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离奇的雪
    ,!

    陈立活了几千年,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可当瞿厉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之中响起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真的是你?瞿厉!”

    随后,周围又变得死气沉沉,只是因为在雪花不断飘落的过程泛起的白光才让他稍稍安定了下来。可就在他以为是自己听错的时候,那道阴森可怕却又无缘熟悉的嗓音猛然间再次响起:“陈立,你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你不记得,是谁把我一步步逼入绝境之中的吗?”

    声音出现的刹那,一张满脸是血,面色发青的人头赫然出现在陈家老祖的眼前,由于一切发生的太过出人意料,以至于当事人不由得向后倒退数步,还不忘用手掌呼打着,生怕对方接近自己。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死了吗?”

    瞿厉的头颅之中再次涌出一股靛青色的血浆,他的血液之中已经充满了毒素,这也是他当时毙命的直接原因。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死人,所以就算这东西再怎么致命,也无法伤其半分了。

    “我是死了,可我的心愿还没有达成。你灭了我的城主府,可你的损失却是那么星点,根本不值一提。我不甘心,我要索你的命!”

    说着,瞿厉的身躯“嗖”地从旁边的烟暗之中钻了一出来,一把便钳住了陈家老祖的脖颈,使其动弹不得。别看陈家老祖修为已臻至化境,不死不灭,但面对眼前的鬼魂竟是毫无办法,他要阻止对方的行径,但双手却直接从对方的身体上穿过,无论如何也摸不到那双手臂。现在,陈家老祖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想还手,门都没有。而就在这时,瞿厉的脑袋缓缓飘了过来,正好停在对方的面前,一双翻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得人神魂涣散。

    “怎么样,这种滋味好受吧?那天我服毒之后,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惨死在院子里面的。如今,我也要让你受尽煎熬。”

    此时,陈家老祖已被掐得脸色锃青,两只眼珠里面也都是血丝,显然已经是极度缺氧。如此一来,他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得听任宰割。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升起一丝释然,原本堆积在心中的包袱,也终于放了下来。

    “好!好!你要是真有这个本事的话,就把老夫一同拖下地狱吧!”

    见此情形,瞿厉阴恻恻地笑笑,随即道:“怎么?你这个陈仙人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哈哈,看来我瞿厉还是挺厉害的嘛!”

    如今,占据了绝对优势的瞿厉变得极为嚣张,可陈家老祖也不生气,反而顺从道:“你本来就不比别人弱,在我眼中,你是最棒的!”

    瞿厉口中的笑声一顿,轻哼一声,接着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我就是再怎么厉害,也比不上你们陈家的那群公子爷吧!”

    “不!他们和你比不了,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你也是陈家人那该有多好!这样,我就不用每天都为挑选家主和少家主而头脑不已了。”

    瞿厉有些愕然,但仍旧嘲讽道:“呵呵,你这话骗三岁小孩还可以,糊弄大人,也太看不起我瞿厉了吧!”

    陈家老祖苦笑了一下,然后道:“你现在应该是鬼魂的状态吧!听说鬼有五神通,其中就有一种可以洞察别人思想的他心通。你不信的话可以用他心通瞧一瞧我的内心,看看我这个老妖怪到底有没有说谎!”

    说着说着,陈家老祖的声音变得愈发洪亮起来,而那道瞿厉的鬼影却是模糊无比,眼看就要消失了。而就在这时,他终于微笑道:“老祖,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人界有异类使用邪术将我的鬼魂召唤到了人间,就是想借用我扰乱你的心神。您放心,我自己犯下的过错,自会一律承担,绝无怨言。只是我那个独子瞿恨,生性好妒为恶,没有我的照料今后恐怕会走上邪途。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可以帮我调教一下,为他指引一条光明大道。这样的话,就算是受尽十八层地狱的酷刑,我也能含笑九泉了。”

    听了这一席话,许久不动真感情的陈家老祖,眼中居然罕见地出现了泪光。他的相貌虽然年轻,但神态却是无比沧桑。他噙住了眼泪,随即道:“你放心,你们瞿家已经不欠我什么,你的独子我也会好好照顾,你就安心去吧!”

    瞿厉心事已了,为了表达自己对陈家老祖的感谢,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然后声间颤抖道:“您的恩情,我瞿厉来生再报。”

    话音刚落,漆烟的四周豁然明亮起来,接着陈家老祖便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遮天幕之中。大雪虽停,但他的身上已被淡淡蓝色的雪花盖得严严实实,好像一件漂亮的羽衣,使得他那原本冷峻的形象变得温柔了许多。再看身后的几人也呈现出类似的状态,他们一个呆立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眼直愣愣看着前方,好像被什么吸引住了似的。

    “喂,你怎么了?”

    陈家老祖拍了拍包括孙长空在内的三人,但都是毫无反应。那些淡蓝色的雪花就像长在了他们的身上一样,无论如果舞动孝无法摆脱它们。但奇怪的是,位于他身上的众多雪花却已经纷纷掉落,颜色也由蓝转白,最终化为了一滩滩水渍。眼前的景象太过奇特,这让刚刚从幻境之中回过神来的陈家老祖着实惊讶。他睁大双眼,仔细观察着这些貌不惊人的小玩意,一股可怕的寒意随即涌上心头。

    “难道……”

    “难道我在做梦不成?”

    九阴王再次看向四周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在九阴山上的洞府之中。大殿两旁,是追随自己的众多部下,史连环,羽不归,铁杆兄弟,快手神箭,一个个离去或是死去的旧识们,竟然全在这一时刻出现在他的面前。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是激动万分的,他想唱歌,他想跳舞,他想与这些许久不见的“老人”们喝上个三天三夜,不醉不休。可就在他们之后,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

    那人就是诸葛红叶,一个令他又爱又恨的亲信。

    从对方出现的第一刻开始,他就知道皇室已不再信任他了,因为红叶的身份表面上是他的徒弟,实则是皇室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只要自己稍有不轨的行为,消息便会在第一时间传入到那帮高层的耳中。想他九阴王峥嵘半生,为这个国家鞠躬尽瘁,奉献青春年华,出生入死多少遭,他都毫无怨言。可皇室这这么做,分明就是怕他功高盖主,谋权篡位,这让他那颗原本的赤子之情直接被浇上了一盆冷水,那种心寒是常人无法体会的,就算他这个看透生死的莽夫都无法容忍。

    既然皇室这般不相信自己,那他为什么还要为他们卖命!于是,他的反叛计划便从那时开始了。

    所以说,诸葛红叶这个人本身,便是他九阴王烟化的始作俑者。他对他无比地痛恨,他宁愿从未见过这个孩子。但另一方面,对方又是一个天资过人的练武奇才,只要是看过一次的武功,便能临摹介**分,而且还能抓住要领。看过两次,甚本上就能熟记于心,只要稍加练习就能有所突破。因为这个原因,他始终不敢将太过高深的武学教授给诸葛红叶,一是怕他根基不稳,走火入魔。更重要的是,此子潜力太大,加以时日定会超越自己,到时即便自己不动手,对方也会将自己抹杀,帮皇室除去隐患。为了延迟那一天的到来,他只能保留自己大部分的武学秘籍,只传给他极少量的功法宝典。

    但仅仅是这样,就足已令这个名叫“红叶”的孩子技压群雄,艳惊四方,很快便在附近有了名气。表面上,作为师父的九阴王十分骄傲,实际上他都恨不得将对方直接一掌击毙,因为对方的成长与自己几乎毫无关系,此子的越大,对他而言羞辱也就越重。渐渐地,他与诸葛红叶越来越是疏远,最后几乎到了形同陌路的地步。然而就在某一天,诸葛红叶居然找到了他,说是为了报达他的养育之恩,专门设立的感恩宴。起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但一直到了宴会之上,他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对方只请了自己一个人,其余人一概不知。接着,他便在饭菜里发现了猫腻,其中被掺入了一名为软骨散的急药,人吃下之后会在三个时辰之内四肢为无力,修为全失,如同废人一般。九阴王想看看自己这个好徒儿到底有什么阴谋,于是佯装中了毒,然后假死过去。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方并没有将他杀死,而是把他背到了九阴山的一处山沟之中,并且见到了作为天幕尊府的镇山之宝,遮天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