叶是个好孩子,只是皇室那帮老混蛋想借他之手除掉我。我知道他有命在身,无法违抗。我不怪你,孩子,你好好安息吧!”

    听出了其中大概的意义,陈家老祖心想这也是个可怜人,于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许久之后,九阴王才重拾心情,抬头看着对方道:“我们刚才究竟是怎么了,看起来进入的是幻境,但现在仔细一想却又不是。因为幻境不会那么真实,更不会改变现实世界。”

    说着,他将自己手中的玉佩举了起来,让陈家老祖看个真切。谁知,对方居然说道:“我知道,刚才我们进入的确实不是幻境,而是一处名叫小无天界的异次元空间。”

    九阴王惊得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声说道:“异次元空间?怎么可能,进入到那里的人不是必死无疑吗?我们怎么能安然无恙地逃离出来?话说……”

    九阴王随即看向身后,孙长空与冯焱阳正在经历属于他们的异次元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